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十二章 天書與秘藏   
  
第十二章 天書與秘藏



水牧召集丹霞派所有弟子在丹元觀傳法堂召開大會。時辰到,弟子齊。傳法堂正中的椅子上水牧莊嚴端坐,旁邊停云長老相陪。眾弟子分列兩邊,男左女右。蕭鯉和水藍是最小的男女弟子,在隊伍末尾。水牧看眾人到齊,開口道:“諸位,今日我召集你們,是有一件大事宣布。蕭鯉何在?”蕭鯉出列上前,躬身道:“師父,弟子在。”水牧道:“丹霞派曆來傳統,大家想必已知,那就是由煉器第一人出任本派掌門。蕭鯉,乃本派弟子中煉器天分最高者,應無異議。所以,今天我宣布立蕭鯉為本派掌門弟子!”眾人都吃驚非小。蕭鯉今年才十二歲,出任掌門弟子為時尚早啊。蕭鯉自己也吃了一驚,他也沒有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他的理想是暢游天下,怎麼可以把自己束縛在一派之中,便要出言推辭。

水牧看到大家臉上的疑色,道:“我意已決。蕭鯉聽令,你已是本派掌門弟子,明天乃是吉日,我會帶你去歸真洞拜見曆代祖師。好了,散會!”蕭鯉道:“師父,弟子有事稟報!”水牧道:“你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眾弟子都躬身退出傳法堂。停云長老摸摸蕭鯉的頭笑道:“好孩子!不簡單,居然能煉出這麼厲害的法器。哈哈。天才啊天才!”搖搖擺擺地走了。水牧看了磨磨蹭蹭的水藍一眼,她也不情不願地退下了。

蕭鯉道:“師父,我不……”水牧迫不及待地打斷他道:“好徒兒,你先聽我告訴你一個秘密!”蕭鯉道:“那師父先說吧。”水牧慈愛的看著蕭鯉,道:“你近前來。”蕭鯉走上前。水牧把他攬在懷里,湊到他耳邊低聲道:“鯉兒,你不是問過我丹霞派的典籍為什麼會這樣少嗎?我告訴你都散失了。”蕭鯉道:“是啊。難道?”水牧笑道:“不錯。本派典籍並未全部散失,還有很多封存起來,只有掌門知道。等明天拜見曆代祖師後,我就帶你去。”蕭鯉好奇道:“藏在哪兒啊?”水牧道:“就在歸真洞里,轉動角落里一處機關,如此這般……經過三道程序,才能到達藏書處。”蕭鯉道:“這麼複雜啊?”水牧道:“是呀。不然被人盜去還得了?”蕭鯉疑惑道:“師父為什麼不把典籍拿出來讓眾弟子觀看呢?”水牧道:“那些典籍都是些神洲遺失已久的東西,雖然遠不能和一天書、四秘藏相比,但還是會有人覬覦的,本派這麼弱小,哪能保得住,還有可能身死派滅。”蕭鯉道:“原來這樣。對了,師父,一天書,四秘藏是什麼東西?”水牧道:“這是天下間五本絕世的秘籍,一天書指的是一本叫做《天道》的奇書,修煉此書後,人可以白日飛升,得道成仙。《天道》幾年前被劍神蕭溟得到,結果卻身死書毀……”蕭鯉聽得父親的名字,不禁心神一陣激動,“啊”了一聲。

水牧道:“鯉兒,怎麼了?”蕭鯉道:“這個人和我一個姓啊?”水牧笑道:“是啊。還和你長得一樣俊美呢。不過他為人比較傲慢無禮,居然號稱劍神,你可不能學他。”蕭鯉道:“恩。”水牧續道:“四秘藏的名字是《青龍秘藏》,《白虎秘藏》,《朱雀秘藏》和《玄武秘藏》。《天道》毀去後,四秘藏就是第一類寶物了,可惜多少年來不現人間。明天上午,我就帶你去歸真洞,去帶你到那些典籍面前。你不是很喜歡讀書嗎?”蕭鯉大喜,早把辭去掌門弟子之事拋到腦後。

晚上,蕭鯉和水藍又一同去後山玩。蕭鯉高興地湊到水藍耳邊道:“我爸爸說過你們丹霞派藏書豐富,原來真的有。”水藍詫異道:“什麼?”蕭鯉小聲把水牧告訴他的事跟水藍說了一遍,並叮囑道:“一定要保密哦。”水藍道:“知道了啦。看你得意的樣子。”蕭鯉又道:“進去後,我把那些書都記下來背給你聽好不好?”水藍道:“那麼多書我才不信你能背的下來。”蕭鯉道:“我聰明啊。”

水藍伸指刮臉蛋道:“不羞不羞,自誇自贊!”蕭鯉伸手抓住她,呵她的癢。可惜在水藍反擊下,反是蕭鯉笑得厲害,不住求饒。水藍住手,拉著他坐在石頭上,問道:“你到底怎麼煉出太初來的呀?”蕭鯉攤手道:“我不是已經跟你們說過了嗎?我當時在做夢,夢見自己拿著劍四處亂砍,醒來手中的玉劍就那樣了。你們就是不信,真是沒辦法。”水藍搖頭叫道:“不信不信不信!你一定有秘密。比如為何會禦風你就沒告訴我。”蕭鯉道:“那件事不是過去了嗎?”水藍道:“沒有沒有就沒有。”蕭鯉道:“你再這樣我就不讓你親了。”水藍道:“你敢!”撲在他身上,兩人的唇又合在一起。

蕭鯉含糊不清地嚷道:“唔……你咬到……我舌頭了……”水藍:“你……活該……唔……”蕭鯉被壓在下面,腿不住踢騰,雙手也掙紮著亂動,像只無助的螞蚱。咦?這是什麼?軟軟的,捏捏還有點硬核。水藍道:“呀!疼!你——”狠狠咬在蕭鯉舌頭上。蕭鯉翻身跳起來,不住吸氣道:“你,你干什麼啊?”用手擦了一下,手上有血跡,舌頭被水藍咬破了。水藍道:“哼!誰叫你摸我……那里。”蕭鯉道:“我摸你哪里了?誰讓你壓住我了。再說,我只是捏了捏,又不像你,老是咬我。看,舌頭都破了。”蕭鯉伸出舌頭給她看。果然,舌頭的側緣上破了一點,還紅紅的有血。水藍見蕭鯉又不是故意的,自己那里也不是特別疼,反而有種奇異的感覺,就道:“好了啦,原諒你啦。來,我看看你的舌頭。”湊上前去,伸出香舌輕輕舔舐那破了的地方。蕭鯉道:“唔……”

感覺麻麻的,有點疼,又舒服極了,也便舔還她。兩個人相對站著,胳膊互挽,伸舌向小狗一樣舔著對方的舌頭,眼中都有著開心促狹的笑容。

上篇:第十一章 無情還有情    下篇:第十三章 錦江流不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