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七十一章 紫焰鎮群妖   
  
第七十一章 紫焰鎮群妖



突然間海面撲地爆了開來,冉冉升起一團巨大的紫色火焰,熊熊燃燒。火焰中心是一個少年,雙目緊閉,雙臂抱于胸前。眾人定睛看去,火焰卻是從他身上發出。沙龍、饕餮子、李成龍等人都驚喜交加,這少年正是蕭鯉!

蕭鯉出水後,紫色火焰漸漸縮回身體,等一絲火焰都沒有時,他睜開了眼睛。迦羅雖然是惡人,面對實力遠勝自己的對手時也很能服軟,鼓翼飛了過來,恭敬道:“實不知上仙在此處休憩,驚擾冒犯之處,還請恕罪。”木真人自蕭鯉出來後就早將玄武盾收起,此時也走上前來,打了個稽首道:“無量天尊。貧道方丈山木拙,不敢請教上仙尊號。”蕭鯉早已觀察場上形勢多時,本想立即出面,但正運轉東皇太一的‘紫焰心’法力,不夠純熟,無法隨念即停。現在見二人如此恭敬,一笑道:“不必多禮,本人蕭鯉,也不是什麼上仙,不過是修真的閑人罷了。”迦羅一怔道:“您不是靈霄殿來使嗎?”蕭鯉搖頭。迦羅的腰不由直了直,哈哈笑道:“道行如此怪異高深,也是讓我等十分敬服啊。”木拙恭謹的神色也漸漸隱去,既然不是靈霄殿來使,此少年功力雖然詭異莫測,但本方這麼多人也不懼他。

蕭鯉將兩人神色變化一一看在眼里,心中早有計較,道:“冤家易解不易結,諸位何不賣我一個面子,將這段梁子就此揭過如何?大好歲月,當暢游天下、精修天道,怎能浪費在無聊的爭斗上?”迦羅和木拙還未說話,一名金翅鳥刺耳難聽的聲音呷呷響起:“你算什麼東西?我們憑什麼聽你的?”他站在迦羅身後,神情輕蔑倨傲,胸脯拔得高高的、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蕭鯉眼神一凝,向迦羅道:“這位是?”迦羅笑道:“此人還是我手下大將拔圖忽,脾氣一向不好,還請先生見諒。”轉頭向拔圖忽喝道:“蕭先生乃是有大神通的人,還不向他賠禮!”拔圖忽勉強拱拱手。饕餮子早將蕭鯉敬若神明,見此不由勃然大怒,罵道:“畜生一般的人,也敢小看蕭仙長?真是不知死活!”拔圖忽怪叫一聲就撲了過來,迦羅沒有攔阻。

蕭鯉喝道“放肆”,伸手凌空一抓,“吞云爪”,一只金光粲然的大手將拔圖忽抓在空中,像抓住一只昆蟲般,拔圖忽放聲吼叫,竭力掙紮。這招乃是偷學自雷克多,倒也有模有樣;雷的爪力乃是基于學自李靖的“洞極至陽力”,蕭鯉的爪力則是基于習自《天道》一書的“玄牝功”: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迦羅喝道:“先生手下留情!”手舞巨斧沖了上來。話音未落,那金手抓住的拔圖忽轟地燃燒起來,紫色火焰中他悲鳴一聲,瞬間化為灰燼。

蕭鯉面對迦羅微微一笑:“你還敢跟我動手麼?”掌心躍動一朵小小的紫色火焰,宛如燭火臨風,搖曳不定,閃動著詭異的光芒。迦羅已是騎虎難下,狂吼一聲,兩把巨斧當頭劈下。蕭鯉舉手輕輕一吹,那多火焰蓬勃爆發成巨大的火蓮,將周圍幾丈的空間全部籠罩,蓮花的花瓣呈透明的淡紫色,向上合攏,迦羅就被困在這火蓮之內。現在看來,他的身體已經被強行縮小了一半。轉眼之間,翅膀就燒成光禿禿的,毛發更是烏黑脫落,整個人像一只拔光毛的雞,十分難看。他舞動巨斧,在蓮花內嘶吼奔突,左砍右劈,卻是難以脫困。

蕭鯉伸手一指,那火蓮開始縮小,迦羅也被迫縮小,最後火蓮又變成巴掌大,落在蕭鯉掌心。迦羅也早明白,面前這個少年的力量絕不是自己所能對抗的,扔掉巨斧,撲通跪倒,磕頭如搗蒜,直叫上仙開恩。蕭鯉道:“我的調解你可心服?”迦羅一邊慘叫一邊道:“服,服,上仙說怎樣便怎樣。”蕭鯉張口一吹,掌中火蓮啪地裂開,變成碎片,翩翩消散于空中。迦羅落在地上,又恢複原來身材大小。大家看著他黑漆漆的樣子,不由一齊放聲大笑。迦羅向身後眾金翅鳥惡狠狠地道:“笑你老娘的大頭鬼!你們誰在敢笑,老子殺誰全家!”他揮手時光禿禿的翅膀振動著,更是滑稽。眾金翅鳥都閉上嘴,強忍笑意。迦羅轉過身,跪在地上,請蕭鯉發落。蕭鯉道:“起來吧,你一身修為不容易,這樣廢去我也不忍。不必著急,我還有救治之法。”迦羅大喜過望,騰地站起:“什麼方法?上仙快講……不,懇請上仙告知。”蕭鯉轉向木拙道:“可否借道長玄武盾一用?”

木拙心中忐忑,心道這寶物是留不住了,誰讓自己技不如人,那也無可奈何,當下恭敬將玄武盾奉上,道:“懇請上仙笑納。”蕭鯉一笑接過玄武盾,道:“寶物當有緣人得之,雖然你非有緣人,我也不是,這盾我會還給你的。”木拙才沒將別的話聽在耳朵里,只聽到蕭鯉會還,實在是不勝之喜,躬身道:“謝過蕭仙長。”蕭鯉微微搖頭,扣指輕彈玄武盾,道:“可以為死,自然也可以為生。寶物蒙塵,自當還它本來面目。”力量自掌心灌輸進去,玄武盾顫抖起來,仿佛在歡欣,在嘯叫。蕭鯉伸出食指,玄武盾在指尖上滴溜溜轉動,發出忽明忽暗的燦爛寶光。喀喇一聲巨響,玄武盾開始變身,大小增加了一倍,盾的背面出現三個把手,可以穿過手臂;盾的邊緣全是鋒利的刃,發著枯黃的光芒;盾的正面顏色古樸,畫著一只怪獸,龜背蛇身,獠牙利齒,十分凶惡,尤其是一雙血紅的眸子帶著深深的殘忍和殺意,當凝望它們時,深邃詭異,直達九幽深處、混沌盡頭,那兩點血紅仿佛變成兩個無垠的空間,里面有無窮妖魔精怪在嘶吼翻騰、獸血噴灑,宛如花開。所畫怪獸正是傳說中的四靈之一玄武,號為北方之神。玄武黑水盾,十洲六大仙器之一。

蕭鯉輕輕掙脫玄武魔眼的控制,在玄武盾上彈擊做歌曰:“青龍飛天,翩翩翱翔。白虎持弩,蕭蕭嚴霜。朱雀揚火,炎炎為災。玄武伏水,浩浩凶殃。我有願心,還君舊光。還魂聚魄,冥海未央。”將玄武盾朝迦羅一照,一道青色的光芒罩在他身上。迦羅只覺一團奇寒無比的水將自己包圍起來,還沒來得及再體味就什麼都看不見了,那團水數息之間將他的血液、經脈、精元、魂魄、內丹全部凍結。眾人看著迦羅成了一尊透明的冰像,都是驚疑不定。蕭鯉隨即收了玄武盾,它又變回原來模樣,交給木拙道:“收起來吧。吉凶難料,好好在意。”木拙唯唯稱是,鼓了鼓勇氣又不死心地問道:“上仙,我如何不能將它恢複原形呢?”蕭鯉道:“你功力不夠,等你修到天仙階段就可以使用它的力量了。不過這些治療秘法不是你能運用的。”木拙頹然退下,他現在是‘乘虛’階段,乘虛又分九個層次,他才是第三個層次,由地仙到天仙全靠機緣,他師傅修煉了千年,還是乘虛的第七階段,天仙對木拙來說只是一個夢吧。

蕭鯉朝迦羅頭頂上一拍,喝道:“還不醒來,更待何時!”一道燦爛的白光貫穿迦羅整個身體,迦羅大叫一聲,醒了過來,翅膀的羽毛比以前更為光潔奪目,寶相莊嚴,面色閃動青色光華,眸中神光湛然。迦羅展開內視之法,發現內傷已經全好,真氣中增加了一層黑色的光華,與原來的逍遙真氣水乳交融,功力居然如乘火箭般飆升到乘虛的最高級別。木拙和沙龍等人羨慕、妒忌、震驚交織一起,都呆呆看著迦羅說不出話來。迦羅翻身拜倒在地,口稱師父。蕭鯉拉他起來,道:“我們都是修道之人,共同參悟,平輩論交,何來師徒之分?”迦羅死也不起來道:“師父,聞道有先後,先知者為師,後知者為徒,請師父收下徒兒吧。”蕭鯉搖頭。迦羅突然大放悲聲:“師父,你是嫌棄我是金翅族的吧,我們是被遺棄的種族啊。鳳凰和鯤魚的結合,本來就是個悲劇,兩者的結合非但沒有集兩族之長,反而合兩族之短,天意嗎?天道不公啊。”他一把鼻涕一把淚、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沙龍這時早已恢複人形,心中一動,忖道:“這賊鳥的功力現在已遠勝于我,蕭鯉總是要走的,以後還不任他欺凌。”計議已定,突然也翻身拜倒,道:“師父,你就收下師弟吧。達者為師,有道而秘而不傳不是您的作風吧?”這時蕭瑟、水藍、丹紫、江虹、石瀟、檀竹、檀香七女已經上來,大家看了迦羅等金翅族人古怪的模樣,都感覺十分稀奇,而現在迦羅哭得稀里嘩啦的樣子更是讓人覺得好笑。

木拙心里羨慕,無奈自己有師父,在旁幫腔道:“上仙就收了他們吧。”蕭鯉道:“起來吧。從來盛名最累人,且我惹怒九天神。不懼前途多危難,爾等可入我之門。”迦羅瞪了沙龍一眼,不滿他自稱師兄,兩人齊聲道:“不懼,不懼。謝師尊。”站起身來。蕭鯉道:“你們兩個先和好吧。”兩人道是,一起握手,相視而笑,宛如多年朋友,親密異常。蕭鯉知道兩人多年仇怨無法一時解開,只能以後再說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七十章 大鵬金翅鳥    下篇:第七十二章 傳道大海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