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二十一章 五行有七重   
  
第二十一章 五行有七重

石筠大吃一驚,連忙飛身回來,把了把脈,發覺無恙,才放下心。蕭鯉和石瀟都已毫不客氣的跨進門來到床前,蕭鯉問道:“姐姐,我狄師姐怎麼會在這兒?她怎麼這個樣子?”石筠道:“這個,嗯,那天你不是讓我給師門帶信嗎?結果你師父就派了你師姐來。”蕭鯉半信半疑道:“是嗎?那你們在做什麼?”石筠面色一沉,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蕭鯉也大致猜到兩人搞的是同性游戲,當下不語。

狄晴身上被石筠蓋了一個薄毯,露著纖細白嫩的頸項,臉色蒼白,惹人愛憐。石瀟滿懷妒意的打量著她,如果目光可以殺死人,那狄晴一定變成肉醬了。目光並不能殺死人,所以狄晴還活著。她睜開了眼睛。

石筠撫摸著她的額頭,溫柔地道:“狄姑娘,你沒事吧?”狄晴目光轉動,盯在蕭鯉身上,道:“蕭師弟。”蕭鯉高興地道:“師姐你醒了?你哪天來的?師父好嗎?藍藍好嗎?”還沒等狄晴說話,石筠插嘴道:“鯉兒,你師姐昨天剛來,路上感了風寒,不好多說話,反正她也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我來說吧。”蕭鯉點點頭:“那也好。”

石筠道:“你師父收到我送的信後,就派了狄姑娘來到無憂宮,他指示要你好好在無憂宮里練功,還說怕你寂寞,又派了狄姑娘陪著你。就是說,狄姑娘從此也住在無憂宮不回去了。”蕭鯉道:“師父真這樣說?”石筠道:“當然是真的了。不然你問你師姐。”蕭鯉質詢的目光轉向狄晴。石筠道:“狄姑娘,說給他聽啊。”狄晴道:“是,是啊。石宮主說的都是真的。”蕭鯉道:“那為什麼不派藍藍來啊?師父應該知道我們更熟呀。”狄晴道:“這個,這是因為師父要教藍藍丹霞功了,不能出來。”蕭鯉高興道:“藍藍一定很高興,她很想學丹霞功的。其實那個丹霞功……

嗯。”蕭鯉警覺不對連忙停下。

石筠笑道:“好了,大家以後就在一起了。要好好相處哦。”蕭鯉道:“會的會的。”打量著狄晴道:“狄師姐,你好像有些變化哎。不太冷了,這樣看著更漂亮了。”狄晴臉上一紅,隨即一片蒼白。石瀟冷冷道:“再漂亮也不如我媽媽漂亮。

哼!狐狸精!沒有好下場。”最後幾個字她是以極低的聲音說出,但是每個人都聽見了。石筠不理她,道:“好啦,你們先出去吧。狄姑娘身子不太好,經不起鬧騰。”

蕭鯉道:“姐姐,你給我講講你們無憂宮的道法好不好?”石筠道:“好。明天行不行?”蕭鯉道:“明天你又要推脫了,就今天嘛。瀟姐姐又不會,你又不給我書看。”石筠磨不過他,道:“好啦好啦,教你總行了吧。”蕭鯉頓時跳了起來,拉著石筠的手用力揮動著。石瀟在他背後狠狠朝他屁股踢了一腳。蕭鯉叫道:“干嗎踢我?”石瀟道:“我高興。你管得著嗎?”蕭鯉道:“可是你在踢我哎。”石瀟道:“我練功,誰讓你的屁股擋住我的腳啊。我還沒怪罪你妨礙我練功,你倒有理了?”

蕭鯉摸摸頭:“……”

石筠也不對狄晴避嫌,就在醉香小築內講解起無憂宮的道法來。情焰大法實際上脫胎于魔教的迷情大法,迷情大法習練者可男可女,而情焰大法經過改進,更上一層,不過只能是女子練習。石筠並不是傳授蕭鯉情焰大法,只是像講故事一樣講給他聽。蕭鯉聽了情焰大法的由來,不由疑惑道:“魔教不是神洲修道人的公敵嗎?你修煉情焰大法大家不仇視你嗎?”石筠哈哈一笑:“仇視又怎麼樣?他們那些自命正人君子的家伙其實不也有人偷偷練習禦女功嗎?哪里有真正的正義?都是打著正義大旗飽自己私欲的無恥之徒。”蕭鯉道:“可是那些名門正派真的很厲害啊。像峨嵋派啦,崆峒派啦,他們都可以禦劍飛行的。”石瀟搶先道:“那又怎麼樣?他們一樣不是我舅舅的對手?”石筠道:“瀟兒住嘴。”

蕭鯉問石筠道:“瀟姐姐的舅舅很厲害嗎?”石筠只得道:“我有個大哥叫石簡,也算是正派中人吧,道法還可以,他一直自以為是的保護著我們。”蕭鯉沉思道:“我好像在哪兒聽過有個叫石簡的人,似乎非常厲害。對了,他不是有個名號叫‘曆劫槍’嗎?他可厲害了!”石筠驚訝道:“咦?你怎麼知道我大哥原來的名號?這名號他已經棄用近五年了。”蕭鯉搔頭道:“我忘記聽誰說的了。”他回想起父母間的談話:

蕭溟道:“沒想到石簡如此厲害?居然可以跟青城派太上掌教歸元子斗個兩敗俱傷!”林漪笑道:“幸虧他這麼厲害,不然我們可不能漁翁得利,得到天書了。”蕭溟道:“是啊。要在平時我們兩個合起來也不是他們任何一人的對手。”林漪道:“重傷之下還能從我們聯手合擊下逃脫,他們實在是噩夢。我們以後可有無窮麻煩了。”蕭溟得意道:“怕什麼?我們天書在手,練成絕世神功,天下間還有誰是敵手?”

蕭鯉歎了口氣,心道:可惜天書是本無用的垃圾,父母練了三個月都毫無收獲。可以說是天書害死了父母呀,該死的天書!但是天書好像又不是垃圾,自己練了這四年,感覺還是有收獲的,尤其是它里面的理論看起來挺有道理,挺合自己口味,自己對自己身體、對周圍世界、對道法的領悟了解上都有很奇怪的進展。

石筠不再追問,繼續說下去。無憂宮有獨特的修煉真氣的法門,叫做陰陽真氣,就是通過雙修術練得的真氣。這股真氣非常霸道,可以形成真氣球,隔空傷人。可惜只能女子練,蕭鯉很遺憾的搖搖頭。

無憂宮的道法和天下間各派道法大同小異,不過它也有自己獨到的道法,那就是它在五行遁術上有獨到之處。五行術是東勝神洲特有的修真法門,據說傳自遠古時代的神仙。五行之說認為,大自然的一切都是金木水火土這五種元素構成的,東勝神洲的道術實際上也是在這個前提下產生的。五行之說是一種理論,後來人們發展成為東方道術和五行遁術兩大分支。道術占了統治地位。

五行遁術看名字很像是一套逃命的法門,神州很多修道人也有這種誤解。其實不然,五行遁術雖然名字中有個“遁”字,但還是具備禦敵殺人的技巧的。五行遁術由易到難依次是木遁、土遁、水遁、火遁和金遁。

五行遁術與道術不同的地方在于,道術是先修煉真氣,以真氣為根基和介質,以咒語法器等為手段,來駕馭自然界中的五行元素,使之形成強大攻擊或防禦力量,禦敵殺人;五行遁術則是將自己投入到代表五種元素的事物中去,直接和它們進行交流。從理論上說,五行遁術減少了一層環節,用起來更快捷有效。但是由于人們的誤解,五行遁術成為被鄙棄的雕蟲小技,只有一些小門派和一些飛賊小偷練習,這類的法術逐漸失傳。無憂宮是少數幾個堅決擁護五行遁術的大門派之一,這也許因為它本來就是邪派,更容易對不被大眾喜愛的東西有好感。總之,經過數百年的傳承,無憂宮逐漸形成一套特殊的修煉方式,可以把五行遁術練到一個較高的境界。

舉例來說,一般人理解的五行遁術是這樣的:水遁就是水性奇好,可以借水脫逃;土遁就是可以鑽地行走等等。但無憂宮的水遁則可以借水殺人,土遁可以暫時與土地化為一體,方圓幾丈土地都可以如臂使指般直接對敵人攻擊。這是一個非常高深的境界,無憂宮中也只有石筠可以如此。神洲的名門正派容忍下無憂宮這種邪派,一固然是因為石筠的大哥“曆劫槍”石簡道法通神,二也有忌憚石筠神出鬼沒的五行遁術的因素。

據傳五行術一共七重,石筠才只修到第三重“融合”。五行術第一重,擬形,可以臥木如樹,鑽地如鼠,入水不見,但如果要攻擊敵人就必須暴露身體。

五行術第二重,變體,可以化身火焰,或者身如金石,刀兵相加不可傷,這是當接觸到火或金屬時,身體極快地學習並暫時接受了火和金的屬性。

五行術第三重,融合,修煉到本層次已經很了不起,當投身入水時,周圍方圓幾丈的水都可以如同手臂一樣與敵人交鋒,當投身入土時亦是如此;融合後指揮的周圍物質的遠近多少跟功力有直接關系,功力越深,可以指揮動的距離、深度越大。

五行術第四重,衍生,即可以進入到五行元素的衍生物里,如木元素生出的雷電,火元素生出的光,土元素生出的黑暗,這里跟西牛賀洲的魔法有相通的地方。

五行術第五重,混一,這個層次可以根據周圍環境就近使用五行元素,而不必再把肉體投入到代表物上,只要心中存想,用意念即可與五行元素進行溝通。這一重也是令眾多修真家十分不理解的地方,這一層次跟普通道術好像啊。難道五行術繞了一個大圈又轉回來了?這里也是被那些鄙薄五行術的修真之士批駁最厲害的地方。崇尚五行術的人雖然堅信這個回歸一定有它的道理,但還是無法舉出例證,“混一”到底與普通道術不同在什麼地方。所以辯論中,唯五行術者往往慘敗在唯道術論者的口下。

至于五行術的第六重和第七重,沒有人知道這兩個階層叫什麼名字。人們只是根據古老記載,說是五行術共七重,但是其名不傳。所以也有人說根本沒有人修煉到第六重和第七重的。當然也有人說修煉到最後兩重的人都已經成仙飛升了,名字不留下也沒有什麼奇怪。總之,這五行術的六七重與神洲六仙器一樣屬于傳說。

上篇:第二十章 羞與君相見    下篇:第二十二章 驚聞故人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