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六十八章 誰遣仙使來(全)   
  
第六十八章 誰遣仙使來(全)

“轟”地一聲,蒼龍宮後花園那口井炸成碎片,蕭鯉破土而出。沙龍等守候在外面的眾水族都拜倒在地,口呼“上仙”。丹紫等人凝神看時,雖然已經過去一年,蕭鯉面容卻沒有絲毫變化,還是那身青衫,還是那絲淡淡的笑意。不過眾女感覺到有種很特別的東西阻止她們撲向蕭鯉的懷里,他是如此遙遠,仿佛根本不在此地。眾女心底一沉,苦苦的等待,難以打開井底那扇門的無奈,壓抑的思念,一時都湧上心頭:終于失去了他,永遠失去了他。蕭瑟、水藍、石瀟、江虹等人的眼眶里都含滿了淚花。蕭鯉轉目看了眾人一眼,笑道:“這是做什麼?大家起來吧。”沙龍等人連忙恭敬地站起,體內的氣機受蕭鯉那若有若無的強大力量牽制,十分難受,大氣都不敢出。蕭鯉溫聲對眾女道:“我無恙,大家不必如此。”他聲音中充滿關懷之意,可惜並不像男對女,而是長者對後輩、父母對兒女。眾女對望一眼,只覺萬念俱灰。

沙龍頭前帶路,眾人來到蒼龍殿上坐好。沙龍請蕭鯉坐在中間,蕭鯉搖搖頭,直接坐在以前曾坐的位置。沙龍小心陪笑道:“自從上仙入井下後,我們時刻關注。眾位姑娘更是非常關心,常去看望。不料上仙久久不見回返,幾位姑娘十分焦急,便下去尋找上仙。可惜那扇門怎麼都打不開。現在時間已曆一年,上仙風采更勝往昔,實在可喜可賀!”說完眼巴巴地看著蕭鯉,自是希望他能交代一下在井底的遇合。蕭鯉不接他的話,徑向饕餮子道:“你還沒曆劫麼?”饕餮子站起身來,恭聲道:“是。不過近時本尊不停悸動,想是離曆劫不遠。”蕭鯉笑道:“何必那麼麻煩,我來幫你吧。”抬頭看看,道:“為免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我們換個地方。”伸手一拂,一道金光閃過,他和饕餮子都不見蹤影。眾人相顧失色。

站在大海的浪花上,蕭鯉伸手一指,三朵金蓮翩翩沒入饕餮子頂門內,道:“將這些功力化掉。記住八個字:我即天地,心外無物。”饕餮子直覺三股強大之極的真元從泥丸宮灌入,稍不小心就是神魂俱滅之禍,哪敢分神,戰戰兢兢地引動意念慢慢化解這股非常溫順的道力。這樣太慢了,蕭鯉皺皺眉頭,往饕餮子頭頂一掌拍下,燦爛的金光貫穿饕餮子整個身體,在他中丹田內形成一個盤旋的太極,饕餮子咬牙苦苦支撐易筋換骨、偷天換日的痛苦,口鼻中溢出細細的血跡,但一顆道心牢牢記住蕭鯉說的八個字,如風中搖曳之燈光,始終不滅。

這時天空忽變為青白色,喀喇一聲一道天雷直劈饕餮子,正是修道人到達地仙境界前面臨的“雷劫”。蕭鯉右手伸出,將殛妖雷收在掌中,那扭曲的閃電在他手中不甘地掙紮咆哮,但總無法掙脫,最後終于乖乖折服,如一條死蛇軟綿綿垂下,繼而化為烏有。蕭鯉輕而易舉地連收七道殛妖雷,幫助饕餮子成為地仙。他心想這殛妖雷看來也並不是一定之數,自己那次就遭遇了四十九道。

饕餮子翻身跪倒在波濤之上,道:“拜謝上仙助我度過雷劫,粉身碎骨不足為報!”其實對他幫助更大的是蕭鯉種在他體內的三朵金蓮,含著蕭鯉對道的理解,今後他如果能完全煉化,天仙之境也絕不是妄想。

蕭鯉擺擺手道:“起來吧。現在我要會見兩個客人,你先回蒼龍宮吧。”饕餮子道:“是。”入海而去。蕭鯉仰望天空,兩道金光從西邊的天際向這邊射來,很快來到近前,乃是一對少年男女,看起來也就十六七歲年紀,男的金盔金甲,俊偉異常,女的白色長裙,點綴幾點荷花,清麗脫俗,娉婷動人,不在蕭鯉見過的任何女子之下。他們雙腳並沒有踩在波浪上,而是踏著一團云氣。金甲少年上下打量蕭鯉一番,傲然道:“我等乃玉帝座前大將,我是張無夢,她是陳幽棲仙子。可是你射沖金光、驚擾天宮?”如果是在海底悟道之前,蕭鯉可能還會對天兵天將十分敬畏,現在卻只是一笑,微微施禮道:“原來是兩位天使大人,失敬失敬。”張無夢見他不答自己的問話,勃然大怒,踏上一步就要出手。叫陳幽棲的少女阻道:“張道兄且莫發怒,慢慢問來便是。”張無夢重重地哼了一聲。陳幽棲向蕭鯉道:“我等奉玉帝之命,前來尋訪今日南海中發出大神通之人,希望將他錄入仙籍。不知可是閣下?”

蕭鯉微笑道:“大神通不敢當,海底的光芒應該就是在下所發。不過在下身有要事,實在不便現在去天宮,請問仙子可有什麼辦法以解我之困難?”他一臉為難之色地看著陳幽棲。陳幽棲望著這個溫柔有禮的男子,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在靈霄殿上,那些年輕男子幾乎都是同一類的,對實力不如自己的傲慢跋扈,對實力強過自己的俯首帖耳。別看這張無夢小小年紀,卻是一個典型,平日在楊戩、哪咤面前大氣不敢出,在一些小神面前卻十分囂張,仗著自己身為靈霄殿四大禦前天師張道陵的兒子,又是托塔天王李靖的徒弟,橫行無忌,不可一世。

所以雖然有了到下界游玩的機會,陳幽棲卻對這次任務反感透頂,對張無夢也是勉強把厭惡壓下。現在面前的男子實力飄忽不定,難以測度,態度不卑不亢,不溫不火,倒是十分少見。張無夢怒道:“你敢反抗玉帝旨意?玉帝有旨,違令者,殺無赦!”陳幽棲溫聲道:“張道兄,玉帝只是命我等便宜行事,不一定要動刀劍。”張無夢見陳幽棲老是維護蕭鯉,把臉拉了下來,冷笑道:“陳姑娘,一個小小的地仙值得你為他如此麼?”陳幽棲頓時兩紅通紅,雙眉一豎,嬌斥道:“張無夢你什麼意思?別以為你有李天王、張真人做靠山就敢不把本姑娘放在眼里!”

張無夢神情一滯,想到陳幽棲身後的楊戩,口氣不由軟了,悻悻道:“我們都是玉帝遣使,也無須為這點小事爭吵。你且袖手旁觀,看我把這惡徒拿下,呈玉帝發落。”不待陳幽棲答話,伸手向蕭鯉抓去。陳幽棲氣哼哼地站在一邊。

張無夢這一抓有個名堂,叫做“吞云爪”,對下界的妖靈精怪向來很少失手。蕭鯉身下的海水辟易數丈,他只覺周天的空氣仿佛都凝滯起來,無形的壓力從四面八方鉗制得他幾乎無法動彈,一只鋪天蓋地的大手抓向他的腦袋。蕭鯉丹心如冰,身形一轉,一道金光唰地飛出,正是靈犀劍。張無夢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右手如幻如電,放棄他的腦袋,握住了劍鋒,用力一扭,但並未出現他預料中的清脆斷裂聲,靈犀劍上爆發出一股精純強勁、但自己從所未見、從所未聞的力道,如驕陽之烈,如寒冰之厲,詭秘莫測,不可捉摸,沿著他的虎口直上手臂。張無夢倉促之下,手臂經脈似被烈火灼燒,一陣鑽心疼痛,不由自主放開靈犀劍。那劍昂起頭來,如靈蛇狂舞,漫天金芒向他全身攢刺而來。

空手恐怕難以接下這恐怖的劍芒,但一招之下被這個下界人類逼得拔刀又讓他心有不甘,張無夢情急之下叱道:“夢無涯!”一團似有似無的藍色帷幕出現在他和靈犀劍之間。蕭鯉劍勢縱橫,卻割不破這深沉的幽夢,而且劍身越來越重,有不受控制的感覺,當下抽劍後躍,也踏在一團云氣上。

張無夢冷冷看著蕭鯉,俊秀的臉龐一片鐵青,道:“沒想到你居然如此了得,夠資格讓我拔刀。”他已立意要誅殺蕭鯉,反正玉帝讓自己便宜行事,殺一個不聽話的下界人類也不會有什麼罪名,就算有,看在自己師父和父親的面子,玉帝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吧。一聲尖嘯,碎夢刀出鞘。

碎夢刀,本名寒月斷山刀,列天界十大神刀第七位,真武大帝所鑄。據說此刀有鬼神不測之法力,斬山斷岳,斬魂斷魄,凶悍絕倫,霸道異常。

碎夢刀發出詭異的歡快嘯叫,掠起幢幢虛影,撕裂空間,凝滯時間,如一輪飛旋的寒月,又如森森的利牙,咬向蕭鯉的咽喉。刀出,風云變色,天昏地暗,浩淼的大海上巨浪滔天,颶風震怒。這一刀乃是張無夢畢生功力之所集,旁觀的陳幽棲看到也不禁為這個繯薄少年的實力感到驚訝。

');

上篇:第六十七章 太一有遺篇(全)    下篇:第六十九章 流星動天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