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二十五章 翩翩佳公子   
  
第二十五章 翩翩佳公子

十字疤與胖子、瘦子交換一下眼色,遲疑道:“聚血大法過于損耗功力,此議殊不可行。”谷雨舉手蕩開一名無憂弟子的長劍,冷冷道:“為了教主的大計,我這個剛入教的人都能夠割舍,三位長老的忠心難道還不如我嗎?”十字疤頓時大怒,道:“谷雨,你敢頂撞我!?”谷雨冷笑不答。胖子忙勸架道:“孫老,算了,教主命令為重。”瘦子也附和著。十字疤哼道:“聚血就聚血,老夫豈會吝嗇那丁點功力!”谷雨道:“那就好。來,我們四人背靠背面向四個方向,一齊施法!”

四人立時按照方位站好,念動咒語,眼中射出血紅光芒。由于專心施法,招架就慢了下來,不一會身上都掛了些小傷。四人張大嘴巴不住吸氣,片刻功夫仿佛整個人都漲大了起來。

蕭鯉注視著四人怪異的情形,發覺不對,忙向石筠道:“姐姐,他們好像想施展什麼邪法。我們要趕快阻止。”石筠也察覺到這一點,腳尖點地,飛身而起,翩翩飛舞于四人上空,禱告曰:“琴瑟擊鼓,以禦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以懲彼罪人!”大雨傾盆而下。

可是十字疤等四人已經提前發動,齊喝道:“聚功噀血!”口中噴出無邊的血箭。陣中的無憂弟子無不穿肩透背,慘呼一片,場中再無站立之人。這招導致布陣的20多名無憂弟子死十幾人,傷七八人,銷魂無憂陣無法繼續施展下去。

而石筠的甘雨澆在陣中所有人的頭上,無憂弟子中除了那些死去的,為聚血所傷的人又全都恢複了戰斗能力。十字疤四人被大雨澆下,則是如同巨斧加身,口中噴出鮮血。雖然他們都是真人級的高手,但施展聚血大法對自身損傷非常巨大,功力都永遠失去了大約三成,這只有以後多年的苦修才能補充回來。

是役雙方兩敗俱傷。十字疤等人功力不到平時的五成,無憂宮這邊被寂滅旗殺死二十多名弟子,玉瓶無法醫療的傷患三四十人,被聚血大法殺死十幾人,現在能夠戰斗的十幾個了。不過總體說來,無憂宮這邊的實力稍微強一些。

石筠憤怒異常,道:“我們無憂宮跟魔教素無仇怨,你們這麼做是欺人太甚了。”十字疤冷笑道:“石宮主只要交出蕭鯉來,一切仇怨都可以化為烏有。”石筠怎肯交出蕭鯉,矢口否認:“我們宮中根本沒有此人。”谷雨向蕭鯉一指,道:“那麼這個少年叫什麼名字?”石筠道:“他叫——李逍,是我新收的弟子。”谷雨道:“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居然能祭出那怪異的天雷,就憑你能夠教出這樣的弟子嗎?除了丹霞派的天才煉器少年蕭鯉外,我想不出當今神洲還有誰有這樣的資質!”石筠身子一震:魔教如此處心積慮要得到蕭鯉這是為了什麼呢?谷雨道:“答不出了吧?只要你把他交出來,逆天教從此和無憂宮井水不犯河水。”還沒等石筠發話,石瀟接口對谷雨道:“你白癡啊!現在你跪地求饒我們都不一定答應留你性命。你還敢亂提條件?”

石筠剛才一直護著她,她也沒有和谷雨等人交手,所以安然無恙。

谷雨目光凝住在石瀟身上,口中對石筠道:“這是令千金?”石筠道:“不錯。本宮已經決定,蕭鯉我們是交不出來的。現在要麼你們走,要麼大家再拼個你死我活。”

十字疤仰天大笑:“你見過逆天教有逃跑的懦夫麼?雖然這次我等失算,不知你居然懷有玉柳瓶,還排練了這個奇怪的陣法。不過,我聖教中人只有戰死,決不敗逃。嘿嘿,就算我們四個把命都留在這兒,我敢保證,你們無憂宮除了宮主你外,一個人也活不了,都要為我們殉葬!老夫有這個信心!”石筠正要反唇相譏,一個聲音道:“壯哉斯言!孫護法不愧為我聖教弟子!”

眾人循聲望去,遠方一道流光如長虹經天般射來,倏忽到了面前,流光斂去,卻是一個禦劍的高手。他落在地上,收起寶劍,掃視一下場中,笑道:“還好,沒有來晚。”十字疤等四人連忙躬身施禮,恭聲道:“見過二公子!”十字疤又必恭必敬的加了一句:“二公子,您怎麼來了?”二公子笑道:“隨便走走。要不是我來這一趟,聖教的威名可全折在你手中了。”十字疤冷汗淋漓,惶恐道:“是。請二公子責罰!”二公子擺擺手道:“你不能知己知彼,就妄自闖無憂宮,這是兵家大忌。算了,看在你以前功勞的份上,這次免去罪責。下不為例。”四人忙叩謝道:“是。”

沒人看到谷雨眼中那絲隱藏的屈辱和怨恨。

二公子轉向無憂宮中人,蕭鯉仔細打量著他。此人非常年輕,大約二十八九歲年紀,長眉軒昂,星眸深邃,鼻若懸膽,唇若施朱,嘴角有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更添無窮魅力。好一個浮世翩翩佳公子!

蕭鯉感到此人一身功力不可小覷。他的功力很怪異,居然在身體周圍形成一個詭異的氣場,霸道異常。蕭鯉想探察出這氣場到底是怎麼運行的,發現它排斥外人神識的滲透。他第一次感到有些不自然。方才十字疤等幾人肆虐時,雖然凶狠,蕭鯉心中卻並無這種感受。現在心靈的忐忑告訴自己:這個二公子是個勁敵!

二公子向石筠拱手道:“蕭楚見過石宮主。”施禮的姿態優美大方,風度翩翩。石筠也還禮笑道:“不敢,二公子有禮。”心想:這人姓蕭,十字疤又叫他“二公子”,對他恭敬萬分,難道他是魔教教主之子?此人好深厚的靈力!

蕭楚笑道:“這場流血完全是因為誤會,就讓我調停一下如何?”石筠道:“如何調停?”蕭楚道:“我們要的是蕭鯉,一個丹霞派的弟子,跟無憂宮並無瓜葛。只要石宮主不插手此事,我當命令孫奇立即解了無憂弟子所中寂滅旗的禁制,它可是無藥可解的,宮主自是不會把一個外人看得比這三四十名弟子的性命還重吧?再說我們又不是要傷害他,只不過有事要請他幫忙罷了。”

石筠回頭看看那些倒在地上、癡癡呆呆的眾弟子,心中不由遲疑難決。蕭鯉她是萬萬不願意放棄的,但是這麼多弟子難道就看著她們失去魂魄而死嗎?石筠發現自己的心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無情,對此她很悲哀。

蕭鯉看出她的遲疑,開口道:“姐姐,就讓我隨他去吧。他說過又不傷害我。”石筠道:“你……”石瀟叫道:“不可以!這些人都是壞人。”蕭鯉向前走去,石瀟一把沒抓住,他已經走到蕭楚面前。蕭楚看著他眉花眼笑:“哈哈,好孩子,你很有義氣!”伸左手抓住他的手腕脈門,一股陰寒的真氣透體而入,霎時封閉了他的奇經八脈,同時右手一指點在他的額頭上,一道紫光閃過,蕭鯉的靈力也被封住了。蕭楚笑道:“對付這種怪異的天才人物,不能不小心些。”石筠臉色大變:“你想毀約?”

蕭楚笑道:“正是!”一道霹靂般的劍光刺到石筠面前。這一劍好快,石筠連玉柳瓶都來不及使用。她嬌喝一聲,身子如虛似幻的一個折疊,堪堪躲過這一劍。蕭楚根本就不給她喘息機會,劍光如滿天閃電,咻咻作響。要不是石筠已經練成五行遁術中的融合,此刻早已折在蕭楚劍下。盡管她鑽土化木,五行變幻,蕭楚的劍光卻如附骨之蛆,怎麼都甩脫不掉。

狄晴等人想上前幫助,卻根本沾不上邊。十字疤孫奇等人看到主子將蕭鯉制住,防止了她的要挾,又將石筠逼到危險境地,除了一人外,都不由喜動顏色。那人正是谷雨。

石瀟喝道:“大家快把蕭鯉搶回來。”于是剩余的幾個無憂弟子一哄而上,把孫奇等四人圍在當中。雖然由于人數太少,無法施展銷魂無憂陣,但個個拼命之下,孫奇等人也不由一陣手忙腳亂。

不過她們終究是實力不如,孫奇等人很快穩住陣腳,無憂弟子逐漸變得招架多、進攻少了。石瀟咬牙出劍,她手中是蕭鯉的炭條劍,非常鋒利,並帶有一些風屬性,給孫奇四人帶來的威脅不小。孫奇不小心又中了一劍,臂上血流如注,他叫道:“你們三個先給我把她們頂住,我先來對付這個小丫頭!”魔教的胖瘦二人和谷雨聽命纏住狄晴及柳眉等十幾個功力高明些的無憂弟子。孫奇惡狠狠的徑來擒拿石瀟。

石瀟很快險象環生,她張口謾罵:“你這個老黑烏龜,為什麼偏要和我打?”孫奇更加大怒,兩爪帶著絲絲黑氣,直爪石瀟面門。石瀟舉劍斬他手指,孫奇雙手抓在劍脊上,左手食指和拇指被無聲無息的削掉,不過他啪地吐出一口濃痰,挾著吱吱勁風朝石瀟雙目間射去,同時雙腳連環踢出。石瀟大驚,翻身向後脫去。孫奇已把炭條劍抓在手中,也不包紮左手創傷,右手執劍,憤怒地斬向石瀟,炭條劍化作滿天黑芒,將石瀟完全籠罩住。

石筠在蕭楚的劍下自身難保,狄晴眾人被魔教胖瘦二人和谷雨纏住無法來援,眼看石瀟就要喪生在蕭鯉煉就的這把炭條劍下!

※※※

PS:看到滄神若智兄的評論,雖然心情難免受到影響,但還總是非常高興的。因為——這是我從事網絡寫作一年來,對我小說評論最長的一個啊蒆o說明滄神兄對我的書觸動很大。(呵呵,暫時別管是正面還是負面),反正能讓人激動、說話,我就成功了。我已經把他的兩則評論加精華了,不過好像精華評論里一時還顯示不了,估計過一下就可以。

請繼續評論吧!下章預告:《天雷衍生技》

上篇:第二十四章 恐怖寂滅旗    下篇:第二十六章 護教之神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