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四十六章 邂逅莎莉葉   
  
第四十六章 邂逅莎莉葉



蕭鯉悄悄出了玉山。南面是一片連綿的山脈,古森林將它們緊緊護住,看起來像條條黑色的巨龍蜿蜒在大地上。山脈下是四季盛開的鮮花,翩翩彩蝶在花朵上留連,花叢中會偶爾撲拉拉躥出一只不認識的小動物來,紅眼珠骨碌碌盯著蕭鯉打量幾下,瞬間逃走了,讓他對南北風光的差異很是感慨。北邊寒冰炎火,南邊春花夏草,造物的神奇實在難以揣度。

蕭鯉悠然飄過一片鮮花,落在一顆凸出的紅色巨石上,向四面望去。咦?西邊那棵結著紫果的樹下仿佛躺著一個白衣人,身上血跡斑斑。

蕭鯉飛身過去,落在她身邊,伸手把面容朝下的那人翻過來。他就這樣很偶然地遇到了這個在他生命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女人。

蕭鯉首次見這樣相貌的人:她一頭金黃色的長發,在陽光下閃動著動人的光彩;眉毛細長,雙眸緊閉,美麗的睫毛微微顫動著;鼻子挺直,形狀嬌好的嘴唇沒有一點血色;她的皮膚是嫩白如脂,光滑如玉。蕭鯉根據書上記載以及圖畫,斷定這人來自西牛賀洲。他第一次見西方人,看不出這女子的確切年紀,反正挺年輕。

不管她為何來此了,先救活再說。她雪白的緊身衣上滿是鮮血,蕭鯉摸索之下,很快發現她最重的傷勢是前胸。把她移動到旁邊一塊乾淨的石板上,仰面放倒,去解她前胸的衣扣。蕭鯉雖然沒有接過這種女孩子的衣服,但天資聰明的他很快掌握了技巧,把衣服毫無損傷地解開來。脫掉白衣,里面是一層被鮮血浸染得變色的月白小衣,小衣下的抹胸也滿是血跡。蕭鯉摸索到她身後,把裹得嚴嚴實實的抹胸一層層繞開。

刹那間蕭鯉什麼都看不見了,眼前一片刺目的雪白,雪白中的兩點嫣紅驚心動魄。他小時候曾經見過石筠的胴體,現在已經好幾年,乍一看到這具如此動人的身體,只覺腦中嗡地一聲,喃喃道:“原來……原來……女人的身體可以這樣好看……”那女子兩只雪乳間是一道深深的傷口,像是被什麼怪獸的利爪所劃,血肉翻出,十分可怖。

美麗與丑惡結合起來,更添無窮魅力,蕭鯉一陣口干舌燥,右手不由輕輕摸在上面。

不過他立即醒轉過來,左手反轉,啪地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定定神,開始念誦學自石筠的水系治療法術:“乞賜甘露,活彼生民。既優既渥,既沾既足。以享以祀,以妥以侑,以介景福。”他法力深厚,這個法術不必借助玉柳瓶這樣的法器也可輕易施展出來。雙手間一道白色水霧射在那女子傷口上,她感覺到那種清涼的感覺,身子顫動起來,片刻之後,白霧散去,傷口愈合如初。不過由于失血過多,她還是沉睡沒有醒來。

蕭鯉戀戀不舍地把她的衣扣扣上。當然,抹胸他搞不定,就胡亂繞了幾圈,把最外層的衣服給她穿好。由于抹胸沒有纏緊,那女子豐滿的體態在緊身外衣下更加讓人心動。

蕭鯉轉頭四望,東邊有一個淺淺的山洞,看起來十分整潔。便抱起她來,飛了過去。

說是山洞,其實不過是個三米多深的凹陷,可喜的是,里面有塊還算平整的石板。蕭鯉把外衣脫下鋪在上面,讓那女子躺好。自己搬了塊石頭坐在她身邊,一眼不眨地打量著她的面容。這個異國美女讓他有了深深的好奇和微微的動心,這種好幾年都沒有了的感覺是不是愛呢?他隨即否認,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一個剛見面不到半個時辰,話都沒交談一句的陌生人?

但是,有時候人的感情就是這麼奇怪。

太陽向西方落下,滿天的云霞格外美麗。蕭鯉面前是那西方美女,遠處是要眯著眼睛欣賞的晚霞,一時間心情恬恬淡淡,舒服極了。

那美女醒了過來,睜開眼睛,上面是青蒼的石壁,頭向左轉,是一片燦爛的霞光;頭向右轉,是一個掛著溫柔笑容的臉龐,紅霞把他的眼睛映得很吸引人。她回想起被一頭飛馬擊傷的事來,然後感覺胸前的傷口涼涼的,一點都不疼,微微一驚,伸手摸去,抹胸亂七八糟地纏在胸前。她右手甩出,蕭鯉“啪”地挨了一記耳光。

蕭鯉看著她的眼睛正自微笑,她的眼睛很美,像是蔚藍的天空,又像碧綠的湖水,深邃靜謐,讓人甘願沉醉其中,不再醒來。這記耳光突如其來,蕭鯉完全沒有防備,被打得眼冒金星,大怒道:“你干什麼?”那女子的恬靜溫柔的神色突然一變而為暴虐凶狠,道:“你對我做了什麼?”她說的是神洲語,雖然不太流利,蕭鯉也還聽得懂。神洲語又叫華語,是整個東勝神洲用的最廣的語言。

他立即明白了女子為何發怒,便歉然道:“在下並非輕薄之輩,姑娘受了重傷,不察看傷口無法救治,形勢逼人只得從權,姑娘莫怪。”那女子神色緩和下來,知道自己魯莽,但她不願意認錯,便道:“我現在是在哪里?”蕭鯉道:“昆侖。姑娘是西牛賀洲人嗎?”

那女子看了看他,道:“不錯。我叫莎莉葉,你叫什麼?”蕭鯉說了自己名字,問道:“你莎姑娘因何受傷?”莎莉葉皺起眉頭,怒道:“我碰到一只怪物,呣,長著兩只翅膀,像馬,不過頭像人,有眼睛,耳朵,鼻子。它本來睡覺,在花叢里。我不小心踩到了它,然後我們戰斗,一道風,後來它張嘴吐出,打在我這里,我就昏迷過去了。”她從來沒有說過這麼長的華語,氣憤之下不免詞不達意,只得用手比畫。當她說道“打在我這里時”用手指了指,蕭鯉的目光灼灼盯過去,莎莉葉憤怒地哼了一聲。蕭鯉只有訕然一笑。

他問道:“你來東方做什麼?”莎莉葉道:“我聽說昆侖有一種草,叫做忘情草,可是的?”蕭鯉想了想,道:“好像我也聽說過,但很少有人采到。再說昆侖山上有很多怪物,你也碰到了,它們都很危險。那只人首馬身的家伙大概就是《大荒經》上說的英招。忘情草也沒有什麼大用處,你采它做什麼?”莎莉葉道:“聽說吃了忘情草,可以忘記以前的事,可是的?”蕭鯉搖頭笑道:“哪有這回事。忘情草是一種最好的麻藥,用來治傷最好。哪能讓人失憶?”莎莉葉翻身抓住他的肩膀道:“什麼?”蕭鯉道:“你怎麼啦?”莎莉葉放開他,喃喃說著西方語言,整個人仿佛被抽空了空氣的氣球一樣,失落,無奈,絕望,痛苦,無數感觸紛至遝來,她閉上眼睛。

※※※

PS:這一章肯定會有人說是硬湊的。沒辦法,思路有,但是寫這書時原來一直有的自然感覺暫時沒了。這書本來應該隨意寫的,如果強求肯定寫不好。但是,已經好久不更新,看大家焦急的樣子,我只有勉力搞出一些字來了。

另外,最近我們公司准備實行住房貨幣化。原來是代我們租的賓館,一人一間,挺舒服,現在每人發幾個小錢,讓自己去租。我想租個既便宜,又能騎車上班(朝陽門)

的,真是好困難呀。麻煩!6月底就是最後期限。郁悶哪∼∼!

上篇:第四十五章 昆侖西王母    下篇:第四十七章 魔光耀天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