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十一章 無情還有情   
  
第十一章 無情還有情



兩人決定回丹元觀吃中飯,踏進院子里,正看到指導弟子練功的水牧。他淡淡對兩人道:“回來了?”蕭鯉強壓下心中的驚疑,道:“是。師父。”水牧道:“該吃飯了,一起去吃飯吧。”轉身對眾弟子道:“下課。都去吃午飯。”眾弟子歡呼一聲便往食堂飛奔而去,自然是男生沖在前頭,女生嘛,比較淑女,碎步跟在後面。停云道長在修煉辟谷術,經常不吃飯,今天沒來。

水牧平時並不和弟子們一起吃的,這次也排隊打飯。他們三個在最後。前面的弟子們都躬身讓師父在前面,水牧擺擺手:“不必。你們排隊吧。”弟子們不敢違逆,繼續擺好原來的隊,心里都嘀咕:師父一定瘋了。

今天值班的是大弟子元存,他神色不動地給三人打好飯。丹霞派吃飯的地方並不是食堂,只能叫食棚,因為它只是一個用柱子撐起、油布遮頂的大棚子,里面擺放著十幾張桌子,幾十張凳子。雖然很簡陋,但很乾淨。食堂的飯菜也還可以:非常有營養的青菜,潔白的米飯。丹霞派不吃葷。

水牧制止要站起來敬禮的弟子們,笑道:“大家坐就行,不要拘束。”和蕭鯉、水藍坐好。這個桌上已經有了一個少女——三弟子狄晴。狄晴長得非常漂亮,今年19歲,但樣子很冷,她武功道法只比元存稍遜。丹霞派雖然是修真的門派,但以俗家為多,比如水牧、水藍、周纖、狄晴都是,也有少量出家道士,如停云、元存等。

狄晴向水牧叫了聲:“師父。”就不說話了。水牧和水藍知道她一向寡于言辭,都不以為意。蕭鯉則好奇地看著她。他第一個月修道法時都是水牧專門輔導,和眾弟子接觸甚少;後來學習煉器更是不大見師兄師姐了。現在和師姐離這麼近,自然要觀察觀察了。水藍見他如此,伸手狠狠掐了他一下。蕭鯉“啊”地大聲叫起來:“你怎麼又掐我?”眾弟子們都轟然大笑。水藍臉通紅,這才意識到是在這麼多人面前;雖然是自己的錯,但蕭鯉叫出聲來,實在可恨,她狠狠盯了蕭鯉一樣,歪歪小嘴,意思是你給我等著。蕭鯉想到那窒息的感覺,頓時不寒而栗,連忙露出乞憐的笑容。水藍道:“哼!”把小鼻子聳起來。狄晴看到他們好玩的樣子,冰冷的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水牧又恢複了那種溫文爾雅的模樣,也不說話,慢條斯理地吃飯。很快大家吃完,但見師尊沒走,便都在凳子上坐等著。水牧吃掉最後一口米飯,抬頭掃視眾人一眼道:“大家都回去吧。”眾弟子才各自去了。水牧對蕭鯉和水藍道:“你們兩個跟我來。”他帶著兩人回到自己煉道的丹房,盤膝坐在云床上,道:“坐吧。”蕭鯉四處看了看,盤膝坐在地上。水藍白了他一眼,只得也坐在地上。

水牧笑道:“今天上午我大發脾氣,你們兩個嚇壞了吧?”蕭鯉搖搖頭。水牧道:“我修道難成也是必然的了,不能做到太上忘情,再練也終歸無用。”蕭鯉道:“天心難測,天道無情,我們都是凡人,又如何敢奢言一定能到天的境界?”水牧詫道:“你小小年紀,也知天道?”蕭鯉笑了:“夫子都說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小子何能,敢言超越聖人?”水牧凝目看著他,這是個什麼樣的孩子啊?居然有如此淵博的知識!

水藍聽得兩人的說話,如在云霧之中,率爾道:“什麼天道無情啊?我就覺得天是有情的。無情無意我最討厭了。”水牧和蕭鯉都看她一眼,似是對她的無知表示蔑視。水藍叫道:“干嗎那樣看我?我就是覺得天也有七情六欲啊。你!我讓你看!”最後一句是對蕭鯉說的。她又用指甲狠狠荼毒蕭鯉的胳膊。蕭鯉求饒道:“好了啦好了啦,天道有情就是了。但,你總得解釋一下吧。”水藍道:“人有情,所以會高興,發怒,悲傷,激動;天有情,所以也會高興,發怒,悲傷,激動……”蕭鯉和水牧對望一眼,都看出對方眼中無法抑制的笑意。水藍急道:“如果天無情,那它為何有時會晴空萬里,風和日麗?有時卻又閃電霹靂,傾盆大雨?如果不是它情緒化,為何會有這種不同的表現?對,就是這個問題,你,快回答,老天為何會突然降下暴雨,形成洪水,造成那麼多人淹死,如果不是發怒它為什麼要這樣?真正的無情不是應該一點情緒都沒有嗎?他故意這樣,不也是情緒的一種嗎?回答啊,你。呵呵呵呵,回答不出嘍~!兩個人都回答不出嘍!我勝利了!萬歲!”水藍說到後來,漸漸思路流暢,越說越快,聲音變大,最後無比興奮,竟然跳起身、舉著手繞著端坐的蕭鯉跳起舞來!

蕭鯉和水牧都呆了,兩人看著又跳又笑的水藍,陷入思索中:是呀,既然天道無情,為何又有天心難測之說?既然天有心,那麼它就該有情啊。它的情到底是什麼啊?它到底遵循什麼樣的方式運行呢?如果說天之道報有余而補不足,那為何那麼多好人會慘死,壞人卻活的好好的?蕭鯉想起自己的父母;水牧回首往事,想到更多更多的痛苦、悲傷、午夜夢回總也抓不住的失去。這麼說天並不是無情的,它是在巴結權貴巴結壞人呀!這是個什麼樣的天啊?

蕭鯉拿出水牧給他的玉劍,用手指輕揩,天真的是如此卑劣嗎?玉劍不語,劍身只映影出他迷惘的眼睛。蕭鯉放開心神,再次進入那腦中的世界里。這次的世界完全變了個樣子!

再不是美麗星辰,再不是七彩和風,再不是飄逸微云!這里的一切都在充滿陷阱和旋渦的幽暗昏惑中:有淒厲的狂風勁吹,風割在身上鮮血淋漓;有險惡的碎石尖塊,一不小心就嵌入肉里,疼痛難忍;風中中人欲嘔的朽敗的氣味,雜著腐臭的血腥。蕭鯉召喚神龍。神龍並不出現。蕭鯉大驚,拔出腰中的短劍,奮力舞動,想蕩開黑暗,掃除危險。驀地大吼一聲,身體里的靈力全面爆發,短劍發出萬丈光芒,將八方一時照透!黑暗消失,狂風停息,碎石凝止,氣味散去。還是那個美麗的世界。蕭鯉通體透明,光芒四射,一切無盡的虛空全都照遍。胸懷舒暢無比,不由放聲大笑。

一人猛掐他道:“你怎麼啦?快醒醒!你笑得真難看!”蕭鯉睜開眼來,自己還是坐在地上,水藍正在狠狠荼毒自己的胳膊,面前的水牧正關切而且疑惑地看著他。原來剛才蕭鯉身上突然發光,呈莊嚴寶色,把兩人都嚇了一跳。但光芒很快消失,水牧和水藍都不能確定剛才是不是眼花。于是叫他,他卻突然又張嘴大笑,把正摸索著研究他的水藍嚇個半死,當然就毫不客氣地猛掐他的胳膊了。在掐了第四下的時候,蕭鯉總算張開眼睛。那眼睛清澈如水,明亮如星,里面仿佛隱藏著無盡的神秘、無窮的知識。兩人都看得有些呆住。

蕭鯉笑道:“師父,姐姐,你們怎麼啦?發什麼呆?”水藍回過神來,道:“你才發呆!剛才你怎麼回事?怎麼身上會發光?”蕭鯉疑惑道:“啊?剛才我好象做了個夢,夢見身體發光。怎麼我身上真的有發光嗎?”水牧道:“不錯,你——你手中這是什麼?”蕭鯉道:“師父給的玉劍——啊!怎麼會這樣?”手中原本是透明的淺碧色的玉劍居然變成金黃色,還渾濁不明,里面隱隱有著不明的能量在游動。

水牧顫抖著手把它接過去,緊緊握住劍柄,一種強大的能量與手臂貫連起來,全身衣衫呼呼張起,頭發直豎。他顫聲道:“太初!太初!你煉成了太初!”

蕭鯉和水藍齊聲道:“什麼?”

水牧隨手往身邊斬去,只見一道烈火從劍尖轟地射出,噴在桌子上,桌子立即熊熊燃燒起來,他又斬向地下,烈火噴在地上,大理石的地板居然被燒出一個洞來!水牧“倉郎”把玉劍扔了,雙手緊緊抱住蕭鯉,顫聲道:“鯉兒,好鯉兒,你真是天才!”淚水從臉上滾滾流下。蕭鯉極力掙紮著。水牧絲毫不覺,仰天笑道:“阿玉,阿玉,你看到了嗎?我的徒弟煉成太初啦!混沌指日可成!我快要完成諾言了,你也該履行你的諾言了吧?你笑啊,你笑個我看啊!”聲音淒涼悲愴,不類人聲。

上篇:第十章 為君甘癡狂    下篇:第十二章 天書與秘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