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六十七章 太一有遺篇(全)   
  
第六十七章 太一有遺篇(全)

饕餮子鼻青臉腫,一張肥臉顯得更大,跟豬頭不遑多讓,內傷也十分嚴重,他走過來崇拜地道:“公子,您好厲害!”蕭鯉微笑道:“你們都沒事吧?”饕餮子道:“沒事沒事。那些小蝦米怎能傷害到我們?”他看到蕭鯉毫發未傷,而沙龍則在脖子上纏了一塊布,臉色不好,認為蕭鯉把對方降服了,所以囂張起來。沙龍還沒說什麼,殿上站立的一個頭戴金盔、身穿金甲、面紅如血的將軍哼了一聲,雙眉一立,碧綠的眼眸中射出兩團火焰,十分可怖。饕餮子看到對方惡形惡狀,嚇了一跳,頓時噤聲。蕭鯉向沙龍道:“這位是?”沙龍笑著介紹:“這是我的大將軍李成龍。”饕餮子低聲在蕭鯉耳邊道:“就是他把我們所有人抓住的,可惜我與怪龍爭斗受傷在身,不然怎麼也不會輸給他。”蕭鯉微微一笑,這饕餮子挺愛面子,李成龍妖力雄厚,即便是饕餮子未傷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蕭鯉舉目看了看,原來同船的在此只有幾十個人。鄭駿站在角落里,臉色蒼白,滿眼血絲,身子不住顫抖,那一大船貨物全部損失不算,幾百號人也就剩下了這麼幾十個,現在還不知是生是死,真如噩夢一般。蕭鯉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慰,卻不知說什麼話好。

沙龍向李成龍介紹了蕭鯉,讓他施禮。李成龍假裝沒看到沙龍的目光,身子挺得筆直,伸出手來,道:“幸會幸會。”蕭鯉也笑著伸出手去,與他握在一起,一道陰毒凌厲的勁道直鑽過來。如果是未負傷,蕭鯉肯定給他逼回去,現在卻只能采取另一種策略,把那股真氣照單全收,體內的道力網絡啟動將它化為烏有。李成龍的真氣源源不斷,如石沉大海,臉色頓時變了,竟能如此輕易就將他修煉幾百年的毒龍道力給收走!猛地放手,蹭蹭蹭連退三步,驚道:“你!”蕭鯉笑道:“李兄沒事吧?你手勁可不小哇,快把我的手骨握斷了。”輕輕甩動右手。李成龍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沙龍大笑道:“哈哈,不打不相識,大家坐吧。”他登上大殿中間的寶座坐下,請蕭鯉坐在右首,饕餮子等依次排開;左首是龜丞相,李成龍等幾個頭目,大家面前都擺著各種各樣的珍惜水果。沙龍背後是兩個人類侍女,看年紀也就十七八歲,用乞憐的目光看著蕭鯉等人。沙龍拍拍手,一隊美女款款走上殿來,婆娑起舞。殿角有幾只大龍蝦敲動皮鼓,幾只海螺精撮唇配樂,一只體態優美的白暨豚婉轉高歌。殿上眾美女踏著詭異的節拍,舞動柔若無骨的身體,配合著水族打出的奇怪曲調,充滿了異域風情。領頭的那個美女妖媚絕豔,豐乳肥臀,她全身扭動像一條美女蛇,處處突出身體玲瓏的曲線,水藍的眸子閃動著引誘的火焰,小嘴微微翕張,仿佛訴說著無盡的渴望。看得眾人心中怦怦直跳,連鄭駿都面紅耳赤,浮想聯翩。蕭鯉凝目望去,她美麗的軀體內竟是一條碩大的海蛇,看來她的變化本領還是不夠火候。像沙龍和李成龍只是感覺妖氣甚重,但看不出是何妖怪。

沙龍道:“龜相,你給貴客介紹一下咱們蒼龍宮吧。”龜丞相躬身領旨,說出一番話來。蒼龍宮的前身本是一個廢墟,沙龍千年前修煉成形來到此處,嘯聚了龜相、李成龍等一班兄弟,在廢墟上面建了這蒼龍宮。經過東征西討,確立了蒼龍宮在南海的地位,與西邊的人魚族雙雄對峙。但好景不長,三百年前,東邊離此不遠處的金鷹島上來了一群力量強大的怪鳥,其首領名叫迦羅,人首鳥身,法力無邊,對蒼龍宮很不感冒,不時騷擾。蒼龍宮的外圍勢力都被它們清除乾淨。無奈之下,眾人只得退縮到蒼龍溝里面。

沙龍最後激動且感慨地道:“天幸老天降下蕭仙人,必是憐憫我們久遭欺壓,救助我們來了!老天有眼啊!”他眼眶里含滿淚水。蕭鯉搖頭道:“我並非為此而來,只是路過。請殿下不要誤會。”沙龍怔了怔,眼珠轉動,一臉悲淒,表示認命:“啊,怎會是這樣?唉,既然蕭仙人不願相助,那我們也無法勉強。”

飯後,沙龍領著蕭鯉等人參觀蒼龍宮。蒼龍宮不算很大,方圓約七里。亭台樓閣,假山水榭,很有江南園林的風味。蕭鯉一指道:“那是什麼?”他指的是一塊大石板。沙龍抬頭看了看,神色有些異樣,答道:“噢,那原來是一口井,原來廢墟上就有,我看著不好看,就把它用石板蓋上了。”蕭鯉走到那塊特大的石板前,心中升起一股奇特的感覺,道:“可以把這石板挪開嗎?”沙龍愕然,走到他身邊,低聲道:“你也發現這井的奇怪之處了?我第一次發現時覺得這里面有股凶殺之氣,曾派人下探,結果都是半途返回,說里面有一扇門,死也不敢進去。我自己也下去過,但……”他搖搖頭,臉上露出恐懼之色,“我也是半途回來了。”蕭鯉道:“怎麼?有凶險嗎?”沙龍道:“不是凶險,怎麼說呢。我幾次鼓足勇氣想要打開門,卻總有股莫名的恐懼,被迫轉身飛逃。那里面仿佛藏著我最怕最怕的東西。問了每個下去的人,大家的感覺都是一樣的。我曾把這井用法力封印,但過不了多久,那法力就自然失去了效力。無奈之下,只得勉強用個大石板壓住。”蕭鯉露出思索的神色,道:“我倒想下去看看,不知是否可以?”沙龍搖頭道:“不行。萬一你放出妖魔怎麼辦?”蕭鯉失笑,心道你不就是妖魔麼,想了想道:“這樣吧,不管我是否進去那扇門,我都幫助你對付迦羅怎樣?”沙龍心中喜極,臉上卻依舊是危難之色。蕭鯉對沙龍的算盤心知肚明,但他實在太想去一探究竟了。那呼喚,那金光閃動的文字是否在這里面呢?

沙龍勉強答應了。丹紫等人都聽出井里十分危險,也吵著要去。蕭鯉不加解釋,一概拒絕。饕餮子也不願意可以幫助自己度過天劫的人遇到什麼危險,也想跟去,蕭鯉笑著搖頭。他對沙龍道:“我們的誤會已經揭過,但鄭先生的損失不小,可否賠償他一下呢?他有要事在身,也不能在此多耽擱。”沙龍獲得他對付迦羅的承諾,正自十分高興,滿口答應沒問題,見蕭鯉微笑看著他,當下回身道:“龜相!”龜相躬身道:“臣在。”沙龍道:“你速帶鄭先生一行人取些明珠珊瑚這樣的人間珍奇之物,另外給他們一條船,把他們送過蒼龍溝。”龜相道:“是。”轉身帶著鄭駿等走了。鄭駿望向蕭鯉的眼中露出感激之色,不過大恩不言謝,他也沒說出來。

蕭鯉伸手一指,那大石板輕輕滑到一邊,露出井來。俯身下望,井深不見底,那最遠處一點跳動的水光映出自己的面容,仿佛在呼喚,在邀請,幽深的歲月、神秘的未知,這井底好像藏著一個答案,一個他追求了畢生的答案。蕭鯉向眾人擺擺手,笑道:“我去也。不時便回。”彈身躍下井去。

井很深,蕭鯉禦風盤旋而下,良久,良久,腳尖觸到了水面。念了個避水咒,井水分開一條通道,他飛身下去。越往下井越寬,最後向一邊彎去。蕭鯉走在水平的通道里,牆壁光滑如玉,散發著晶瑩的光芒,照得井底宛如白晝。很快到了通道的盡頭,是一扇黃金鑄就的門,門上有環,門楣上寫著三個大字:太一殿。蕭鯉心中怦怦跳動,不錯的,就是這里,就是這扇金光閃閃的門。他並沒有感覺到像沙龍所說的恐懼和壓力,毫不猶豫地踏上一步,抓住門環,用力一拉。門無聲地打開了,燦爛奪目的光芒逸出,蕭鯉不由自主閉上眼睛。門內有股神奇之極的強大力量,將蕭鯉吸納進去,然後門又無聲地關上了。

閉著眼睛的蕭鯉“看”到自己身子飄浮在一個無盡的虛空中,沒有一絲光,全是無盡的黑暗,也不知道開門時看到的光是怎麼生出的。突然,極黑極暗中倏忽躍起一行行金色的字跡,仿佛一只無形的手在空中書寫一樣。第一句就是“道始于虛霸,霸生宇宙,宇宙生元氣,元氣有涯垠。天地視人如蜉蝣,大道視天地亦如泡影”,蕭鯉又驚又喜,這正是他當日走火入魔時看到的文字,不敢走神,靜心凝慮地看下去:“應天心、地心、人心三心合一,自呼自吸,自闔自辟,自動自靜,自由自在”……這部分乃是總綱,每一個字詞都淺顯易懂,卻又玄妙非常,微言大義,總能搔到他心底的癢處,往日的困惑滯塞一一廓清,昏暗難明的地方豁然開朗。

“天地交征、陰陽交感、坎離交媾、乾坤交變、煉精合氣、煉氣會神、煉神還虛、煉虛合道、與道合真,此乃修仙之序,不可不察焉。”“天仙之道如水晶盤中之珠轉,轆轆地,活潑潑地,豈可被陰陽束縛在五行之中,要當跳出天地之外。”“龍爭魂,虎爭魄,烏戰精,兔戰神。”“當以太虛為鼎,太極為爐,清淨為丹基,無為為丹田,性命為鉛汞,定、慧為水火,窒欲懲忿為水火交,性情合一為金木並,洗心滌慮為沐浴,存誠定意為固濟,戒、定、慧為三要,中為玄關,明心為應驗,見性為凝結,三元混一為聖胎,性命打成一片為丹成,身外有身為脫胎,打破虛空為了當”,這部分為具體的修煉方式,蕭鯉深深沉浸其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蕭鯉“睜開”眼睛微向頭頂一看,覺得天色微明如黑夜月色,用意念返照自身,哪里還有什麼三丹田之分?體內只轉動著一粒圓碌碌的、活潑潑的金丹,一念清虛,圍繞著金丹反向飛速旋轉。身體則綿綿無間,如醉如沐,遍體陽和,往外再看,萬類俱寂,皓月中天,覺大地俱是光明境界,意念方動,即可上透九霄,下破九淵,縱貫銀河,橫行宇宙,覺無可無不可,無往無不往。刹那間他看到了極高之處的靈霄殿上群仙轟然震動的表情,也看到了極深的地底閻羅殿內群鬼驚懼的模樣,這鏡像一閃而滅。蕭鯉知道自己真正超脫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了。因為他已經徹底悟透了東皇太一留下的遺篇,雖然現在功力道行還不夠支持他施出那些道法,但假以時日,前途不可限量。

蕭鯉悟道成功的時候,體內金丹的光芒向上射出,穿透深海直上云霄。沙龍等人在蒼龍宮看到這等奇景,不由自主拜倒在地。四大洲上修道人都舉目遙望南海,知道那里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地仙之下的人誤認為是寶物出世,地仙之上的人則了解那是有人道法大成。

靈霄殿上,玉帝頒下玉旨:“到底是何人有如此神通?張無夢,薛幽棲,你二人速速下去看看能否將此人宣上天宮,為朕所用。如若不能,朕准你們便宜行事。”

昆侖山上,西王母仰天長嘯,東皇傳人出世,也許轉機將會出現了。

某處懸崖上,一個被牢牢鎖住的妖怪不屑地道:“動靜不小,可惜本領太差,不知會被誰捉去做走狗!”

地府閻羅殿,後土娘娘點點頭:“這孩子前程遠大。”

東海龍宮,老龍王扯著胡須道:“為什麼我最近老是心驚肉跳的?”

南海金鷹島,迦羅來回踱步,咬牙道:“這動靜不會是沙龍搞出來的吧?”

人魚族,人魚公主癡癡道:“我等待千年的王子終于出現了。”

美麗亞大陸,靜室內的須菩提掐指一算,嘿然搖頭道:“大亂將至之征也。”

西牛賀洲,莎莉葉目光迷離:“阿鯉,那是你道法大成了吧?但為何我卻如此害怕呢?你會忘了我嗎?”

');

上篇:第六十六章 海底別有天    下篇:第六十八章 誰遣仙使來(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