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三十六章 虛空破碎時   
  
第三十六章 虛空破碎時

蕭逆轉過身來,看著蕭鯉身邊被脅持的蕭瑟道:“瑟兒,沒受傷吧?”其實他也看出蕭瑟沒受傷,但這個是他最愛的小女兒,以他一貫冷漠和幾乎要遺棄世間一切的淡然,仍然放心不下這個女兒。蕭瑟笑道:“爸爸,我沒事。”也就是蕭瑟可以叫他爸爸,二女兒蕭薔和二兒子蕭楚只能叫他教主。蕭逆看著蕭鯉道:“你叫蕭鯉?”

蕭鯉望著他那雙魔異的雙眸,那里面仿佛隱藏著數不清的妖魔,要把蕭鯉吞噬下去,但不知道怎麼的看到他的眼,蕭鯉突然那有種熟悉親切的感覺,他道:“是。”蕭逆道:“你靈力的運行方式很奇怪,很不錯。”蕭鯉道:“是,謝前輩誇獎。”蕭逆道:“把我女兒放了吧。”蕭鯉道:“還請前輩放過晚輩,以及晚輩師門中人。”蕭逆道:“如果你能接下我一拳,我就答應你。你可敢賭?”蕭鯉咬了咬牙,道:“好!”立即把竹劍從蕭瑟白嫩的脖子上拿開,低聲道:“蕭姑娘,得罪了。”蕭瑟一眼也不看他,跳到父親身邊,依偎在他懷里。蕭逆溫柔地摸著她的頭,遙望遠方,冷漠的眼睛中無盡的悲傷一閃而隱。

蕭鯉肅容而立,向蕭逆拱手道:“前輩,請!”既然對方要自己接下他一拳,最好的方法還是他出手,自己全力迎接就是了。如果自己先進攻,分離心神,蕭逆一拳擊來,自己肯定難以招架。

蕭逆冷漠的臉上現出一絲笑容,道:“你可以躲避。也就是說,只要我這一拳擊出後,你還能在場中站著,這個賭就算你贏了。”蕭鯉一聽可以躲避,頓時放心下來,五行遁術自己練得出神入化,自是能輕松躲過。

蕭瑟心中卻是大驚,父親說出這話來很明顯是准備要把蕭鯉置于死地,這個賭是他提出的,以魔教教主、神洲第一高手的精明,他會失算?她轉頭看看一臉輕松的蕭鯉,心中那酸疼早變成了擔心恐懼:縱然他有通天徹底的能耐,又怎能逃得過父親那翻云覆雨的魔功!

蕭逆對蕭鯉道:“此處不夠開闊,我們換個地方。”又對魔教眾人道:“你們也跟來看看吧。”眾人大喜,轟然答應:教主可是好多年沒有親自出手了,見識神洲第一高手的出手,對自己的修道應該很有幫助。

原來,蕭逆多年前曾經遭遇到一件傷心事,心灰意懶,閉關修煉道法,命令四大法王之首的“明德”談遠暫理教務;八年前談遠遵照蕭逆的命令又把管理教務的全力教給“智慧”蕭薔,蕭逆另給他們安排了秘密任務。魔教這些年來有什麼大事都是由四大法王出面。

蕭逆右手朝天上一指,喝道:“開!”藍色的天空瞬間消融,變成神洲西北地區正常的灰黃色。他騰空而起,蕭薔安排好幾個護法看管好那些被“請”來的煉器高手,命令五使者中那個道士古松拉著水牧,一場賭斗蕭鯉那方總要有個見證的吧。于是眾人一齊飛到空中。蕭逆右手朝下一指,叱道:“合!”無邊云霧再次遮蓋住腳下的房屋。蕭鯉才看出原來他們在一個蔥綠的山上,西北地區居然有這樣的山,實在奇異。

他回憶地理書,好像沒有記載,不知道怎麼回事,大概是因為這個山太小吧。

蕭逆向北方飛去,很快眾人降落在一處荒漠上。蕭逆負手而立,大漠上吹來的勁風吹動他的白衣長發,恍如魔神降世。魔教眾都崇拜敬畏地望著自己的王者,拜服在地。

蕭逆揮手讓他們起來,轉身對蕭鯉道:“就這兒吧。”蕭鯉四顧荒涼的大漠,道:“好。”魔教眾看著教主,有的不由想:以教主如此神功,為何還甘願率領大家躲在這里呢?為什麼不直接與那八個自命正道代表的門派對陣,一舉把他們滅了呢?到底是什麼讓教主不這樣做?唉。

蕭逆站定後,龐大的氣勢從體內滾滾降四面八方擴散,魔教眾帶著水牧都退出老遠。

蕭鯉見此情景,知道該運用五行術了,念能啟動,叱道:“變!”消失不見。蕭逆淡淡一笑,閉上眼睛強大的神識早看到蕭鯉的藏身地,他伏在一層薄沙下,露出兩只骨碌碌轉動的眼睛。蕭逆深吸一口氣,逆天功迅速提升。蕭鯉看到蕭逆身上現出一連串怪異的景象:他的身體仿佛變成一個強大的漩渦,周圍的氣流瞬間全被他吸走了;但是地上的浮沙卻紋絲未動;天空烏云彙集;蕭逆舉起右手,云層里一道閃電順著蕭逆的手掌導入他體內,他身上頓時閃耀著刺目的藍光。蕭鯉嚇了一跳,然後他就看到蕭逆一雙帶著無窮冷酷和殺機的眼眸向他這邊似有意似無意地掃了一下。蕭鯉一驚:他看到我了!他居然能夠看透五行術中的衍生?

蕭鯉默運靈力,無邊黃沙向蕭逆卷去,他自己則翩然從沙中出來,浮在空中,變成一道清風。蕭逆只做了一個動作,他舉起右拳,一拳向空中的蕭鯉擊來。這一拳中含著驚天動地的力道,但怪異的是卻不發出一丁點的嘯聲;滾滾黃沙如雪遇水、柳絮遇到風一樣被拳勁吹得一干二淨。那拳勁來到半途,發生異變,空間猛地收縮,形成一條長長的宛如通道似的東西。這一拳居然把空間都扭曲了。好可怕的力道!這就是魔教初代教主蕭絕獨創的“逆天拳”!一拳魂飛散,兩拳鬼神寒,三拳、四拳可逆天!

蕭鯉確實是魂飛魄散,他呆呆看著奔湧而來的拳勁,全然不會閃避,因為他在這刹那間已經遍思所有學過的道法,所有看過的經典,就是沒有一招能夠破解這個逆天拳的。蕭逆本來立意要置蕭鯉于死地,因為他看出這個少年身上的潛力是如此的巨大,甚至自己都看不透,將來,他可以肯定這個少年一定成為自己最厲害的敵人,所以他決定動用魔教鎮教神功逆天功,施展只有曆任教主才會的“逆天拳”。但是現在他看到蕭鯉呆呆的樣子,突然心中有了一絲不忍的感覺,同時也有一種不安,仿佛這拳出去,他就可能失去一件很珍貴的東西似的。

逆天拳的拳勁臨體時,蕭鯉的隱身已經失去作用,眾人都看到他的身體。蕭鯉陷入扭曲的空間中,一聲叫嚷都沒有發出來,就平空消失了,空中點點粉末飄下。大家都震驚萬分,他們都是首次見蕭逆施展逆天拳,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水牧大吼一聲:“鯉兒!”飛奔向蕭鯉原先在的地方。但是空中突然有粉末飄下,人再也不見。水牧徒勞地接著那細小的粉末,結果沾了一身,他老淚縱橫,喃喃道:“鯉兒,鯉兒。”

看到蕭鯉化為粉末,蕭瑟低叫一聲,心中仿佛有一個無形的大錘擊打了一下似的,疼得厲害,而且喘不過氣。蕭薔就在她身邊,看到她的神色不對,一摸她氣息紊亂,隨時都會走火入魔,連忙大叫:“教主,教主,三妹出事了。”蕭逆風一般飛過來,一把脈,果然體內真氣四流,連忙渡過真氣,幫她一一將亂糟糟的真氣理順,導入原來的經脈。蕭瑟目若死灰,道:“他死了。”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蕭逆和蕭薔等都面面相覷:她居然為蕭鯉傷心如此?蕭逆點了她穴道,讓她睡著休息一會。

蕭薔想起蕭鯉暗算抓住蕭瑟前說的那句話來,原來他們是認識的,對了,蕭鯉出現還是她提供的消息呢,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雖然不敢妄自揣測,但也把情況向蕭逆稟報一番。蕭逆緊緊皺起眉頭,看了看懷里的女兒,臉上那淒婉的神情,嘴邊的血跡,不由深深歎了口氣,出拳時自己就想到哪里有些不對,看來老天真的是在懲罰自己這個逆天的人啊,他的眼睛又望向遠方,他在回憶,神色中有種無法掩飾的絕望和悲傷。

而蕭鯉,真的就這麼死了嗎?

PS:蕭鯉小朋友當然沒死。:)大家一直說要讓蕭鯉長大,好啦,下章就長大了。本章消失時是13歲,3月份;我讓他長大到16歲,11月份,一章長了44個月,可以吧?由于蕭鯉的生日是正月初一,所以他還有兩個月就17歲生日。欲知詳情如何,請看下章《能開頃刻花》!

上篇:第三十五章 白衣如雪飄    下篇:第三十七章 能開頃刻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