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三十八章 騰蛇終化土   
  
第三十八章 騰蛇終化土

蕭鯉靜靜站在神洲西北荒涼的戈壁上,這是他上次來過的地方。如今一晃將近4年,他已經182公分,嘴唇上一層黑黑的茸毛,長成17歲的英俊少年了。面前還是那座不高的山,山壁上還有那高大壯麗、面目模糊的雕像,一切如前。蕭鯉淡淡一笑,長聲道: “丹霞派蕭鯉求見!”這句話隆隆傳出,遠近轟鳴,地面都嗡嗡震動。

雖然身上仍舊沒有真氣,蕭鯉卻研究出這念能傳聲術,可以遠及百里。根據神洲的五行理論,五行之木在八卦中對應著震和巽,天干中對應甲和乙,地支中對應寅和卯,五髒中對應肝,六腑中對應膽,五方中對應東,四季中對應春,五氣中對應風,五味中對應酸,五音中對應角,五色中對應青,六神中對應青龍。震即雷,巽即風,所以木可生風。蕭鯉對五行術運用得出神入化,經過反複探索,以風傳聲,以雷助威,這念能傳聲之術被他命名為“束聲成雷”。

然而,沒有人回答他的話。蕭鯉皺起眉頭:按道理,魔教應該不會容忍有人在門口大呼小叫,怎麼久久沒人出來?他又說了一遍,這次聲音更大,山上的石頭啪啪碎裂,戈壁上掀起一團回旋的狂風。奇怪?還是沒人。蕭鯉閉上眼睛,神識如八爪魚般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咦?周圍幾十里內一個人都沒有!魔教的人都到哪兒去了?難道搬家了?

突然心中微微一動,神識集中向北方射去。嘭∼∼!在幾百里外的地方接觸到一個人,很熟悉的感覺。蕭逆?兩人神識一交,腦中都浮現出對方的面容。蕭逆正端坐在一個山洞中,打量周圍,好像是一個孤島。蕭逆眼中神光暴射,也感覺到了蕭鯉。蕭鯉微微一笑,做了個手勢。蕭逆臉上驚詫一閃而退,點點頭。運用神識太過消耗念能,蕭鯉見蕭逆收到自己信息,就立即撤回,等待著蕭逆的到來。

片刻工夫,北面的天空中一道白芒出現,如一顆流星射到蕭鯉面前,立定身形,白衣如雪,正是魔教教主蕭逆。他還是那幅模樣,風神如玉,四年的時間絲毫沒有在他臉上留下痕跡。蕭逆上下打量蕭鯉,滿懷疑惑。蕭鯉道:“晚輩想和前輩再賭一把。如果我贏了,請前輩放了我的師門中人,如果我輸了,但憑前輩處置。”蕭逆笑道: “這麼有自信?怎麼賭?”蕭鯉道:“決斗。”蕭逆雖然早感覺出蕭鯉靈力渾厚,詭異難測,但覺得自己贏還是沒問題的,以他高傲的性格更不願意占小輩的便宜,負手道:“不必了,我們以百招為限,如果你能在我手下走過一百招,這個賭就算你贏了。”蕭鯉舉手道:“一言為定。”兩人擊掌。

蕭逆故技重施,先是身體周圍形成漩渦,吸納氣流,然後舉手將云層中強大的閃電導入體內,身上藍光閃耀。逆天拳轟然擊來!蕭鯉面對著霸道無比的逆天拳,鎮靜自若,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逆天拳最根本的能量來自雷電,輔之以螺旋的風能,風雷本是同源,現在相輔相成,在蕭逆特殊的逆天真氣的催動下,力量成幾何級數暴增;以氣馭雷,以心煉風,正是逆天拳的訣竅所在。

蕭鯉半年前就想通此點,自然也想到了對付的方法。風雷同出于木,金克木。本來從金入手破解逆天拳是最直接的途徑。但是金太過難煉,五行術法由易到難依次是木遁、土遁、水遁、火遁和金遁。《天道》中說:“天定可以勝人,人定亦可勝天。”

蕭鯉由此思索:“木本克土,土勝是不是也可反克木呢?答案是肯定的。

土居中央,其色玄黃,陰為坤地,陽為艮土;厚德載物,孕生萬類,勾陳輝星,騰蛇乘霧。蕭鯉明白了,無所不包的大地完全可以克制逆天拳的風雷。

面對咆哮而至的逆天拳,蕭鯉左掌當胸以護心脈,右手下指大地。大地轟鳴,蕭鯉面前的沙漠嘩地裂開,一條黃色的四腳怪蛇扶搖升起,張牙舞爪,雙翼扇動;它凸睛張嘴一口把逆天拳勁吞了下去。蕭逆一口鮮血噴出,面色灰白:這是什麼怪物?

蕭鯉卻明白這就是傳說中的騰蛇形狀。剛才他將土的力量發揮到極致,所以土的代表物之一騰蛇現出形象。它並不是實物,而是龐大的土元素組成的能量體。騰蛇把逆天之風雷吞進去後,仰天怪嘯,天地為之悚然。嘯聲未已,身體轟然爆炸,碎沙四射,蕭鯉和蕭逆都中了不少,蕭鯉也是口吐鮮血,蕭逆則傷上加傷。蕭鯉用手抹去嘴角血跡,心道:騰蛇乘霧,終為土灰,古人誠不我欺。

蕭逆檢查一下經脈,發現受傷不輕,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蕭鯉,苦笑道:“蕭小兄弟,我們這是兩敗俱傷。賭約算我輸了。”蕭鯉道:“輸贏我不在乎,只要前輩允諾放了我師門中人就行。”蕭逆道:“自從那天你消失後,我就把你師門中人全放了。不過,你師父水牧為了我教的煉器寶書,自願留在本教,脫離丹霞派……”蕭鯉道: “什麼?”蕭逆笑道:“你可以去丹霞山問問。難道我還騙你不成?”雖然是笑,蕭逆也給人一種冷漠傷絕之意。蕭鯉道:“為什麼?”蕭逆道:“癡者必工。看你這麼關心他,我透露一下吧:水牧先生已經煉出了混沌級的法器!”蕭鯉呆呆的,心中不知是該為師父高興,還是該為他悲傷:為了煉制法器,他居然甘願加入他一向嗤之以鼻的魔教!

回過神來,他向蕭逆拱手道謝:“多謝前輩。告辭了。”蕭逆想說什麼又住了口。蕭鯉站住詢問道:“前輩?”蕭逆擺擺手:“你走吧。”蕭鯉禦風而去,剛才的傷勢仿佛對他一點都沒有影響。蕭逆看著他流星般飛去的背影,心里默默道:“女兒,還是忘了他吧。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肯定你和他是不會有結果的。”

蕭鯉來到丹霞山。這是他第三次來丹霞。第一次,他是個剛走出無名山谷、不知世事的孩子,在這里他有了朦朧甜蜜的初戀;第二次,他變成心懷憂愁,為救師門中人而苦讀道書的少年,在這里他達到了天師的境界;這一次,他剛剛與神洲第一人、魔教教主打了個平手,已經成長為一個術法通神、笑解天機的得道高人,雖然他還不到17 歲。

丹霞山依舊是“色如渥丹,燦如明霞”,錦江水依舊是含情脈脈,無語東流,蕭鯉的心情不是那麼平靜,不是那麼燦爛。四年不見師門中人,不知他們可好?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

蕭鯉踏上山路,來到仙霞觀前。門口有一個管接待的丹霞派小道士殷勤地打了個稽首,道:“公子請。不知公子是來游山,還是進香?”蕭鯉踏入觀內,仰看了看觀內供著的道教三清,一笑道:“兩者都不是。”小道士詫異道:“那公子是來?”蕭鯉笑道:“訪友。”

上篇:第三十七章 能開頃刻花    下篇:第三十九章 仙山隔云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