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十章 為君甘癡狂   
  
第十章 為君甘癡狂



蕭鯉不再煉器了,整天拉著水藍滿山跑著玩。一天過去了,水牧沒說什麼;三天過去了,水牧不說什麼;七天過去了,水牧終于忍耐不住了。

他喝住拉著水藍的蕭鯉道:“站住!”蕭鯉停步回頭,道:“師父,有事嗎?”水牧嘿嘿笑道:“你還當我是你師父嗎?”蕭鯉撓撓頭:“弟子不懂師父這話什麼意思。還請師父明示。”水牧爆發了,他咆哮道:“我要的劍呢?你自從煉出那把炭條劍已經二個月了,二個月了啊。你說,這些天你都煉出了些什麼?一堆黑炭!一堆垃圾!”蕭鯉也不生氣,笑道:“師父,我已經努力了啊。再說我一個小孩子哪能煉出什麼混沌呢?”

水牧更是一跳三尺高:“你煉不出,誰還能煉出?!你只學了一個月就煉出人間級,要知道我二十五歲學煉器,學了五年才煉出人間,到學道第十四年時煉出陰陽。以我的情形來推斷,你學道一個月煉出人間,三個月應該煉出陰陽才是!可是你都煉出些什麼?!哼!本來煉不出也有可能是意外,但是——你小子是根本就不用心,整天和藍藍四處亂溜達!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在勾引我女兒,對不對?我雖然四十七歲了,但是我的眼睛還是和二十歲時一樣亮!一樣亮!甚至更亮!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想娶我女兒對不對?你不用回答,我已經看穿了你的心、肝、脾、肺、腎!哼,你小子人不大——才十二歲——膽子倒不小,而且是色膽!好!既然如此,我限你七天內先給我煉出陰陽級的法器來,否則這輩子別想娶我女兒……”蕭鯉目瞪口呆。

被父親響雷般的吼叫震得捂著耳朵的水藍聽到後來又羞又氣,父親怎麼這樣啊?她偷偷地打量蕭鯉,心道:他知道娶代表什麼嗎?在不遠處練功的眾弟子看到掌門的情形,聽到他說的話,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同樣的念頭:瘋了,掌門一定是瘋了!

停云也被吸引過來,見到水牧的樣子,震驚過後立即反應過來,飛身躍到水牧旁邊,一手捂著他的嘴,一手抱住他的身子,將他拖到屋里去。水牧還掙紮著,完全忘了自己一代掌門的形象。停云朝蕭鯉他們使眼色,意思是還不快走,少讓你們師(父)生氣了。蕭鯉和水藍于是一溜煙出了丹元觀。

坐在錦江邊的一塊石頭上,蕭鯉問水藍:“師父怎麼這樣啊?他以前是不是受過什麼刺激啊?”水藍很為父親的失態羞愧,低頭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回憶道:“以前我只見過他這樣咆哮過一次。恩,僅有的一次。”蕭鯉道:“啊?什麼時候?為什麼事?”水藍坐在蕭鯉身邊,腳在水面上輕輕踢打著,幽幽地道:“那時候我六歲,媽媽剛死了。有一天父親喝了很多酒,揮舞著那把陰陽劍大笑大叫,神情比今天瘋狂多了。當時我嚇壞了,哭都不敢。父親吼叫說是要煉成最厲害的法器,還叫著媽媽的名字。那天他把自己扔在錦江里,還是師祖在好幾里外的下游把他找到的。這以後,父親拼命地煉器,但是煉了三年,什麼都沒煉成。後來師祖死了,遺命立父親為掌門。掌門這五年來父親也再沒提過煉制最厲害法器的事了。沒想到自從你煉成那把炭條劍後,父親又這樣了。”蕭鯉聽完這段曆史,沉思道:“我覺得這事可能與你母親有關。”水藍的小臉上滿是愁苦,搖頭道:“不知道。我記憶中的母親從來沒有笑過一次。也許真的與這有關吧。”

蕭鯉見她如此,想到自己母親,心中也有些感傷。水藍轉頭看到蕭鯉的模樣,知道他想起自己父母,忙安慰道:“好弟弟,別傷心了。你不是說過死去的人還有別一個世界嗎?可能我母親正和你父母在一起說話呢。”蕭鯉抱著水藍的身體,把頭埋進她的頭發里,輕聲道:“恩。”

兩人在大石上相擁而臥,水藍把蕭鯉的頭抱在懷里,不覺睡去。初升的朝陽把暖洋洋的光芒灑在他們身上,給他們鍍上了一層金黃。兩人的稚嫩的小臉上有細細的絨毛,在陽光下,現出朦朧絢麗的光暈。夏日的微風輕輕的吹,等到太陽升到中天時又有旁邊的樹木為他們帶來微微蔭涼。遠遠看去,青山腳,碧水旁,長石上,樹陰下,兩對小兒女正相擁著睡在一起,小臉上的笑容那麼純淨,那麼甜美。他們頭頂樹枝上的小鳥喳喳叫著表達著它們對此情此景的羨慕,還有鬼鬼祟祟地的小動物也露出頭張望,有些膽子大的還偷偷跳到石頭下面,扒著石頭仔細研究兩人的臉。如果有外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認為這是仙家的仙童和玉女,從天上下到凡間,嬉戲累了,就在這瓊山瑤水畔睡著了;那些小鳥和小動物都是他們喂養的靈獸,在殷勤地守衛著它們的主人。

睡夢中,蕭鯉看到自己又飛到那個奇異的世界里,還是無盡的虛空,寶石般的星辰,多彩的風,飄逸的云,現在更多了一種好聞的味道,似蘭非蘭,似麝非麝。這味道來自遠方。蕭鯉動念間,一條神龍現出,他騎上神龍,抱住它柔軟的脖子,向遠方追尋而去。躲開死去星辰的碎片,避開黑暗恐怖的旋渦,蕭鯉終于來到了遠方,找到了那美好味道的來源。它是一朵好美好美的花,有四個小小的刺,孤獨又清高。蕭鯉小心地避開那刺,伸唇去親那花朵。好美的感覺啊。

那花竟然在動,它吸住了蕭鯉的嘴唇,蕭鯉嚇了一跳,妖怪?

睜開眼睛,入目的是兩汪特別大、特別深的潭水,映出自己吃驚的表情。這是——水藍的眼睛嘛。水藍吸著他的唇,眼里有著動人的笑意。蕭鯉“唔唔”道:“姐……姐,我還……以為……是……妖怪……呢。”水藍松開嘴重重掐了他一下道:“可惡!居然說我是妖怪!我掐死你。”蕭鯉剛疼叫一聲,水藍又堵住他的嘴。經過這一個多月的練習,聰明的水藍在接吻上表現出了驚人的天分,不象蕭鯉笨嘴笨舌。當然了,好成績的取得是與她的大膽探索、經常拿蕭鯉練習分不開的。智者說成功來自1%的天才和99%的口水嘛。:)

這個吻持續的時間特別長,大概水藍覺得掐死不現實,決定用嘴把蕭鯉憋死吧!

效果不錯,兩人的嘴分開後,蕭鯉臉色通紅,大口喘著氣,道:“呼……呼……你不用喘氣的嗎?”水藍得意洋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這次先放過你,下次再不聽話,我就不會手軟,不,嘴軟了。”蕭鯉只得再次表示決不再淘氣。水藍滿意地又想獎勵他,看到他恐懼的樣子,笑道:“這次不會了啦。”嘖地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上篇:第九章 甜蜜的戀情    下篇:第十一章 無情還有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