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五十八章 匹夫本無罪   
  
第五十八章 匹夫本無罪



那幾人蓬地撞開窗戶、房頂,向床邊的蕭鯉撲來。人未到,漫天的暗器已經襲至。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蕭鯉不由大怒,“土之屏障”先將丹紫和石瀟二人罩住,隔絕了光線和聲音。右手揮出,“開謝花”反擊回去。房間內騰起鮮花般的紅色火焰,如同元宵時天空炸開的絢爛煙花;然後是藍色的閃電斜擊,一道道追逐著時間的流光,七彩的風刃盤旋不定,宛若翩翩飛舞的巨大蝴蝶。

幾名不速之客眼中露出深沉的絕望和恐懼,連喊叫都發不出一聲,就化為漫天的血雨,整個房間變成了鮮紅色。

丹紫和石瀟行功完畢,蕭鯉撤去土之屏障,兩人看到眼前的奇異景象,問道:“這是什麼?屋里怎麼都紅了?”鼻子里聞到強烈的血腥味,兩人頓時臉色發白,明白了怎麼回事,“哇”地一聲都吐了出來。

蕭鯉拉著她們穿窗而出,半空中朗聲道:“各位既然到了,何不現身一見?”“束聲成雷術”向隱蔽在暗中的十幾個人發出。砰砰響處,幾個人跌了出來,口鼻出血。其他幾個人雖然無恙,但猝不及防,也有些狼狽。

蕭鯉和丹紫石瀟落在院子里,看大家都出來了,便道:“各位深夜窺伺在下,不知是何用意?”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沒有一個人說話。蕭鯉皺了皺眉頭,道:“這麼多人難道是烏合之眾,沒有一個頭目麼?”終于一人開口道:“蕭公子,我們都不是一起的。大家為什麼找你難道你自己還不明白麼?”這人面如黑炭,身材又高又胖,是個道士。蕭鯉道:“這位道長好像有點面善,我們見過吧?”

黑炭道長哈哈大笑:“蕭公子真是貴人多忘事。貧道姓秦,六七年前在金陵城外曾經與公子有緣一面。”蕭鯉頓時想了起來,當時自己正要跟隨魔教使者去魔教救師父水牧。秦老道等幾人想跟著查探魔教總壇所在。自己應魔教使者要求將眾人趕走了。

他笑道:“往事如煙。秦道長風姿一如當年啊。”秦老道咧開大嘴:“好說好說。”蕭鯉道:“諸位所為何來?在下實在不知。還請秦道長明示。”秦老道猶豫了一下,終于道:“還不是為了那本書!”一言出口,眾人臉上都露出異樣的神色。那一本奪天地造化、蘊宇宙之秘的書啊!

蕭鯉臉色也動了動,道:“原來是這樣。”匹夫本無罪,懷壁其罪耳。當日與蕭煙相認,逍遙派范駿在場,自然是他泄露出去。江湖上雖然不知蕭逆和蕭煙是魔教中人,但他們兩人是以兄妹身份出現的。蕭鯉既是蕭逆之子,道法又如此高強,不是得自那本書會是什麼?范駿並沒有說出蕭鯉破去縛龍索之事,不然江湖上哪還有人敢打他的主意!破去混沌級法器,那是近乎仙人的實力啊。

蕭鯉向東面的天空朗聲道:“苻天師也對這本書有興趣麼?”眾人轉頭望去,東面的天空中一人冉冉而至,腳踏晚風,道袍獵獵,頭戴水火道冠,發白如雪,形容干瘦,雙眸中寒光四射。正是吳國國師苻言大天師。六七年前與蕭鯉激戰大江,不分勝負。

苻言倏忽到了近前,落在地上,打了個稽首道:“無量天尊。一別七年,蕭施主風采更勝當年,修為直追仙人,可喜可賀。”蕭鯉淡淡道:“道長,以你的道心還看不破這一個‘貪’字嗎?”苻言臉上肌肉牽動,干笑道:“何者為貪?天道無情,寶物唯有力者居之。蕭施主你可知否?”蕭鯉笑道:“好個苻言大天師,看來你是勘破名利,隨性所為了。要是在當年,你應該會說寶物乃有德者居之吧。”兩人一齊大笑。

苻言道:“當年與施主一戰未能盡興,多年來引為至憾。今日老道懇請施主再予賜教。”蕭鯉道:“好說。道長身懷寶物,在下也想見識一下。”苻言神色一變,隨即鎮定下來,道:“不錯。當年老道的風月鏡被好友借去,這次你可要小心了。”掌中現出一面巴掌大小的八角銅鏡,邊上篆刻著八卦之象。鏡面成陰陽魚狀,一半黑一半白,兩點魚眼射出螺旋型的怪異光芒。

蕭鯉道:“想不到世上混沌級的法器居然有這麼多。”苻言一怔:“你還見過別的混沌級法器?”蕭鯉不答,反而笑道:“又有湊熱鬧的來了。”苻言過了一瞬,才驚道:“居然是他!”一人在空中大笑道:“苻兄不歡迎老哥哥嗎?”又有一人咯咯笑道:“你把人家師妹拐走,人家會歡迎你才怪!”最後一個溫柔地道:“琴妹,他人心中至痛,你何必一定要說出來。”三道流光從不同方向經天而至,刷刷落在地上。苻言開頭只發現第一個自稱老哥哥的人,心中已是叫了一聲苦,現在又來兩人,不由更是心涼。

第一個現身的人肩上扛著一條長槍,身材高大,虎背熊腰,齒如閃電,笑如雷霆,身形夭矯如龍,氣勢獰惡如虎,軒昂若山,端的不凡,看起來也就四十多歲年紀。第二人看起來更年輕,是個只有二十上下的少女,長發短裙,腿白臍圓,嫵媚妖豔,那雙大眼睛更是勾魂攝魄,懷里抱著一把血紅色的琵琶。第三人也是年輕女子,一襲雪白的長裙,纖腰如束,秀項粉頸,神色恬淡如秋水無波,面容澄澈如春水無滓,眼眸中閃爍著夢幻般美麗的色彩,腰中掛著一把長劍。

苻言冷冷道:“越山,你不在青城陪女兒,跑來這兒干什麼?”越山嘿嘿一笑:“老夫的腿長在自己身上,愛去哪兒去哪兒,你管得著?”苻言原本蒼白的臉上一片嫣紅,道:“雖然十年之約沒到,貧道也不在乎多比一場。”風月鏡一揚,“你放馬過來吧!”越山哈哈一笑,搖頭道:“老夫下山一趟,可不是為和你打架來的。”苻言冷笑道:“你是為書而來。不過,有貧道在,你休想得到。”越山臉色一變。苻言得意地道:“這位蕭施主能夠跟魔教蕭魔頭一較長短,自非泛泛。而且他五行遁術出神入化,如果沒有貧道的風月鏡,我看你怎麼抓住他。”越山上下打量蕭鯉一眼,嘿嘿道:“我卻不信他小小年紀有這麼厲害。”苻言一伸手,道:“請。如果你一個人能對付得了他,盡管將天書拿去,貧道決不阻攔。”越山道:“好!”就待上前。

懷抱血琵琶的少女咯咯一笑:“大哥,我可沒有答應不插手哦。當時候別說妹子不守信。”

越山怔了怔,苦笑道:“妹子,你何必處處與大哥為難?”越琴臉色一沉:“什麼叫處處與你為難?是你處處擋我的路!當年我要嫁蕭逆,你為什麼非要攔著?當年我要殺衛毓,你為什麼也要攔著?現在我要取天書,你還要攔著!你說,到底是誰在為難誰?!”越山呆了呆,說不出話來。苻言插口道:“琴姑娘,這人心里陰暗,行為無恥,如果你有意的話,貧道願意和你一起教訓他。”越琴冷冷道:“琴姑娘也是你叫的麼?懦弱下流的家伙,姑奶奶懶得理你!”苻言大怒。兩人各執法器,一場大戰眼看就要爆發。

蕭鯉開始一直笑看他們閑話當年瑣事,漸漸見鬧成一團,便拉了丹紫和石瀟准備離開。這幾個人單對單,甚至一對二他都不懼,一敵三就難說了,一敵四那是絕對打不過的。三人剛移動腳步,越山喝道:“那幾個小家伙且慢走!”眾人的目光頓時都集中在他們身上。

蕭鯉淡淡道:“不知前輩有何指教?”越山一怔,道:“把天書留下你們就可以離開了。”蕭鯉道:“前輩在說笑嗎?”越山道:“什麼?”蕭鯉道:“別說天書不在我身上,就算在我身上,你覺得我會交給你麼?”越山呆了呆,勃然大怒:“好小子!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如此跟我說話的。”蕭鯉哈哈一笑:“如果前輩行事光明磊落,再過一百年也不會有人這樣跟你說話。”

越山哇哇大叫,一掌向蕭鯉拍來。蕭鯉一動不動,道:“此處閑人眾多,難免誤傷,何不到城外一決?”越山在掌力及他面門時硬生生收回,贊道:“好小子!鎮定功夫不錯!”

蕭鯉左手挽著丹紫,右手挽著石瀟騰空而起,禦風向城外飛去。越山等人都吃了一驚,這小子居然能帶著兩人禦風,實在怪異。越山向院子里眾人喝道:“不必跟來了。不然……”定天槍凌空向院子當中一指,霹靂一聲,現出方圓一丈左右的一個大深洞。院中的十幾個真人級高手不少聽過越山等人的名號,哪里還敢有半分不服,唯唯稱是,灰溜溜走了。

');

上篇:第五十七章 得與君同行    下篇:第五十九章 靈犀與劍通(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