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二十七章 衍生退強敵   
  
第二十七章 衍生退強敵

黑龍的巨爪抓住雙肩,撕裂般的疼痛傳來,蕭鯉卻突然笑了。黑龍突出的大眼睛露出幾絲疑惑,傳音道:“小子,你笑什麼?”蕭鯉笑道:“因為我想通了一個法術。”

黑龍問道:“什麼法術?”蕭鯉道:“衍生。”黑龍:“那是什麼?”蕭鯉道:“就是——青木天雷現,火光映九天,土可生萬物,亦可生黑暗。”轟隆隆一道天雷劈下,正中傻乎乎的黑龍,黑龍疼吼一聲,雙爪稍微一松,蕭鯉已化作金光遁去。以前蕭鯉也發過類似天雷的東西,這次才是真正的天雷,他現在已經是天師級別了。

蕭楚正驚疑不定時,突然感到身後傳來危險的氣息,急速轉頭看去,卻沒有人,“蓬”一團黑霧宛如從虛無中升起,擊向蕭楚的後腦。蕭楚乃是天師級高手,實力與本書開始時出場的雷龍不相上下,敏銳的神識察覺到了異樣,揮掌與黑霧對了一記,雖然倉促,魔教的逆天神功還是澎湃發出。

黑霧悶哼一聲,顯然受了傷,隨即黑霧散去。蕭楚傷上加傷,已經擦干的嘴角又有鮮血溢出,他知道黑霧中必是蕭鯉,憤怒地向在空中團團亂轉的黑龍道:“神龍,還不給我抓住他?”黑龍剛才給蕭鯉用天雷打中,雖然他皮粗鱗厚,但仍是非常疼痛,不由暴跳如雷。他的神識比人的敏銳很多,不過,蕭鯉太滑溜了,他根本抓不住他。自然,沒有人知道這條所謂的“神龍”其實並不是真正的龍。不然以蕭鯉現在的水平,一條成年龍早把他像老鷹抓小雞似的抓住了。

蕭鯉現出身形,安然無恙,剛才與蕭楚對的一掌並沒有對他造成多大傷害。那洶湧的真氣被他在體內輕松化解,還分出不少還敬蕭楚。這是他體內那特殊的念能在起作用。經過在無憂宮這麼久的學習,尤其是五行法術,大大鍛煉了他周身細胞中的念能,讓它們變得更加活躍和強大。如今普通的真氣已經不能對他造成什麼傷害。蕭鯉自己雖然沒有真氣,但是他強大的念能能夠從容化解真氣,並借力打力,進行反擊。

他笑對暴怒著奔來的黑龍道:“黑龍黑龍,我無法奈何你,你也抓不住我,不如罷手如何?”黑龍道:“你去死吧!”大嘴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火卷來。蕭鯉招招手,融入大火中不見。蕭楚悶哼一聲,又被偷襲了一掌,當然真氣還是借用的他本人的。

過不了一會功夫,蕭楚撐不住了:這樣下去,真氣遲早消耗完。他念道:“付乞我神,收此神龍,或置大川,或潛在淵!”黑龍暴怒道:“我不走,我一定要燒死這個小子!”蕭楚又念誦一遍,黑龍悻悻對蕭鯉道:“小子你等著,下次要你好看!”

“蓬”的一聲化成點點白光,很快消散不見。蕭鯉對這種收龍方法很奇怪:咦?怎麼會這樣?黑龍死了嗎?

石筠卻看明白了:剛才的黑龍並不是他的真身,蕭楚通過特殊法術召來的是黑龍的分身。如今分身破碎,上面附著的些許真魂自然回歸到身在魔教的黑龍身上。

蕭楚對蕭鯉喝道:“看劍!”長劍脫手向蕭鯉飛去,蕭鯉吃了一驚:這家伙也會爆劍術?連忙躲避。蕭楚已化作一道閃電走了。蕭鯉發出天雷卻沒有擊中他。

胖瘦二人以及谷雨見形勢不妙,也飛身要逃。蕭鯉喝道:“天雷!”喀喇雷電劈下,三人連忙躲避。蕭鯉連發四道天雷,把三人奔逃的方位緊緊堵住。不等他們驚魂定下,無憂弟子已將他們圍在中央。蕭鯉的五行術已經練到衍生階段,雷電、極光和黑暗三種屬性的法術接二連三的打擊下,片刻功夫,胖瘦二人和谷雨束手就擒。

眾人也不去管他們,先去救治受傷的弟子。除了被寂滅旗所傷的人外,其他弟子經過石筠玉柳瓶治療,都完好如初。石筠皺眉道:“這寂滅旗的傷勢應該怎麼救啊?”蕭鯉道:“問問那個十字疤老頭不就得了。”于是眾人圍在凍僵的孫奇身邊。石筠道:“但願他還沒被凍死。”當下用柳枝甩出玉瓶中甘露淋在孫奇身上。片刻工夫,孫奇就蘇醒過來。在他有所動作之前,石筠飛快的點了他周身大穴。孫奇厲聲道:“快點把我放了。不然聖教高手到來,你們一個也活不成。”這家伙到現在這種境地,還如此跋扈!

石瀟啪的給了他一個耳光,罵道:“你現在已是階下囚,還囂張個屁!信不信我把你頭發拔光?”孫奇頓時啞了,心里暗暗咒罵:小丫頭不得好死。石瀟卻像看出他的心思,又是一個耳光,道:“你是不是在罵我?”孫奇咬牙不語,雙目中如要噴血,他幾時受過這等侮辱!石瀟坦然面對著他的目光,心中早打定了主意。

石筠喝住石瀟,笑問孫奇道:“孫護法,小女無禮,還請見諒。其實我們無憂宮和貴教素無來往,亦無冤仇,今天之事相信只是個誤會,等孫護法回去後還請在貴教教主面前美言幾句,表明我無憂宮的意思。”孫奇哼了一聲,同時心里一陣歡喜:聽意思,石筠要放了自己。石筠接著說道:“可是——你看我宮中這麼多弟子被你的寂滅旗給傷了,該如何救治,還請孫護法賜教!”孫奇不語。

石筠笑道:“我石筠一向守信,江湖共知,再說貴教蕭二公子已經離去。我留下孫護法又有什麼用呢?”孫奇一想也對,便采取合作態度道:“拿那個小丫頭手中的聖旗來。”石瀟手中握著寂滅旗,看看母親。石筠笑道:“孫護法何不把救治方法告知?

你受傷在身,就不必親自動手了。”孫奇無奈,只得告訴救治方法。石筠從石瀟手中接過寂滅旗,指向昏迷不醒的眾弟子,念道:“※@#$%^&*……疾!”一道道靈光從寂滅旗上射出,射在昏迷的眾弟子身上。眾弟子立時醒轉來,呻吟出聲。石筠松了一口氣:這個孫奇倒沒敢欺騙自己,隨即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他難道真的覺得自己會放了他嗎?雙方已經死傷了這麼多,那個身份挺高的二公子也受了傷狼狽逃竄,從他臨去時怨毒的神色也可以看出雙方根本就沒有了和解的可能!這件事一定要盡快通知大哥,魔教的報複肯定是如狂風暴雨一樣。

石筠問胡蝶:“蝶兒,你沒事吧?”胡蝶搖搖頭:“感覺像做了一場噩夢。”運氣查看經脈,真氣也沒有多大損傷。石筠放下了心,不過心情還是很有些低落,命令把死去弟子的尸體收拾好。眾弟子聽命把尸首放在一邊擺好,等事情過去後以便安葬。

PS:天鷹網友卡斯比亞指出二十二章《驚聞故人來》的一處錯誤。原文是:“人有六識,為眼耳鼻舌身,神識就是第七識。”不好意思啊,小學數學沒學好。呵呵。請幻劍斑竹給在“眼耳鼻舌身”後加一個“意”字。天鷹的22我自己修正。向卡斯比亞網友致敬!

※※※

答幻劍youlingdeng:我覺得:情是生物才有的。如果天是有生命的,那麼它可能有情。在我現在(僅僅是現在的思路,不保證以後會變化哦,呵呵)的設定中,天是無生命的,所以天無情。天道也無情。那個“無情還有情”的討論並不是最終的答案,只是蕭鯉在修道中的一個探索。注意:蕭鯉現在對于天道的理解很多都是錯誤的。只是沒有遇到什麼刺激性特別大的事情,他才沒有走火入魔。也許,很快……呵呵。另外,蕭鯉現在對天道的理解也是很膚淺的,他雖然也念叨天道無情,但其實並沒有真的理解,他會有真正理解的一天的。也許到了那一天,他會非常後悔。天道,天道,終究不是人道啊!

請大家多多支持,多多鼓勵,多多投票!

下章《揮手從容去》是第二卷最後一章。第三卷《修道人》即將登場。

上篇:第二十六章 護教之神龍    下篇:第二十八章 揮手悠然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