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十八章 少女陷魔爪   
  
第十八章 少女陷魔爪

石筠來到大廳,現在已經是傍晚,大廳里燈火通明,不過由于通風情況好,並不顯得氣悶,反而有種仙境般的美妙感覺。那個被抓的奸細被雙手反綁點了穴道放在地上。

聽到無憂宮弟子喊:“宮主駕到!”的聲音後,扭頭打量,不由心中大震:好美麗的女子!

石筠坐在大廳北端華麗的椅子上,低頭看俘虜,她大約十八九歲年紀,神態冷冷的,但長得很美。兩人對視片刻,石筠笑道:“你是哪個派的?到巫山來干什麼?”那少女哼了一聲,不發一言。侍立的弟子中一名二十四五歲容色豔麗的女子越眾而出,道:“啟稟師父,這人是丹霞派的,剛才她使的是丹霞劍。”這名女子是石筠大弟子柳眉,剛才是她出手把狄晴拿下的。

石筠點點頭:“丹霞派?小小丹霞派也敢闖無憂宮?你們掌門人沒有警告過你們嗎?”心中忖道:這一定是尋找蕭鯉來了。

丹霞派的少女正是水牧的三弟子狄晴,她抬頭道:“就算無憂宮是龍潭虎穴,我丹霞派中人也決不皺一下眉頭。”石筠一點都不生氣,笑眯眯地看著狄晴,優雅地撫掌道:“壯哉!壯哉!真的是好久沒聽過有人敢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了。”不見作勢,倏忽已在狄晴面前,伸手托起她嬌俏的下巴,笑道:“這麼好的女孩子,一下子殺了豈非太可惜。”狄晴閉上眼睛不看她,但是石筠輕輕撫摸著她的下巴、臉蛋、耳垂和頸項,竟然有種奇異之極的感覺,十九年來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她低聲道:“放開我!”

石筠愛不釋手地摸著她白皙細長的脖子,笑道:“你說放我就放麼?”狄晴心中一陣急怒:無憂宮之名她也聽過,說它淫穢丑惡,大行采補之道,但是由于無憂宮中女子大都美貌異常,所以江湖上盡有些修道之人為了美色而獻出多年清修的功力。這也是水牧派她來巫山而不是派師弟劉舟來的原因。只是萬沒想到這個無憂宮主居然連女子也不放過!

石筠看著她臉上忿急的神色,笑道:“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這樣吧,你告訴我你的名字和來此的目的,我就考慮放了你,怎麼樣?”狄晴睜開眼睛,正看到石筠近在咫尺的動人笑容,鼻中聞到醉人的體香,忙把頭盡力後仰,道:“既然你們已經知道我是丹霞派中人,瞞你也沒有必要。我叫狄晴。來巫山是為了采藥,一種叫‘舞姿草’的藥。”石筠訝道:“什麼?巫山有舞姿草?”舞姿草乃是傳說中的一種仙草,因為它喜歡隨著音樂跳舞,所以得名。此草本身雖然對修道人沒有多大益處,但它有控制火候的作用,對煉丹很有幫助,非常珍貴,只是向來難找。狄晴道:“這只是傳說,我還沒采到。”

石筠想了想,笑道:“小妹妹,你謊話說的不錯啊。你不是為采藥來的,對吧?”狄晴心念電轉,沖口而出道:“蕭師弟在無憂宮?”石筠怔了怔:這女娃兒好聰穎的心思!頓時心中起了一念,笑道:“不錯。”狄晴心中頓時冰涼:她對自己直承此事,自己處境十分不妙。石筠見她臉色變化,已知原由,笑道:“放心,我說過不會傷害你,就絕不會。我還會讓你非常高興快樂。呵呵。”狄晴臉色更是大變,道:“你想干什麼?”石筠一笑不語,飄回座位上,發令道:“來人,把她給我押到醉香小築去。”兩個弟子領命而去。柳眉看著狄晴的背影,眼中露出強烈的妒忌和殺機。

石筠宣布散會,自己起身來到臥室——那個放置蕭鯉和石瀟的大房間。打開門進去,看到床上情景,頓時又驚又怒。只見石瀟正偏開雙腿騎在蕭鯉身上,上衣破碎,露出雪白的胸脯,她一手按著蕭鯉的脖子,一手蕭鯉的兩腿之間;蕭鯉則雙手抓著石瀟的胸脯。石筠大喝一聲:“你們在干什麼?”

聽到聲音兩人一齊回頭,石筠看到他們亂遭遭的臉上,不由又是一呆。石瀟忙從蕭鯉身上爬下來,兩人翻身在床沿上坐好,石瀟笑道:“媽媽,我們沒干什麼啊。”蕭鯉吸氣道:“是,我們很友好地玩呢。”石筠這才明白原來兩人是在打架,不是自己所想的在@#$%^&。再看自己的秀榻被弄得如同垃圾堆一樣,又是生氣又是好笑,走上前,把石瀟抱在懷里,念動咒語用玉柳瓶把她胸脯上的淤青醫好;又給蕭鯉把臉上的傷勢治好。兩人一左一右依偎在石筠懷里,友好地打招呼,石瀟伸過頭去和蕭鯉貼貼臉,在他耳邊低聲道:“你等著瞧。”蕭鯉不甘示弱,也回應道:“我已經瞧過了,沒感覺。”看到石瀟咬牙切齒的樣子,蕭鯉得意洋洋,心道:這小姑娘雖然可恨,倒也很好玩,呵呵,對水藍我可不敢動手,對她就無所謂了。對了,我這突然一走,水藍會不會很擔心啊。想起水藍香甜的舌頭和好吃的點心,不由十分想念起來。

石筠拍了拍他問道:“弟弟,在想什麼呢?”蕭鯉道:“我在想師妹。姐姐你能幫我給丹霞派捎個信嗎?”石筠笑道:“可以,當然可以。為什麼不可以?”蕭鯉高興道:“那就好。就告訴她我在這里玩幾天再回去。”石筠笑道:“好啊。我會找人給你送個信的。”石瀟則哂道:“白癡,你還想回去啊?到了無憂宮的男子從來……”

石筠用手捂住她的嘴,厲色瞪了她一眼。石瀟立時住口,心中卻打定主意,找個機會一定要告訴他那些男子的下場,看他還不嚇死,想到蕭鯉那魂不附體的樣子,石瀟得意且勝利地偷偷笑了。

蕭鯉問道:“姐姐你怎麼不讓瀟姐說啊?到底來過無憂宮的男子都怎麼了?”石筠笑道:“當然是很愉快地走了。在姐姐這里做客,難道他們會不高興嗎?”蕭鯉點頭笑道:“恩。我就喜歡姐姐身上的味道。”石筠很是高興。石瀟也緊緊抱住母親道:“我也喜歡。”

吃過晚飯,石筠讓蕭鯉和石瀟自己在臥室里玩,鎖門出去了,滿臉笑容直奔醉香小築。石瀟待母親出去,迫不及待地道:“死魚,你知道來過無憂宮的那些男子都怎麼了嗎?”死魚是石瀟剛給蕭鯉起的綽號。蕭鯉道:“怎麼了?”石瀟陰森森地道:“你知道陰陽雙修嗎?”蕭鯉道:“知道呀。你說的跟這個有什麼關系嗎?”石瀟道:“白癡。只有跟我媽媽雙修過的男子一個都活不成。你也快了。”蕭鯉大驚道:“怎麼雙修會死人嗎?我理解,雙修應該讓兩方都受益啊。”石瀟道:“說你白癡你還真是白癡。兩方都受益的效果太慢了,所以我們才做一方受益的。你想,如果照以前的雙修,得到的功力是兩個人平分,而我們無憂宮的雙修則是只歸一方,這不是事半功倍嗎?”

蕭鯉不解道:“那還會有誰願意和你們雙修?”石瀟得意地道:“自然有人,有人覺得美色比功力重要啊。”轉為陰森的聲音,“哼,不願意就能跑得了麼?反正你完蛋了。不管你願意不願意,我媽媽都會跟你雙修的。嘿嘿,到時候我真想看看你被吸干的模樣。那,你會全身功力盡失,只剩下一層薄薄的皮,你的眼睛會變成兩個黑洞,舌頭變成一條薄片……嘿嘿。”蕭鯉聽得毛骨悚然,但看到石瀟張牙舞爪的樣子,轉又好笑起來,道:“呵呵,你媽媽不會和我雙修的,因為——我沒有功力。哈哈。”

石瀟道:“什麼?”去把他的脈,果然蕭鯉身上並沒有什麼真氣,她驚疑道:“那你怎麼煉出那把人間級的法器的?”蕭鯉得意道:“秘密。”看到石瀟又想發起戰爭的模樣,忙道:“咳,咳,其實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們派的咒語我都會使。我師父也搞不清楚我的情況。”石瀟上下打量蕭鯉的身體,道:“那我應該好好研究一下你這條死魚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沒有真氣還能施展掌心雷!”

※※※

PS:我也覺得這兩章有點問題了。看到異幣大哥的話後,才明白背棄了原來保持了16章的文風——那種淡淡的意味,現在這兩章確實有點誇張,從19章《小築夜欺香》開始轉回來。這兩章就不修改了,暫時放這兒吧。Sigh,下面順理成章的一章也不好寫。欺香?惜香?頭疼。

上篇:第十七章 宮中起戰火    下篇:第十九章 小築夜欺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