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五十三章 豈能任擺布   
  
第五十三章 豈能任擺布



蕭鯉看著撲來的道玄子,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道玄子手中的長劍迸發出耀眼的白光,刺向他胸前,喝道:“魔教妖徒,人人得而誅之,貧道今日要替天行道!”蕭鯉豎起右掌,當胸一立,正要反擊,一人刷地攔在道玄子面前,道:“道兄請息怒,給在下一個面子。”正是丹陛。他雙手環保,形成一個血紅的光幕,擋住道玄子的“熾天刺”。兩人身子都是微微一震。道玄子皺起眉頭,道:“好吧,看在丹大俠的面子上,今天就先饒過這個妖徒。等壽筵過後,貧道當繼續追殺此魔。”丹陛笑道:“多謝道兄。”向眾人一拱手,道:“各位,今日乃是在下生日,請各位賞個薄面,有什麼恩怨,且放一放,不知可好?”眾人都道:“丹大俠都發話了,我們還能說什麼?”“自然是要賞臉的。”“好的,好的。”“丹大俠如此謙恭,我等不敢當。”

于是大家落座,石筠挨在蕭鯉身邊,絮絮問他五年來的生活。蕭鯉挑揀著說了一會。石筠不高興了:“鯉兒,你對我怎麼還掖著藏著的?”蕭鯉笑道:“小弟不敢。”石筠哼道:“不敢?現在天下還有你不敢的事?一飛沖天,自然不把姐姐放在眼里了。”蕭鯉笑道:“姐姐認為我隱藏了什麼啊?”石筠扭了扭他的臉蛋,低聲道:“你破身了吧?”眾人看到他們兩個的樣子都大要其頭,光天化日之下做此丑態,實在是難以入目!當然心里更有一股嫉妒在。雖然是“妖女”,但石筠這個妖女實在是太美麗、太風騷了。那種媚到骨子里的女人味哪怕修道多年的人也是感到心猿意馬。

蕭鯉搓搓手:“這個……”石筠白了他一眼,咬著他耳朵道:“知道會有今日,我早就該把你吃了。”說著還往他耳朵里吹氣。蕭鯉回憶五年前在無憂宮的情形,低聲道:“姐姐心里不是這樣想的吧?那個人很重要吧?”石筠頓時身子一僵:“你在說什麼?”蕭鯉笑道:“谷雨。”當年他少不更事,現在看事物已經一目了然。石筠定定地看著他,良久沒有說話,神馳遠方,自己真的那麼心軟,放不下一個被自己害過的人嗎?

晚上,丹陛舉行盛大的宴會,招待前來祝壽的各路修真者。雖然丹陛向來疾惡如仇,號稱大俠,但殺孽甚重,血刀宮也不能算是特別正道的門派。所以白道八派並沒有派重要人物到來,基本上都是象征性地派個弟子送了賀禮。按道理說,與血刀宮非常近的陰山天機派應該派個重要人物來,兩者勢力交叉,已經出現些小矛盾了。不過,古老門派的面子和架子都太大了,不屑于和血刀宮這種崛起不到百年的暴發戶打交道。丹霞派和血刀宮這種大幫派沒有交情,並未來人。

來賓中聲勢最浩大的要算是幽州逍遙派了。逍遙派掌門人范逸帶著兒子范駿親自道賀,隨行十八名逍遙衛,送了一件給眾人帶來的震動不下于蕭鯉歸元丹的禮物。那就是傳說中的仙家利器——化神刀。對不用刀的人價值不大,但對用刀名家如丹陛而言,這是可以可遇不可求的寶物。當他看到這把刀時,眼睛立即就射出熾熱的光芒,也不顧眾人觀看了,直接就把寶刀握在手中。沖天的蕭殺氣勢擴散開來,化神刀發出隱隱的虎嘯鳳鳴之聲,丹陛腳下的地板為之啪啪開裂。好刀!

眾人都悄聲議論:“哇,逍遙派從哪兒找到這傳說中的寶刀的?”“真是大方啊?”“什麼大方?人家就要結成親家了。”“這下丹大俠的實力應該可以和八派掌門相提並論了吧?”“以前就和八派掌門不相上下,現在我覺得他實力應該在八派掌門之上。”“這下幽並之地還有誰是血刀宮和逍遙派聯合的敵手啊?太行派要倒黴了!”“豈止太行,我看連八大派中的陰山天機派都有危機啦。”

蕭鯉將眾人的話一絲不漏地聽了去,忖道:“原來表妹要嫁人了。”突然有種莫名其妙的惆悵和不適應。在他印象中的仍舊是那個七八歲的美麗淘氣的小姑娘,怎麼也無法和新娘子的形象聯系起來。

酒過三巡,主桌的丹陛笑容滿面地站了起來,清了清嗓子,道:“各位,今天,除了在下五十生日外,還有一件大喜事要宣布。”眾人都交頭接耳:“難道要宣布和逍遙派結為親家之事?”丹陛環顧眾人一眼,頓了頓道:“今日乃是小女丹紫和逍遙派少掌門范駿訂婚之日!”同桌的范逸和兒子范駿都站立起來,向眾人拱手施禮。范逸模樣也很年輕,風度翩翩,不過眉角眼梢隱帶凶厲陰沉之氣。范駿相貌一如父親,不過比較溫和開朗。

范駿來到丹陛身前,跪倒向他以及不大高興的蕭煙行禮。丹陛伸手將他攙起來。范逸過來和丹陛熱情擁抱,一齊哈哈大笑。

丹陛笑道:“來人,把小姐請來和各路英雄見見。都是江湖兒女,也不必拘于小節。”孫叔應聲出了大廳。大家把盞談笑,歡聲不斷。石筠附在蕭鯉耳邊道:“怎麼?有心事?”蕭鯉搖搖頭。石筠一笑起身,道:“姐姐去祝賀主人了。”端著酒來到丹陛所在的主桌,走到丹陛身後。丹陛連忙站起,石筠一把按住他肩膀,把他按在座位上,笑道:“不用起來了。大哥,又是慶壽,又是嫁女,祝賀你雙喜臨門啊!”一飲而盡。丹陛笑道:“多謝多謝。”也把酒喝了。石筠抓起桌上的酒壺給自己斟滿酒,向蕭煙道:“大嫂,你好福氣啊,嫁了個好丈夫。小妹也敬你一杯。”蕭煙哼了一聲把酒喝了。石筠喝完酒,剛走出幾步,突然掉頭笑道:“忘記大哥還有一件大喜事了。除了慶大壽,還嫁嬌女、得寶刀呢,應該是三喜。你說呢?范掌門?”范逸不理她。丹陛臉色微微一變,她這話里隱藏用女兒換寶刀之意,哼,當年的事難道她還是耿耿于懷?

這時孫叔匆匆忙忙地奔進來,低聲在丹陛耳邊說了幾句話。丹陛臉色頓時變了,站了起來,叫道:“什麼?”孫叔低下頭。范逸問道:“丹兄,怎麼了?”丹陛應變很快,道:“小女剛才練功受了點小傷,我過去看看。煙妹,你幫我招呼大家。”范逸關心地問:“沒事吧?要不要我去看看?”丹陛笑道:“沒事。肯定是練我們家‘丹心訣’操之過急,不礙事。只要我輸入真氣引導一番就行了。范兄盡管放心用餐,小弟一會兒就回來。”和孫叔匆匆走了。蕭鯉嘴角起了一絲笑容,他剛才聽到孫叔說的卻是:“老爺,不好啦,小姐留書出走了。”

到了外面,丹陛厲聲問道:“怎麼回事?”孫叔垂手道:“看守小姐的陳斗、陸永等人都被她點昏了,她人不知所蹤。”丹陛怒道:“真是一群廢物!他們修為都比她高,怎麼會如此大意!?” 孫叔道:“是。”

這時,血刀宮七弟子陳斗和十五弟子陸永都打了個寒顫,心想:“怎麼感覺這麼不好?難道師父察覺是我們把師妹偷放走的?這可慘了。”

丹陛道:“速速傳我命令,讓馬程帶領血刀七煞悄悄把她抓回來!反了她了,父母的命令她都敢不聽!”馬程是血刀宮大弟子,修為乃是除丹陛、蕭煙以外的第三高手。孫叔道:“是!”躬身施禮,急急退下。丹陛自言自語:“這個小丫頭!真是無法無天!”

走到大廳門前,他換上一臉輕松的神色,來到主桌旁,舉起自己的酒杯,道:“各位,小女偶有小恙,不能出來,還請各位包涵。”眾人本來也就是稍微好奇,想看看丹陛傳說中的美貌女兒,不能看到遺憾自是有的,但也沒覺得太奇怪。丹陛坐下後,對范逸道:“沒事了。她休息一段時間就行了。”范逸點點頭,舉杯相敬。范駿見不到未婚妻,卻是大大失望:當年一見傾心,她好像對自己淡淡的,現在雙方父母已經決定婚事,本來以為這次來她能對自己好一點,不想卻生病了看不到。唉。

');

上篇:第五十二章 造訪血刀宮    下篇:第五十四章 嬌羞同誰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