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三十九章 仙山隔云海   
  
第三十九章 仙山隔云海

停云一把抱住蕭鯉,哈哈大笑:“那些魔崽子還告訴我們你死了,我早說你命大,死不了。哈哈,我神機妙算豈有謬誤的!”眼里有了點點淚光。蕭鯉和停云間的感情並不太深厚,現在看到他如此關懷自己,蕭鯉也很感動。

停云絮絮向他講述這些年的事:當蕭鯉被無憂宮的人抓走後,他和停云都非常焦急,但又不知是何人下的手,便派了四大弟子四外尋訪。結果沒等到四大弟子,幾天後卻等到六個蒙面人。為首之人開口就問蕭鯉在哪兒,水牧說不知被誰抓走了。蒙面人怎肯相信,當下出手。丹霞派眾人不是對手,死了二十多人,余人被一古腦兒抓走了。

蕭鯉聽到這里插話道:“不對啊。我被無憂宮的人抓走了,石筠宮主說她給你們傳過信,你們還派了狄晴師姐去。”停云計算一下我說的時間,斷言道:“她一定是在騙你,我們是立即派狄晴出去的;此後的幾天也沒有收到她什麼信。”蕭鯉回想石筠和狄晴的關系、神態,一切都明白了,石筠通過手法控制了狄晴,逼迫她撒謊,以便留住自己。這些年他讀過不少書,也知道了無憂宮的偽“雙修術”對男人的損害。石筠的目的昭然若揭。

他問停云道:“水藍呢?四年前我在魔教看到師父,他說水藍在魔教到來時突然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停云撚著細長的胡須,沉吟道:“到底怎麼回事我也說不上來。不過我感覺是有人看到魔教來人勢大,出于救護的目的而把藍藍帶走。”蕭鯉疑惑道:“是誰呢?一點消息都不留下?”停云攤攤手:“那就不得而知了。”

蕭鯉繼續問他被抓到魔教後的事。停云道魔教拿出小冊子給他們看,結果只有水牧福至心靈,覺到小冊子上所抄煉器法門的高明,大喜若狂,認為憑之可以煉出仙器。魔教于是把他提出去,把眾人丟在一個地牢里。幾個月後(蕭鯉算算正是自己獨入魔教與蕭逆賭約之後),魔教把他們放了。停云追問掌門下落,那個女子說水牧甘願留在魔教。停云等人自然不信。結果,那女子把水牧叫出來。停云問師弟怎麼回事,顯得十分蒼老的水牧讓他們走,並說既然蕭鯉已經死了,掌門之位就由停云執掌。停云等人大怒,苦勸水牧不果,只有忿忿而去。

停云歎息道:“沒想到你竟然還活著,實是丹霞之福,這掌門還是由你來做吧。”蕭鯉搖頭道:“既是師父決定的,師伯就不要推辭了。我要云游天下,尋求天道。”停云早發現蕭鯉靈力深不可測,見他說出這等話來,雖然並不覺得他在吹噓,但仍然堅持:“師弟說傳我掌門之位時,是因為認定你已死;現在既然你未死,那原來的決議自然還作數。”蕭鯉笑道:“我來丹霞本為學道,如今道法初成,丹霞派再無留戀之處;就算我做了掌門又如何,有一天也不在丹霞山呆的掌門嗎?”停云愣了愣,道:“你一定要去云游?”蕭鯉道:“是。家不可一日無主,國不可一日無君,如果我出去,總是要師伯你來主持派中大小事宜。師伯又何必一定要我擔這個虛名呢?”最終,停云說不過他,歸還掌門位置之議只得作罷。

蕭鯉告訴了停云歸真洞藏書的秘密,這件事當時失魂落魄的水牧忘記告訴停云了。三天後,蕭鯉揮手作別停云道長以及諸位師兄師姐,灑然而去。停云等人望著禦風破空眨眼不見的蕭鯉,歎息一聲道:“蛟龍豈會久困淺海?這句話我今天明白了。”

蕭鯉暢游名山大川,尋訪世外高人,甚是悠然自在;忽忽幾月過去,雖然在《天道》的體會上沒有什麼大的進展,但感到自己在道術的運用上更進一層。

峨眉山位于蜀州,比神洲大名鼎鼎的五岳都還高,其山脈綿亙曲折、千岩萬壑、瀑布溪流、奇秀清雅,故有“峨眉天下秀”之美稱。登臨金頂,絕壁凌空,高插云霄,巍然屹立,可觀云海、日出、佛光、聖燈四大奇觀,西可眺皚皚雪峰,東瞰莽莽平川,其氣勢雄而景觀奇,使人感到超然于塵世上外。

中部群山峰巒送蟑,含煙凝翠,飛瀑流泉,鳥語花香,草木茂而風光秀。冬春冰花樹掛,銀色世界;夏季杜鵑花海、烘桐林園;秋季漫山紅葉、層林盡染。峨嵋最負生命的景色有“金頂祥光”、“象池川夜”、“九老伯府”、“洪椿曉麗”、“白水秋風”、“雙橋清音”、“大坪養雪”、“靈岩疊翠”、“羅峰睛云”、“予積晚鍾”、“云海梵宮”、“雷洞煙云”、“玉筍幽主‘、’龍洞湧泉”、“龍江棧道”、‘臥云浮舟“、”冷杉幽林“等。

蕭鯉負手站在三峨山山頂一塊凸出的山石上,四望白雪覆蓋、云霧繚繞的峨眉山,心神清涼無比。峨眉山是大峨山、二峨山、三峨山的總稱。山勢逶迤,大峨和二峨兩山遠望宛若秀眉一對,“如螓首峨眉,細而長,美而豔”而得名。

在這清冷的寒冬早晨,他卻只著一襲單衣,晨風吹動,獵獵飛舞。東方一輪紅日射出萬丈光芒,蕭鯉整個人都被塗上一層神聖的金黃色。紅日下云霧翻騰,白雪皚皚,有種縹緲通靈之意。峨眉山向來被神洲的修道人視為仙山,自非沒有原由。蕭鯉雖然並不怎麼看重所謂道藏天下第一的峨嵋派,但對這靈秀的山水還是傾慕不已,也許這山里真的還隱藏著不為人知的仙人呢。不知自己有沒有機緣遇到乘虛騰霧、躡景追光的他們?

蕭鯉望著縹緲的云海、瑰麗的日出,心中忽有所得,參照煉器術,以天地為鼎爐,日月為水火,陰陽為化機,以念為真種子,以心煉念為火候,是不是也可以煉出法器呢?他當即動手,二目微閉,念能催動,與外面的大千世界刹時練成一體,一切都活潑潑的、鮮靈靈的。萬籟俱寂,天人合一,有生命在無可有的玄妙中誕生。蕭鯉睜開眼睛,神光暴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翻開右手,掌中滴溜溜現出一把晶瑩剔透、五寸來長的小劍,這是他的心劍。這劍全是由念能組成,不同于以前拿實物煉制出來的法器。

蕭鯉檢查心劍,發現它蘊涵的力量非常大,以他本身的力量為根本,外面更盤繞著一團天地六合之氣,前者為體,後者為用,前者為腦,後者為肢。這是他煉器的一個新境界,雖然根據法器評級標准,它才是太初的境界,但蕭鯉深深感到這劍的有一種靈性,一種與他愜合的意志,也許他在煉制時,不知不覺地賦予它了生命。

煉器不僅需要實力和技巧,更需要靈感,是這美麗的山川讓蕭鯉靈犀一動,給了他靈感。如果現在再讓他煉制一把,他肯定煉制不出來。這就是煉器的神秘,也是為何在天下間高等法器如此難煉的原因。蕭鯉想:既然如此,這劍就叫靈犀吧。

蕭鯉心神甫動,“靈犀”就應念消失,化入他右手掌心內。隨著他的意念,這把劍可以自由隱現,不愧“靈犀”二字。

眺望云海,蕭鯉不由長吟道:“云海出仙山,金頂耀朝霞。一沙藏世界,三尺斬妖邪。解造逡巡酒,能開頃刻花。有人能學我,同去看仙葩。”一時逸興飛揚,飄飄如騰云之意。

正逍遙之際,他遙遙看到北面的天空中有兩道人影低低禦劍而來,速度不是很快,看來兩人道法不高。近了,是兩個身穿黃衣的少女,咦?居然長得一模一樣?天下竟然有如此想象的雙胞胎?如果不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蕭鯉還以為是幻覺。那兩個少女朝這邊飛來,好像是發現了他。

蕭鯉對她們不以為意,仍舊悠然欣賞著這云海,紅日,朝霞,白雪,這鍾靈毓秀的天地。

上篇:第三十八章 騰蛇終化土    下篇:第四十章 金頂普光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