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五十九章 靈犀與劍通(全)   
  
第五十九章 靈犀與劍通(全)

邢州城外的荒野上,七人相對而立。越山喝道:“不用浪費時間了,既然你不願乖乖交出天書,那就同我的定天槍說話吧。”長槍一抖,殺氣騰騰。蕭鯉笑道:“天書只有一本,諸位卻有五人,到底給誰呢?這真讓人為難。”越山大笑道:“小朋友,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挑撥離間是沒有用的。”蕭鯉悠然道:“你這樣想,別人可不一定會這樣想哦。”越山一怔,眼珠轉動幾下,向苻言等人道:“書還沒看到,我們內部就起爭執明顯不智,先把這小子拿下如何?”

蕭鯉插嘴道:“拿下後,書交給誰保管呢?還不是這個局面!諸位不如先研究出這本書該如何處置的好?”越山惱怒道:“閉嘴。准許你說話了嗎?”蕭鯉一笑。

苻言突然那開口道:“我同意小越的意見,拿下這小子再說。”越琴冷笑道:“反正天書我是要定了。”越山不理他,轉向佩劍女子道:“傅姑娘,你的意思呢?”傅婉淡淡道:“全憑越兄主持大局。”越山哈哈一笑,轉頭道:“小朋友,來吧。”

蕭鯉饒有興趣地問道:“怎麼來?我方三人,你方四人,這可透著不公平。”越山一陣錯愕,失笑道:“你還有些神秘,她們兩個小姑娘可就不夠看了。差遠啦,差遠啦。”丹紫和石瀟大怒,就要沖上前去。兩人都沒有聽過越山的名頭,雖然看他和吳國大國師苻言稱兄道弟,定是非常人物,但氣憤之下也顧不得什麼了。蕭鯉一把抓住她們,向越山道:“怎麼個比法呢?勝了如何?敗了又如何?”

越山道:“如果你在我槍下走過十……不,五十招,我就饒你性命。放下天書,就可帶著這兩個小姑娘走了。”蕭鯉笑道:“如果我勝了呢?”越山臉沉了下來。苻言嘿嘿笑道:“小越,莫怪我沒有提醒你,大意不得哦。”越山回頭喝道:“閉嘴!”一股暴烈的真氣席卷過去。苻言大袖一擺,笑道:“年紀這麼大了,脾氣也不改改?”風月鏡將真氣反射回去。

越山左手一揮,借勢將真氣帶向蕭鯉,道:“小朋友,注意了!”蕭鯉右手衣袖輕揮,將丹紫、石瀟二人送出十丈開外,左手當胸虛抓,那真氣頓時被他抓在手中,掌心電光閃動,那真氣變成一個透明的球體,道:“來而不往非禮也。前輩也請接一招!”真氣球射向越山。越山咦了一聲,伸手抓去。

轟然大震,真氣球爆炸開來,閃電劃空,霹靂斜擊。越山猝不及防,護體真氣應念而生,雙手交錯護住頭臉,黑發飄動,衣衫勁舞,喝道:“唗!”四周空氣激蕩,站立的地方形成方圓一丈左右的大坑。越山從坑中躍到空中,臉色鐵青,喝道:“好小子,差點中了你的暗算!接我一槍!”定天槍宛如夭矯的蒼龍,又如經天的長虹,卷起狂暴的漩渦,直刺蕭鯉面門。

蕭鯉本來想一下子讓越山失去戰斗能力,不料竟然失算,見越山來勢凶猛,當下也起在空中。這一槍余勁擊在地上,形成一個深洞,泉水湧出。苻言哈哈大笑道:“小越,你這杆槍可以當作打井機了。”越山怒道:“我說過不要叫我小越!”一槍刺向苻言。苻言臉色一沉:“這是你先挑釁的,莫怪我們以二敵一!”側身閃開槍鋒,風月鏡迎風一幌,兩道黑黝黝的怪光反擊回去。

錚嗡!一聲尖利之極的琵琶聲響,眾人都是心神一震。越琴咯咯笑道:“符國師,要注意風度哦。雖然我也討厭這人,可誰讓他是我哥哥呢。” 出手抵擋住苻言。血琵琶淒厲如九幽鬼嘯,地面啪啪爆裂出小小的縫隙。越山叫道:“好妹妹,不枉小時候大哥照顧你一場。”苻言冷冷一笑,霍然住手,飄出三丈開外。

越琴的琵琶聲卻沒有停止,反而向蕭鯉攻去,蕭鯉被音波所襲,身形不由一滯,越山的定天槍已到了面門。他只得雙手合十,將定天槍夾在掌中。定天槍仿佛是被鎖住的毒龍,發出嗚嗚的狂吼,掙紮不休。越山大喝道:“開!”槍身發出奪目的白光,逼人的力量爆發開來。

蕭鯉只覺得虎口發熱,順勢松開手掌,向後飛去,右手伸出,現出一把晶瑩剔透的五寸小劍,直立掌中,劍尖朝上,溜溜轉動,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正是“靈犀”。口中念動咒語,靈犀劍起在空中,迎風一幌,變得無比巨大。蕭鯉右手一指越琴,叫一聲:“斬!”靈犀劍如山如岳般劈向越琴,天地六合之氣籠罩,龐大念能威壓,風云為之激蕩,大地為之戰栗。

越琴雖驚不亂,血琵琶彈出數十道有質無形的音波,組成一道音網去阻擋蕭鯉祭出的寶劍,自己則閃身急退。越山也攻敵之所必救,刺向蕭鯉左脅。蕭鯉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巨大的靈犀劍勢如破竹般斬開音網,動念間已到越琴頸項,同時左掌張開放出幾道掌心雷,破去越山的策應。

當!地一聲大震,靈犀劍斬在越琴擋在脖子上的血琵琶上,她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蕭鯉轉身揮劍,三道劍影劈在越山定天槍的上、中、下三段。越山也是臉色灰白,在空中站立不穩。

苻言開頭還指望三人兩敗俱傷,沒料到越家兄妹敗得如此之快,當下大喝一聲:“傅道友,再不出手,更待何時?”幾道閃電擊向蕭鯉。

蕭鯉沖他招招手,倏忽不見,“化風”。苻言冷冷一笑,右手擎出風月鏡,陰陽魚轉動,烏黑的光芒四處掃射,蕭鯉頓時現出形跡。面容淒厲的越山和越琴凶神惡煞般撲上來,槍影音波如漫天烏云罩住他。

蕭鯉低低悶哼,被苻言所發的一道閃電擊中左肩,一股焦煙冒出。他長嘯一聲,禦劍沖天而起,頭下腳上,“夜戰八方”,無數朵燦爛的劍花散落在三人頭頂。苻言等人各擎法器擊打劍花。蕭鯉口中低吟道:“天為鼎,地為爐,日為火,月為水,以心催靈,以念煉神,三千世界之乾坤一劍!”雙手握劍,如神如魔,靈犀劍劃破長天,割開虛空,轟然斬下。苻言、越山、越琴感受到頭頂上空那把巨劍的威力,心膽俱喪,對視一眼,決定拚命,尖嘯聲中,施展“殘命摧元”大法,將鮮血噴在三件法器上,都祭在半空中,各自念動咒語,定天槍、血琵琶和風月鏡發出白、紅、黑三種光芒,抵擋住靈犀劍。修道人的法器乃是隨身至寶,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祭出來,因為離手將會造成控制力變弱,容易被別人收走。

傅婉一直靜靜看著四人爭斗,臉上沒有一絲波動,也不知在打什麼主意。

半空中四件法器發出的強大力量撞在一起,發出驚天的巨響,烏云四合,天昏地暗,幾人所處的荒野被犁出無數道巨大的鴻溝,塵沙彌漫,形成巨大的龍卷風,對面不見人影。丹紫和石瀟遠遠站著,顫聲叫道:“表哥……”“小魚兒……”突然身邊一陣微風掠過,一個強有力的手臂抱住兩人,倏忽而去。

苻言抱著風月鏡坐在地上,衣服破成碎片,氣乎乎地道:“傅道友,你這是什麼意思?”傅婉道:“我就是出手也是阻不住他的。”越山歪歪斜斜地站著,冷冷道:“你如果出手,以‘天孫織錦網’和‘天河劍’之威力,我敢保證能拿下那小子。”越琴將血琵琶靠在身上,左手拿出一個小鏡子,右手拿著絲巾擦拭著臉上的血漬,翻著白眼恨恨道:“傅姐姐是故意不願意出手吧?想看我們三人笑話,還是想借機除去我們三個?”

傅婉一笑:“我和三位道友相識多年,雖無深交,也算朋友,又無冤仇嫌隙,如何會有加害之心?至于不出手的理由我自然是有的。”苻言吞了枚丹丸,站起身道:“願聞其詳。”傅婉一笑道:“諸位想必忘了我原是蓬萊派的掌門,林漪、林靜姐妹當日就是我帶進門的。現在我有何理由向我徒弟的兒子出手?”苻言三人對望一眼,一齊發出哼聲。

一片密林里,蕭鯉將兩女放在地上,再也站立不穩,盤膝跌坐在地上,抱元守一,開始運功療傷。剛才和苻言三人一場硬拼,吃虧不小,現在眉間靈力鼓蕩,混亂非常,四肢經脈中念能左右沖突肆虐,有種不受控制的跡象。

丹紫和石瀟關心則亂,一左一右抱住蕭鯉,叫道:“表哥,你怎麼啦?”“小魚兒,你的身體怎麼回事?”蕭鯉身體顫抖,面如噀血,眉間越來越鼓,逐漸形成一個小小的肉角形狀,衣服也喀喇一聲破裂,皮膚上長出無數道尖刺。丹紫和石瀟齊聲尖叫。蕭鯉張開眼睛,低頭看到身體的異狀,只覺得一陣眩暈,一向鎮定自若的態度刹時崩潰,騰地起來,向密林深處狂奔而去。

同時身體的痛苦也越來越強烈,仿佛要爆炸開來,感覺中每一條神經都粗巨無比,里面的念能奔突不息,狂野迷亂。蕭鯉一頭撞向大地,擠開一條通道,雙手用力扒動,瘋狂向下鑽去。潮濕冰涼的淤泥擠壓周身,痛苦稍微減輕,他便更加用力地向下鑽,仿佛是一場無邊的噩夢,最深的地下有著可能存在的救贖。

精神恍惚中,仿佛看到遙不可及的某處,波光藍如,金芒躍動,閃耀著幾行燦爛的文字:道始于虛霸,霸生宇宙,宇宙生元氣,元氣有涯垠。窒欲懲忿水火交,性情合一金木並……正要細看時,水波搖蕩,那些文字都消失不見。蕭鯉若有所得,以大定力忍著爆裂般的痛苦在體內強行開辟了一個無涯的通道,將難以束縛的念能引入其中,《天道》中的文字又在眼前流過:研撻無傷痛,指搞無痕癢,乘空如履實,寢虛若處床。他把自己當作一團虛無的元氣,飄飄若舉,一道金光從頭頂直貫穿到腳心,盤旋游動不停,靈力、念能一時全都回歸原位,痛苦消失,力量又在掌握之中。

蕭鯉長嘯一聲,全身噴發出強大的氣勁,從地底深處激射上來,破開土層,周圍的樹木轟轟倒了一片。長發飛舞,衣衫破碎,周身尖刺都已不見,臉上光華閃動,雙眸射出兩道金光,直沖斗牛。');

上篇:第五十八章 匹夫本無罪    下篇:第六十章 天書廣流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