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七十六章 大戰飲血子   
  
第七十六章 大戰飲血子

第七十六章 大戰飲血子

蕭鯉右手虛劃,現出一汪碧藍的水網,千殺沖入水網里,血光頓時淡了許多。蕭鯉再彈出一條張牙舞爪的黃龍,直奔飲血道人。蓬地一聲千殺沖破水網,射到蕭鯉身前,但蕭鯉的黃龍也到了飲血道人頭頂。飲血道人冷哼一聲,整個人變成一片呈不規則形狀的白芒,溜溜旋轉,從黃龍身軀中間一劃而過,黃龍頓時散成點點塵土。在少女的驚叫聲中,蕭鯉面對危機十分從容地張開十指,每個指尖都射出一道彎曲的碧光,組成一個巨大的海洋,里面蘊藏著無窮無盡的力量,滾滾傾瀉而下,天地傾斜,滄海顛覆。白芒和血劍陷入漩渦之中,被沖擊地歪歪斜斜不成樣子。海水散去,飲血道人拄劍于地,頭發披散,衣衫破碎,口角淌著鮮血,十分狼狽,怨毒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著蕭鯉。那少女歡呼起來,抱著蕭鯉的胳膊十分開心。

飲血道人嘶啞著嗓子道:“你是誰?你用的是什麼法術?”蕭鯉從容道:“在下蕭鯉。至于法術麼,乃是結合西方的魔法自創的。”飲血道人冷冷道:“好,好,好。這個梁子我們是結下了。日後我會再行領教的。”還沒等蕭鯉說話,那少女譏笑道:“日後?你還想走不成?你殺人盈野,無惡不作,今日我們正好為天下除害。”飲血道人臉色大變。蕭鯉不語,心中確實有留下飲血道人之意,這人對自己恨之入骨,以他睚眦必報的性格、不弱的實力,如果不除去將是一個禍害和麻煩。剛才自己的“滄海訣”乃是畢生功力所集,施展時全身力量幾乎提到“歸元”境界,這人卻傷而不死,確有過人之處。

飲血道人又怒又懼,千殺劍斜指,拉開架勢,劍如長虹貫日射向蕭鯉。少女見他剛才受傷不輕,猜他色厲內荏,不待蕭鯉出手手中短劍飛出,兩把飛劍撞在一起,從當中爆炸開來。飲血道人擲出千殺劍時身形如流光飛逝,向外飛去。蕭鯉有些奇怪,這人還妄想逃走麼?以他窮凶極惡的性格不該如此啊。不及多想,雙手一合,一個巨型的透明氣罩罩下來,那飲血道人撞在氣罩上化作青煙消散。蕭鯉暗叫:不好。呷呷怪笑中,飲血道人的元神已一把抓住少女的脖子,喀嚓一聲扭斷,手中多了一個怪異的藏青色斧頭。他將少女尸體推向蕭鯉,口中念念有詞:“破混沌,斬蒼穹!盤古斧,現!”少女的尸體在空中變成一只嬌小的狐狸,毛皮雪白,嘴角血跡斑斑。

人的名,樹的影。盤古斧絕非普通仙人可以抗拒的。蕭鯉抱著狐狸尸體飛身急退。那“盤古斧”卻一點動靜也沒有。蕭鯉又氣又怒,一是為自己失察中計導致少女身死,二是為自己在一個假盤古斧面前露怯,右手一掌拍下。飲血道人知這是自己末日,凶厲之性暴起,怪叫一聲,施展了一種惡毒而又怪異的法術:自爆!蕭鯉那無邊無際的大掌將他蓋在地上,自爆的強勁力量向上將他手掌炸得血肉模糊,向下炸出一個深深的洞穴。蕭鯉抬起手來,一道黑光向遠方遁去。蕭鯉冷笑道:“還想走?”一把抓住,神力內合,將這元神變成齏粉。

低頭檢查這具狐狸尸體,發現她體內內丹雖然微弱,但還在跳動。當下扶正她的腦袋,握住纖細的頸項,施展星河大道之“重生訣”,潔白的光芒從雙手掌心射出,罩在她頸項上。片刻功夫,頸項的血脈都重新接續。但由于剛才飲血道人出其不意殺死她時,惡毒的“噬血魔功”已經將她體內靈脈侵蝕的亂七八糟。生命暫時離體也使靈力消退不少。現在她雖然活了過來,但十分虛弱。

美麗的小白狐睜開眼睛,在蕭鯉懷里唧唧哀鳴著。她已不能口吐人言,只能說些狐語。蕭鯉幼時跟動物接觸甚多,所以也能大體知道她的意思,便道:“我會照顧你的,安心養傷就是了。”白狐點點頭,縮在蕭鯉懷里舒服的睡了。如果是一個少女,蕭鯉還怕惹上麻煩,而這只是一個動物,一個精怪,沒什麼可避嫌的。不過雖然感覺這白狐重傷垂死,靈力微弱,但卻給他一種很特別的壓抑感,到底是什麼,卻有說不清楚,仿佛她體內藏著什麼似的,靈力探測一遍卻又什麼都沒有。

蕭鯉招招手,那個青色斧頭從洞穴里飛出來,落在他掌上。斧頭只有巴掌大小,通體晶瑩透明,呈藏青色,非金非玉,質料古怪。不過怎麼檢查都感覺不到它蘊藏著什麼力量。這漂亮的、平淡無奇的小東西會是盤古開天斧,打死他都不相信。

蕭鯉找個一個客棧住下,將白狐放在床上,口中喂了一顆靈丹。然後設置了七重防護陣法,最外面一層是隱形陣法,這才放心離去,直奔朱雀城十里之外——棲鳳山。

棲鳳山不高,但面積很大,環境幽靜,風景秀麗。根據鄭倫告訴他的,須菩提隱居之處在西山。蕭鯉站在一處不高的山谷頂上,向下望去,谷底除了碧樹紅花,山泉小溪,空空如也。但閉上眼睛,一種很玄妙的感覺升起,星河郎照,道心自轉,明明白白看到谷底覆蓋著一層氤氳的煙霧,力量洶湧,詭秘莫測。是這里了。蕭鯉飛身來到谷底,居然穿過了那煙霧,還是什麼都沒有。他心中困惑:這到底是什麼陣法?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再次啟動道心,什麼都看不到,連煙霧都一發沒了。蕭鯉飛身上谷,道心又能照見煙霧,下谷後卻有沒有。他不由升起無窮的挫敗感。

等等,蕭鯉若有所覺,緩步向山谷角落里那處泉眼走去。泉水來自一個一道裂縫,流出形成一條淺淺的小溪,小溪底部都是些七彩繽紛的鵝卵石。蕭鯉盯著泉眼旁邊的一株小草,不由笑了。似假而還真,若有而還無,握滄海于一瞬,納須彌于芥子,此之謂也。這小草就是關鍵。那種特殊的力量不是以蕭鯉的道心絕對難以感覺到。

以道心為鏡,以星空為象,蕭鯉將一絲強大的力量注入小草。蓬地一聲時空轉換,場中景象為之大變。蕭鯉處在一個無垠的空地中,面前立著兩個道童,都是青衣翩翩,俊朗如玉,都到了天仙之境。蕭鯉心道連守門的道童都是如此高手,須菩提果然不愧聖神導師稱號,連忙躬身施禮道:“兩位仙童有禮了,在下蕭鯉,前來拜見須菩提尊者,冒犯之處還請海涵。”左邊道童道:“你實力不錯嘛。好像比我還高。我師父閉關了,你三年後再來吧。”蕭鯉呆了一呆:“要這麼久?”右邊道童道:“這還是短的呢。上次師父閉關了一百年。”蕭鯉心中郁悶。左邊道童低聲向右邊道童道:“師兄,這個家伙法力不弱,我們要不要跟他切磋一下。”師兄瞪了他一眼:“還惹事!師父閉關出來看不狠狠罰你!上次怎麼懲罰你的忘了麼?”師弟訕訕一笑,不說話了。蕭鯉想了想,既然無法見到,也不可強求,便告辭。兩個道童施展法力,關閉陣法創造的空間,蕭鯉又回到山谷中,兩個道童都已消失不見。蕭鯉只得回轉朱雀城。

白狐已經醒來。蕭鯉給她買了些水果吃,她賴在蕭鯉懷里吃得津津有味。須菩提閉關三年,而與莎莉葉之約就在兩年後,是等待還是現在就走他一時無法決定。最後想反正還有兩年呢,那就再呆幾天,看看這個關于開天斧的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吧。白狐的傷勢恢複的很快,幾天過去她雖然還無法化成人形,但已能口吐人言。她說自己乃是南瞻部洲百靈島上天狐族的公主,名叫林心,已經渡過了魔劫,到了天仙之境。在靈蛇城遇到“赤練王”,對方言語下流,行為無禮,于是大打出手。林心打敗赤練王,自己也受了傷,奪得那個被他視若珍寶的漂亮小斧頭。林心是覺得它漂亮,所以奪了過來。誰知被飲血道人盯上,企圖奪取斧頭。林心自然不給,但受傷在身,不是飲血道人的對手,只得狼狽逃竄。一追一逃中林心套出飲血道人的話,說這是傳說中的開天斧。雖然不相信,但林心更是決定不給了。最後她道:“既然恩人您救了我,這把斧頭就贈送給您吧,以為酬謝。”蕭鯉搖搖頭,擺弄著小斧頭道:“這個不像是開天斧。就算是我也不能要你的。等你恢複法力我就交給你。”林心連忙低下頭,藏起眼中的喜悅。蕭鯉看在眼里,沒說什麼。

一日晚上,蕭鯉帶著林心出來散步。她要吸食月亮精華,以盡快恢複力量。蕭鯉站在侑水河畔,研究著月亮與河水漲落之間的關系。林心蹲坐在地上,張口向月,一顆血紅的內丹在嘴邊轉動不停。月華普射,那內丹由紅變白,由白變紅,反複幾遍,落入林心口中。她長嘯一聲,白光閃過,已經恢複了人形,喜孜孜地奔到蕭鯉面前,身體轉了一圈,笑道:“恩人,我漂亮嗎?”蕭鯉勉強移開目光,道:“穿上衣服就更漂亮了。”林心哎呀一聲,臉蛋紅得像蘋果一樣,雙手抱胸,白光一閃不見了。片刻後她回來時已經是穿戴整齊,不過臉還是紅紅的。蕭鯉打量她一眼,腦中突然現出剛才她一絲不掛的模樣,那嬌嫩挺拔的雪白雙乳,纖纖一握的迷人腰身,白嫩挺直的玉腿,那含情之丘、透酥之痕,蕭鯉只覺小腹一股熱力不可抑制的升騰起來。他吃了一驚,心中警惕,自己定力怎會如此脆弱?再看看林心,並未發現有什麼異常,美麗的小臉蛋紅紅的,嘴角帶著純真的笑容。也許是狐性天然媚惑吧,他這樣想。

林心道:“恩人,剛才我過來發現不少修道人往海濱飛去,像是要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去看看好嗎?”蕭鯉道:“不要恩人恩人的叫了。你還未完全恢複,就別去了。”林心笑道:“有蕭大哥您這個大高手保護,我怕什麼?”蕭鯉見她執意要去,也便不再阻攔,只道:“你呆會在我身後躲著,別胡亂出手。剛才我用靈力探測了一下,發現有高手正在趕來。”林心甜甜應是。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七十五章 高山安可仰    下篇:第七十七章 盤古開天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