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七十三章 鮫淚透青衫(試閱)   
  
第七十三章 鮫淚透青衫(試閱)

按:是這麼回事。人家出版社出的挺快的。可惜小弟工作忙,寫的慢。好像已經已經拖稿了。正在努力趕。所以致使網上沒法更新。

不過我想,從中間抽取一篇發一下應該沒問題。:)

爭取盡快。向還沒有把我下架的兄弟姐妹致以萬分的歉意!

蕭鯉心知是誤會了,自己也沒料到小小地實驗了一下對聲音魔法或者音波力量的領悟,竟然傷了對方。雖然不懼人魚族,但也犯不著得罪這個奇特的種族,當下忙道:“三位且莫誤會,剛才是在下唐突,誤傷小姐,還望諒解。”水中二女都已經躍到岸上,手執鋒刃幽藍的匕首,冷冷看著他。蕭鯉注意到三女自腰部以下是合在一起的,美麗的尾鰭分成三片,穩穩站在地上。人影一晃,三女身邊瞬間多了幾人,為首是一個十五六歲的美貌少女,梳著雙丫髻,鬢角的頭發紮成兩條長長的小辮垂下,瑤鼻櫻唇,眉目如畫,蕭鯉見過不少美女,但明豔自是以此姝為第一。少女穿著了綠色短裙,修長的大腿晶瑩光潔,耀目生輝,並非尾鰭。蕭鯉心想這一定是身份高貴、力量深厚的原因吧。果然,先前三女見了她,齊齊行禮,鶯聲燕語道:“奴婢小螺、小黛、小碧見過三公主。”

三公主故做大人樣的擺擺手,傲然道:“免了。”舉止中隱約帶著稚氣。她向饒有興味打量她的蕭鯉,嬌嫩的小臉如罩寒霜,冷冷道:“你膽子不小,擅闖淚島也就罷了,居然還敢傷人!趕快束手就擒,聽候發落吧。”蕭鯉笑了笑:“這罪名也太重了。”三公主見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怒道:“大膽!”伸手一指,一道匹練似的光華從她指尖射向蕭鯉。蕭鯉靜立不動,在三公主得意的笑容中,那光華即將射到他身上之時,一層淡紫色的光罩突然出現,那光華射在光罩上叮叮作響,斂去光芒,變成一支血紅的小叉,圍繞著光罩飛上飛下,三公主臉色變了。她收回小叉,微微一笑,雖然年齡幼小,但眼波流轉,也是百媚橫生,一抬手一支碧綠色的短笛現在唇邊。她笑眯眯地道:“公子好本領!小妹給你吹一支曲子如何?”蕭鯉想看她到底耍什麼花樣,將護身光罩斂去,道:“請。”三公主心中恨恨道:“小子,呆會看本公主如何收拾你。”小嘴一披,橫笛吹奏,笛音嫋嫋而起,如紗如霧,悄悄侵入人的心髒。小螺、小黛、小碧都塞住耳朵,向後退去。

笛音溫柔,銷魂蝕骨。蕭鯉站立的波浪滋滋作響,仿佛被煮沸了一樣,一個個漩渦擠開海水,空氣發出尖利的嘯聲。但這等殺戮之音傳入蕭鯉耳中,就如泥牛入海,蕭鯉微笑聆聽,臉色紋絲不動。三公主嬌顏一變,咬咬貝齒,短笛從纏綿悱惻一變為高昂激烈,再變為嘔啞嘲咋,最後如鬼哭狼嚎,小螺、小黛和小碧三女都退得幾乎不見人影,場中更是風云叱咤、天昏地暗。蕭鯉臉色也開始凝重起來,這曲子像是傳聞中的《斬鬼曲》,可惜面前此姝並未領會其中精深之處,不然還真難對付。笛音越來越慘烈,嘶啞咆哮,下面倒海翻江,天上烏云翻墨,電閃雷鳴。三公主漸漸駕馭不住這霸道的力量,一張口噴出一小篷鮮血,略微停頓後那笛音反而更盛。蕭鯉在海浪上的身子再難從容,左搖右擺。抬頭看時,三公主已被笛音帶動飄離地面三尺,滿頭秀發無風自舞,雙目緊閉,臉色蒼白,凝神吹奏。一個天使般的美少女,吹奏的卻是如此丑惡的笛音,強烈的對比讓蕭鯉心台一顫,幾乎被笛音乘虛而入。

雖然他能用強直接破去笛音,但面前這個三公主勢必受重傷,想了想,伸手從懷里掏出自制的短笛,回憶著生澀的曲譜,一縷細細的笛音悠悠響起。陽光穿透烏云的縫隙,在海面上灑下粼粼波光,清風揚起海水的泡沫,中間有七彩的光暈,海水中不知名的魚兒鼓著大眼睛探出頭來在水面上吹泡泡,有的則躍出海面,劃一道美麗的弧線,再啪地鑽入水里,岸邊的花草像吃了激素一樣欣欣然伸了伸腰,開始長大,花朵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綻放著,那碎裂的石頭、出現的裂縫一一回複原狀,烏黑的天、狂暴的海眨眼間就變成了藍天碧海。三公主再也吹不下去,又是一小口鮮血吐出來,她睜開眼睛,看到面前景象,不由呆了。蕭鯉的笛音輕輕拖出她緩緩下降的身子,一縷縷力量如同蠶絲一樣將她纏繞,彌補受損的經脈,消融心中的恨意與殺機,就如清風拂過小草彎腰,又如陽光照射冰雪融化。

身後沙龍等人聽到前面的聲響都趕了過來,正好趕上這絕妙笛音的洗禮。而淚島方向飛過來的十幾名人魚族人也被這笛音感化,在空中定住身形,靜心聆聽。一曲既終,余音繚繞。啪啪啪,清脆的鼓掌聲中,一個天籟般的聲音以神洲語道:“天地氤氳,萬物化生,實在是奇妙啊。僅僅短短一小節就讓人沉迷入斯!公子吹奏的可是仙曲《黃芽》嗎?”沙龍眾人站在蕭鯉身後,眾人抬眼看時,那說話少女站在這一隊人的中間,姿態曼妙地落在地上,擺手讓跟來的幾個人去看護三公主。仙家神曲,傳有三黃,為《黃芽曲》、《黃鶴曲》和《黃竹曲》。可惜《黃竹曲》不傳,蕭鯉足跡遍步神洲都未尋訪到。

蕭鯉看到那少女的臉,以他的定力心中都是怦然一動,不由吃了一驚,胸中金丹的光輝受到牽引,散發出萬道光芒,照射靈台,心神迅速回複清靜,金光也迅速斂去,他微微一笑:“正是此曲。”眾人都能感覺到他剛才放射金光的模樣,宛如天神,不由心中驚懼:好強大的力量!那少女身著淡黃長裙,黑色腰帶束著楚楚細腰,舉手投足、微笑輕顰都有著無法抗拒的魅力。丹紫諸女湧起強烈的嫉妒,自慚形穢,同時挪不開望著她的目光,那柔荑般的小手,那白玉般的肌膚,讓人如此愛憐。沙龍等男性的目光偷偷看她一眼,都轉過頭去,不敢正視,仿佛目光落在她身上就會褻瀆她似的。

那少女看到蕭鯉的臉,臉上射出無法言寓的驚喜之意,道:“真的是你嗎!?”蕭鯉心中一怔,下意識地否認道:“不是。”少女奔到他近前,美麗的眼睛中有喜悅,有幸福,還有一點擔心,喜孜孜地道:“簫郎,我等你等得好苦啊。”眼神中充滿哀愁。眾人都隨著她歡笑,隨著她悲傷,她一笑一顰居然可以左右人的意志。這不是天生媚惑,就是一種法術,蕭鯉暗自警惕,皺眉道:“我們素不相識,姑娘怎知我姓蕭?”少女微笑道:“簫郎你相信天意嗎?”蕭鯉搖搖頭。少女道:“那你相信輪回嗎?”蕭鯉搖頭。少女道:“我是弄玉啊。你真的不記得前世了?”蕭鯉道:“哪個弄玉?秦穆公之女弄玉?隨仙人簫史乘龍而去的?”世傳:簫史者,秦穆公時人,善吹簫,能致孔雀白鶴。穆公女弄玉好之,公妻焉。其後隨鳳去。故秦人作鳳女祠于雍宮,代有簫聲云(劉向《列仙傳》)。

少女(弄玉)曼聲唱道:“弄玉秦家女,簫史仙處童。來時兔月滿,去後鳳樓空。密笑開還斂,浮聲咽更通。相期紅粉色,飛向紫煙中。簫郎,我足足等了你十世啊,十世都不得相見。”顏色黯淡,梨花帶雨,明珠仙露,讓人又愛又憐。蕭鯉道:“姑娘,輪回之說殊不可信,即便真有輪回,今生是今生,前生是前生,何必要相互干擾?”弄玉悲聲道:“簫郎,你真的忘了我?我們相約來世相見的!我找了你十世,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蕭鯉心腸剛硬,絲毫不為所動,道:“姑娘,我們都是修道之人,情愛本屬身外之物,你何必如此自苦?”弄玉悲道:“簫郎!”淚珠滾滾而下,落在地上,變成一顆顆晶瑩的珍珠。眾人為她情緒所動,都是黯然神傷,忘記了“鮫淚”的珍貴,只感到無比的悲傷。沙龍沙啞著嗓子道:“師尊,您既然心中有疑,何不前往地府查看一下?”眾女見有人帶頭,也紛紛鼓起勇氣說出向著弄玉的話,無非是希望蕭鯉不要如此絕情。

蕭鯉搖頭道:“地母掌管地府,向來不和外界來往,神仙妖怪都不賣賬,地府豈是那麼容易就能進去的?何況就我所知,地府只是暫時管理人死去之鬼魂,一定時期鬼魂自然消滅,化為純粹能量,何來轉世之說?不知弄玉姑娘為何認為自己乃是當年穆公公主轉世?”弄玉心頭微忿,道:“我十世輪回皆曆曆如在眼前,我有什麼必要說謊?”蕭鯉淡淡道:“也許姑娘確是公主轉世,可惜本人絕不是什麼簫史!”弄玉道:“你敢跟我去地府一查究竟嗎?”蕭鯉道:“既然我確定自己不是,哪有跟你去地府的必要。”“你……”弄玉被氣得說不出話來,淚水滴落在衣衫上。

這時跟隨弄玉而來的幾個年長女子中一人貼在弄玉耳邊輕輕說了幾句,弄玉頓時不哭了,將淚水擦干,抬起頭來,微笑道:“好!既然公子如此肯定,那麼就算小女子認錯人,在此深表歉意。不知公子尊姓大名?”蕭鯉一怔,道:“好說好說,我也甚是無禮,請姑娘見諒。我姓蕭名鯉,這是我的同伴。”將沙龍、丹紫等人介紹一遍。弄玉一一見禮,禮數周到,溫柔得體,笑道:“貴客來到鄙族,蓬蓽生輝,請入內奉茶如何?”伸手一引,微彎身子像垂柳的嫩條般綽約婀娜,讓人心動。

進入障眼大陣,人魚族居住的地方乃是一座半在水中半在地上的宮殿,望之仿佛漂浮在淚島上唯一的一個碧綠湖泊上。弄玉當先行去,湖水自然兩邊分開,眾人跟隨在後面,沿著湖地石路來到宮殿前,殿上書三個大字:女娃宮。女娃,民間傳說是炎帝的小女兒,在東海游水時淹死了,死後變成一只鳥,自鳴“精衛、精衛”,銜石填海。詩人陶淵明用“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來歌頌她。按《山海經•北次三經》載:“發鳩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鳥焉,其狀如烏,文首,白椽,赤足,名曰精衛,其名自佼。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東海,溺而不返,故為精衛,常銜西山之木石,以填于東海。漳水出焉,東流注于河。”

落座奉茶,座乃白玉之座,茶乃碧海深處生長之奇茶,色清味甘,奇香入心,弄玉乃從容講述人魚族典故。精衛填海在她口中乃是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炎帝當年一統神洲南部,勢力向外擴展,直達大海,不可避免地與海中神龍族發生了沖突。神龍族雖然強大,但也不願與炎帝為敵。炎帝當時正在也面臨北方軒轅氏的巨大壓力,不敢輕易言武。于是雙方開始和解。正在談判取得實質進展、即將達成一致意見時,炎帝的小女兒號稱“妙音天女”的女娃卻被人殺死在東海,手段十分殘酷。女娃臨死留下隱秘印記,告訴父親其乃為神龍族高手所殺。炎帝大怒,于是爆發了戰爭。由于炎帝姓神農,所以這次神龍與神農的戰爭被稱為“雙神戰爭”。一戰之下,神龍族被迫從東海遷走,遠避在西牛賀洲之西、大海之中的亞特蘭蒂斯大陸。後來亞特蘭蒂斯大陸沉沒後,神龍族的聲息就很少再聽到。雙神戰爭後,炎帝實力遭到削弱,軒轅黃帝趁機進攻,爆發“炎黃戰爭”。雙方在涿鹿大戰,炎帝大敗。黃帝欲將炎帝部族逐出神洲時,天帝現身,要求雙方停止干戈。最後在天帝的調停下,炎帝自刎,黃帝接納了他的部族,融合成了炎黃族。這就是傳說中的三皇時代:燧人氏教化萬民,神農氏品嘗百草,軒轅氏一統神洲。後來便是五帝時代。再後來逐漸有了曆史,不再只是傳說。

而女娃死後的魂魄在世間飄蕩,孤苦無依,因為她是炎帝的女兒,神洲乃是黃帝當權,所以沒有人幫助她。後來“與世同君”鎮元子大仙有事經過,發現了女娃之魂,見她可憐,便施法術給她制造了一副身體。那身體取自海中一種美麗的海魚。女娃得了身體,以往的種種法術逐漸回憶起來,她對神洲十分厭倦,便在海中一島中住下,她的身體也變成半人半魚的模樣。一日她飲了這島上一處泉水,突然有孕,哺育出一個上身是人、下身是魚尾的美麗女嬰。女嬰長大,喝了泉水,又哺育出嬰兒。一般一個人一生中只能哺育出一個嬰兒。她們也曾誘惑、捕捉過海客,但和這些人類都不能有生育。人魚族的生命大約是人類的二倍。結果世世代代傳下來全部都是這種半人半魚女嬰。她們都繼承了女娃對聲音魔法的天賦,當然天賦會有差異。不知多少年後,女娃突然不見了,什麼話都沒有留下。島上的人魚們便過起自給自足的生活。憑借因為遺傳而殘留下來的女娃腦中的聲音魔法,她們逐漸發展成了一個神秘而強大的勢力。曆經十洲滄桑,隨著靈氣的減少,人魚族也逐漸衰落。

聽完後這個長長的故事,大家都神思遠揚,想象三皇五帝時那燦爛輝煌的時代。那時候湧現出多少可以與神的力量媲美的人類,那時各種種族都蓬勃發展、各自在神洲灑下自己的傳奇,那時候連至高無上的天帝都親自過問人類的糾紛。不知到何時天人異途,再難交通,不知何時人類的力量逐漸弱化。現在也有修煉成仙的人,但這樣的人又是何其的少。那個時代也沒有聽說力量強大了、修煉成仙還會有這麼多的劫難、還會有各種天劫等待。是誰在操縱著人類的命運?

蕭鯉想得更多,想起三皇五帝之前的洪荒諸神時代,想起女娃之死的疑點,想起不是這個空間的生命的玉帝……是他在主宰著芸芸終生吧。

很快蕭鯉率先告辭。弄玉眼淚汪汪的挽留不能改變他的決定,他也堅決不帶弄玉一起走,道:“沙龍、丹紫他們都不會跟我走的。我習慣孤身漂泊。”丹紫等人都沉默不語,氣氛很是壓抑。那個叫小玉的三公主冷哼道:“誰希罕跟你走啊。”她氣憤蕭鯉傷她,醒來後一直沒給他好臉色看。弄玉道:“三妹!”小玉悻悻道:“好好,我不說了。哼,有什麼拽的。”轉身走了。弄玉對蕭鯉強笑道:“既然如此,我彈一曲為你送行如何?”蕭鯉點頭。

弄玉手一揮,一張琴桌和一個繡凳憑空出現,她坐下來,面對煙波浩淼的大海,彈奏了一首哀婉傷感的曲子。纖纖十指下的乃是上古時代流失的神器——醉仙琴。弄玉淚水朦朧,唱道:“前生已見君,今生常惻惻。惟恐不相遇,不複得歡樂。今朝得見君,淚落琴聲咽。若難伴君行,何如投海沒?若難伴君行,何如投海沒?”

蕭鯉也不看丹紫等七女哀怨的眼神,施展法術將她們送了回去。這一次南海之行對她們來說就像是一場夢,只有手里弄玉贈送的鮫淚證明一切都是確確實實發生過的。蕭鯉和她們已經不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他已永遠離去。七女淚流滿面。

蕭鯉打發走沙龍和饕餮子,讓他們自去修煉,他孤身去南瞻部洲,去會一會那個傳說中的得道者——須菩提。

');

上篇:第七十二章 傳道大海南    下篇:第七十四章 美麗朱雀城(試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