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七章 天才煉器師   
  
第七章 天才煉器師



練了幾天功,停云在蕭鯉身上發現了很怪異的事情,他根本就修煉不成丹霞訣,但是他能夠很輕松地施展丹霞派的道法。讓他練習丹霞訣,他總指摘丹霞訣不對,說什麼違反天道,還建議修改。這是祖宗傳下來的功夫,修煉起來效果還很顯著,怎能擅自修改,停云自是毫不客氣地訓斥了他一頓。幾次以後,蕭鯉也不說話了。不過,他還是修煉不成丹霞訣。停云老懷疑他是故意不學,但是他每次修煉又確實出現像那天類似吸星妖法那樣走火入魔的現象。

研究了七天七夜,停云沒有找出解決方案,只有長歎一聲作罷。第八日早晨,停云帶著蕭鯉,垂頭喪氣地來找水牧。水牧還是如那日一樣在指導弟子們練功,看到他的樣子,忙拉著他走到一邊問道:“又怎麼了?”停云道:“鯉兒的體質不適合學丹霞訣。”水牧訝道:“有這種事?”停云道:“是啊。我也覺得奇怪,但他一練就走火。”水牧也喪氣了。停云卻又呵呵笑道:“不過,他修煉其他道法倒是得心應手。”水牧道:“啊?”停云得意洋洋地道:“鯉兒,來一個掌心雷。”蕭鯉問道:“在這兒嗎?”停云搖晃著腦袋道:“不錯。”停云說到來一個掌心雷時聲音很大,眾弟子都聽到了,于是悄悄圍過來看。水藍好幾天沒看見蕭鯉了,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蕭鯉伸手指向場中一棵大樹,喝道:“出來吧,掌心雷!急急如律令!”掌中一道耀目的亮光射出,喀嚓一聲轟在樹上。大樹被擊中的地方頓時化為焦碳,整個樹身轟然倒下,風吹過,焦碳部分變成飛灰四散。眾人目瞪口呆,三分為掌心雷的威力,七分倒是為了蕭鯉所念的奇怪話語。天下居然有這樣的咒語!

水牧合上大張的嘴巴,問道:“師兄,這咒語是你教他的嗎?我記得本派咒語好象不是這樣啊。”停云打了個哈哈,道:“哈哈,這個,這個,本派的咒語我豈不知,不就是‘五雷使者,威猛降靈,轟天霹靂,隊仗如云,速捉妖魔,捕逐邪精……急急如律令’嗎?鯉兒嫌不好聽,就改成剛才那樣了。效果很明顯,不是嗎?不過……”水牧問道:“不過什麼?”停云喪氣道:“我用他這個咒語使不出掌心雷來。必須還得按照步法站好,然後屈握食、中、環、小指于掌心並藏甲不見,再以大指壓住四指之背如握拳狀手印,念動五雷使者威猛降靈云云那一長串咒文才行。”眾人一齊歎氣道:“唉!”

經過這一次表演,水牧把蕭鯉收歸自己身邊,讓他與眾弟子一起修煉道法。結果,蕭鯉進步快得驚人。雖然任何道法到了他手里,都會變樣,但是威力卻比原來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施法速度很快。水牧和停云想破腦袋都不明白怎麼回事,只能歸因于這小子有神靈照應。

丹霞派除了丹霞訣外,就是以煉器聞名了。一個月後,蕭鯉不想學道法了,要求專門學習煉器。煉器是一門很複雜的學問,即便在丹霞派也很少人能精通。不過丹霞派祖師傳下來的規矩是丹霞派掌門必須由本門煉器第一人來擔任,所以水牧武功修為不如停云,但仍舊出任掌門。現在丹霞派煉器最好的弟子乃是年紀小小的水藍,諸如元存等弟子雖然武功高出她甚多,但在煉器的天分上就是遠遠不如。

東勝神洲的法器根據威力的強大程度,共分四個等級,由低到高依次為地,天,仙,神。神器,從來沒有人見過,只是個傳說。仙器,據說神洲有六件,但是連水牧都不知道是這六件法器的名字。天器,是神洲流傳最多的法器。地器,最低層次的法器,但並不是沒有用處,如果用的好,威力還是非常強大的。這四個等級中,又有分層:比如天器分三層,最高是混沌,其次是太初,然後是陰陽。地器分四層,最高是人間,其次是神洲,再次是大荒,最後是九州。九州級是最低級的器。至于仙器和神器,有人說也有分層,有人則說沒有,總之是件無頭公案。

水牧青壯年時耗費了七年工夫,煉成了一把劍,據他師父說已經達到天器中陰陽的境界。雖然此後他再也沒有煉出過陰陽級法器,師父仙去前還是遺命立他為掌門,其時水牧四十二歲。他成了丹霞派二百年來最年輕的掌門。水牧十五歲修道,二十五歲成家,三十三歲妻子生女,三十九歲陰陽劍煉成、妻子病死,四十二歲出任掌門,今年四十七歲,三十二年修道生涯中共煉出陰陽級法器一個、人間級法器四個、神洲級法器十四個、九州級法器四十九個。水牧年輕時心志高傲,一心想煉出高級法器,那些九州級法器中有四十二個都是煉制高級法器不成留下的次品。直到最近兩年,他突然體會到低級法器並不是毫無用處,才又開始專門煉制九州級的。

蕭鯉對煉制法器表現出極大的興趣,整天圍著水牧問東問西的。開始時水牧還很高興:終于碰到個對煉器真正感興趣的弟子。女兒水藍雖然很有天分,但狂熱程度比之蕭鯉差遠了。但過了不到一個月,水牧受不了了。因為蕭鯉的問題實在是希奇古怪之至,經常問得水牧瞠目結舌,回答不出來,在眾弟子前很沒面子,尤其是女兒水藍常露出對蕭鯉的崇拜和對自己的蔑視(水牧自己的感覺)。他開始躲避蕭鯉的追問,經常乘沒人的時候訓斥幾句:“不懂就多想想,老問哪會有出息。自己的腦子不知道用麼?”但是蕭鯉只是笑嘻嘻地,還是追問不休,還是不顧場合,水牧大歎自己走黴運。

一天,蕭鯉又找到水牧,他身後還是跟著水藍。蕭鯉手中拿著一把黑忽忽的長條狀東西,問水牧道:“師父。為什麼我的桃木劍會變成這樣子?”水牧微笑著道:“來,給我看看。”接過他手里的“炭條”。那原來確實是一把桃木劍,但是現在整個都炭化了。水牧溫和地問道:“鯉兒,你是不是按照我教給你的口訣煉制的?”蕭鯉道:“是。我一絲都沒有偏離。”水牧看了看他的神色,確定沒有說謊話,不由懷疑道:“那怎麼會這樣?”蕭鯉抓抓頭道:“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我當面煉一個師父您看看?”水牧點點頭道:“好。”水藍遞過一把木劍道:“師弟,給你。”

蕭鯉接過木劍,盤膝坐好,雙手合十,夾住木劍,念動口訣,果然跟水牧教的一絲不差。按照理論,他應該能煉制出一把屬火的劍來。但見隨著儀式的進行,蕭鯉雙手間冒出絲絲紅光,周身也環繞著紅色的光芒,這正是天火發動的跡象。紅芒越來越盛,刺得水藍睜不開眼睛,水牧則全神貫注地看著場上形勢發展。事情至今沒有出軌,一切進行得很順利。

蕭鯉煉器比常人快了不知多少倍,一個時辰工夫他已經到了收尾階段。水藍和水牧都退開幾米遠。只聽蕭鯉念誦道:“太上老君教我煉劍,與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攝不祥。登山石裂,佩帶印章。頭戴華蓋,足躡魁罡,左扶六甲,右衛六丁。前有黃神,後有越章。神劍之出,天地昏黃。敢殺惡鬼,不避豪強。何妖不伏,何鬼敢當?神劍之成也,恭告上蒼。急急如律令!”也是沒有絲毫差錯。“令”字念完,撲地紅芒炸開,云氣彌漫,蕭鯉翻身而起,舉著劍飛奔到水牧面前,道:“師父您看,就是這個樣子。”水牧看著蕭鯉手中的炭條,正想說什麼,突然炭條周身發出碧綠的光芒,還在不停閃爍。蕭鯉嚇了一條,連忙把它扔出老遠。

炭條在地上一動不動,綠光漸漸斂滅。三人圍上去看時,地上是一把黑黝黝的長劍。水牧拾起來,握住劍柄,感覺劍中有種奇異的力道,他驚疑不定,注入真氣,炭條劍上黑光大盛。水牧一劍斬向旁邊的一塊山石,劍毫無聲息地從石頭那邊出來,石頭的上半部分嘩地落下。水牧呆了,這劍竟成了絕世利器!

後來根據測驗,這把炭條劍已經達到了地器中人間的境界。大家全傻了,這個十二歲的少年只用了一個時辰就煉制出了人間級的法器。我們丹霞派出了個什麼樣的怪物,不,什麼樣的天才啊?!水牧高興地抱住蕭鯉,“嘖”地在他臉上大力親了一下,隨即扔開他,仰天大笑:“啊哈哈哈,我的夢想終于有實現的可能了!”停云和眾弟子不由都翻起白眼:什麼啊?水藍則細聲安慰非常沮喪地、用力在額頭上擦拭著的蕭鯉。

但蕭鯉真的是個天才煉器師嗎?

上篇:第六章 吸星之妖法    下篇:第八章 青澀的初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