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六十九章 流星動天地   
  
第六十九章 流星動天地

蕭鯉青衫禦風,面對凶厲刀鋒,臉色如常,靈犀劍毫不遲疑地迎了上去,同時雙手凌空畫出奇怪的符號,瞬間在空中結下一個陣法。刀劍相撞,蕭鯉如遭雷擊,靈犀劍幾乎破成碎片,這也讓他認識清楚自己和張無夢就功力而言仍舊有一定距離。他結下的陣法立即發揮作用,空間大亮,閃動出三支巨大的獠牙,藍光森然,射在碎夢刀上。陣名“藍牙破仙陣”,專門用來對付寶物,如果充分發動,可以祭出三十六支獠牙,吸食天地之力,借用造化之法,任何神兵仙器遇到它也要退避三舍,載于《誅仙錄》,蕭鯉兩年前于十萬大山中所得,當時無法使用,現在卻可以勉強布出。

此陣相當古老,張無夢和陳幽棲都未見過,限于張無夢資質、無法發揮全部力量的碎夢刀當時就吃了大虧,獠牙齧在刀鋒上,吱吱有聲,碎夢刀出現了三道裂痕。張無夢見愛刀受創,眼睛通紅,吼道:“我要殺了你!”猛撲上來。蕭鯉自然不與他正面硬碰,在空中左穿右插,和張無夢玩起了捉迷藏游戲,抽冷子給他幾下,張無夢氣得哇哇直叫,暴跳如雷,一張俊臉五官挪移,嚴重扭曲,一點沒了天界仙使的風范。在接連挨了十幾下暗招後,張無夢的力量被消磨了不少,速度也開始慢了下來,蕭鯉正准備給他一記狠的時候,張無夢倏地停住不追,轉動著眼珠,厲聲對陳幽棲道:“陳姑娘,你再不出手與我一道擒下此獠,更待何時!?”

陳幽棲不由一怔,暗罵笨豬怎會突然開竅。張無夢冷笑道:“此獠居然公然違抗玉旨,如果我們不擒下他,靈霄殿顏面何存?又如何號令群仙、稱尊三界?”陳幽棲嘿然不語。張無夢道:“動手!”碎夢刀再次撲向蕭鯉。陳幽棲向蕭鯉道聲得罪,雙手連揮,出現無數道線狀彩光,封住他的後路。蕭鯉念能一觸那彩光,頓時叫了一聲苦,這些彩光含著困妖降魔的大法力,十分難纏,剛才他的念能幾乎被吸住。蕭鯉不知這是九天紫霞元君融合白色晨曦、金色晚霞以及銀河星光制成的能量化神兵——光輝,連玉帝都贊了一個“好”字。後無退路,前有強兵,蕭鯉無奈只得再次聚起靈犀劍。

由于靈犀劍乃是他利用自己的念能制作出來的法器,內含著他的精神,剛才與碎夢刀硬碰,靈犀劍不是物質,最壞的情況就是消散開來,倒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但超過它消化的碎夢刀力量全部破入蕭鯉體內,雖然來自《天道》的非凡體悟讓他吸收掉大部分能量,剩下的那些力量還是把他身體弄得一團糟,念能亂七八糟,難以理順。

“轟”這次迫不得已的抵抗,靈犀劍化作白光消散,蕭鯉吐出一口鮮血。張無夢惡狠狠地道:“小子,給我形神俱滅吧!”一刀斬向蕭鯉頸項。蕭鯉狼狽地扯出一道光盾,擋了一擋,碎夢刀仍舊勢如破竹地斬了下來。一個聲音喝道:“流星動天地,紫焰震群仙。姓蕭的小子,我教你的都忘了麼?”

蕭鯉全身一震,抬頭向張無夢微微一笑。張無夢見他此時還能笑得出來,不由一怔,碎夢刀停了那麼一停。蕭鯉雙目中紫芒閃動,向他道:“流星你見過麼?”說完這句話,臉色蒼白,像是所有精力都被抽空了一樣。張無夢道:“什麼?”同時一種對危機的感應讓他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陳幽棲叫道:“張無夢,小心!”張無夢霍地轉身,刹那間在身外連布九道防禦,但舉目是一顆燃燒著紫色火焰的流星已經到了面前,宛如天外飛來,又如憑空產生,砰地撞在他身上,九道防禦罩仿佛根本不存在,張無夢慘叫一聲,渾身著火,怎麼都無法撲滅,他扔掉碎夢刀,在海面上空翻來滾去,不住掙紮,叫道:“救我!”陳幽棲連念幾個咒語,都無濟于事。蕭鯉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大,運用東皇太一的心法,衣袖一拂,將張無夢身上火焰撲滅,這時後者已經昏迷過去,全身仙脈全部化為焦炭,成了廢人一個。

陳幽棲眉毛緊皺,她也沒聽說過這種神通,向蕭鯉道:“公子如此神通,小女子不敢為敵,即時會靈霄殿複命了,請公子好自為之。”蕭鯉一笑:“生死等閑事,請姑娘盡管如實稟報。只是想取我的性命,也得付出一點點的代價。”陳幽棲笑了:“敢這麼直接威脅天界的,你可是我見到的第一個。”蕭鯉道:“不敢。”陳幽棲袖子一揮,將張無夢抓起,掉在海里的碎夢刀她也不要了,就這樣破空而去。等她走遠,蕭鯉撲通一聲像散了架一樣落入海里。剛才那招“流星”耗盡了他全身力量,而且受到了嚴重的反噬。那個傳音的人正是西王母的聲音,難道她已經脫困而出?蕭鯉閉目療傷,同時想看來天界也不是極樂世界、其樂融融,大家一片和睦,共創美好天庭,仍舊有派別爭斗,仍舊有爾虞我詐,那個陳幽棲和張無夢明顯不是一派,她應該看出來自己已沒有一戰之能,卻沒有出手,不知是何居心。又想,玉帝應該能從陳幽棲的稟報中推斷出那是“流星”,東皇太一的獨門絕技之一,不知他如何處理?不管怎樣,反正自己是危險了。想了一會,沒有答案,繼續沉入修煉中。東皇太一的心法,配合著對《天道》的參悟,蕭鯉的力量逐漸回複。一個念頭又冒出來:《天道》如此玄妙,實在不像是人間該有的修道之書,倒像是一本神仙秘籍的總綱。

陳幽棲將重傷的張無夢帶回靈霄殿,頓時天庭震動,多少年了沒有人敢如此公然冒犯玉帝的威嚴,這人到底是誰?有如此膽量不說,還有如此神通。仙風道骨的玉帝臉色如常,讓陳幽棲一一如實講來。陳幽棲當下將下界之後、如何沖突、如何打斗、藍牙、流星等講來。聽到流星之時,玉帝猛地站了起來,失聲道:“你真沒看錯?是燃燒著紫色火焰的流星?”陳幽棲跪倒道:“臣親眼目睹,句句是實。”玉帝瞬間失態立即恢複,擺擺手道:“愛卿平身,繼續奏來。”陳幽棲講完後,玉帝向兩旁眾仙道:“諸位愛卿,此事該如何處理?請各位出謀劃策,為朕分憂。”

托塔天王李靖出列奏道:“陛下,微臣以為應立即派遣天兵天將,將此妖擒拿上來,風刺雷擊,斬魂斷魄,以懲戒天下目無天條之輩!微臣不才,願帶隊前往。”玉帝“唔”了一聲,不置可否,向右列為首一人道:“愛卿你如何看此事?”那人須發皓白,正是太白金星,他出列奏道:“陛下,微臣以為當再行派遣能說會道的人前往勸說此妖,宣揚陛下的大慈悲與大神通,必能感化此妖,為天庭所用,在對付北荒諸魔中發揮作用。”玉帝也是“唔”了一聲,又想一人問道:“戩兒,你怎麼認為?”金盔金甲、英偉俊秀的二郎顯聖真君出列道:“陛下,此人妖法十分詭異,微臣認為首先應調查清楚其背後勢力,再做打算。另外,微臣不贊成李天王帶兵下界,北荒諸魔虎視眈眈,兵力分散乃是兵家大忌。因此,微臣以為應派一個機變能干的人暗中調查此事,不與此人正面沖突,避免打草驚蛇。”

李靖暗中哼了一聲,說得倒是冠冕堂皇,怕北荒諸魔來攻是假、怕自己下界後發展實力是真吧。

玉帝道:“三位愛卿都言之有理,朕心甚慰。胡心月聽命!”二十八宿之一的心月狐出列跪倒:“微臣在!”玉帝道:“朕命你下界按照打探此人的一切消息,直接向朕報告!”胡心月道:“微臣遵命!”玉帝厲聲道:“除胡心月以外,任何人不得私自調查此人,否則一律噬魂!”殿下群仙都露出一絲訝異的表情,二十八宿乃是玉帝貼身親衛,實力高不可測,玉帝居然十分重視此事,其中大有蹊蹺啊。李靖、楊戩等各派別的頭目都心中思忖如何能避開玉帝注意,看看此人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

上篇:第六十八章 誰遣仙使來(全)    下篇:第七十章 大鵬金翅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