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四十四章 道不同不謀   
  
第四十四章 道不同不謀



“咳咳!”有人看不下去了。水藍首先驚覺,連忙從蕭鯉懷里跳起來,飛奔回林靜身後,頭深深低下去,臉蛋通紅,忖道:呀,自己怎麼可以這樣啊?完了,好丟人!師父肯定要狠狠責罰我。

蕭鯉驚覺剛才的情形,也有點尷尬,回頭正碰上檀香姐妹和江虹那幾乎可以殺死人的目光。他連忙又轉回來,想問問水藍這麼些年都在做什麼,過得怎麼樣,但水藍前面擋著小姨,又不知該如何問。正猶豫間,一直在上下打量他的林靜說話了:“你就是蕭鯉?”

聖燈亭中的七派掌門都飛躍過來,大家沖口而出的就是:“你就是蕭鯉?出身丹霞、揚威金陵,術退吳國國師、獨闖逆天魔教的蕭鯉?”江虹和檀香檀竹盡管感覺出蕭鯉不凡,但也沒想到他不凡到這種境界,出入魔教而毫發無傷,這不是比自己的師父還要厲害嗎?

蕭鯉一笑道:“我有這麼出名嗎?”武當清虛笑道:“當然有。各位道友,剛才我們還說找不到魔教的住所,現在向導出現了。嘿嘿。”元機道長走上前來,拍著蕭鯉的肩膀,咧開大嘴哈哈大笑道:“小伙子,真有你的,去了魔教居然還能活著出來。”

蕭鯉幾乎被他把肩骨拍斷,連忙掙脫,退後一步,道:“我運氣好。”

九華派掌門麻損是個臉色陰沉的中年道士,他親弟弟麻五死在魔教的“九天十地寂滅大法”下,大哥麻都則死在魔教五使之一的‘插翅魔狼’華波手里,對魔教仇恨入骨;當下飛撲上來,一把抓向蕭鯉。蕭鯉輕輕巧巧的閃身,躲了開去。麻損眼睛死死盯著蕭鯉,喝道:“快說,魔教的巢穴在哪里?”聲音尖利,話語無禮。

蕭鯉道:“閣下是?”麻損道:“老夫九華麻損。”蕭鯉想起往事,喃喃道:“九華派的嗎?”麻損道:“正是老夫,小子,快說出魔教的巢穴!”蕭鯉淡淡道:“現在的巢穴嗎?我不知道。”麻損怒道:“你去過魔教,如何會不知道?你不想說?”蕭鯉道:“我當時是被人蒙著眼,如何能知道?我又不會天眼通。”麻損瞳孔收縮,正想說話。越瑩笑道:“俞公子,魔教凶殘,天下共仇之,你又何必為他們掩飾?”

蕭鯉突然潛意識里不想眾人找到蕭瑟她們。越瑩,孤桐子和林靜三個人都達到中段天師的境界,乃是魔教護教法王的水平;其他幾個人也都與逆天五使者不相上下。雖然以正道現在的實力還對付不了魔教,但焉知他們沒有其他隱藏的高手?蕭鯉不喜歡魔教,但也不想蕭瑟受到傷害,他決定兩不相幫。于是搖頭道:“我沒有掩飾。諸位要找魔教,當自行去找,又何必假手他人?”

以越瑩的良好涵養,也不由臉色一沉,心道這人怎麼處處維護魔教?林靜道:“俞公子。”蕭鯉道:“嗯。”轉頭看她。林靜臉上掛著溫柔的笑意,道:“俞公子真的不記得魔教的所在地嗎?”她一雙明亮的眼睛緊緊盯在蕭鯉臉上。蕭鯉心中顫動,轉過頭去,沒有說話。林靜追問道:“俞公子,我們圍剿魔教決不是為了私仇,而是為了大義。你可知道魔教五使之一的‘插翅魔狼’華波修煉的‘赤陰指’需要殘害多少無辜少女才能大成嗎?四十九個!俞公子,你真的坐視魔教如此荼毒人間嗎?”蕭鯉猶豫難定。林靜續道:“我聽藍兒說過你的事,她父親,也是你師父被魔教囚禁不放,難道你不願相救嗎?”

其他人都一臉不耐地聽著林靜對蕭鯉的勸導,好幾個人忖道:何必如何費事,直接抓住這小子逼問不就得了,雖然傳言他厲害無比,但通過真氣探測,發現也沒有什麼特殊地方嘛。看他這樣子,說不定已經跟魔教勾結,所以魔教才讓他出入自如。哼,今天大家全力以對,這麼多人還能讓他走了?

蕭鯉心道停云他們傳言江湖時,自然不會說水牧甘願入魔教。自己要說出真相嗎?看到水藍期盼的目光,她也是希望自己說出魔教所在,好救出父親。蕭鯉歎息一聲道: “四年前,我去過魔教,並得以脫身,我確實知道他們的所在;一年前我又去過魔教,那里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我也沒有找到新的巢穴在哪里。我說的是真話,信不信由你們。”麻損冷冷道:“你以為這種騙小孩子的話我們會信嗎?”越瑩卻道: “我信。請俞公子說出舊巢穴所在,即使人走了,洞府應該還在,我們過去一看便知。”還沒等蕭鯉說話,麻損殺氣騰騰地叫道:“如果魔崽子都逃了,我們就把他們的老窩砸個稀巴爛!”

蕭鯉搖頭道:“既然你們的目的是魔教眾,他們不在,你們就不必去了。再說,你們現在這些人合起來也不是蕭逆的對手。”麻損勃然大怒:“你說什麼?”蕭鯉絲毫不為他凜凜的殺氣所動,淡淡道:“蕭逆的修為已經接近仙人,你們不是對手。”麻損詫愕一下,隨即仰天大笑道:“什麼?神仙?你唬誰啊?魔鬼如何會成神仙?老道是見魔殺魔,見妖除妖!”

蕭鯉也笑道:“世上豈真有正邪、神魔之分?為善為惡指在一念之間!竟然有人看事如此刻板愚鈍,實在可發一笑!”麻損怒發如狂,一拳就向蕭鯉擊來,狂風大作,隱隱帶著風雷之聲。

蕭鯉的身子如沒有絲毫重量般向後飄飛,雙臂張開,翩翩立在空中。麻損那威猛無比的一拳完全落空。他大吼道:“好個魔崽子,在哪里學到的妖法?”蕭鯉這樣似禦風又不似禦風的身法他不認識,想當然地歸為妖法。蕭鯉譏嘲道:“這就是所謂的名門正派嗎?不認識的道法一律責為邪魔,打著正義的口號,卻行齷齪之事!呸!”一口唾沫向他吐來。麻損見他如此侮辱自己,暴跳如雷,准備施展九華派獨門武功——元霧神功。

蕭鯉這句話牽連太廣,場上眾人臉上都一陣不愉。連最為溫柔的林靜都不由微皺眉頭,這孩子外表溫文爾雅,怎麼內在如此狂傲無禮?

一切都在電光石火之間,麻損剛動念提聚神功,蕭鯉吐向他的唾沫在半途發生異變,化成一個磨盤大小的水團,水團急速旋轉,射出數十道水箭,目標正是他。大家都目瞪口呆,這是什麼道法,紛紛向兩旁閃避。麻損乃是一派掌門,如此退卻面子上無論如何都下不來。他大喝一聲,背後長劍出鞘,飛到面前形成一道光幕,擋住水箭。叮叮當當一陣聲響完畢,眾人定睛看時,只見麻損提著一個劍柄,臉色蒼白,渾身濕淋淋地,肩頭、胳膊、大腿等處鮮血汩汩冒出,腳下滴了一大窪血水。

蕭鯉這招乃是五行道法之移水,以心禦使自然界萬物,理論亦載于《天道》。唾沫只是為了麻痹麻損,水取自大江,表面看來只如磨盤大小,其實蘊藏的水量不下萬升。

蕭鯉手下留情,不然這招絕對可以要了麻損的性命。饒是如此,麻損也受了不小的內傷,他至少中了六七道強力無比的水箭,還好不是要害部位。當然,這里面有他輕敵的因素

麻損大吼一聲,狂奔而去。兩個弟子叫道:“師父,師父!”追趕而去。麻損聽而不聞,轉眼身影消失不見。

眾人久久說不出話來。半天,元機道長籲口氣道:“媽的,這是什麼法術?”

蕭鯉淡淡一笑,向水藍道:“藍姐,我想去昆侖山看看,你去不去?”水藍看了林靜一眼,道:“我……我要陪師父。阿鯉,你留下來好不好?”蕭鯉搖搖頭,轉向越瑩道:“越掌門,打擾了。告辭。”轉身欲行。

一人道:“且慢!”蕭鯉轉頭看時,那人是個四十多歲的道士,相貌清奇,臉頰如削。蕭鯉道:“道長是?”那人道:“崆峒孤桐子。”蕭鯉喃喃道:“崆峒派?雷龍長老是不是你們派的?”孤桐子臉上現出疑惑之色,道:“正是。雷師叔仙去已近十年。你問他何事?”蕭鯉道:“沒事。道長叫住在下,有何見教?”孤桐子森然道: “你這樣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傷了我正派中人連句交代的話都沒有,是不是太不把正道修真放在眼里了?”

蕭鯉道:“是他無禮在先,我小加懲戒,有何不可?再說我來青城游山,青城掌門都沒說什麼,怎麼輪到崆峒派說話了?難道崆峒可以在青城如此無禮麼?”孤桐子沒料到他詞鋒如此犀利,一時被噎住。

蕭鯉擺擺衣袖,一步步跨上空中,飛馳而去。水藍叫道:“阿鯉!”蕭鯉身影已經不見,轟轟的聲音傳來道:“藍姐,有緣會再見的。”水藍心中一陣激蕩:自己剛才為何不跟他去,唉,如果他再問一次,自己一定會答應的。

檀香、檀竹和江虹都呆呆看著空中,互相對望一眼,不知是何滋味。有甜蜜,因為自己有好感的人居然如此了得;有苦澀,他居然早有愛人;有惆悵,像他這樣的人物又怎會看上自己?

※※※

PS:修正了一下蕭鯉的性格,大家有什麼看法,盡管提出。可以直接在幻劍或天鷹上評論也可以發信到yangse@263。net。

兼答眾書友:1、to地獄石頭:我寫過很那個的東東的(就是銀河),呵呵。另外多謝贊譽。:)

2、to gh588:最近不知怎麼回事,構思是有,就是不想寫,寫得也慢;也許真的是才盡了吧。不過,放心,第五卷大海南,第六卷天之秘都要寫的。

3、to水是我:沒想到我這麼隱秘的技倆也被你看穿了。啊哈哈哈哈!

4、to 張雪(天鷹):大哥你說的“隨意而作,讓人隨性隨意,寫書者如此,看書者也不就應該如此嗎?”,甚是讓我高興雀躍,咧嘴傻笑。呵呵,說到我心坎上去了。

開始構思這本書時,我就打算寫成“婉約,淒美的小說”,雖然現在偏離了初衷,但隨意性還是保持了下來。

上篇:第四十三章 又與君相見    下篇:第四十五章 昆侖西王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