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三十一章 霹靂金光幢   
  
第三十一章 霹靂金光幢

吃過晚飯,兩人回去。琴歌說他自己也沒有住處,也去住在留仙樓好了。蕭鯉笑道:“晚上可能會有麻煩上門哦。”琴歌一笑:“有蕭兄弟這個大高手在,小兄自可高枕無憂。”蕭鯉也笑道:“琴兄過獎。以小弟看,你一身功力也相當不錯呢。”琴歌吃了一驚,笑道:“哪里哪里。”心忖:這少年居然可以看透自己的功力?不過看他的神情,好像還未識破自己的身份。他眼力雖然高明,但江湖知識和閱曆還是不足。

兩人來到留仙客棧,登記住宿時,琴歌遇到了麻煩。他想和蕭鯉挨著住,老板卻一臉為難:“公子,這位小公子鄰著的客房實在是都住滿了。”琴歌道:“是嗎?”遞給老板一錠金子,笑道:“也許這個可以幫你把客房騰出來。”店老板兩個小眼睛一亮,隨即又暗下來,手一攤道:“小老兒實在無能為力。做生意要講究信譽,小老二也沒有辦法讓客人換房。”蕭鯉笑道:“琴兄如不嫌棄,我們住一個房間好了。”琴歌耳根紅了一下,說話也不流利了,急急道:“不必,我……自有辦法。”又遞給老板兩碇金子,道:“現在呢?”老板的小眼睛眯成一條縫,笑道:“呵呵,既然如此,小的盡力而為,公子您請稍候。”一把抓過三碇金子揣在懷里,高聲叫喊小二給蕭鯉兩人在櫃台對面、一層用餐的地方找了個座位,好茶伺候,他自己屁顛屁顛的上樓去和客人商量去了。

兩人坐下喝茶,琴歌看到蕭鯉臉上似笑非笑的神色,不由有些惱怒:“你那樣看我干什麼?”蕭鯉笑道:“不干什麼。只是覺得你挺好玩。”琴歌呆了呆,臉綠了:“什麼?”蕭鯉忙道:“千萬別生氣,我所說的好玩不是貶義,是一種很讓人欣賞的狀態,我一看到你心情就非常愉悅,就非常舒服,好像……好像以前我在哪兒見過你,覺得你很熟悉。”琴歌歡喜道:“你真有這種熟悉的感覺嗎?

我也有呀。“蕭鯉點頭。

店老板喜洋洋地跑過來,得意地道:“公子,成了,您就住這位小公子左邊的金字二號房。”琴歌笑道:“辦得好!”又賞了一碇銀子。店老板眉花眼笑:今天走的這是什麼運?一會兒功夫居然賺了這麼多錢!剛才跟原來的客人調房才損失了十兩銀子,卻從這個燒包手里得到三大碇金子加一錠銀子!要是天天有這樣的主兒自己可發了!

老板給了琴歌鑰匙,由于蕭鯉已經在留仙客棧住過一晚,便自己帶琴歌上去。

蕭鯉住金子三號房,兩人打開自己房門,互相揮揮手,各自進入房間。蕭鯉往床上一躺,默默思索自己從無名山谷出來後所發生的一切,他突然想念起父母來,父親雖然嚴厲冷傲,但還是非常愛自己的,他死時的慘烈正反襯出對自己愛的深重;母親那麼溫柔美麗,她溫暖的懷抱又如此的甜蜜……如果他們還在的話該有多好!蕭鯉突然發現自己流淚了。

正當他沉浸在往事的回憶中時,心靈傳來警戒,蕭鯉神識伸展開去,“看”

到遠方一個人向自己這邊飛來。當神識掃描到他身上時,那人若有所覺,驀地停在空中,大袖展開,翩翩舞風,閉上眼睛神識向蕭鯉這邊掃來。蕭鯉連忙撤回靈覺,不過這刹那工夫他已經“看”清那人是個白須白發的干瘦老道,頭戴水火道冠,身披一身繡著陰陽魚的黑色道袍,長長的眉毛下一對三角眼閃動著懾人的寒光。

老道禦風而來,瞬息到了留仙客棧門口。店老板一看大吃一驚,撲通跪倒:“原來是國師駕到,小的叩頭了!國師光臨鄙樓,小的榮幸萬分。”苻言大天師點點頭,從鼻子里哼了一聲道:“起來,我有話問你。”店老板爬起來,必恭必敬地垂手站好。苻言問道:“有個叫蕭鯉的少年住哪個房間?”店老板忙不迭地道:“金字三號房。”

指手劃腳地說明房間位置。苻言道:“唔。知道了。退下吧。”自己上樓去了。

蕭鯉盤膝坐在床上,靜靜等著來人。苻言來到他房門外,月亮把他的影子映到窗紙上。苻言傳音道:“是蕭鯉嗎?”蕭鯉沒有真氣,不會真氣的傳音入密,便應聲道:“正是。你是誰?”苻言怔了怔,繼續傳音:“你馬上就知道了。出來吧,隨我來。”蕭鯉跳下床來,打開門。他早料到四公子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晚上睡時沒有脫衣服。苻言向蕭鯉招招手,從走廊里直接向外飛去。蕭鯉來到走廊上,抬頭仰望夜空,苻言大袖張開,像背負著金黃圓月的一只大鳥。他念能啟動,禦風追去。

旁邊房間的門輕輕開了,換上黑衣的琴歌也腳尖點地,飛身而起,遠遠跟在蕭鯉後面。

苻言來到大江邊。明月朗照下的大江銀濤滾滾,更是瑰麗多姿。苻言面向大江,背對著蕭鯉,沉聲道:“蕭公子為何來金陵?”蕭鯉感受著他層層迫來的殺氣,灑然道:“詩中說,山川風景好,自古金陵道。我十分向往,所以來此。”

苻言道:“那你為何要恣意傷人?”蕭鯉道:“你就是吳國國師苻言大天師吧?

那所謂的四公子是何種樣人,我想你也應該清楚。國師,國師,一國之師,為民除害,為國盡忠不是你的責任嗎?怎能讓惡人橫行?“

苻言淡淡一笑:“說的好。不過食人之祿,忠人之事,這件事我還是要管一下。今晚我們兩個中要有一人用鮮血來染紅這滾滾大江。”說完,禦風飛到大江上空,霍然轉身,白發白須無風自動,道:“來吧。”蕭鯉知道多說亦無用,也是騰空而起。一個青衫少年,一個黑袍老道在半空中相隔十米對峙著,頭頂是皎潔明月,腳下是雪白大江,情景又是瑰麗,又是詭異。

苻言很清楚今天必是一場惡戰,對手雖然年幼,但是一身靈力深不可測,自己居然感覺不到他身上的真氣,這是幾十年來從來未有之情形,難道他不是人類不成?心念電轉,決定動用最厲害的招式,單掌當胸念一聲“無量壽佛”,身子突然急速旋轉,口中喃喃念誦:“一轉天地動,二轉六神藏,三轉四煞沒,四轉雷火騰,五轉霹靂發,六轉山鬼死,七轉收攝一切迎天無道、一十五種不正為禍鬼神,並赴五雷魁正之下受死,不得動作,急急如律令敕。”隨著最後“敕”字出口,苻言旋轉的身軀突然發出萬道金光,金光射到空中,空間仿佛都扭曲了,狂風呼嘯,江面上巨浪翻騰,金光盤旋而上,合成一道火焰熊熊的巨大光幢,“喀喇”一聲對著蕭鯉當頭打來,電閃雷鳴,風云變色。

光幢離蕭鯉的頭頂尚有幾丈多,他就感到熾熱如烤,心煩意亂,體內的念能仿佛一時都收束不住,心靈內一陣陣悸動,難受非常。他從未遇到過如此厲害的法術!

上篇:第三十章 血濺臨江樓    下篇:第三十二章 誰可與爭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