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三十章 血濺臨江樓   
  
第三十章 血濺臨江樓

晴雪小園春未到,

池邊梅自早。

高樹鵲銜巢,

斜月明寒草。

山川風景好,

自古金陵道,

少年看卻老。

相逢莫厭醉金杯,

別離多,歡會少。

金陵城地屬揚州,自古繁華。如今的金陵是吳國的首府,廣街通衢,車水馬龍,熱鬧非凡,為神洲東南最大的城市。

蕭鯉坐在臨江樓靠窗的一個桌子邊,下眺滾滾大江,萬里夕陽垂地,氣勢蒼涼雄壯,不由升起幾許感慨:時光如河,歲月不留,大道何日才能修成?

旁邊桌上是個二十多歲的公子,一身白衣,面目俊美,手執玉杯,一直在打量蕭鯉,見他小小年紀居然大發感慨,不由覺得好笑,于是道:“這位小兄弟因何歎氣?”蕭鯉轉過頭來。白衣人微微一笑,頰邊現出一對小小的梨渦。蕭鯉雖然年幼,但在無憂宮接觸多了,一眼便看穿此人是個少女,便道:“不過偶有所感罷了。”白衣人道:“在下可否移座于小兄弟桌上一敘?”蕭鯉道:“顧所願也。”那白衣人便端了酒杯過來,坐在蕭鯉的對面。

小二殷勤地跑過來,問道:“公子,那桌上的菜是否要端過來?”白衣人道:“不必了,你再給我重新來幾個。”說著點了幾道菜。小二顛顛的跑去了。

白衣人凝視著蕭鯉,問道:“小兄弟有心事?”蕭鯉笑道:“也不算心事吧。我只是感歎時光易過,心願難了。另外,也為找人煩惱。”白衣人道:“說來聽聽,也許小兄幫得上忙。”蕭鯉搖搖頭道:“算了,我的事情恐怕你也幫不上忙。小弟蕭鯉,還未請教兄台名諱?”既然對方不願意表露女兒身份,就以男兒稱呼她好了。

白衣人吃了一驚:“你就是蕭鯉?”蕭鯉有些意外:“是啊。怎麼?我很有名麼?”

白衣人回複過來,笑道:“嗯。據說丹霞派出了個煉器的天才,原來就是你。”蕭鯉歎息道:“虛名累人。為了我的名聲,丹霞派全派都被魔教抓走了。”白衣人道:“魔教?你怎知是他們?”蕭鯉解釋道:“我在外面見過他們,他們要抓我,沒有得手。我回到丹霞山發現師長同門都已經失蹤很久。不是魔教還會是誰?”白衣人“哦”了一聲,道:“原來是這樣,魔教行事實在詭異。對了,小兄姓琴名歌。”

蕭鯉道:“聽口音,琴兄也是中州人氏,是孤身來金陵麼?”琴歌吃了一口剛又重新上的菜,笑道:“是啊。小兄喜歡游曆,聽說金陵繁華,所以來看看。你不是粵州人嗎?”丹霞山地處粵州,琴歌故有此問。蕭鯉搖頭道:“不是。我父親是中州人,母親是青州人,我幼年流落到衡州,後來又到了丹霞。”琴歌問道:“你父母親人呢如此放心你流浪?”蕭鯉道:“我自幼父母雙亡,那些別的親人應該不知道我的情形吧。”琴歌忙道:“對不起,惹你傷心了。”蕭鯉淡淡一笑:“沒事。我已經漸漸淡忘了。”

琴歌不由一呆。這個看起來才十三四歲的少年實在有點奇怪,和原來聽說的好像大不相同。他問道:“蕭兄弟你准備如何找你師長呢?”蕭鯉道:“這個簡單。魔教的目的是我,只要放出風聲我在金陵,他們自會找我。”琴歌道:“然後呢?”蕭鯉道:“然後我跟他們走,不就能找到魔教的總壇了嗎。”琴歌道:“可你如何救你師長?”蕭鯉笑道:“只要知道魔教的所在,一切都簡單了。”琴歌道:“你是說……

你可以自己孤身把師長從魔教救出來?”蕭鯉笑道:“雖然不敢保證,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把握還是有的。”

琴歌又呆了:敢誇口從魔教中輕松救人,這個少年是瘋子還是自大成狂?自己還從來沒有見過人敢如此說話,更何況是個十三四歲的孩子!但看神情又不像是瘋傻,難道他真的有如此通天神通?

蕭鯉道:“我現在欠缺的只是個放出風聲的機會。”話還沒說完,機會就來了。酒樓上發生了一個很俗很常見的故事,它最正式的名字叫做:英雄救美。

臨江樓三面都可以看到大江,蕭鯉所在是西側。北側正對大江的桌上坐著四個花花公子,個個手搖折扇,風流自賞,雖然現在才是三月初,離炎熱的酷夏尚遠。這四個公子對他們東邊桌上兩個少女評頭論足,言語下流,引得少女大怒,拔劍懲戒他們。四公子哈哈大笑:“送上門來的大禮豈能不收?”揮扇與兩個少女打斗起來。周圍的客人連忙讓出空地,免得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四個公子雖然都是那種面目青白的繯薄少年,但顯然受過高人指點,出手很有章法,折扇揮動間還帶著縷縷真氣。兩個少女一對一還可以,面對對方四人很快落在下風。

四公子一邊動手,還一邊汙言穢語,讓少女又氣又怒,劍招也亂了起來。其中一個公子更是仗著身法靈活,在少女身上大揩其油。

蕭鯉問躲到他這邊的客人道:“怎麼沒人管那四個家伙?”客人忙低聲喝止他:“小兄弟噤聲!這四公子可不是好惹的,他們是金陵一霸啊,向來欺男霸女,無惡不作。

他們的長輩都是我吳國朝中的重臣,誰敢動他們?再說,他們跟我們的國師苻言大天師學了不少本領,誰又能動得了他們?”蕭鯉點點頭。

這時兩個少女都已經被打落長劍,束手就擒,四公子在少女身上上下其手,動作更加不堪。眾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蕭鯉按住琴歌放在劍柄上的手,道:“我來吧。這是個放出風聲的好機會。”轉向四公子喝道:“住手!”

四公子和眾人的目光一齊集中到他身上,蕭鯉身邊的客人連忙逃離他身邊,以示跟此人無干。大家看著這個帶著稚氣的少年,心中暗自為他默哀,心道這是誰家的孩子,實在不知天高地厚,膽敢出頭干預四公子的行為!真是不想活了!

四公子打量蕭鯉片刻,一齊大笑:“是你要我們住手麼,小家伙?我看你還是回家吃奶吧。哈哈。”蕭鯉笑笑不語,踏步走了上來。四公子點了兩個少女的穴道,放開她們,面向蕭鯉站立,目光在蕭鯉身上游移,為他鎮靜自然的態度感到些驚奇。

蕭鯉道:“你們要先出手嗎?如果你們不出手的話,我可就動了。”四公子對望一眼,罵道:“小兔崽子,找死啊?”其中綠衣公子飛身撲上,一腳踢來,滿心以為這一腳就會讓他口吐鮮血,飛出窗外。蕭鯉抬起右手。眾人看得很清楚,這個動作好慢。但蕭鯉就是抓住了綠衣公子的腳腕,他輕輕道:“破!”

“蓬!”血花四濺,碎肉橫飛,綠衣公子整條右腿都爆炸開來,他連叫聲都沒有發出來,就昏死過去。離得近的人都沾了滿身血肉,有的嚇得眼睛翻白,也昏死在地。血肉濺到蕭鯉身前一尺,像碰到無形的屏障般反彈落下。蕭鯉又道:“合!”綠衣公子大腿根部的流血頓時停止,他算保住了性命。

眾人全都呆了,然後一齊大叫一聲,狂吐不止:這一切太血腥、太惡心、太恐怖了。

琴歌臉上也不禁變色:好殘酷的手段!剩下的三個公子個個臉色發白:面前的這個少年還是人嗎?他簡直就是魔鬼!他們撒腿就跑。

蕭鯉笑道:“就這麼不留下點東西就走了也太不好了吧?”招招手,三個人如被大蛇吸住的青蛙般倒飛回來,落在綠衣公子身邊,沾了一身鮮血。蕭鯉道:“疾!”右手揮出,三點白芒飛射向三人襠下。這是“冰凍”的變種,暗器是冰氣而成,瞬間即化,但里面蘊涵的力道是毫無保留的發揮出來了。三人慘叫一聲,從此變成太監。

蕭鯉指著地上的綠衣公子對三人道:“把這人抬走。如果你們想報仇,我就等著你們,記住了,我叫蕭鯉,住在留仙客棧,隨時恭候。”三個公子目光中射出無窮的怨毒,抬著綠衣公子痛苦的走了。眾人雖然恐懼于蕭鯉的殘酷手段,但對四個惡霸的遭殃還是歡呼雀躍。小二打掃掉血跡汙漬,噴灑了些香水,由于這是三樓,四面通風,一會血腥味就消散了。眾人又繼續飲酒說話。

蕭鯉用念能沖開那兩個少女的穴道。少女感激萬分,抱拳相謝,不過她們把剛才情形看在眼里,對蕭鯉十分畏懼。蕭鯉擺擺手表示不必感謝。兩女覺得呆下去沒有好處,等四公子搬救兵來就慘了,連忙下樓而去。

琴歌和蕭鯉重新坐好,他看著蕭鯉久久不語。蕭鯉道:“怎麼?你覺得我做的不對?”琴歌遲疑道:“我不知道。但是你為何那麼殘酷地對他呢?”蕭鯉一笑:“哦,你說這個啊。你也聽見了,這四個人其實死不足惜,我只是小小懲戒他們一下,怎麼可以說是殘酷?總不成我每個人打他們兩個耳光就算了吧?”琴歌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可以砍下他的腿,但你沒有必要那樣爆炸呀。”蕭鯉笑了:“那還不是一樣嗎?都是廢了他一條腿。另外,我沒有刀劍,沒法砍。那個爆炸術,還是我以前爆劍術的一個變種呢。就是有劍在手,我也不會劈啦砍啦之類,我只會爆劍術。”琴歌點點頭,雖然對他的解釋還算滿意,心中仍然不能完全釋懷。

上篇:第二十九章 默坐讀黃庭    下篇:第三十一章 霹靂金光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