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八章 青澀的初吻   
  
第八章 青澀的初吻



從此蕭鯉開始在丹霞派里享受更特殊的地位,什麼東西都不用學了,一心煉器就可以了。水牧被歲月消磨的雄心又醒了轉來,決定把自己的理想轉到蕭鯉身上。雖然自己無法完成,但徒弟能完成也算了卻自己的心願吧。水牧的雄心就是:煉成一個混沌級的法器!神器太虛無縹緲,仙器據說是古仙人使用的,兩者他都不敢想。其實整個天下又有誰敢妄想煉制出這樣的法器呢?!水牧煉制天器最高境界混沌法器的目標,已經是夠大的了,如果說出去,大家肯定也會哂笑他的不自量力。

水牧整天都笑容滿面,那種沉著鎮靜的架勢早已不知拋到哪兒去了。現在的他,就如年輕了二十歲,又回到意氣風發的少年時代。哈哈哈,本以為蕭鯉只是骨骼精奇,在練習道法方面有天賦,沒想到他居然是個煉器天才。哈哈哈,混沌法器!我來了。過不了多久,我水牧的名字必將傳遍神洲大地,因為我教出的徒弟是天下第一煉器師!徒弟尚且如此,師父更不用說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卻聽到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蕭鯉告訴水牧,他自己都不知道昨天是如何煉成那個人間級的炭條劍的(水牧給它起名玄天劍,很威武的名字,可是蕭鯉總覺得炭條劍比較好聽。),仔細想了想,發現自己好象並沒有到達那個水平。水牧拒絕相信,命令蕭鯉再按照當日的步驟來。

蕭鯉遵命,結果一個月下來煉出了二十多把“炭條”,連那些鐵的銅的刀劍也居然都被煉得變成了炭條,輕輕一觸就變成烏黑的碎片。水牧一下子從九天之上跌到了九地之下,頓時郁悶萬分。他一會兒暴跳如雷,惡狠狠地去逼迫蕭鯉煉劍,宣言說煉不好就不給他飯吃;一會兒又眉花眼笑,采取懷柔手段,讓女兒水藍帶著好菜送給蕭鯉吃,宣言說他要什麼就給他什麼。丹霞派眾弟子都憂心如焚,一個秀逗師伯已經夠了,不要再多出個神經病掌門啊。

蕭鯉並不覺得煩擾,他還是不緊不慢地學著煉器之道,思索著它和自己所練天道的相通之處。煉壞了這麼多劍,蕭鯉感到自己還是大有收獲的,靈力可以運用得更自如,無人時施展禦風術時也感覺進步不少,高度和速度都有所提升。好像那個飛劍也可以控制了,雖然他從來不敢試練,那爆炸聲那麼大肯定會引人注意的。

這一個月來,水藍和他天天在一起,兩人一同探討著煉器中的種種問題,一同去丹霞山中好玩的地方去,感情漸漸深厚起來。水藍已變得異常大膽活潑,又笑又鬧的好像比蕭鯉還要小,什麼都要蕭鯉讓著;不過這種狀況只是在單獨和蕭鯉一起時出現,有別人的時候她還是那麼害羞怕生。

一日早晨,水藍跑來找蕭鯉。蕭鯉就住在她的隔壁房間,這個房間本來是水牧放置書籍雜物的,現在讓人打掃了一下給蕭鯉住。因為這樣可以就近保護,蕭鯉可是丹霞派一個非常重要的資產啊。最中間的是水牧,他西鄰的房間是水藍的,水藍西鄰就是蕭鯉。其他弟子男的住在東廂,共三十六人,四個人住一個房間;女的住西廂,共二十一人,也是四人一間,還有不少空房。本來住在斷云洞的停云道長說干脆讓他住西廂隨一個空房間算了,女弟子還沒出聲,水藍就說話了,她極力表示反對,理由沒說。水牧也反對,因為盡管蕭鯉小,但總是男生,男女授受不親,怎能住在哪兒?于是安排了這個書房。

水藍敲門道:“小魚兒,起來了嗎?”推門就進去了。小魚兒是水藍給蕭鯉起的外號,說鯉就是魚,小魚兒多好聽的名字呀。蕭鯉尷尬地拉過被子蓋住自己,道:“你怎麼老是沒等我回答就進來啊?”水藍笑道:“切!你個小不點兒,還害什麼羞啊?”蕭鯉道:“你也不比我大多少。”水藍坐在他床沿上,正把給他帶來的東西往桌子上擺放,聞言伸手在他額頭上彈了一下道:“什麼不比你大多少?我今年十四歲,可比你足足大兩歲哎。快叫我姐姐,不然不給你好東西吃了。”水藍將色香味俱全的點心一件件擺著,臉上得意洋洋。

蕭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到那些點心一下子亮了起來,笑道:“好,好,你比我大很多好了吧?水藍姐姐。”水藍可愛的眉頭皺起來:“我可沒讓你在姐姐上面加上我的名字哦。”蕭鯉只得道:“好啦,姐姐。這可行了吧?”伸手抓過一個點心。水藍的點心都是她自己所做,用的是水果什麼的,非常好吃。蕭鯉本想學學這個本領,但水藍表示法不外傳,天機不可泄露。蕭鯉只得非常遺憾地作罷,然後更每天受水藍的要挾叫她姐姐以換得點心吃。

水藍托著腮,笑眯眯地看蕭鯉把她帶來的點心全部吃下去。蕭鯉長出了一口氣道:“噢!好飽!這樣下去我肯定會長胖的。”水藍笑道:“長成個小胖豬,看你怎麼練禦劍術!我在想像你爬上劍去,劍載不動又把你摔下來的情景。嘻嘻,嘻嘻。”水藍的眼睛眯起來,她的笑容是如此的可愛,蕭鯉也就原諒了她的“無禮”言語。他道:“好吧,藍姐你先出去好嗎?我好穿上衣服。”水藍道:“那快點啊。”轉身出了房間。帶上房門,在外面還催促著:“快點快點,今天我還要帶你出去玩呢。”

蕭鯉飛快地穿上衣服,道:“好了。”水藍又跳進門來拉住蕭鯉的手道:“走吧。”蕭鯉問道:“去哪兒啊?”水藍道:“你跟我來就行了。”于是兩人手拉著手鬼鬼祟祟地飛奔出丹元觀。蕭鯉道:“你不怕師父找你嗎?找不到你他肯定會生氣的。”水藍道:“才不會呢。我昨天跟他說了,我說,讓你多看看咱們丹霞山的美景,也許會對煉器有幫助。沒等我說完理由,父親就一拍大腿喜悅地說不錯不錯古人就有面對好山好水而靈感大發的,我看鯉兒現在缺乏的就是靈感。呵呵,省了我許多話。”蕭鯉暗中歎息:水牧如此聰明睿智之人,怎麼也會陷入俗事中不能自拔?這樣執于物對修道可沒有什麼好處啊。自己一定要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

水藍拍了他腦袋一下:“想什麼呢?小心腳下!”蕭鯉低頭看時發現兩人正在從西面奔下山的陡峭小徑上。很快下了丹霞山,水藍拉著他來到錦江邊上。水藍站在一塊石頭上,向前方一指道:“看!”蕭鯉抬眼看去,雄秀的丹霞山立在眼前,群峰如林,郁郁蔥蔥,蒼翠欲滴,實在是秀色可餐,山巒間一輪紅日射出萬丈光芒,照在如碧綠玉液的錦江上,粼粼波光,層層金霞,江邊翠竹夾岸,樹木婆娑,近石倒映,遠山逶迤,還有山村田園掩映其間,古人有詩曰“一水浮青碧,千峰競翠微”,誠不我欺。一陣清風吹來,拂起衣襟,直是飄飄欲仙。這一個月都在觀內煉器,沒來造訪這美麗山水,實在是罪過。蕭鯉道:“聽元存師兄說有‘桂林山水甲天下,不及嶺南一丹霞’之說,我沒有到過桂林,無法置評,但就眼前美景來說,丹霞之美確實也可稱‘甲天下’了。”水藍微笑。

蕭鯉轉頭看她,水藍一身淺綠衣衫,肌膚如玉,笑靨如花,長發被晨風吹動,有幾絲散亂地掛在臉上,更多的則是飄向蕭鯉這邊,陽光照在她烏黑的頭發上發出點點閃光,蕭鯉拿在手里,用手指輕輕梳理,鼻中又聞到那股沁人欲醉的淡淡幽香,一時覺得胸中溫暖無比,真願意時光永遠停留在此刻。水藍轉過頭看到他呆呆的表情,笑道:“怎麼啦?小傻瓜。”蕭鯉道:“姐姐,你真好看,真好看。”水藍把手放在他手里,笑道:“你也很好看。”兩人自然而然地依偎在一起。蕭鯉輕擁著溫軟的少女身軀,把鼻子貼在她涼涼的秀發里,這種動人感覺如媽媽用她那溫暖的手在撫摸自己的臉頰,又如修煉天道、暢游腦中奇異世界時那種說不出的安心和舒服。

水藍雙手環抱住蕭鯉的脖子,微微仰臉,櫻唇深深印在他的唇上。水藍的唇濕濕的,像是她做的好吃的點心,蕭鯉很奇怪為何自己會感到暈眩,會感到迷醉,居然不知身處何時何地。水藍一吻之後立即分開,跳離蕭鯉的身體,臉上也變得火一般紅。

這是他們的初吻,一個懵懂的少年,一個才開始懂事的少女。不管如何,這江邊的一吻一定會深深印在他們的記憶中,無論他們以後變成什麼樣子,想起這個吻時總會有種淡淡的甜蜜感覺吧。

上篇:第七章 天才煉器師    下篇:第九章 甜蜜的戀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