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五十二章 造訪血刀宮   
  
第五十二章 造訪血刀宮



蕭鯉浪跡天下,尋訪仙人足跡。除了為了證實自己對天道的疑問外,更多了一些修成大道、救出西王母的念頭。雖然據西王母說大地上隱居的仙人特別多,有些甚至到了超脫天劫、自在自為的境界,玉帝也輕易不招惹他們,比如菩提老祖、“與世同君”鎮元子等等。但蕭鯉半年多來,一個大仙也沒找到。像他那樣接近仙人的倒經常遇到,交了不少好朋友。

一日,來到並州境內,感覺不少武林人物喜氣洋洋得在大街上走動。他抓住一個看起來武功還不錯的人問了問。那大漢詫異道:“你竟然不知道丹大俠壽辰這等大事!?虧你還是個佩刀帶劍的江湖人?是不是初出江湖啊?”蕭鯉腰中懸著一把帶鞘的木劍,做裝飾用。他笑道:“晚輩甫出師門,什麼都不懂,還請前輩指教。”那大漢聽人叫前輩十分高興,咧開大嘴,拍拍他肩膀道:“小伙子不錯,很懂禮貌。有請貼嗎?”蕭鯉搖搖頭。大漢豪爽地道:“跟著我來吧。”蕭鯉連忙道謝,又問道:“還沒請教前輩大名?”大漢傲然道:“擒龍手司馬縱橫。”蕭鯉有些好笑,好囂張的名字!不過臉上卻十分仰慕加震驚地道:“原來是司馬前輩!曾經聽師父說過,司馬前輩已經打通任督二脈、到達三花聚頂的階段了吧。”

司馬縱橫也很吃驚:“這是你師父說的?我剛打通沒多久,他怎麼知道?你師父是誰?”蕭鯉笑道:“我師父向來不在江湖中行動,別人叫他虛無子。”司馬縱橫撓撓頭:“虛無子,虛無子,這名字真奇怪!噢,小兄弟別見怪,我是說這名字很特別,很不錯。小兄弟你怎麼稱呼?”蕭鯉道:“晚輩姓俞名簫。”司馬縱橫笑道:“什麼晚輩?我看俞兄弟很順眼,如果你不嫌棄,就叫我司馬大哥吧。”蕭鯉笑道:“自當從命。”

兩人騎馬向並州城馳去。蕭鯉暗忖:“怎麼感覺這麼熟悉?好像什麼時候來過。”司馬縱橫輕車熟路,很快來到東郊丹大俠門前。好大的一處莊園,方圓足有十里,有城有牆,像一個小小的城郭。朝南的大門上橫書三個血紅的大字:“血刀宮”。蕭鯉“啊”了一聲。

司馬縱橫和他並肩站在一起,道:“怎麼?”蕭鯉一笑:“沒什麼。”心中卻升起一絲奇異的感覺,這是自己少數幾個親人了。十年前來過這里,如今十年已過,不知道姑夫姑母如今可好?那個愛吃糖的表妹丹紫應該長成十七歲的美貌少女了吧!一切仿佛還都在昨天,舉止瀟灑、剛強孤傲的父親,溫柔美麗、宛如仙子的母親,濃濃的親情,寶貴的幸福。歲月猶如不可捕捉的流光,彈指間十年過去,血刀宮高大的牆壁依然如舊,但人事全非。當年三口之家,其樂融融,現在孑然一人,形影相吊。雖說已獻身天道、立志修仙,但這些東西還是難以割舍,想起還是無法不為之悲傷。

司馬縱橫拍拍他:“俞兄弟,俞兄弟。”蕭鯉回過神來。司馬縱橫接觸到他那雙如同明月般皎潔明亮、深海般神秘幽靜的眸子,不由渾身一震,那眸中隱藏著多少憂傷,多少無奈。

看門人認識司馬縱橫,接過他遞過的請貼,聽了他對蕭鯉的解釋,笑著請兩人入內,有人專門帶路。蕭鯉看著頭前帶路的孫叔老態龍鍾的背影,輕輕歎了一聲,當年孫叔還牽過自己的手在園里玩,現在他已經八十多歲了吧,比之以前可老得過了。司馬縱橫把禮物交給孫叔,悄聲問道:“俞兄弟你沒有禮物吧?我這個禮物就算我們兩個的。”蕭鯉想了想道:“多謝大哥,不過湊巧今天還真帶了禮物。”從懷里取出一個翠綠色的小瓶,遞給孫叔。孫叔看到瓶身上幾個小小的篆字,不由吃驚道:“黃老神仙的歸元丹!?這,這……”司馬縱橫也驚道:“這可是無價之寶,你怎麼會有?”蕭鯉一笑:“不小心撿來的。”孫叔雙手顫抖著握著小瓶,心里暗忖:“這一傳出去,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來搶奪。唉,到底是福,是禍還很難說。”司馬縱橫雖然頭腦不大靈便,也感覺出這里面的凶險。蕭鯉根本沒感覺出來,皺眉道:“這丹有問題嗎?應該還可以啊。”孫叔忙道:“沒問題,沒問題,多謝俞少俠。”

大廳里眾人濟濟一堂,正中坐著的正是丹陛、蕭煙。蕭煙是蕭溟的妹妹。至于兩人的家世卻沒有人知道。丹陛看起來還是十年前的模樣,長方臉蛋,劍眉星目,留著三綹黑須,現在他正和來賓談笑正歡。蕭煙也沒有變老,仿佛還比當年更年輕了一點,她也是江湖兒女,不必避嫌。丹陛今年五十歲整,比蕭煙大了十來歲。

孫叔在大廳門口報道:“擒龍手司馬縱橫大俠送玉獅一對,虛無子高足俞簫少俠送……送歸元丹一瓶!”眾人臉上都露出笑容:“司馬小子來啦,這傻小子……什麼?歸元丹?”幾乎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丹陛和蕭煙對望一眼,道:“知道了,把貴客送的禮物收起來吧。”孫叔高聲道:“是。”

司馬縱橫和蕭鯉走進大廳。他首先快步上前,施禮道:“晚輩司馬縱橫見過丹大俠,祝丹大俠壽比南山、福如東海!”丹陛起身攙扶,笑道:“快起來,快起來。雖然我和你師父平輩論交,但江湖兒女不拘小節,我和你也是平輩論交。來人,給司馬兄弟看座!”司馬縱橫喜悅萬分,他向來極好面子,丹陛如此對他,讓他感激到心里去。

蕭鯉待司馬縱橫退下來,也上前道:“俞簫給丹大俠祝壽,祝丹大俠神功更上層樓,祝丹夫人青春永駐,祝丹小姐越長越美麗!”眾人面面相覷。丹陛雖然也大出意外,但還是不失禮數,道:“多謝俞少俠,來人,看座。”

落座已畢,蕭煙問道:“不知俞小俠仙鄉何處?”蕭鯉道:“晚輩父母早亡,浪跡天涯,四海為家。”蕭煙一怔,接著道:“不知尊師虛無子在何處修行?”蕭鯉道:“海外聚窟洲。”蕭煙一皺眉頭:“聚窟洲乃傳說中十洲之一,虛無飄渺,難道真的存在嗎?”蕭鯉道:“不錯。”來賓中一個道人模樣的人打了個稽首問道:“無量天尊。剛才聽到俞小俠送的禮物叫歸元丹,不知是否黃老神仙煉制的那個歸元丹?”眾人最關心這個,都豎直耳朵傾聽。

蕭鯉前段時間一直和黃老神仙這樣的高人交往,一時忘了江湖險惡,現在才想起“匹夫無罪,懷壁其罪”的道理,深為給血刀宮帶來煩擾後悔,皺眉思索解救辦法。道人見蕭鯉不答,心頭惱怒,道:“俞小俠莫非對道玄子的問話不屑回答麼?”蕭鯉這時已打定注意,當下道:“不敢。歸元丹自然是黃天師親手所煉。其實何止歸元丹,黃天師還將聚神丹都曾贈于在下。今日乃是丹大俠的生日,大家絮絮于無關之事,不覺得于主旨有偏嗎?”道玄子臉色微微一紅,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

丹陛心道:“這少年怎麼如此飛揚跋扈,不懂江湖險惡?就算你是黃天師的朋友,在仙丹誘惑下,也難保不會被人暗算。”蕭煙心道:“這個少年像極了一位故人,是誰呢?”

各位前來的賓客除了少數幾個懾于黃老神仙威名不敢打鬼主意外,不少人都蠢蠢欲動。歸元丹、聚神丹啊。歸元丹吃一顆據說可以增加三十年功力。聚神丹則可以幫助修道人避過天師階段中的心劫。

這時突然聽得一個妖媚入骨的聲音慵懶地道:“哎喲,這麼多人呀?丹大哥,小妹是不是來晚了?”聲音似呻吟,似撒嬌,充滿媚惑之意,不少人面紅耳赤。道玄子喝道:“何方妖女,還不現身?”道門正宗“磬音七振”。

那聲音道:“道長干嘛生這麼大的氣?小女子這麼現身了嗎?”道玄子臉色一白,剛才音波相撞,由于他聲音中的功力是向四面振發,力量分散,吃了個小虧。這時大廳門口倏地現出一個身披輕紗的女子,臉上罩著一層薄紗,身若柳枝輕擺,腰若無骨款款,煙視媚行地走入大廳。眾人叫道:“無憂宮主!”“石妖女!”蕭煙神色頓時十分難看,冷冷瞪了丹陛一眼。丹陛訕訕然地搓搓手。

石筠環顧眾人一眼,看著丹陛笑道:“小妹前來給大哥祝壽,好像並不受歡迎啊。”丹陛道:“這個,石姑娘,好意心領了。只是這里的朋友對石姑娘都有些誤會,我看石姑娘還是盡快請回吧。”石筠驀地轉身,掃視著眾人,冷哼道:“誤會?誰有誤會盡管給老娘站出來!”沒人站出來。石筠向丹陛笑道:“大哥你看,哪有誤會啊?”司馬縱橫突然站起身來,叫道:“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說,你把我張師弟怎樣了?”

石筠吃吃笑道:“這不是縛虎手周銅山的大徒弟嗎?你那個師弟自願投入我門下,我總不能拒絕吧。咦?”她突然看到藏在司馬縱橫身後的蕭鯉。蕭鯉走上前來,笑道:“石姐姐,你好,好久不見了。”石筠又驚又喜:“蕭鯉?”一把把他抱住,在臉上吧地親了一口,“五年沒見,你長得這麼帥了?”

蕭鯉輕輕推開她,笑道:“姐姐漂亮如昨,青春不改,實在是可喜可賀。”石筠道:“後來你做出了驚天動地的大事,我還逢人就說,這孩子在我家住過呢。嘻嘻。聽說你去昆侖山了,好玩嗎?”蕭鯉點點頭,笑道:“好玩。”

司馬縱橫叫道:“俞兄弟,原來你是蕭鯉啊。”蕭鯉轉頭對他道:“不是有意瞞你,還請大哥原諒。”司馬縱橫笑道:“沒事,沒事。石姑娘,這下大家都是朋友,可以放了我師弟了吧?”石筠道:“沒問題。如果他不願意走,我也趕他走。”司馬縱橫嘿嘿笑道:“這個……謝謝石姑娘啦。”

道玄子冷笑道:“我當是誰?原來是和魔教勾結的奸賊!”當日蕭鯉不和白道八派合作,雖然峨嵋江云、青城越瑩、蓬萊林靜等沒有說什麼,但受傷的麻損、武當的清虛都對他甚有成見,加上當日八派的後輩都在場,消息傳出後,那些對魔教仇視的人自然把蕭鯉歸入魔教一伙了。

蕭鯉淡淡笑道:“兩年前,我就在峨嵋說過,那些打著正義的口號,卻行齷齪之事的人比魔教還無恥!道玄子,你心里是不是在打歸元丹的主意啊?”

道玄子臉色通紅,老羞成怒,怪叫一聲向蕭鯉撲來。

PS:曾經猶豫徘徊,幾次提起刀來。如今幡然悔悟,瀟灑步出宮外。每天快樂開懷,每天喝酒打牌。不做太監真好,泡妞多麼自在!嘿嘿。:)

');

上篇:第五十一章 諸神之時代    下篇:第五十三章 豈能任擺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