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十九章 小築夜欺香   
  
第十九章 小築夜欺香

醉香小築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小築,它是一間小小的很華麗的石屋,在無憂宮的角落里。石筠邁著輕快的腳步走向醉香小築。路上有弟子向她躬身問好,石筠笑眯眯的揮手,讓弟子們驚疑不定:師父今天這是怎麼了?

石筠悄悄地推門而入。小築像一個香巢,噴香噴香的被褥,粉紅色的紗帳,帳子頂上居然還鑲嵌有夜明珠。室內點燃著來自東海的沉香,濃郁撲鼻。狄晴正伏在床上熟睡,不知道做著什麼夢,平時冷若冰霜的臉上此刻露出甜甜的笑容,可愛極了。

石筠坐在床沿上,秀目中射出千般愛憐,看著這個少女。狄晴嘴里嘟囔著:表哥,表哥。石筠一怔,她在想念著她表哥,她表哥是誰啊?同時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妒意。

狄晴道:“表哥,你不要死,你不要死。”閉著的眼睛中淚水簌簌而下。石筠柔情又起,心道:原來她表哥已經死了。伸出手去,輕輕地把狄晴臉上的淚痕擦去。狄晴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叫道:“表哥,表哥,你不要走。”石筠順著她的勁,在她臉上撫摸著,不可否認,這少女的臉頰是美妙的,更進一步想到其他方面,石筠不由怦然心動,心道:這個少女我是絕對不能放過的了,今天還真是幸運,才碰到一個天才少年,又碰到一個動人少女,呵呵,真不知到底走了什麼運道!

石筠的手撫摸著狄晴的臉蛋,漸漸就摸到脖子,溫柔的,輕輕的,如春天的和風一樣輕柔的伸進她的胸衣里。狄晴“唔”了一聲,身子一僵,不過她的眼睛仍舊沒有張開。石筠繼續愛撫少女的動人軀體。狄晴全身一震,睜開眼睛,正看到石筠俯身向她的那雙噴射著無窮愛意和無盡情焰的眼睛。狄晴道:“你,你做什麼?”石筠感受著狄晴柔軟的酥胸,微笑道:“沒做什麼。”她笑容如花綻放,室內頓時一亮。

狄晴呆了呆,這才反應過來:這個女人在撫摸自己的身體,十九年來從來沒有人碰觸到的胸前禁地居然被這個女人放肆的欺負著,自己不應該憤怒嗎?于是狄晴決定憤怒。她猛地向床里面退去,脫出石筠那只魔手的蹂躪,道:“你快出去。”石筠笑道:“這是我的宮殿,我為什麼要出去?”狄晴怒道:“你不出去,我就出去。”石筠早念動咒語,狄晴頓時動彈不得,以一個十分尷尬的誘人姿勢擺在床上。石筠摸著狄晴的臉蛋笑道:“你是我的妃子,你怎麼可以出去?”狄晴道:“什麼?”

石筠深深看入她的眼睛,以一種奇特的韻律說道:“我是你的女王,你是我的妃子。

來吧,晴兒,我會給你超越一切的快樂。來吧,放開你的心靈,放松你的意念,想想自己在一個夢幻中,想想你少女的深藏的秘密,想象你是一扇緊掩的門,一把金色的小鎖,而我,你的女王,就是你生命的鑰匙。只有我才能給你從所未有的快樂,讓你飛翔,讓你實現內心深處最想要的夢想。來吧,美麗的女孩。”這是無憂宮最高的絕學,情焰大法!

狄晴癡癡看著石筠的眼睛,她的眼中是燒穿一切的熊熊火焰,狄晴看到自己帶著笑容投入到那火焰中,燒得完全融化,但是快樂無比,那種感覺就是徹底的放縱,徹底的自由,她沉迷了。狄晴拉著石筠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癡癡笑道:“我王,我是您的妃子,您來寵幸我吧。”石筠笑了,她溫柔地為狄晴脫下上身所有的衣服,少女的驕傲和動人勇敢的展現著自己,春天的蓓蕾透著銷魂的酥意,仿佛對石筠做著無聲的懇求。

石筠握住它們,小心的愛撫著,用唇舌表達著自己身為女王的歡愉。狄晴身上中的束縛咒語已經解開,但她早已經忘記了要反抗,她只是迎合,只是索求,仿佛她夢想的實現真的就近在咫尺,眼前的極樂讓她忘記了一切。石筠對狄晴很滿意,她決心賜予狄晴更大的快樂。當此時,香囊暗解,羅裙輕分,石筠以嫻熟的技巧侵入少女保存了一十九年的禁地。她仿佛一個高明的琴師,用手指彈奏著永新的音樂。

狄晴感覺自己像在飛翔,像是有火焰從自己兩腿間燒起,一直從小腹燒到頂門,這燃燒的滋味好難受,又好快樂。狄晴感到自己已經永生,自己少女的身體仿佛是個脆薄的杯兒,石筠不斷地把它倒空,又不斷地以新生命來充滿。她靈巧的手指按撫在那琴弦上,讓狄晴消融在無邊快樂之中,嘴里發出不可言說的詞調。女王的賜予的豐厚的,是無窮的,是永久的,時代過去了,她還在傾注,而美麗的妃子杯內還有余量待充滿。

也許是過了億萬年,狄晴秀美的臉蛋上突然閃現出一絲甘露般的甜笑,她口中發出極樂的歡叫,在一個不可解的爆炸中,狄晴感到自己再無實體,化作億萬分子,每一個分子中都帶著極樂的暈厥。她雙腿扭曲,像爛泥一樣癱在床上。石筠輕輕擁著她,火熱的唇吻去她臉上的淚水。狄晴緊緊回抱著石筠,把臉埋進她的雙乳間,沉沉睡去。

石筠撫摩著狄晴的秀發,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雖然陰陽雙修要靠男人才能進行,但她喜歡的是女人。不可否認,她對蕭鯉有一點點的喜愛,但以後蕭鯉懂事、兩人雙修以後,他就必須死,這是她立過的誓言,所有跟她雙修過的男子都必須死。只有他們的血才能洗清他們在她身上留下的汙穢和不潔。

紗帳頂上的明珠把柔和的光芒靜靜灑在這兩尊晶瑩如玉的身體上,本是非常的美麗;但那少女臉上的淚水,雙腿間的血跡,卻給這一幕蒙上一層妖異的色彩。

此時,在無憂仙子石筠的臥室里,蕭鯉和石瀟卻在討論著嚴肅的話題。石瀟道:“我們無憂宮的道法是以咒語為住的,同時輔助以真氣的修煉。”蕭鯉道:“我在丹霞派學了諸如掌心雷,馭水術,三昧真火這樣的道法,你們都是些什麼道法啊?”石瀟道:“我們道法可比你們什麼丹霞派多太多啦。雖然我們不練掌心雷,但我們也有馭水,驅火這類五行道法,我們還有五行遁術呢。還有,我們真氣叫作陰陽真氣,可以發出真氣球,可厲害了。”蕭鯉羨慕道:“是嗎?你會五行遁術嗎?”石瀟垂頭道:“不會。那很難學的,”她露出崇拜至極的目光,“可以媽媽會,媽媽好厲害呢。”

蕭鯉道:“你這麼崇拜你媽媽,怎麼還對她那麼敵意啊?”石瀟和蕭鯉不打不相識,再加宮里也沒有和她年齡相當的晚伴,與蕭鯉非常投緣,便道:“我是喜歡媽媽,可,可誰叫她老跟那些男人在一起啊。我最討厭男人了。”蕭鯉嚇了一跳:“我也是男人呀。”石瀟在他小腹下掐了一把,笑吟吟的道:“你這兒又不會那樣,才不是男人呢。我討厭的是這兒會那樣的男人。”蕭鯉撥開石瀟的手,很受傷害,抗聲道:“我那是不想那樣,我也可以的。”石瀟撇撇嘴道:“吹牛!”蕭鯉心中存想,道:“你再看看。”

石瀟半信半疑的伸手一摸,驚叫一聲:“你怎麼也會這樣?!那剛才媽媽摸你你怎麼沒有?”蕭鯉得意洋洋道:“這要看我的心情了,我想它怎樣它便怎樣。如果我不想,誰也不能讓它變化。”石瀟握住他,用力猛拉,怒道:“我最討厭男人這個樣子了!”蕭鯉哎呀疼叫一聲,又打回原形,道:“我不那樣了還不行嗎?”石瀟哼道:“以後可要小心些,不然媽媽知道你會了,一定會和你雙修的。”蕭鯉道:“雙修就雙修,我還想看看雙修到底怎麼回事呢。”石瀟又去掐他,被他躲開了,她氣哼哼的道:“你會死得很難看,以後別想再修道了。”蕭鯉考慮道:“這個嘛,我得好好想想,不能修道那可不好,我還想修仙呢。”石瀟不屑道:“憑你也修仙?”蕭鯉一笑道:“當然了,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最大願望。”

※※※

PS:看到這章,大家是不是更奇怪啊?沒辦法,今天有點郁悶,就寫成這樣了。看看大家的反應再說吧。謝謝大家一貫的支持,謝謝liyi、異幣,歡迎大家繼續評論,繼續發表意見。本來今天挺忙,沒時間寫,也沒思路,正好中午有點時間,我想就寫點吧,居然一下子就寫完了。有點游戲成分,大家湊合看。:)往下發展還得是石筠、狄晴、蕭鯉和石瀟四人得關系,因為一經開頭,就不由我控制了,如果不順勢寫,直接掉頭就顯得太生硬,太突兀了。既然已經這樣,我就將錯就錯,寫下去把。另外,liyi兄說“天球”是一種玉,那本書中蕭鯉修煉的那本書還是叫《天道》好了。與人重名就重名吧。

上篇:第十八章 少女陷魔爪    下篇:第二十章 羞與君相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