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六章 吸星之妖法   
  
第六章 吸星之妖法



見消息宣布完畢,停云打斷水牧對本派遠景的展望,道:“師弟,既然你回來,這兒就用不著我了我走了再見啊有事你去斷云洞找我就行。”他騰身而起,一陣風般把蕭鯉撮走了,說到後面那些越說越快的話時人已經在道觀外。水牧:“……”

停云挾著蕭鯉向丹元觀東面的紅色山崖掠去,腳尖偶爾在突出的石頭上一點,又飛出一丈多遠,三躥兩跳,眨眼到了一處懸崖,腳下是白茫茫的云氣。停云笑道:“小家伙,抓緊我。”縱身躍下懸崖。蕭鯉吃了一驚:這老道也會禦風嗎?隨即啞然失笑。原來兩人身子落下後,停云左手探出,抓住釘在崖壁上的一條繩索,躍下幾米就抓一下,穿云過霧,三次抓放繩索過後到了一個石洞。停云把蕭鯉放下,看了看他的臉色,奇怪地道:“咦?你臉色都沒變白?你不害怕嗎?”以前來過這里的那三個家伙可是都嚇得面白如紙。蕭鯉笑道:“師伯這麼大本領,我哪用害怕?”他這是微含譏嘲,意思是師伯本領不過爾爾。停云卻咧開大嘴高興的笑了:“哈哈,這算什麼本領,我的本領還多著呢。”他以為蕭鯉是在贊美他。蕭鯉:“……”

斷云洞在半山腰,是個天然洞穴,上下左右都是刀削般的絕壁。洞口朝著東方,停云每天早上都盤膝而坐,面對初升的旭日練功。丹霞訣者,吸食朝霞靈氣,吞吐日月光華,以期練成內丹,是神洲最正統的修真法——金丹大道的一支,與神洲其他修道方法有不少相通之處。丹霞訣總訣言道:修煉丹霞,須在靜中,以清淨為本,無為是用,渾成育果,一切只在自然而然之中,無相可執,無理可明,見無為之源,進無我之境,善養清靈之氣,神氣合和,而大丹有成。蕭鯉聽了停云的講述,總感覺丹霞訣比之《天道》好象隔靴搔癢,差一層沒有點破,讓人云里霧里,無所適從。用一句話概括來說,丹霞訣就是通過修煉,化自然之氣為自身之氣,在自己身內育成所謂的“丹”。蕭鯉覺得丹霞訣的理論有點問題,到底是什麼呢?他想了又想,一時把握不住。

講完總訣,停云開始講解日常的功法,有十六字口訣曰:清身落坐,耳聽皮膚,神氣合一,吐納養真。意思是要采取最自然的方式坐在清淨之地,放下對塵世間煩擾的憂慮,用耳根聽氣息開合出入于遍體毛孔,感覺軀體與肌膚就象一個有機的整體,把自己的心神和自然的云氣相融,使神和氣合而為一,這樣體內的先天之氣變得旺盛,口鼻的呼吸可以逐漸息微,像胎兒在母體胞胎中一樣,這些先天之氣滋養著“真我”,便會形成內丹。

蕭鯉盤膝坐在洞口,面向東方紅彤彤的朝陽,開始依法吐納。停云坐在旁邊全神貫注地盯著,為他護法,暗忖:“這孩子真是聰明啊,我才講了一遍,他就知道如何修煉了。哈哈,丹霞派必將名震天下,八大門派必將變成九大門派。”停云陶醉在不可解的幻想中。

突然他感到周身的氣機一滯,憋悶的難受,轉頭看向蕭鯉,不見人影,只有一團云霧,這是怎麼回事?他怎麼被云霧籠罩?陽光普照,不可能這樣啊。停云苦苦抵抗著窒息的感覺,陷入思索中,這時周身氣機開始流動了,停云剛松了一口氣,卻感覺不對,自己的真氣居然外泄,而且越泄越快。此時圍繞蕭鯉的云霧急速盤旋,越轉越快,形成了一個強有力的旋渦,停云的真氣正是被這旋渦吸去?

停云恐懼地看著這團旋渦。吸星妖法?自己剛剛開始教的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子居然會使吸星妖法,而且這妖法竟然可以隔空施展,別說見了,簡直聞所未聞。眼睜睜的任憑辛辛苦苦修煉來的真氣被吸去,心中疼痛實在有如刀割,肚里更將師弟水牧罵了個狗血噴頭。這下子自己是完蛋了。這片刻時間是他一生中從所未有的噩夢。

再說蕭鯉。他按照停云所說的心法運功,感覺天地之氣被吸入體內,在經脈中運行,開始挺舒服的,但是隨即全身一震,全身所有細胞中存儲的靈力突然動蕩起來,與天地之氣一經接觸,頓時突變。不是象丹霞訣中所說的靈與氣可以融合,用靈力控制氣在體內繞行什麼的;而是氣一旦接觸靈力,就如雪遇到沸水一樣,滋地消失了。更多的氣湧入,但更快地被化解了。靈力和侵入體內的氣在全身的所有部位都展開激戰,由于氣一觸即潰,靈力便四處肆虐。如果有人可以穿透籠罩的云霧看到蕭鯉此時的樣子,肯定被嚇個半死。蕭鯉身體已經不能算作是人了,衣服破碎,全身的皮膚發生嚴重變形,而且不停變幻,尖刺狀,絨毛狀,圓球狀,透明狀,不一而足,仿佛他身體里有什麼怪獸在爬行一樣。

蕭鯉全身如割,疼痛難忍,大吼一聲,強迫自己腦中不再存想丹霞訣。天地之氣不再湧入,身體的變異也漸漸停止了。他也終于明白了丹霞訣不對的地方,丹霞訣是用自己的心神強自驅使天地中的氣,把自身和天地看作是對立的,這本身就是個錯誤。人法天,天法道,才是至理。本來丹霞訣這樣練,盡管不能達到至高的境界,苦練之下也能有些成就。用在蕭鯉身上發生的變異就是因為他修過《天道》。丹霞訣和天道看似有相通的地方,其實南轅北轍,從根本上就是矛盾的。天道修來的是法天源地、最純粹的“靈”,而丹霞訣修來的實質上則是違背自然搶奪來的“氣”,二者發生沖撞自然難免。

停云聽到蕭鯉叫聲後,欣喜地看到自己真氣不外泄了,不過轉又沮喪萬分,自己的十成功力竟然去了三成!云霧漸漸散去,他看到肇事的蕭鯉衣衫破碎,滿臉痛苦,不由怒上心頭,伸手就抓過他,啪啪兩個耳光,喝道:“小兔崽子,你怎麼會吸星妖法?”蕭鯉臉蛋頓時腫了起來,道:“我哪有?我都不知道吸星妖法是什麼東西。”停云道:“還敢狡辯?不知道怎麼一下子就把我三成功力拿走了?!走,我帶你去見水牧。我得好好問問他為什麼把你這個禍害交給了我。”氣急之下,他也不管水牧是掌門了。

水牧正在丹元觀後院的練功場里指導弟子們道法,突然聽得道觀外大呼小叫,正是師兄停云的聲音,轉頭看去。只見灰頭土臉的停云抓著蕭鯉的後衣領飛掠而來,滿眼凶光,口中嚷嚷著:“水牧,你來看看你這個徒弟是個什麼東西!”水牧詫異萬分,師兄剛把蕭鯉帶走不到兩個時辰,走時還喜不自勝,現在怎麼這副嘴臉?但他向來鎮靜,讓弟子們自行練習,迎上前去,道:“師兄,怎麼了?”停云惡聲惡氣地道:“都是你的好徒弟!就這一會兒功夫,我老道三成功力就被他吸走了!”水牧吃了一驚,吸走?他拉住停云的手臂,道:“師兄,來來來,咱們到屋里去說。”停云還嘟囔:“有什麼好說的?這還不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你這個徒弟不是個好東西!”水牧呵斥探頭探腦向這邊看的弟子:“看什麼?好好練功!”拉著停云到了自己的房間,命令大弟子元存看著門,別讓任何人進來。

停云提著蕭鯉到了室內,把蕭鯉往地上一扔,氣哼哼地坐在椅子上。水牧憐惜地看了衣衫破碎的蕭鯉一眼,把他拉起來,道:“師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停云指手畫腳激動萬分地把事情說了一遍。水牧聽完,不由笑了。停云氣道:“我失去三成功力,你還笑!?”水牧道:“我不是幸災樂禍,我是笑師兄糊塗,錯怪了鯉兒。”停云道:“我會錯怪他,這個小……”水牧截斷他道:“請問師兄,修煉吸星妖法需不需要一定的內力?”停云道:“這個還用你說!沒有一定內力做施法的基礎,如何盜取別人的真氣?這不是廢話是什麼?”水牧不慍不火地道:“那麼師兄有沒有看過鯉兒的內力情況?”停云傻了:“你是說?也對,他才十二歲,怎麼會……”水牧道:“師兄可以檢測一下鯉兒的真氣。”把蕭鯉推到停云的面前。停云急急伸出手捏住蕭鯉的腕脈。

片刻過後,停云的臉色變了:“他居然沒有內力,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大叫起來:“我的功力都到哪兒去了?”水牧道:“師兄少安毋躁,以小弟的猜想,是師兄傳授鯉兒丹霞訣時操之過急,致使他險些走火入魔。危急中,他不小心吸納了你一點功力,就憑著這些功力度過了險關。可以說,師兄,你的那三成功力救了鯉兒的性命啊。功力還可以修回,走火入魔了可就沒救了。”停云想了想,雖然還是覺得有些不對,但倒也合情合理,就道:“這麼說我錯怪鯉兒了?”水牧笑笑不語。

停云自語道:“這麼快就練到走火入魔的程度,果然是天才啊。恐怕其他那些白癡弟子一輩子都練不到這種境界。好,好,不錯,有前途。”轉向蕭鯉,咧開大嘴笑道:“鯉兒,師伯性子急,你不會怪師伯吧?要不這樣,師伯讓你打還。你不動手,好,師伯自己動手!”舉手對自己就是一個耳光,還要接著再打,被水牧一把抓住:“師兄你這是干什麼?”停云道:“我道歉啊。”水牧苦笑不得:“好了,好了,別像個小孩子似的。鯉兒早原諒你了,是吧,鯉兒?”蕭鯉早看出停云是個沒腦子好沖動的老小孩,當下笑笑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當然原諒他了。”停云“呀呼”一聲跳上去,把蕭鯉抱在懷里:“哈哈哈!好孩子,好孩子。來,讓我看看你身體怎麼樣?恩,沒事,沒事,一切都很好。走,咱們再去練功。”一陣風一樣又走了。水牧看著他們的背影,道:“……”

上篇:第五章 赤壁丹崖間    下篇:第七章 天才煉器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