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四十五章 昆侖西王母   
  
第四十五章 昆侖西王母



七派掌門坐在聖燈亭里,都不說話。

越瑩打破沉默道:“不管如何,這個少年雖然對正道沒什麼好感,但顯然也並不是魔教中人,我們不必擔心。”元機洪亮的聲音道:“這小子可厲害得很哪。我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他施的到底是什麼法術?”江云沉吟道:“他沒有真氣,像是某種五行道術。”林靜歎道:“他說要去昆侖,唉!”孤桐子道:“從來沒有人能從昆侖回來過,就算他有通天徹底的神通,也對付不了那些傳說中的怪物吧。”嘴角逸出一絲笑意。林靜淡淡道:“道兄對此很高興麼?”孤桐子怔了怔,冷笑道:“我為何不能高興?這小子為魔教說話,不入我們正道,就是邪徒,死了有何可惜!?難道林道友因為徒弟而愛屋及烏麼?”林靜不語,她對蕭鯉有好感,是因為他眉目間很有些姐姐林漪的影子。

越瑩道:“大家不要為這個問題起爭執了。我想到還有另外一件事沒說。本來是等林道友來了一起說,結果九華麻道友先走了。以後再轉告他吧。”江云問道:“什麼事?”越瑩道:“是有關西牛賀洲的。諸位道友想必知道,我曾經去過西方,並結識了一個朋友。幾天前她傳書告訴我說,她們洲的一個大魔頭向我們東勝神洲來了。”

眾人吃了一驚,什麼?西方魔頭?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越瑩道:“我朋友是奧林匹斯神殿的一名祭司,那魔頭本來是神殿的聖女,神殿規定,聖女不得婚嫁。豈知這人結識了一名男子,與他有了夫妻之實。神殿大怒,派出長老追殺她,以維護神殿的聖潔。那名男子本來是垂涎她的美貌,並非真心,現在看到形勢不利,偷偷跑來向神殿告密,告訴了情人的藏身地。神殿高手圍住那魔頭。她看到對方陣營中的情人,明白了一切,重傷突圍而去,從此毫無音訊。眾人都以為她已經傷重而死。結果一年後她又出現,學了一身黑暗魔法,所向無敵。首先突破神殿的保護,抓走她的舊情人凌遲處死,又接連殺了幾個當日傷她的神殿長老。西牛賀洲嚴禁學習黑暗魔法,那魔頭算是犯了大忌,引來整個西方魔法界的追殺。她殺人盈野,橫行西方,無人可敵,人稱撒旦之女。撒旦是西方神話中的惡神。”

眾人聽完這個長長的故事,都說不出話。這個魔女既然在西方無人可敵,一身修為定然是驚天動地,這下東方遭難了。

越瑩寬解道:“大家也不要擔心。我那個朋友還說西方高手將馬上趕來,屆時我們會合他們應該可以抵擋住那魔女。我們不太了解他們的魔法,他們自然對我們的道術武功也不熟悉。也許我們可以克制住那魔女呢。”眾人頓時精神一振。

越瑩接著解說道,西方魔法都是咒語式的,東方道術則既有咒語式又有符箓式和真氣式。符箓是早已寫好,真氣提聚只在動念間,兩者比念咒語自是要快了很多。然而,她沒說,如果魔法練到至高境界,咒語念誦所需的時間很短,動念就可以使出魔法的人在理論上是存在的。如果那魔女到達這種境界,既然魔法奈何不了她,符箓和真氣又如何能奈何她呢?

昆侖(Kurkura),東勝神洲任何修道人提起它,心情都十分複雜,那是一種混合著向往和恐懼的感覺,所謂“求之不得,輾轉反側”者是也。

昆侖在西海之南,流沙之濱,有四河從昆侖流出,分別是河水、赤水、弱水、洋水。

傳說山上有珍奇無比的返魂樹,能自作聲,如群牛吼,聞之心震神駭;伐其根煮汁為丸,名為“返生香”或“卻死香”,采其花可制成“九轉大還丹”。還有蟠桃樹,三千年一開花,又三千年一結果,食之可長生不老。還有不死樹,可以提煉出不死藥。

這些都是修道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但是人們又傳昆侖多有怪獸,諸如性情暴虐的三足烏,從南疆大澤逃亡至此的怪獸鑿齒,人面龍身的窫貐(音壓玉),生有九個頭的開明獸,殘忍凶狠的六首蛟,猛如捷豹的蜼豹鳥,還有人面馬身、鳥翼斑紋的英招,虎身九尾的陸吾等。昆侖之側有玉山,又叫炎火之山,投物轍燃,亦妖亦仙的西王母就居于此。

自古以來,上昆侖而不死者,只有兩個人。一個人英雄後裔,他為了妻子去昆侖山求得不死藥。另一個人是東勝神洲周王國的帝王——周穆王。據記載,周穆王不樂國事,一意求仙。他有八匹神奇的馬,號為“八駿”,翩緊,綠耳,赤攀,白梁,渠黃,逾輪,盜細,山子。穆王駕著八駿拉的車馳驅千里,到達巨冕國。巨冕國主巨龍氏獻白鴿之血給穆王喝,並備水給穆王洗腳。穆王再次出發,曆盡千險,終于到了昆侖,晚上在昆侖之阿、赤水之陽休息。第二天登上昆侖山頂,看太陽落下的地方,歎道:“放乎!予一人不盈于德而諧于樂,後世其追數吾過乎?”對自己丟棄國事、縱情游弋的舉動生出無限感慨。

西王母感動于穆王的誠心,在玉山上的瑤池接見了他。穆王臨走時,西王母做歌曰: “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遠,山川間之。將子無死,尚能複來?”很有留戀之意。

從此以後,再沒有能去過昆侖而還者。昆侖,既是修道人向往的仙境,又是他們不敢靠近的險地。蕭鯉說要去昆侖,七派掌門都很吃驚。水藍等小一輩的並不太清楚昆侖的險惡,都以為那些故事都是傳說,並不十分在意。

昆侖的故事真的是虛無縹緲的嗎?

蕭鯉一邊躲閃一邊叫:“喂,喂,老兄,我和你可沒有什麼仇啊。”追趕他的怪獸狀如麒麟而非,形似麋鹿而異,虎齒豹尾,周身斑紋,頭上一只白色的獨角,一雙明亮的大眼精光四射。它行動如電,撲擊如風,口吐烈火,鼻噴濃煙,揮舞著尖利的前爪瘋狂地追趕著蕭鯉。蕭鯉心中早在嘀咕:“這怪物難道就是所謂的西王母?不過西王母乃是個仙人,怎會輕易現出本相呢?真是奇怪。”

他試著叫道:“尊駕可是西王母?”那怪物住爪不攻,傲然把頭一昂,嗷嗷叫了幾聲。蕭鯉又驚又喜,真的遇到了仙人?他問道:“你真是西王母?你不是神仙嗎?”

那怪瞪大眼睛看著他,又叫了兩聲。蕭鯉不知它什麼意思,于是笑道:“得見尊面,實是有緣。據傳西王母種有蟠桃,三千年方一開花,又三千年方一結果,人吃了可以長生不老,是否真有此……”一言未畢,那怪大吼一聲,又像閃電一般撲了上來。

蕭鯉連忙飛退,抖手發出一道掌心雷。那怪一張大口把那道雷電吞了下去,獅鼻里噴出兩道濃煙,挾帶著霹靂閃電,直射蕭鯉。它把掌心雷吞掉又從鼻子里把它返回來。

蕭鯉叫道:“啊喲!”這怪物怎麼如此厲害?剛才還有所收斂,難道剛才自己提及蟠桃觸怒了它?當下踏風飛到空中。那怪又吼叫一聲,四蹄騰空,銜尾追來。蕭鯉這才發現它背後生了兩只肉翅,張開後七彩斑斕,美麗無比。

蕭鯉暗叫倒黴,怎麼會遇到這個難纏的家伙,自己不就采了一朵“返魂花”嗎?就算這山是你的,也不能如此吝嗇呀。他舉手一招,一道天雷轟隆劈下。那怪仿佛知道厲害,不再生吞,振翅閃過,然後張嘴噴出一團火焰。

蕭鯉引來江水。水火相撞,哧哧聲響,火焰突破水幕卷向蕭鯉。蕭鯉吃了一驚,這家伙噴出的居然是三昧真火?他叫道:“變!”化身為風,倏忽不見。那怪吼叫一聲,又是一團火焰噴來。蕭鯉這時才真正有些驚惶,它看得破五行遁術?剛才還十分懷疑,現在則想:看來它真的是傳說中的西王母。

“開謝花!”那怪周圍立即產生無數朵火紅的“鮮花”,集中向內射出閃電,然後霸道的風刃緊跟切入,然後螺旋炸開。蕭鯉如電一般逃走了,留下“西王母”咆哮如雷。從它中氣十足的聲音看,開謝花並未傷到它。

蕭鯉看到一隊野鹿在覓食,計上心來,飛身而出,貼在一頭野鹿的肚子下,然後息隱靈力,關閉七識,任憑野鹿帶著自己東走西竄。“西王母”振翅在天空兜了一圈,沒有發現蕭鯉的行蹤,悻悻飛走了。它剛才是憑靈力聚集的強度辨出蕭鯉的藏身地,現在蕭鯉息隱靈力,它只得無功而返。

蕭鯉從鹿腹下跳出來,悄悄向南走去,他是不敢再往西走了。他今天剛到昆侖腳下,什麼怪物都沒碰到,還采得一朵返魂花,正自高興,暗贊自己運氣好,同時懷疑傳說的真實。結果穿過一片幽深的密林後,迎面就遭遇了這只四處亂蹦,暴怒無比的“西王母”。

遠遠聽到“西王母”淒厲的長嘯聲,狂風大作,天空烏云彙集。以蕭鯉的修為,心神亦不由一黯,這個“西王母”到底有什麼傷心事,居然叫得如此悲涼?!

※※※

PS:嘿嘿,神怪的東東來了。老是淡淡的也不好,加點作料先。

另外,要來點感情戲了,下章開始吧。別擔心,不是和西王母哦。

上篇:第四十四章 道不同不謀    下篇:第四十六章 邂逅莎莉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