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五十四章 嬌羞同誰訴   
  
第五十四章 嬌羞同誰訴

第二天,眾賓客陸續告辭。蕭鯉問石筠:“姐姐專門前來祝壽嗎?”石筠搖頭道:“不是。我來找瀟兒。”蕭鯉道:“什麼?她也離家出走了?”石筠摸不著頭腦,反問道:“也?還有誰離家出走?”蕭鯉不接她的話,問道:“瀟姐出走到底是怎麼回事?”石筠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還不是因為你。”蕭鯉道:“我?”石筠歎息道:“不錯。瀟兒留書說要到江湖上尋找你。”蕭鯉道:“這樣啊。”石筠道:“江湖險惡,瀟兒少不更事,我怕她會有危險。”蕭鯉歉然道:“因為我使瀟姐陷入危地,還請姐姐不要見怪。”

石筠笑道:“我怎會怪你?看你人品也不錯,做我女婿怎麼樣?”蕭鯉微微一怔,道:“我有妻子了。”石筠道:“噢,是妻子啊。她是什麼人?”蕭鯉道:“這個……”石筠稍有不懌:“好啦,好啦,我不問總行了吧?”蕭鯉道:“多謝姐姐體諒。”石筠道:“你准備去哪兒?”蕭鯉道:“隨便走走。”石筠道:“不如我們結伴行走?”蕭鯉搖頭道:“不必了,我一個人習慣了。”石筠默然。

告辭丹陛、蕭煙後,兩人在一個岔路口分手。石筠目送著蕭鯉的背影,心道:自己當年眼光果然不差,此子終究不是池中物。現在看來已經是鶴舞神州、飛龍在天了。輕歎一聲,向西方馳去。蕭鯉則行向東方。

他走得並不快,傍晚時到達並州祝融縣。找了個客棧投宿,晚飯後出來在大街上散步。祝融縣非常小,只有一條街,由于現在是夏天,街上都不少賣水果、小飾品或者乘涼的人。蕭鯉隨便看看那些簡陋的工藝品,信步而行。突然街西頭傳來一陣喧鬧,只見十來條人影追逐著飛來。逃在前面的是兩個美貌少女,後面是一個濃眉大眼的少年帶著七八條彪悍的大漢。少年叫道:“師妹,你逃不掉了,快跟我回去吧!”前面一個少女叫道:“紫妹妹,別聽他的,回去還不是被當作貨物一樣送來送去!”少年怒道:“姑娘不要任意干預別派事由!什麼無憂宮,我們血刀宮根本就沒放在眼里!”他從對方身手中認出是無憂宮的武功。無憂宮雖然也是大派,尤其是“曆劫槍”石簡難惹,但血刀宮稱雄西北,何曾懼過別人?

兩個少女不是對手,看街上不少行人,連忙乘亂鑽入。少年哪里肯放,緊追不舍,嘴里叫道:“並州城血刀宮捉拿逃犯!不相干的人速速閃開!”祝融縣離並州城不遠,不少人聽過血刀宮的名號,頓時驚叫著四散。少年和那七條大漢將兩個少女圍在當中。

那一直沒說話的少女約莫十七八歲,一身紫衣,身形纖弱如楊柳拂風,腰肢嫋嫋似不堪一握,黛眉長如春山,美目亮如秋水,瓊鼻挺直,櫻唇圓潤,那絕世的容光讓蕭鯉都不由一呆。她細聲細氣但明顯含著怒意道:“馬大哥,你真的要把小妹抓回去嗎?”血刀宮大弟子馬程肅然道:“師命不敢違,還請師妹諒解!”

少女道:“馬大哥忍心看著小妹嫁給那個逍遙派的繯薄公子嗎?”馬程默然,看著少女那讓人憐愛的模樣,心里斗爭,不過終于還是道:“天下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范公子也並不像你說的那麼不堪。請師妹別讓大哥為難。”

另外那名身著黃衫的少女道:“紫妹妹跟他羅嗦什麼?既然他一點惻隱之心都沒有,我們和他們拼了!”紫衣少女搖頭道:“沒用的,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瀟妹妹,多謝你仗義相助,我隨他們回去,你走吧。”黃衫少女急道:“這怎麼可以?你去了一生的幸福也完了。”馬程冷冷道:“姑娘,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我可沒說任你這樣走了!”黃衫少女笑道:“怎麼?想留下我?看上我了?”馬程臉色微微一紅,瞬即恢複,冷冷道:“人說無憂宮盡是無恥男女,果不其然!”黃衫少女臉色一變,反擊道:“那親手把師妹送入火坑的人才真正無恥!我根本就懷疑他是不是男人!”馬程忍無可忍,揮手道:“給我拿下!”血刀七煞撲躍而上,七把刀如同七道血色的銀河斬向黃衫少女。

黃衫少女咬牙出劍,叮叮叮一陣急響,勉強擋住對方第一招,身子不住後退。紫衣少女只得出手相助。馬程叫道:“師妹,得罪了!”並掌如刀,啪地砍在她刀身上。少女幾乎握刀不住,連忙向後疾退。馬程如影隨形,又是一掌斬去。“當”地一聲少女的刀落在地上。馬程乃是血刀宮第三高手,已經到了中段真人境界。

那邊黃衫少女也已經受了輕傷,脖子上架了幾把刀。馬程道:“師妹,住手吧。”紫衣少女黯然住手。馬程過去點了黃衫少女上身穴道,道:“大家走吧。”眾人轉身欲行,一直站在角落里的蕭鯉道:“且慢!”慢慢走了出來。

眾人剛才都在專心打斗,沒有覺察到他的存在。馬程感覺不到蕭鯉身上的真氣,不由十分詫異:難道他是個普通人?但是直覺卻告訴他這人絕對不是普通人。那若有若無的飄逸氣質絕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正要說話,黃衫少女已經驚叫道:“阿鯉!是你嗎?”雖然五年不見,但眉目並沒有變化太大。

蕭鯉笑道:“瀟姐你好。剛見過你媽媽,她在找你呢。”石瀟白玉般的臉蛋上微顯一絲紅霞,笑道:“我跟她信里說的很明白啊,還找我干什麼?”蕭鯉道:“怕你遇到壞人啊。”石瀟道:“這個她倒沒擔心錯。這不今天就遇到這個大壞人!”向馬程做了個鬼臉。

馬程強忍著兩人目無余子的談話,終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冷冷道:“兄台是什麼人?要管血刀宮的私事麼?”蕭鯉道:“牽涉到我的朋友,就不是私事了。”

馬程道:“既然如此。請!”擺了個血印掌的起手勢。面對這個神秘莫測的對手,他絲毫不敢大意。蕭鯉道:“那就不客氣了。”屈曲的右手五指依次彈出,五道白光射向馬程。馬程感覺到白光里蘊涵著強大的力量,不是自己能夠硬接的,急忙向左斜移三步,喝道:“齧血印!”躥在空中,雙手合十,居高臨下猛劈出一扇血紅的巨型大刀。不料那五道白光宛如活物,四道接住齧血印,剩下一道打在他身上。馬程胸口一麻,頓時動彈不得。齧血印和白光相撞並沒有爆出什麼動靜,而是若寒雪遇烈陽般融化得無影無蹤。眾人目瞪口呆。

蕭鯉面對撲來的血刀七煞,幻出千百條右手,叮叮七聲脆響,七把刀全被折成兩段。血刀七煞怔在當場。蕭鯉解開馬程穴道,道:“你去吧。在下姓蕭名鯉,你去跟丹大俠說了也不算沒有交代。”馬程震驚道:“什麼?你就是闖魔教、折八派的蕭鯉?”蕭鯉笑道:“是啊。你以為我三頭六臂不成?”馬程道:“好。敗在你手下也不算丟人。”向血刀七煞道:“還楞著敢什麼?走!”灰溜溜地走了。不過蕭鯉卻看到他臉上微有輕松之意,也許他也不願意師妹嫁給逍遙派范駿吧。

石瀟穴道解開後,拉著蕭鯉的手臂歡喜道:“阿鯉,你來得真及時啊!這幾年光聽到你響徹神州的名號了,這些年過得還好嗎?啊!忘記介紹你們認識了。”把紫衣少女拉過來,對她道:“這是蕭鯉。五年前在我們無憂宮呆過幾個月。”對蕭鯉道:“這是丹紫妹妹,血刀宮的明珠,丹大俠的獨生女兒。”說道丹大俠時嘴角撇了撇。

丹紫微微垂下頭去,施了一禮,細聲道:“多謝蕭公子相救。”蕭鯉還禮道:“不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乃份內之事。”上下打量著她:當年的丑小鴨變成一只白天鵝了。

丹紫見蕭鯉一直呆呆看她,不由臉色微紅,又低下頭去,心道:“這人怎麼如此無禮?”蕭鯉卻想著:她以前調皮活潑,現在居然這麼害羞,這麼容易臉紅,誰會想到呢?呵呵。他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丹紫看到蕭鯉花癡般的笑容,臉更紅了。

石瀟眼中掠過一絲異樣,拉了蕭鯉一下,笑道:“阿鯉,沒見過美女啊?”蕭鯉回過神來,知道失禮,卻不分辯,顧左右而言他道:“我們去哪兒?”石瀟道:“我不想回家,沒想到到哪兒去。紫妹妹你呢?”丹紫大眼睛里流露著憂郁,道:“我也不知道。”石瀟道:“阿鯉,你去哪兒?要不我們做伴走?萬一遇到壞人你也可以保護我們。嘻嘻。”

蕭鯉搖頭道:“我浪跡天涯,飄蕩四海,帶著你們不方便。這樣吧,我們還是回血刀宮。”丹紫叫道:“不!我不回去!”石瀟見蕭鯉不願意帶她們,心里也很有些生氣,道:“你想把紫妹妹送入火坑嗎?她逃出來就是不想嫁給那個范什麼駿。”蕭鯉笑道:“別激動,聽我把話說完啊。我陪你們去,勸丹大俠取消和逍遙派的婚約不就行了嗎?”丹紫搖頭道:“我爹爹很固執,不會聽你話的。”蕭鯉道:“豆豆你對我這麼沒信心?”丹紫道:“不是信心的問題……啊……你,你……”

蕭鯉話出口就知道壞了,豆豆是以前他給丹紫取的綽號。小時候丹紫愛吃糖,所以叫她糖豆。丹紫睜大眼睛上下打量他:“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小名?”蕭鯉笑道:“我叫著玩的。”丹紫突然叫道:“你是小魚兒!”伸手抓住他的耳朵,又叫又笑。蕭鯉忙道:“放手,放手,很疼的。”

丹紫頓時反應過來自己在干什麼,居然抓著男子的耳朵!連忙放手,臉羞得通紅,看了瞠目結舌的石瀟一眼,臉更紅了,頭深深垂下,下巴幾乎觸到豐滿的胸脯,兩手也不知該往哪里放了。');

上篇:第五十三章 豈能任擺布    下篇:第五十五章 誰挑風波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