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三十四章 幽冥神斧現   
  
第三十四章 幽冥神斧現

蕭鯉心忖:魔教為什麼要抓這麼多人來煉制法器啊?難道他們想進攻正道袖真?蕭薔微笑著打量思索中的蕭鯉,一言不發。沉思的蕭鯉別有一種幽靜神秘的意味,當他抬起眼睛來,那雙目光仿佛清晨的第一道曙光,燦爛美麗,道:“法王胸懷,晚輩佩服。不過還請法王請出我師門中人相見。”一抬手,那本書向蕭薔飛去。蕭鯉並沒有故意賣弄,以常人的手法拋出此書。兩旁站立的魔教中人本來就探不到蕭鯉身上的真氣,見此情景,不由嘴角一披,這就是二公子所說的厲害高手嗎?不過爾爾。

蕭薔看不透蕭鯉的心思,不過她也不緊張,反正對手已經在她手中,當下道:“來人,去請水牧水先生前來。就說他弟子蕭鯉來見。”暗中隱身的一人應聲而去。片刻功夫他就回來了,躬身道:“稟法王,水先生說煉器到了緊要關頭,不願意來。”蕭薔向蕭鯉道:“蕭公子,你看?”蕭鯉呆了一呆,自己最不願意想的結果果然出現了:以水牧對煉器的狂熱,看到這種煉器的秘籍,那還不是欣喜若狂?魔教自然更給他提供了許多高質量的玉器。

玉,在西牛賀洲等地方叫做晶石,有辟邪功能,也可以儲存靈力。所以一向是煉器的最好物質,可惜好玉難求。

蕭鯉想了想,道:“我可以去看看他嗎?”蕭薔很客氣地道:“當然可以。”起身飄下座位,帶領眾人與蕭鯉一道出了大殿。路上布滿機關和各種詭秘的奇門陣法,往往是最不可能的地方突然現出一扇門來。很快眾人來到一處空地,幾排屋子前,蕭鯉推算出這些屋子實際應該是在地面上的,舉目一望,天藍的有點不真實。蕭鯉凝神看出這是被人施了隱藏法術,在外面的人一定看不到這個地方。他們大概只能看到一團云霧,一片森林,一汪沼澤之類。

蕭薔舉手來到左首第二個屋子前,叫道:“水先生,你徒兒蕭鯉來看你了。”沒有應聲。蕭薔在聲音里灌入大法力,利用傳音大法轟轟傳入屋里的水牧耳內。只聽一聲大叫:“哎喲,這可壞了!”然後一個蓬頭垢面的人從屋里沖了進來,大罵道:“他媽的,是誰在大呼小叫,我好好一把混沌就被他弄壞了!”魔教眾人喝道:“不得無禮!”聲音轟隆隆發出,這是音波功,雖然沒有法王命令,大家不敢把水牧殺死,但他如此辱罵法王,教訓一下還是要的。

那人被震的翻身向後倒地,啪地後腦撞在地上,他勉力爬了起來,神志有些清醒,抬頭一看原來是蕭薔等人,忙拱手一禮:“原來是法王,多有得罪,還請見諒。”蕭薔擺手道:“無妨。水先生,這位公子你認識嗎?”

這刻功夫蕭鯉一直在認真打量此人,見他胡須老長,不修邊幅,蓬頭垢面的,哪有半分自己師父水牧的瀟灑樣子?不過憑著蕭鯉的感覺他認出這人就是水牧,現在聽到聲音,更是完全斷定。他走上一步道:“師父,您好嗎?”

水牧看了他一眼道:“噢,是鯉兒啊。你也來了?我有事不陪你了,自己玩吧。”轉身就往自己屋里走,走到門口,想到什麼,又轉過頭:“鯉兒,我來這里之前,藍藍不見了,你找到她就照顧她吧。”砰地關上了門。蕭鯉目瞪口呆:師父怎麼變成這樣?

蕭薔笑道:“蕭公子,你已經見過師父,該考慮留在我教的事情了吧?”蕭鯉搖搖頭:“我師父喜歡煉器,所以才留在此處;我所追求的並不是煉器,所以不會留在這里的。況且在這里也沒有什麼自由。”蕭楚冷冷道:“既然來了,你還想走?”蕭鯉道:“這里是我自願來的,到然可以走了。”蕭楚哈哈大笑:“你是真白癡還是假白癡?你既然已經知道了我們煉器的秘密,我們還能放你走?”

蕭鯉卻淡然一笑:“我要走,恐怕這里還沒有人攔得住我。”眾人面面相覷,這個少年是不是腦筋有問題了?來到整個神洲人人驚懼的魔教,居然誇口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蕭薔上下打量蕭鯉,她看著蕭鯉不像開玩笑,腦子也很正常,他難道真有這個實力?可是自己一點看不出他的真氣來,連腦內的靈力好像也不十分強大,就算他如蕭楚所說會無憂宮的五行術,也難以在魔教的天羅地網下逃出去啊。蕭薔想不出他為什麼這麼有把握,于是笑道:“就算蕭公子自己一個人可以在我教如入無人之境,隨意來去,可是尊師恐怕不能吧?”

蕭鯉道:“我師父跟我有什麼關系?”蕭薔皺起眉頭:“這人好像有點傻。”笑道:“就是說,如果蕭公子不聽命我們,我們就殺了尊師。蕭公子五行遁術再厲害,也不能帶一大幫人來去自如吧?要知道貴派除了尊師外,一共有34人現在我教哦。”

蕭鯉神色一冷:“你威脅我?”蕭薔道:“不敢。只不過既然蕭公子也對那煉器秘籍很有興趣,為何不留下呢?”蕭鯉淡淡道:“因為我追求的是一種亙古永存的道,道法自然,我不會刻意為了什麼而束縛自己向往自然,向往自由的心神的。”蕭薔呆了,她想起父親好像跟自己說過類似的話,也是說自己不能為俗物纏身,所以命令她掌管教中事務,自己閉關修煉去了。蕭鯉真的到達了自己父親的境界?

魔教眾人愣了愣,隨即一陣哄然,這小小孩童還敢如此大言不慚,妄談天道,實在是可笑之極。蕭薔卻沒有笑,她道:“既然蕭公子如此執意,我等也只有全力施為,以留下蕭公子了。”轉身喝道:“五使者,給我圍住蕭鯉!其他人在外面再圍一個圈,同時注意天上和地下。”她自己禦風而起,斜斜落在外面。五使者,一是蕭楚,一是那個蕭鯉覺得熟悉的少女,一個是三十多歲、面目慘白的綠衣人,一個是綺年花貌的少婦,最後一個是四五十歲的道士,蕭鯉覺出這五人中以此人的功力為最強。

蕭鯉心中老有種壓抑的感覺,這感覺不是眼前這些人帶來的,而是來自遠處一個人,那個人在靜靜地坐著,但是強大的氣勢已經隔空而來。蕭鯉的神識居然不能侵入他周圍五十米以內,這個人是個絕頂高手。蕭鯉身上的念能被壓迫的很難受,他不得不竭力穩定心神來控制身體,不然這樣下去,自己身上念能爆發,自己可能會爆體而亡。蕭鯉覺出這人對自己是深含敵意的。好個恐怖的敵人啊。

他吸了口氣,眼前的戰斗看來得速戰速決,當下手撚法訣,禹步而行,念道:“旻天疾威,敷于下土!厚德載物,玄黃為幕!”手指往東西南北四面地上各點一下,呼啦一聲大地掀開,正如四面碩大無比的帷幕把蕭鯉罩住,帷幕在上面合攏,把蕭鯉包裹在中間。五行術衍生之土德!

蕭薔忖道:他在干什麼?要逃走麼?突然聽得里面有隱隱的咒語聲和強大的力量聚集,吃了一驚,喝道:“他准備施展一種厲害法術,快阻止他!”五使者一聽,連忙舞動手中法器,向土幕猛攻。不料土幕居然十分結實,一時攻不透。蕭薔毫不遲疑地喝道:“都退下!”五使者和眾人聽命飛開。蕭薔飛臨土幕的上方,雙手朝天,捏著法印,吟道:“神霄太洞飛玄章,斡運雷霆消萬殃,……天雷翻赤道,八曜運河罡,急急如律令。”這是天雷正法,蕭鯉曾經施過。如今蕭薔使出威力比蕭鯉那留情的一擊要厲害得遠了。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天空仿佛是裂了個巨大無比的口子,刺目的電光從那口子中瀉下,眾人都瞪目如盲。閃電劃過長空,擊向蕭鯉所在的土幕。

蕭鯉在土幕中念的乃是:“玄冥凌陰,蟄蟲蓋藏。草木零落,抵冬降霜。冥斧出世,鬼死神亡。裂開虛空,地老天荒!”咒語完成,閃電已經打在土幕上,土幕頓時四散。當眾人都驚歎法王天雷的厲害、那個少女露出傷心神色時,他們看到了一幕奇景。

飛散的塵土中緩緩落下,空中一個人顯出身形,他一點塵土未染,目亮如幽冥的鬼火,面冷如九幽的寒冰,雙手握著一把柄長五尺、樣式奇特的巨斧,渾身散發著恐怖的氣息。他正是大家以為已經分解消滅的蕭鯉。蕭鯉對著蕭薔舉起巨斧,喝道:“斬!”一斧劈去。雖然那兩人相距十幾丈,但巨斧龐大霸道力量已經奔騰而出,如惡龍般張開大口去吞噬蕭薔。蕭薔甫看到蕭鯉手中的巨斧時就已經知道大事不妙,這小子居然能夠施展失傳的禁忌法術“幽冥神斧”,自己肯定擋不住這傳說中的厲害招式。于是意隨身動,唰地躲了開去。

上篇:第三十三章 孤身入虎穴    下篇:第三十五章 白衣如雪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