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五十五章 誰挑風波起   
  
第五十五章 誰挑風波起



蕭鯉微微一笑:“豆豆你變化可真大啊!以前你可不像現在這麼害羞。”丹紫細聲道:“以前……以前小,現在長大了嘛。表哥,你別叫我小名了好不好?怪……難為情的。”大大的眼睛怯怯地看著她。蕭鯉哈哈笑道:“對不住,對不住。從現在起我叫你阿紫吧。”

石瀟見他們哥哥妹妹說個沒完,心中一陣不舒服,不等丹紫回答便插口道:“是不是也該給我介紹一下到底怎麼回事啊?”

蕭鯉和丹紫都向她歉然一笑。蕭鯉道:“丹姑娘是我表妹。”石瀟詫異道:“什麼?表妹?”丹紫道:“我媽媽和他爸爸是兄妹。”石瀟道:“你媽媽?劍仙子蕭煙?啊!我想起來了!”她突然大叫起來。

蕭鯉淡淡一笑。丹紫卻不解道:“想起來什麼?”石瀟道:“我以前聽舅舅說過的……阿鯉,你爸爸尊諱是上蕭下溟嗎?”蕭鯉道:“不錯。說起來,我父母和你舅舅還是仇人呢。”石瀟道:“大人有大人的事,和我們才不相干呢。不過,不過……”蕭鯉道:“怎麼?”石瀟道:“當年寂滅一戰,大家都以為你們一家三口全都死了,那本天書也毀了……”猶豫了一下,“你這一身神功是從那本書里學來的嗎?”丹紫也睜大眼睛看著蕭鯉。

蕭鯉點頭道:“不錯。我法術能達到今天的境界確實是拜《天道》所賜。”石瀟看著他認真地道:“阿鯉,請你相信我,今天的事我不會告訴任何人,包括我媽媽。我決不會說出你身份的。”轉向丹紫,“是不是啊,紫妹妹?”丹紫點點頭:“嗯。《天道》是至凶之物,一出現必是腥風血雨。我也不願小……小魚兒有危險。”說到小魚兒時還是略微有些害羞。

蕭鯉微微搖頭:“這秘密瞞不了多久的。蓬萊派掌門林仙子是我小姨,她對我也有懷疑了。”石瀟道:“瞞得一刻是一刻嘛。”

蕭鯉不置可否,轉移話題道:“我們出發去血刀宮吧。既然阿紫不同意這門親事,我們去找姑夫退了便是。如果逍遙派從中阻撓,我就再去和他們打個招呼。”

丹紫道:“他們會聽你的?”蕭鯉微微一笑:“會的。”石瀟攬著丹紫的肩膀笑道:“不要忘了小魚兒現在是個大高手哦。”丹紫遲疑道:“逍遙派不是問題,可是我爹爹……我不能請表哥去跟爹爹動手啊。”蕭鯉一笑:“姑夫只是看上逍遙派的實力想結盟而已。我去做他的盟友,他應該用不著逍遙派了吧?”兩女一想也是這個道理,有蕭鯉做後台,天下有誰還能跟血刀宮爭鋒?

不久,三人來到血刀宮外。孫叔看到丹紫三人大吃一驚:“小姐,你、你怎麼自己回來了?”他心底其實也不同意丹紫與范駿的婚事。丹紫一笑:“孫叔叔,我是請人來說服我爸爸與逍遙派解除婚約的。”孫叔打量蕭鯉一眼,又看了丹紫一眼,搖搖頭,匆匆忙忙去里面通報去了。他知道蕭鯉是個絕頂高手,心里兩種感情摻雜在一起:既為丹紫高興,又覺得為難,丹紫為了個人私事勾結外人對付血刀宮,自己的老主人心里會是何等滋味!?

丹陛的吼聲傳出來:“小丫頭呢?人在哪里?”孫叔的聲音:“宮主你別生氣,小姐也有苦衷。”“不從父命就是大不孝,哪來的什麼苦衷?”瞬間兩人來到門外,身後血刀宮高手傾巢而出。門口燈火通明,照得周圍宛如白晝。

逍遙派范逸父子也在。他們看到丹紫並不很詫異,想是丹陛已經向他們解釋了丹紫逃婚之事。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瞞也瞞不了多久。尤其是馬程報告說蕭鯉插手這件事後。

血刀宮和逍遙派眾人都是刀出鞘,弓上弦,如臨大敵,場中氣氛一片肅殺。還沒等蕭鯉開口,丹陛澀然道:“蕭少俠,雖然你武功蓋世、道法高明,但也不好干預本門的私事吧,尤其是本座的家事!”蕭鯉感受到眾人的敵意,踏前一步,恭恭敬敬地向丹陛施了一禮,徑直回答他後半截話:“丹前輩明鑒,兒女婚事父母自是可以做主,但也應適當考慮一下兒女的意願和幸福,畢竟這是終身大事啊。丹前輩,您只有這麼一個女兒,難道願意看著她一生痛苦嗎?難道您不疼她愛她如明珠寶貝嗎?”語氣謙恭誠懇無比。丹陛不由一滯,一時不知如何作答。丹紫撲通跪倒在地,哭道:“爹爹,您原來是很疼女兒的,怎麼現在不疼女兒愛女兒了呢?女兒求您老人家收回成命,解除女兒和逍遙派的婚約,不然女兒唯有一死。”

丹陛回頭看了妻子蕭煙一眼,蕭煙緩緩點頭,意思是女兒所言不錯。她心里一直是反對和逍遙派結親的。丹陛回過頭來,正想說話,范逸突然仰天大笑起來。他剛才一直拉著要沖上去海扁蕭鯉的范駿,冷眼旁觀丹陛如何處理這個變故,見丹陛猶豫動搖了,知道再不說話就遲了。

丹陛回頭看向他:“范兄有何見教?”范逸倏地停住笑聲,道:“丹兄,你我是何等身份?難道因為人家一句話就怕了不成?武功道術不是人家的對手那怪我們學藝不精,我們還可以再苦練;但這骨氣和尊嚴若是丟了,可永遠不會回來了。”丹陛聽著他的話,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他確實對蕭鯉有些忌憚,況且他和女兒所說所做也確實讓他有點心軟。

蕭鯉暗叫不好,正要開口,丹陛驀然拔刀。化神刀凌厲的刀氣沖天而起,震得左右眾人不住後退。他森然道:“老夫縱橫江湖二十多年,可從來沒受過他人的威脅。”蕭鯉苦笑道:“前輩誤會了。晚輩是誠心相勸,豈有威脅之理!”范逸道:“如果相勸不果,自是拔劍相向了。武林中講究一個信字,你想置丹大俠于何地?”丹陛雖然知道他是激將,但既然已經到了這個田地,又怎能不上前?化神刀橫在胸前,喝道:“拔劍吧!老夫倒要領教一下你闖魔教、折八派的威風!”

蕭鯉轉頭看向范逸道:“閣下何苦如此苦苦相逼?”范逸大笑道:“我逼你?是你逼丹大俠才對!他的家事如何輪到你說話,如何容你干涉!”蕭鯉凝目向他注視片刻:“我從來沒有動過殺機,不料今天竟要因你而破例。”

范逸冷冷一笑:“今天我們也許奈何你不得,可你休想將丹姑娘擄走。你那個同伴也休想走脫。”蕭鯉淡淡道:“是嗎?就憑你身上的寶物嗎?”范逸臉色微微一變:“好眼力。既然你看出來了,老夫也不想再瞞。”從懷里掏出一團雪白的物事來,乃是一圈圈繞起的銀索,周身散發著瑩瑩的青光。蕭鯉皺了皺眉頭,水牧曾經跟他說起過這件法器,對付起來可能有些麻煩。他道:“縛龍索?”范逸道:“正是。”

');

上篇:第五十四章 嬌羞同誰訴    下篇:第五十六章 皆是魔教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