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六十二者 論道萬佛頂(修)   
  
第六十二者 論道萬佛頂(修)

黃竹大聲招呼蕭鯉:“小兄弟,大家都來了。”蕭鯉也迎了上去,笑著和眾人一一寒暄。越山等人目光驚疑不定,感覺蕭鯉整個人像籠罩在一團白云中,虛無飄渺,但同時又給心神帶來一種無形的壓力。短短一個月不見,他功力居然精進如斯!

越山、江云這些有頭有臉的人物還算舉動得體,其他一些三教九流的就沒有這麼老實了,紛紛談天說地,相互聞訊,甚至有些還刀兵相向、捉對厮殺,把整個萬佛頂弄得烏煙瘴氣。峨嵋派和青城派都出動了眾多高手,但前來的修道人實在太多,難免顧此失彼,形勢不容樂觀。

蕭鯉請越山等人各取方位坐好,自己也盤膝在一塊石頭上坐下,從容道:“世尊說法為化導眾生,在下妄議只圖落得清靜。立意有高低,境界自然更加不可同日而語。不當之處還請各位前輩、各位同道見諒。”開頭音調平和,最後一個字卻是以特殊方式發出,一時間整個峨眉山都回響起“諒”“諒”的聲音來。眾人只覺耳中嗡嗡作響,眼前幻象叢生,倏忽變化成一個大大的“道”字,筆勢縱橫,瀟灑出塵,“道”字發出萬道光芒,直射眾人雙目,轟地一聲,大家仿佛墮入另一個虛空,周圍煩擾一切俱無,心平氣和,神清氣爽。越山等人勉強保住心神不被蕭鯉引導,轉頭看看寂靜下來的峰頂,不禁心下駭然:好厲害的控心術!

蕭鯉從懷中取出一本質地非常特殊的書,非絹非緞,非金非鐵,向眾人展示一圈,道:“這就是《天道》的原本,當年家父蒙難之日留給在下。內容跟印制給大家的一模一樣,在下的道術也是依據它修煉得來。至于其他際遇,就不足為外人道了。”眾人只將他第一句聽了進去,雙目都射出貪婪的光芒,死死盯著這本奇書。

蕭鯉心中微微詫異,天下皆知書的內容了,為何還對這書本身這麼執著?轉念一想,有些明白了,大家是在懷疑書中另有秘密,自己沒有告訴他們吧。于是朗聲道:“這書在下已經用不著了,將還給天下人。所以,懇請八大門派代為保管!”站起身來,向江云等人發出邀請。

江云等八派掌門互相看了一眼,知道這是個燙手山芋,但心里也著實對這奇書難以割舍:坊間印制的書根本就是一本理論書,高深莫測,難以理解,單看這個,蕭鯉就能修煉出天下無敵的法術嗎?天書的原本一定另有秘密。這也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八人一起起身,走上前去。

蕭鯉道:“今日既在峨嵋,書就交給江掌門了。請驗證一下是否原本。”江云緊張萬分地接過天書,流血幾百年的東西就在自己掌中,這感覺實在奇異。“天道”那兩個大字直刺眼簾,讓他不由有些恍惚。天心難測,仙道無憑啊。

江云定神道:“本人從沒見過天書的原本,根據傳說,應該沒錯的。”青城越瑩、武當清虛、崆峒孤桐都圍了上來。萬佛頂上上千修道人一陣鼓噪,都爭著向前擠。蕭鯉皺了皺眉頭,取出一支短笛悠悠吹奏,旋律悠揚蒼涼,滄海桑田,白云蒼狗,人生百載,生老病死,一時都現在眼前,爭什麼名利,修什麼天道,到頭這一身,難逃那一日,即便是仙人,也有“天人五衰”之時,三界五行難越,六道輪回怎脫?眾人心頭一陣淒涼,都停下腳步,浮躁之心盡去,充滿難以言喻的悲哀。

黃竹、越山等人一齊歎息,臉上露出淡淡哀傷,同時心里也都知道蕭鯉吹奏的正是傳說中的仙曲“黃鶴曲”。

蕭鯉從容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大乘尋其來路,道心究其歸涯。因果之攝,不運而行;真俗莫求,弗動斯到。天水均沾,何來正邪之分?慧日普照,同消濁念毒霜。黑暗與光明本為兄弟,何必除於四生?歸俗與向道無非途徑,何必分于三界?道法自然,大法唯心,巍巍乎若彌樓之在巨海,穆穆乎譬眾星之繞圓月……心同日月,術法自然借于天地;道納須彌,精神本來同于廣宇……道胎不結,談何超脫六道?心丹未成,如何變化萬物?……”清越縹緲的聲音在萬佛頂上傳揚得很遠。修行高的如黃竹、越山、苻言等人都若有所悟,其他人卻聽得似懂非懂,面前一片濃霧。

蕭鯉站起身來,揮手道:“諸位道友,就此作別,留待日後再會。”和丹紫、石瀟二人騰空而去。一人叫道:“小魚兒,等等我。”一個少女禦劍而起,向三人追去。正是水藍乘掌門林靜一個不注意逃了。一人起了頭,頓時又有三個少女禦劍追去。江云和越瑩齊聲叫自己的弟子回來。那幾個少女充耳不聞,轉瞬去的遠了。至于那些希望蕭鯉多講些的修道人卻不敢去追。結果開頭三人加上尾巴四女漸漸看不見了。江云、越瑩、林靜三人對望一眼,都無奈地搖搖頭。

苻言看著天邊孤云,歎息道:“神龍見首不見尾,糞土榮華,浮云生死,這才是修道的至高境界啊。”黃竹笑道:“瘦猴別感慨了,不願意帶我們去見玉師叔嗎?”苻言宛如夢醒,叫道:“正是正是。”拉了黃竹禦風而去。黃竹的聲音半空傳來:“小越,你們幾個不去嗎?”越瑩騰身追去。

越山向空中道:“《天書》不能沒人守護,魔教宵小是否前來不得不慮。我不日就會前去拜見玉師叔。”苻言“哼”的一聲隔空傳來,顯然很是不滿。

越山和八派掌門一起將《天書》迎回普光殿。身後跟著黑壓壓的修道人。雖然說是原本和坊間印制的版本一樣,大家還是想看個究竟。就這種狂熱的行為來看,蕭鯉將《天書》公告天下的行為並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天書》中一定另有玄奧,這是大家共同的看法。爭端並沒有消弭,只是被壓制下去。白道八派同時保留這本書,敢于明搶的人或勢力,如果將魔教排除,暫時還沒有。

丹紫和石瀟得蕭鯉靈藥相助,功力已到真人級,進步之速讓人瞠目結舌。水藍、江虹以及檀竹檀香姐妹如何追得上?水藍又氣又急,不由哭出聲來,氣息一岔,從劍上摔了下來,向地上落去。她心中一片慘然,居然不想自救,任憑身體降落。耳邊江虹以及檀竹姐妹的大叫聲一切都是如此之遠。

啪的一聲輕響,自己卻不是摔在地上,而是被一個人接住。睜開眼睛,那人不是蕭鯉卻又是誰。那個夢里出現過多少次的臉!水藍緊緊摟住他哭了起來。蕭鯉輕輕拍著她的背,柔聲道:“好了,安全了,別哭。”水藍哭得更厲害了,上氣不接下氣,抽噎道:“你、你不要我了!嗚嗚……我不、不要活了……”這時丹紫、石瀟以及江虹等人都飛了過來。江虹和檀氏姐妹都怯怯的跟蕭鯉打了招呼。蕭鯉問道:“你們跟來干什麼?”三女對望一眼,還是江虹答道:“她們為什麼能跟著你?她們跟著你干什麼,我們就干什麼。”蕭鯉微微苦笑。水藍聽到眾女的聲音,覺得很害臊,把頭埋在蕭鯉懷里再也不肯起來。蕭鯉只得抱了她飛。不過他已是地仙之身,即便抱著水藍這等飛行對他來說也是十分輕易。

一行人轉眼就離開蜀州,到了衡州境內。一般而言,禦劍飛行是以暫時性的消耗真氣為代價的,所以衡州過半後,江虹和檀氏姐妹的飛行速度明顯開始慢了下來。蕭鯉道:“我們休息一下吧。”眾人降落到地面上。丹紫指著前面的山峰道:“那就是衡山麼?”剛才禦劍時由于速度太快,罡風撲面,她說不出話,現在落地就問出這個問題。蕭鯉點點頭:“不錯,衡山三十六峰,峰峰秀麗。”轉身道:“仙子在後面跟了一路,也該現身了吧?”眾女忙轉過身去,長劍出鞘,嚴陣以待。');

上篇:第六十一章 齊聚峨眉山    下篇:第六十三章 淡淡故人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