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三十二章 誰可與爭鋒   
  
第三十二章 誰可與爭鋒

看過的道法電光石火般在腦中掠過,好像沒有可以破去這個法術的。打不過,怎麼辦?蕭鯉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打不過總逃得過吧。他低喝一聲:“變!”倏忽不見。

這是五行術衍生的最高境界:化風。風是無形的,捉摸不定的。霹靂金光幢劈在大江上,巨浪沖天,被燒融成無邊細霧四散,在皎潔的月光下顯得十分美麗。

苻言雖然看不見蕭鯉,但閉上眼睛,神識還是能捕捉到他的。不過蕭鯉的身法太快了,瞻之在前,忽焉在後。苻言又施法放出一面巨大的火網,雖然覆蓋面積很大,可惜蕭鯉還是在間不容發之際逃脫看去。然後他也開始了零星的反擊。

苻言感到自己被捉弄了,不由非常惱怒,全力作法,一時間半空中暴雨、狂風、雷電、光矛鋪天蓋地的展開,追逐著那看不見的敵人。蕭鯉好幾次險些被這種地毯式的轟炸擊中,他還以顏色,冰凍、飛劍、天雷等紛紛出手,從各種角度射向苻言。苻言仗著靈覺和深厚的功力左遮右擋。但蕭鯉施法速度極快,根本不給他還手機會。苻言陷入苦戰,而且是只有招架之功的苦戰。他不由非常後悔把他視若性命的珍寶風月寶鏡借給了別人,否則今天哪會如此狼狽。

琴歌隱藏在暗處看兩人激戰,臉上神色一片震驚,苻言乃是吳國國師,有如此高深的功力不足奇怪,他驚詫的是蕭鯉居然如此厲害,看情形苻言還落在了下風。他小小年紀,到底修煉了什麼功夫?還是吃了什麼靈丹妙藥?

蕭鯉久戰不下,有些不耐煩了,考慮施展些麻煩的法術,他說的麻煩是那些咒語比較長,但威力很大的。他念道:“玄冥凌陰,蟄蟲蓋藏。草木零落,抵冬降霜……”這個法術叫做“玄冥神斧”,在道法中列為禁忌,向來十分難練。蕭鯉在一個月前在丹霞山練成後,曾經用過一次,威力確實強大,但也累得他一個時辰都感到渾身酸麻無力。施別的法術從來未發生這種情況。

苻言大吃一驚:什麼?這小子居然會玄冥神斧?這還了得?他連忙高喝道:“小兄弟且慢!”蕭鯉停下來,從苻言看不見的空中道:“什麼事?”苻言暗自苦笑,沒想到自己會向一個小孩子求饒,但情勢逼人,只得道:“小兄弟,貧道突然想起家里有事,必須馬上揮去一趟,咱們下次再切磋可好?”急切間謊言也沒編好,一個老道哪會什麼家里有事。蕭鯉無所謂,道:“行。”現出身形。苻言單掌當胸,道:“無量天尊。小兄弟好道法!老道佩服。回見!”不等蕭鯉答話,大袖一拂,駕著一道清風走了。

蕭鯉撓撓頭,心想:平手也好,這個老道挺難纏的。他落在地上,向琴歌藏身的地方笑道:“琴兄,可以出來了。”琴歌身子震動:他怎會察覺到自己的藏身之所?這可是自己獨門的隱身方法,連苻言都沒覺察。他從藏身出飛到蕭鯉身前,問道:“蕭兄弟何時覺察我在這兒的?”蕭鯉笑道:“自你從客棧跟著我們,我就發覺了。”琴歌心中凜然。

兩人談笑著回到客棧。一夜無話。第二天早上,琴歌來找蕭鯉,說自己有事要走。蕭鯉有些不舍,道:“很急的事嗎?”琴歌點點頭:“是我家的私事,父親急招我回去。”蕭鯉道:“嗯。以後再聊吧。”琴歌笑了笑:“是。我相信過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再見面的。”蕭鯉看著他有些詭秘的笑容,疑惑道:“是嗎?”琴歌一笑而去,走了十幾米遠,招招手:“保重,蕭兄弟。”蕭鯉揮手道:“你也是。”目送琴歌的身影沒在遠方,心中居然有種哥哥或者姐姐遠去的感覺。

這一天在無所事事中過去,四公子一幫人也沒來找麻煩,一定是苻言告誡過他們了。

不過蕭鯉感覺到留仙客棧突然一下子熱鬧起來,來了許多修道的高手。蕭鯉直覺他們都是沖自己來的,雖然動機不清楚。不過既然他們不來生事,蕭鯉也懶得理他們。他仍舊是無所事事地過著,等待著魔教來使。

又兩天後的晚上,蕭鯉在走廊里看月亮,突然感到有人前來,是個高手。他神識探去,那是個黑衣人,腰懸一把長劍,破空而來。黑衣人徑直來到蕭鯉面前,道:“蕭鯉?”蕭鯉點點頭。黑衣人道:“想知道水牧的下落就跟我來。”轉身而去,如一道勁矢射向夜空。

蕭鯉心道這一定是魔教的人了,看本領好像有兩下子,他毫不遲疑的隨之而去。他身後的客棧里隨即也躍起十幾道身影,尾隨蕭鯉。

蕭鯉緊緊跟著那黑衣人,對後面的尾巴也不在意。黑衣人來到郊外荒地,突然停下身形,落在地上。蕭鯉也落了下來,問道:“怎麼不走了?”黑衣人嘿嘿一笑道:“這些尾巴還請蕭兄弟代為趕走。”蕭鯉道:“他們又不礙事,趕他們干什麼?”黑衣人冷笑道:“誰說不礙事,我可不想把這些白道高手帶到我們聖教的總壇去。蕭兄弟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立即與他們聯手擒住我,看看能否從我身上逼問出聖教所在地;二是立即把他們趕走。還請蕭兄弟做一個抉擇!補充一句,如果我死了,我將不能再對水牧水先生的安全做出保證。”

蕭鯉呆了呆,道:“好。我選擇第二條路。”他轉過身來,向後面已經隱藏起身形的眾人道:“各位,請回吧。我們兩個只是一些私事,沒有什麼好看的。”

眾人都是些吳國比較出名的正派修道高手,因為聽到蕭鯉以奇異手法打傷臭名昭著的四公子,而且還一點事沒有,所以好奇來此。他們中大多數人聽過蕭鯉的名字,也立即想到他就是那個遭到滅派的丹霞派弟子。追查丹霞派以及揚州玄妙觀和仙都祁仙派滅派慘案,關鍵就在他身上。現在看到這個黑衣人,他們都證實了自己心中的猜測:果然是魔教所為,這人所施展的身法正是魔教的“幽魂夜行”。所以他們一聲不出,對蕭鯉的“詐語”不做回應,他們都認為蕭鯉根本沒發現他們的藏身之所。

黑衣人聳聳肩道:“蕭兄弟,看來你得主動出手了,我們時間可是非常有限的。”蕭鯉無奈,道:“諸位,得罪了。”開始大聲念誦天雷咒語,其實他不用念誦這麼老長的咒語也可施展,這是為了事先提醒眾人,省得誤傷。不料眾人都抱著萬一的希望,以為蕭鯉是故意恐嚇,都全忍住不動,生怕給他察覺。

蕭鯉的聲音在曠野上傳得很遠:“神霄太洞飛玄章,斡運雷霆消萬殃,千真奉命輔真王,妖氛氣魄咸奔藏,混合三宮歸華房,洞玄兆身入明堂,神運兆基合旻蒼,嵯峨上拱玉清王。天雷翻赤道,八曜運河罡,急急如律令。”最後一個字出口,轟隆隆一道天雷劈向眾人藏身處。眾人這才知道蕭鯉不是恐嚇,連忙怪叫著奔逃。

還好蕭鯉這次留情,天雷劈下的力道較弱,方向也故意偏出一點。這樣還是有幾個家伙焦頭爛額,全身烏黑,狼狽萬分,旁邊的人連忙給他施展治療法術。蕭鯉松了口氣,沒死人就好。他活了一十三歲,還從來沒殺過人,自然不想這麼快就破戒。

眾人站在蕭鯉面前,個個怒火沖天,咆哮如雷。蕭鯉一臉微笑,道:“諸位,可以回去了吧?”一個像黑炭一樣的老道罵道:“回你個鳥……”他剛才被天雷擦中一點,幸虧朋友救治,不然左臂不保,現在見了蕭鯉自然破口大罵。他身邊一人拉了拉他的衣袖,道:“秦道兄,不可口吐髒語。”秦老道道:“我這還髒?他媽的這……

噢!”他這才注意到自己這邊隊伍里還有女士,頓時說不下去了,心中對蕭鯉更恨:這小子把我彬彬有禮的修道人形象全敗壞了,我抓住他非把他烤來吃不可。女士是位豐姿嫣然的中年道姑,對秦老道的髒話皺著眉頭,大不高興,心道:秦道兄怎麼這樣子,修心養性方面太欠缺了,虧他還敢恬不知恥地追求自己!

這時一個仙風道骨的中年文士說話了:“小兄弟,我們各走各路,互不相干啊。”蕭鯉搖搖頭:“你們跟著我們,這位黑衣先生就不帶我去了。所以還得請你們回去。”

秦老道截口道:“如果我們不回去呢?”蕭鯉道:“那晚輩只有用強了。”秦老道道:“你用個……什麼強法?”本想罵“你用個屁強”來著,半途想起形象問題,連忙急轉。

蕭鯉道:“諸位都是成名高手,在下則是一晚進後輩,家師丹霞派水牧是諸位的同輩,甚至是晚輩。所以在下斗膽請諸位請出一人比較道法。如果在下勝了,請諸位回去;如果諸位選出的那位勝了,在下悉聽尊便。”黑衣人提醒道:“蕭兄弟不要把話說的太滿哦。”蕭鯉擺擺手笑道:“無妨。”他早用神識探察過了,一對一這些人無人是他的對手,就算一對多,他也不懼,就是多耗些時間罷了。

眾人商量起來,大家功力基本差不太多,每個人都想出頭,因為選出來就表示自己道法最高。名聲傳揚出去會是這樣:那次面對對方挑戰,某某某等十幾個人一致推選我迎戰。多抖啊!到底選誰呢,一片爭執。蕭鯉不耐煩了:“到底是誰?選出來沒有?”眾人:“著急什麼?有你受的!”片刻後,蕭鯉道:“成了沒有?選個人也這麼難麼?”

眾人叫道:“選出來了!”蕭鯉道:“是誰?還請賜教。”三個人一齊向前邁出一步,道:“就是本座!”“是貧道!”“區區在下!”蕭鯉:“???”

上篇:第三十一章 霹靂金光幢    下篇:第三十三章 孤身入虎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