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六十三章 淡淡故人情   
  
第六十三章 淡淡故人情

身後十幾丈開外的空氣一陣動蕩,傅婉走了出來,笑道:“蕭少俠好眼力。我這‘附影云’幾十年來是第一次被我破得如此干脆。”蕭鯉淡淡一笑。傅婉道:“看到你仿佛就看到我的漪兒。”神色一片哀傷。蕭鯉神色微動,轉瞬恢複平靜,躬身一禮,隨即站直,道:“傅前輩對先母教導之恩,晚輩感激不盡。只是不知當日先父先母蒙難之日,傅前輩卻在何處?”傅婉一怔:“你是在怪我?”蕭鯉神色淡淡的:“前輩認為呢?”傅婉心下薄怒,想解釋一下卻又心有不甘,自己怎能向一個晚輩示弱!這麼多年來臉上變色是第一次,一時不知該如何發作。美麗的臉上帶著忿怒,顯得更是動人。

蕭鯉續道:“前輩跟蹤在下是否有什麼事?若是沒有,我們就告辭了。請前輩不要繼續糾纏了。”帶了眾女就走。傅婉氣得滿臉通紅,叫道:“你、你放肆!”一劍就向他刺來。蕭鯉伸右手二指將劍夾住,淡淡道:“既然前輩有心賜教,在下就奉陪了。不過請不必留情,天河劍的威力應該不止于此吧。”傅婉眼神射出兩道神光,真的動怒了,長發無風自動,被蕭鯉夾住的長劍如同一條被鎖住的蛟龍咆哮起來。

蕭鯉向眾女一揮手道:“你們退後。”眾女遵命退出十幾丈遠。蕭鯉和傅婉之間真氣激蕩,轟地炸出一個大坑。而傅婉也終于將天河劍從蕭鯉指間奪回,不過臉上閃過一絲嬌紅,她嬌斥一聲,天河劍揮出漫天波濤,風云舒卷,砸向蕭鯉。蕭鯉露出譏嘲的笑容,左手負在背後,右手向波濤一抓,生生將它們握在手里,宛如長鯨吸水,端的是覆雨翻云,掌心猛吐,波濤嘶吼著直撲傅婉。傅婉這才知道兩人之間差距多大,銀牙緊咬,背後射出一片銀光,如一面大網,將狂暴的波濤收在網里,正是“天孫織錦網”,右手天河劍飛在半空,轟鳴一聲,鋪天蓋地的冰劍向蕭鯉射來。蕭鯉舉手向空一劃,頭頂半米處出現了一個藍色的超大型盾牌。冰劍叮叮當當地擊在盾牌上,頓時或折或碎。

傅婉叱道:“天柱傾,四維絕,九地黃河亂注!”天河劍化作九條血河,頂端是九只怒吼的赤龍,張牙舞爪。蕭鯉右手暴出,也化作九只巨掌,閃電般握住赤龍的脖子。不過赤龍沖擊勁道很大,蕭鯉上身一陣搖晃,手卻絲毫未松。傅婉急道:“天孫出,錦網現!妖魔伏,滄海晏!”背後的銀光刹那變幻七種顏色,最後定格為七色彩霞,半空中罩下來,將猝不及防的蕭鯉縛住。天孫網收緊,凌厲的困魔真氣從三萬六千個網眼里透入,蕭鯉頓時支撐不住赤龍,右手被迫縮了回來,眼看赤龍就要將蕭鯉吞沒。遠遠看著的眾女都叫了起來。幾道人影也飛身掠來,叫道:“劍下留人!”傅婉卻是收手不及,不由心中暗悔。

這時被彩霞罩住、赤龍侵入的蕭鯉發出一聲長嘯,刺目的白光從中間爆炸起來,伴隨著赤龍的悲鳴聲,大地震顫,天空雷霆,蕭鯉沖開天孫網,手握天河劍,卓立場中。傅婉則狂噴一口鮮血,向後便倒。後來趕來的幾人中,一人快如閃電般扶住她的身體,雙掌在她後心一連串爆豆般的拍打,傅婉蒼白的臉色才終于有了血色。不過她是直接受了蕭鯉的反震,乃是內傷,要想恢複就算在靈藥的輔佐下也得一年半載。

蕭鯉看見傅婉的情形,覺得自己也有點過火,很不是滋味地走了過來,將天河劍遞給傅婉。傅婉看看毫無光澤的天河劍,狠狠地盯了蕭鯉一眼。蕭鯉一招手,那破碎成三塊的天孫網飛入掌中,並一個紫色的藥瓶都遞給傅婉。傅婉臉上一片痛惜和慘然,將天孫網收入懷中,卻將那寫著“返魂丹”的藥瓶扔還他,冷冷道:“不必你獻殷勤。”轉向剛才救助自己的那人道:“拿開你的髒手!”那人也不生氣,松開扶著她的手,向蕭鯉走來。

蕭鯉道:“教主別來無恙?”那人正是魔教教主蕭逆。蕭逆仍舊是當年模樣,仍舊是一身白衣似雪,一向冷厲的面容面容現在如冬雪之遇春陽,笑道:“是叫你魚兒還是鯉兒?呵呵,想不到我竟然有這麼一個有出息的外孫!雖然我向來不服天,現在也得說一聲蒼天有眼了。”蕭鯉淡淡一笑,卻不說話。蕭逆向走上前來的丹紫道:“你母親是蕭煙對不對?她是我的大女兒,你就是我的外孫女了。上前來,讓我看看。”丹紫怯怯地走到這個傳說中窮凶極惡、殺人盈野,現在卻和藹可親、瀟灑出塵的中年人面前。蕭逆上下打量著她:“你倒是很像你母親,她還好嗎?”丹紫跪倒磕頭道:“見過外公,我媽媽很好。”蕭逆伸手將她托了起來。丹紫輕輕掙脫他的手,退回蕭鯉身邊。蕭逆微微怔了怔,向面前這個帶著淡淡敵意的外孫看去。

蕭鯉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道:“原來我父母還有這麼大的靠山,一邊是魔教,一邊是蓬萊派,只是為何卻慘死在幾個不入流的賊人手里?!傅前輩你盡到為人師的責任了嗎?教主你盡到為人父的責任了嗎?”說到最後一句,他驀地抬起頭來,眸中神光暴射,緊緊盯著蕭逆。在他眼里,白道八派掌門甚至更高一級的人物都成不入流了。蕭逆胸中一滯,居然說不出話來。他身後卻有一人飛奔出來,憤怒地道:“放肆!你可以這樣跟你爺爺說話嗎!?”啪地伸手打了他一個耳光。後者的一邊臉頰立即腫起老高。

眾人頓時都呆了,不是因為那人會打蕭鯉,而是因為蕭鯉居然沒有躲開。蕭鯉看了看來人。那人看模樣雙十年華,面如白玉,十只纖纖,嬌面含霜,星眸帶淚,正是現在的蕭瑟,當日的琴歌。蕭鯉心中閃過一絲異樣,轉過目光,向蕭逆道:“往事已矣。當日我母已經出師,我父也破門出教,兩位一時沒照顧到也是正常。這一段就此揭過。如果教主沒有其他事,我們就告辭了。”這最後一句和剛才對傅婉說的幾乎一樣,傅婉眼中射出熊熊怒火。一向溫柔的她今日如此失態,實在是絕無僅有的事,傳揚出去恐怕沒人會信。

蕭逆心中苦笑:“怎知今日親人相見是如此情形。”當下道:“好吧。蕭少俠保重。”向丹紫道:“小紫也保重,要跟緊表哥,別一個人亂走。”丹紫點點頭,向蕭逆等人揮手道了珍重。眾人很快消失在眾人視線里。蕭逆身後還帶著蕭薔和蕭楚,蕭鯉居然沒有對兩人打過一句招呼。以前不是親人時尚且彬彬有禮,現在成了親人,倒形同陌路了,造化實在奇妙。蕭楚終于忍不住說了句:“好囂張!”蕭逆禦下甚嚴,眾人平日沒有蕭逆的詢問都是噤若寒蟬,蕭楚沖口而出的這句實在是憋壞了才如此。蕭逆倒沒有發怒,微微搖了搖頭不語。傅婉哼道:“姓蕭的沒一個好東西!這小子比起勾引我徒弟的他老子還不是東西!比起他老子的老子也不是東西!”不待四個姓蕭的有何表示,飛身走了。蕭逆不由宛爾:傅婉發這麼大的火可是十分罕有啊。

蕭瑟尤自盯著蕭鯉眾人消失的地方,一言不發。

蕭逆看了她一眼,道:“走吧。回北海。那些蛟魔還等著我們對付呢。”禦風而起。蕭瑟三人也禦劍跟在他後面。

半路四人在一個客棧打尖,第二天一早趕路時卻少了一個人:蕭瑟。蕭逆道:“她也不是小孩子了,不必管她。”蕭薔若有所思。');

上篇:第六十二者 論道萬佛頂(修)    下篇:第六十四章 海客談南瞻(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