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五十一章 諸神之時代   
  
第五十一章 諸神之時代



蕭鯉出了不寒谷,向北飛去,轉眼來到“西王母”出沒的昆侖。他對這奇怪而強大的生物起了一點興趣。它怎麼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為什麼感覺它這樣悲傷?這個美麗的生物有著什麼樣的過去?

怪獸赫然立在玉山之頂,四蹄按地,遙望東方,美麗的翅膀映著朝陽的光芒,閃現種種莊嚴寶色,大大的眼睛里流露著無窮的不甘和絕望。它轉頭看到了蕭鯉。蕭鯉嚇了一跳,在空中身形一凝,擺出招架的架勢。怪獸橫了他一眼,什麼舉動都沒有做。

蕭鯉突然有種直覺,這怪獸現在對他沒有敵意。于是他飛上玉山之頂,落在離怪獸兩三丈遠的地方,向它一拱手,道:“兄台請了。半年前曾和兄台見過一面,不知是否還記得?”怪獸冷冷看了他一眼,又不屑地轉過頭去。蕭鯉笑道:“上次純屬誤會,我可根本沒見過什麼蟠桃。只是采了一株返魂草而已,當時不知此山屬兄台所有,不請而取,請兄台諒解哦。”怪獸低低叫了幾聲。

蕭鯉道:“這麼說來,兄台是原諒我了。”怪獸厲吼一聲,一爪拍下,喀喇一聲,腳下岩石化為齏粉。蕭鯉退後幾步,道:“兄台?”怪獸兩只前蹄向前伸開,身子伏低,把頭埋在兩蹄間,放聲悲吼,淚水滾滾而下。蕭鯉錯愕道:“這……”

怪獸一行哭,一行用尾巴敲擊岩石,觸者盡裂。蕭鯉小心翼翼地走過去,看怪獸沒什麼反應,就坐在它旁邊,伸手拍拍它頭。怪獸並未作出大的反應,只是埋頭哭泣。蕭鯉撫摸著它背上綢緞般油滑的皮毛,安慰道:“兄台莫非有什麼傷心事?只要我能幫得上忙,兄台盡管說。”怪獸猛地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露出喜悅的光輝,但瞬即黯淡下去,搖搖頭,又埋在兩爪間。蕭鯉道:“兄台是覺得我能力不夠嗎?世上無難事,多一個人知道總會多一個想辦法的路子。即便我幫不上,兄台把煩悶說出來,心情也會好些。”怪獸輕輕叫了一聲,騰空而起。在空中轉頭看向蕭鯉,示意他跟上。蕭鯉心下歡喜,飛身緊隨。

怪獸帶他飛下山頂,進入玉山西邊的峽谷,鑽入絕壁上的一個狹窄細長的縫隙。縫隙呈菱形,約莫五尺多寬,倒有七丈多高,上下四周的岩壁都是光滑非常。從遠處看,仿佛是曾有個巨人舉起用擎天巨劍插入山壁上而留下的印記。在狹窄的山道里飛了一會,前面豁然開朗,是個玉石做成的石室。說是石室,卻又不然,四壁全是天然形成,絕非斧琢。石室靠壁的地方鋪著松軟的毛皮,看來是怪獸睡覺的地方。壁角倚著一把劍。

蕭鯉開始還沒感覺到什麼。看了這劍兩眼之後,卻蹭蹭連退三步,渾身汗水淋淋而下。劍長三尺三寸,無鞘,呈透明的血紅色。劍並不鋒利,但蕭鯉卻感觸到一股它盡力深藏的森然殺機和血腥氣息,這殺氣讓人魂膽俱裂。這劍,到底吞噬了多少妖魔靈怪的精魂、飲食了多少修道高人的鮮血啊?

怪獸見蕭鯉居然能夠感覺到那劍被封住的殺氣,也稍微有些詫異,對他的評價稍微提高了一點。它把劍叨起來,銜到外面去。蕭鯉長舒了一口氣,他以為自己剛才聽到了那些修道人靈魂的哭喊聲。好恐怖的劍!這是誰的劍?

怪獸走到他面前,明亮的眼睛緊緊看了看他,伸出右爪,開始在地上寫字,利爪下去,堅硬的岩石如豆腐一般。蕭鯉忙低頭仔細觀看。頭幾個字赫然是:

“我是西王母……”

蕭鯉張大嘴巴,剛想說:“西王母不是神仙嗎?怎會如此?”那怪獸卻像看透他的心意似的寫道:“被玉帝施法變成這般模樣,法力幾乎盡失……”蕭鯉已經完全消化不過來了,叫道:“真的有玉帝嗎?”西王母點點頭,眼睛里射出複雜的光芒,有憤怒,有傷心,有絕望,又有著難解的迷茫。蕭鯉忖道:“它法力幾乎全失,還能如此厲害?那如果法力在的話,力量真是難以想象啊。”

通過地上寫的字,蕭鯉了解到一段充滿神秘而又滿載痛苦的往事。

西王母,本名侯婉玲(書中為絞絲+侯,目+宛——作者注),數十萬年前是個普通的修道人,與倪君明等人一起拜在東皇太一門下。道法大成後,侯婉玲和倪君明攜手踏遍七海十洲,降妖除魔,日久生情,結為夫妻。侯婉玲善用風和火,倪君明善用水和雷,風屬金,西金,雷屬木,東木。十洲修道人稱呼他們為“東王公、西王母”。那時,便是傳說中的諸神時代。

那時,宇內神佛滿天,自稱傳承道之精髓的“四禦”破空而來,妄圖染指大地十洲。四禦為紫薇大帝,勾陳大帝,南極大帝和玉皇大帝。東皇太一反對外來神佛干預十洲,首先遭到圍攻,被迫離開,移足炎熱難耐的太陽。那里他能夠利用太陽的紫色火焰,四禦也無開奈何。反正他們目的達到,也不再理會東皇太一。

剿滅了其他四禦單個難以對付的反對者後,擅長陰謀詭計的玉帝首先挑起紫薇大帝和南極大帝的不合,“北斗注死,南斗注生”,兩人反目成仇、勢如水火,不久便同時離開十洲、各歸本來星球北極星和南極星。

其次,玉帝挑起勾陳大帝與其妻後土夫人的矛盾,後土負氣入地,號為“地母”,“鬼母”。勾陳也離開了十洲。

最後,玉帝逼迫原來的十洲之帝——帝俊讓位,自己當上了十洲最高的統治者,居住于昆侖山之上三十三萬丈的虛空、用紫云白玉做成的都城——靈霄城,俯瞰著十洲大地和芸芸眾生。

玉帝一次到十洲巡視時偶然碰到侯婉玲,為她的美貌與靈慧所迷,展開追求。倪君明向玉帝挑戰,不敵而走,郁郁而終。至于是傷心而死還是被玉帝差人害死就沒人知道了。侯婉玲被迫做了玉帝的妻子——玉帝的第一個妻子也是唯一的妻子。雖然受到玉帝百般寵愛,她還是十分痛苦,“千古艱難唯一死,傷心豈獨息夫人”。仇恨和怨毒表面上被壓下了,但種子卻在心里默默成長著。她喜歡群仙叫她“西王母”,而非“王母娘娘”。

報仇的機會終于來了。當時天地之間運生了一個讓十洲的眾仙群妖都大吃一驚的人,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那便是孫悟空大鬧蟠桃會。

這個事件差點讓靈霄城自此瓦解。玉帝查出西王母暗中與孫悟空勾結反他之事,勃然大怒,萬千寵愛化作滿腔怒火,便把她變成怪獸,罰下靈霄城,投到昆侖山。西王母從此“豹尾虎齒,蓬發戴勝”,不能人言,在昆侖山上終日悲嘯。玉帝還不罷休,施大法力,祭下“萬劍攢心咒”。西王母每月都要承受一次萬劍攢刺之苦,全身沒有一處好肉。但疼痛三日後傷勢又自然恢複。這樣的折磨至今已萬余年。

所以,西王母對蟠桃會事件十分忌諱,先前聽蕭鯉提起蟠桃之事暴怒起來。不只是因為這事件讓她現在飽受折磨,更因為它沒有成功。孫悟空沒有打敗玉帝。尤其是他不該招惹到居住于三十三離恨天之上、專心煉丹久已不問世事的太上老君。太上老君乃是上古靈氣所凝,法力之高可為宇內之冠,玉帝對他十分忌憚,向來尊敬異常。孫悟空卻不知天高地厚地招惹,從他偷入兜率宮、盜吃不死丹那刻起就注定了失敗的命運。他被老君和玉帝聯手擒下,戴上緊箍咒,不得不屈服,遭受的折辱、承受的痛苦比之西王母只會深不會淺。

蕭鯉聽完西王母寫在地上的長長的故事後,半天回不過神來:原來,原來十洲生靈一直尊崇的天帝其實就是玉帝。宇內神佛滿天,根本就沒有一個統一的最高統治者——天帝。原來,孫悟空大鬧天宮的故事是這樣的。原來,傳說中西王母接待後羿和周穆王的故事都是假的。那時候她已經是怪獸了,哪里還會說話、贈藥、唱歌?原來,自己向往的無憂無慮、自在自為的神仙世界也是和現實世界一樣充滿了爭斗與血腥。宇宙之大,哪里還有樂土啊?

西王母在地上寫道:“這麼多年來,你是第一個聽我說了這麼多話的人。現在心情好多了。”蕭鯉不知道說什麼好。她這樣大的困難自己又如何幫得上?那是玉帝所加的封印啊。

西王母猜到他的心思,寫道:“不必為難,我本就沒有希望你能幫得上我。”蕭鯉苦笑著點點頭。

此後幾天,西王母領著他游遍昆侖山。在她的引介下,蕭鯉認識了一些比較而言性情還算溫和的通靈精怪,如英招、陸吾等。自然,靈藥珍草也采集了不少。

蕭鯉閑暇時就向西王母請教修道知識,本以為能大有收獲。卻發現遠不是那麼回事。西王母所修煉的道術和他的大不相同。諸神時代,天地靈氣充裕,即便是普通人也能小通道法,天資聰穎的更能“朝游北海,暮宿蒼梧”。可以肉身飛行、離開十洲去其他星球的也是小有人在。他們關注的只是個“用”字,並不是他們重“術”不重“識”,而是那時候人們心中都有一個純樸而浩大的“道”字,根本不用刻意修煉。諸神時代修道人的力量比現在人的力量強大得太多了。

蕭鯉試著施展西王母教的所謂“簡單”法術時,根本就感覺不到她所說的施法前天空星辰都將力量投注到自己身上的情形。靈力逼到極致,幾次頭暈昏倒,他都沒有施出來這個名叫“流星”的法術。西王母所知道的任何法術他都無法使用,只得廢然作罷。

盤旋幾天後,蕭鯉滿懷惆悵地作別西王母,離開昆侖山。禦風于虛空中,回頭向西方眺望,一輪血紅的夕陽正落在玉山之頂,西王母踞在夕陽中,充滿神秘和瑰麗。蕭鯉長嘯一聲。西王母作嘯相和。蕭鯉聽出嘯聲中的蒼涼之意,不由心頭一黯,轉過身子,如一道流星疾射而去,清越的歌聲劃破天地:長歌可以長哭,遠望可以當歸。思念君子,郁郁壘壘。欲歸家無人,欲渡河無船。心思不能言,腸中車輪轉。心思不能言,腸中車輪轉……

');

上篇:第五十章 我是修道人    下篇:第五十二章 造訪血刀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