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二十四章 恐怖寂滅旗   
  
第二十四章 恐怖寂滅旗

“十字疤”牽動唇角笑笑:“靈旗寂滅,生死之劫!石宮主你還是乖乖地先把蕭鯉交出來吧。老夫以個人尊嚴起誓,留你一條性命。如何?”石筠冷笑道:“魔教妖孽,向來出爾反爾,起誓又有何用!本座說沒有蕭鯉這個人,就是沒有。誰還說謊騙你不成?”十字疤臉沉下來,道:“既然如此,休怪老夫辣手!”對谷雨等三人道:“你們三個後退!”谷雨等遵命後退幾步,貼在山谷邊緣。

十字疤右手舉起寂滅旗,左手捏了個法訣,足踏禹步,逆行北斗,口中喃喃念誦著奇怪的音符,須臾間那把小小的黃旗突然變大起來,足足有一丈多高。十字疤把它插在地上,繞行不休,口中咒語念得更急更快,臉上變成奇異的烏黑色,眯著的眼睛里不時射出閃閃精光,仿佛厲鬼。石筠雖然不知寂滅旗到底恐怖在什麼地方,但是隱隱覺出“十字疤”這番做作完畢後必定是雷霆般的攻勢,不過自己擁有同級別的太初級法器,也不懼他,當下傾斜玉瓶,灑下甘霖,畫了一個大大的圓圈,將眾人圍在當中,那點點水滴觸地後立即變成一面晶瑩的水幕,薄薄的透明,可以清楚地看出“十字疤”圍著寂滅旗繞行的怪異動作。

“十字疤”突然止步,啪地盤膝坐地,雙手合十,念道:“北斗紫微大帝君垂鑒,冤魂四布,靈旗染塵,收彼游魄,以歸北辰。”向石筠張開雙臂,喝道:“急急如律令!”他面前插在地上的黃旗射出一團巨網狀的漆黑濃霧,罩向石筠等人,把玉柳瓶形成的保護水幕籠在其中。

石筠等陷入恐懼的黑暗中,伸手不見五指,耳邊則傳來淒厲的鬼哭聲,陰森的怪叫聲,仿佛身邊有萬千厲鬼冤魂伸手向自己索命一般;同時有個低沉悅耳的聲音響起:“閉上眼睛,放松心靈,別害怕,別恐懼,請跟隨著你前面的那盞燈光,它會帶你到一個沒有恐懼,沒有煩惱的世界。別猶豫,別懷疑,相信你的眼睛,你馬上就能到達那自由美妙的世界里……”眾人閉上眼睛,面前果然有一盞燈光,枯黃的光搖曳不定,它仿佛在招手。石筠功力深厚,微微凝神,立即明白這是可怕的精神邪法,很是震驚怎麼玉柳瓶的水幕無法阻擋住這邪法,連忙喝道:“清心凝慮,保住自己的本心,不要被外物迷惑!”幾個大弟子頓時清醒過來,連忙盤膝坐下,默運心法抗拒。

蕭鯉的情形則十分特別。當“十字疤”施法,黑霧籠罩過來後,他左右顧盼,一切清清楚楚,目力居然絲毫沒受影響,諸如鬼哭之類的聲音雖然聽見,但並未感覺到恐怖,它們只是在他耳朵里穿過,根本沒有侵蝕到他的心。蕭鯉遵照“十字疤”的話,把眼睛閉起來,卻什麼燈光都沒看見;睜開眼只有那面大黃旗在舞動。這時他感覺到身邊的石瀟有生命力流失的現象,很是奇怪,仔細研究,發現石瀟腦內那並不深厚的靈力居然向外泄去,如飛蛾投火般投向那面大黃旗,玉瓶形成的水幕並不能阻擋這種泄露。

蕭鯉暗歎魔教邪法厲害,連忙伸出食指點在石瀟的眉心上。這個動作純粹是下意識,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麼做。手指觸到石瀟眉心,奇異的情況出現了:指尖自動射出一道細如蠶絲的“神識”,切斷了石瀟靈力的外泄。那東西是否應該叫“神識”還在兩可之間,它實際上是手指上細胞的意志,一種可以獨立思維的“念能”。

然後蕭鯉發現無憂宮大多數弟子都有這種情況,有幾個好像已經倒地不起,自己被動地救治所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再不反擊勢必造成更大損失,心念電轉,這是精神邪法,仍當從精神上入手,《天道》中一段文字從心中流過:殷其雷,在南山之陽。何斯違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歸哉歸哉!意思是說當猶豫彷徨的時候,南山上響起轟隆隆的雷聲,讓人立即清醒過來,心神回歸。“天雷正法!”蕭鯉在腦中讀出自己應該施展的道術。

決心一下,腦中強大的念能怒濤般奔湧而出,天空中烏云彙集,蕭鯉喝道:“天雷!”“喀嚓”一聲一道雷電擊下,正中寂滅旗。寂滅旗被打回原形,仍舊如最先時一尺大小,不過毫發無傷。施法的“十字疤”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張口噴出一口鮮血,漆黑的臉色刹時變得慘白。寂滅旗形成的黑霧也很快散去。谷雨等人吃了一驚,這少年是誰,竟然可以施放這狀似天雷的怪異道術?躍上前來,扶住“十字疤”。

石筠聽到蕭鯉“天雷”的叱咤聲,然後眼前一片明朗,敵人吐血後退。她打量著蕭鯉,心中驚疑不定,剛才真的是他祭出天雷嗎?那聲天雷和神洲通行的天雷可是大大不同!

轉眼看弟子們的情形,臉色又變得蒼白無比,隨她出來一共七十八個弟子,現在還站著的大概只有二十多個。倒在地上的要麼臉白如紙,身受重傷,要麼干脆一動不動,氣息皆無。她迅速檢查了一下,發現這片刻功夫居然有二十多個功力較弱的弟子死于非命。雖然她們身上沒有絲毫傷痕,但個個臉上一片平靜,停止了呼吸。好惡毒的寂滅旗!如果不是蕭鯉用天雷破掉,“十字疤”再作法下去,勢必傷亡更多。同時為自己的判斷失誤感到羞憤:過于迷信玉柳瓶的防禦能力,結果造成如此多的弟子死傷,錯全在己。她檢查自己靈力,發現隱隱有搖擺不定之勢,憤怒中又添了恐懼,這寂滅旗怎麼如此厲害,同為太初級法器的玉柳瓶居然不能當?!石筠不知道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玉柳瓶的水幕雖可對物理或者真氣的攻擊作出有效防禦,但對精神攻擊卻不起克制作用。另外,“十字疤”用寂滅旗攻擊收到如此奇效,主要是出其不意所致。石筠等人根本不了解寂滅旗的性能,不知它是從精神方面攻擊,所以為它所乘。

蕭鯉注意到石筠憤怒又驚惶的神色,俯在她耳邊低聲道:“姐姐,你不能老是挨打,要反擊,別給那個十字疤施展寂滅旗的機會。不然那旗專奪人的魂魄,很難對付的。”石筠神志一清,暗道慚愧,腦子開始快速轉動起來:鯉兒說的對,只有以攻對攻。當下喝道:“無憂弟子聽令,速速布下銷魂無憂陣!”眾弟子聽得師父堅定的話語,不再如剛才那麼驚懼慌張,當下迅速排好陣形,將四個來敵圍在當中,長袖舞動,曼聲而歌,跳起銷魂舞來。石筠帶著狄晴、蕭鯉、石瀟留在陣外指揮,並用玉柳瓶給各個弟子加持防禦罩。

銷魂無憂陣是石筠的大哥石簡在五年前研制出來的,脫胎于某邪派“桃花舞”,他把陣法交給石筠,意思是如果自己不在,這套陣法也可保護妹妹一下。石筠用了兩年功夫排成此陣,現在是首次使用。這套陣法用來絆住人數不多的高手最為管用,除非被困者把布陣者的靈力全都耗盡,其他方式都極難出陣。

“十字疤”雖然受傷不輕,但臉上倨傲依舊,顯然不把這陣勢放在眼里,他舉起寂滅旗又要再次施法。谷雨和其他兩名魔教中人也開始出手。谷雨的少陽功果然厲害,無憂宮眾弟子雖然踏著奇異的陣法,相互呼應,變幻莫測,還是被他傷了幾人。谷雨叫道:“石筠,你在哪里?怎麼不敢和我交手?”叫聲中右臂暴長,硬生生地從刀光劍影中抓過一個少女,“喀嚓”一聲扭斷了她的脖子,不過他胳膊上也被劃破了一道小小的血槽。那魔教的胖子和瘦子功力也是非常深厚,施展的邪術雖然被玉柳瓶擋住不少,但對無憂弟子還是形成了一定傷害。

不過石簡改良後的銷魂無憂陣確非泛泛,無憂眾弟子開始還有些生疏,時有傷亡,但逐漸把平時的默契配合發揮出來,或施道術,或施媚功,或放暗器,或出刀劍,將四個一流高手纏在當中,此後他們再沒能殺死一個無憂宮弟子。

由于陣形變幻萬方,“十字疤”寂滅旗的攻擊力被消散不少,而且無憂弟子們知道他的危險,對他實行重點攻擊,讓他很難完全靜心施法,剛才被天雷震動的傷勢也不算太輕,這幾個原因加起來導致寂滅旗收效甚微。

谷雨久久難以突圍而出,心中焦躁起來,大仇就在眼前,卻無法得報,再拖下去勢必夜長夢多,如果石簡出現自己就必死無疑,一咬牙,向其他三人道:“三位長老,我們嚴命在身,拖延不得,何不施展聚血大法?”

PS:看到大家的書評了,非議太多,就不一一列出了。有的可以改正,有的卻很難。

狂嘯兄在mail中說語氣詞太多,顯得太幼稚,這個可以試著改正。其他的如說“越來越難看”的,就很難改正了,因為如何讓本書變得好看,我也搞不很清楚,慢慢摸索吧。24這章寫的很沒激情,完全是應付一天一章的承諾。看到有的朋友說,數量固然重要,質量更重要,我覺得很有道理。可能往後要注意一下,講究少而精了。

突然想發點感慨。著名網絡武俠寫手媚媚貓JJ有詩一首曰:生在青蓮界,自翻來幾重愁案,替誰交代?願掬銀河三千丈,一洗女兒故態。收拾起斷脂零黛,莫學蘭台愁秋語,但大言打破乾坤隘!拔長劍,倚天外。人間不少鶯花海,盡饒他旗亭畫壁,雙鬟低拜。酒散歌闌拂衣去,萬事且放心外!問昔日宮闕今安在?識得天之真道理,使神仙也羨我自在;塵世事,複何怪!

小弟恭和一首,格律不管,但寄情懷:生在人世間,廿年來幾重愁案,幾多憂煩?願挽天河三千丈,洗盡塵沙滿面。哪管它碎語閑言,哪管它橫眉冷眼,我自鮮衣怒馬躍君前!揮長戈,氣吞天。人間嬌媚有百端,鍾情處笑意盈盈,熱淚漣漣。事如春夢揮手去,暗中一聲長歎!問仙人逍遙果有否?天道無憑又何在?幡然醒悟渡迷海;嘯歌罷,歸去來!

上篇:第二十三章 逆天之魔教    下篇:第二十五章 翩翩佳公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