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七十九章 補月悟大道   
  
第七十九章 補月悟大道

第七十九章 補月悟大道

“沉睡,死亡,回憶,留戀,都只是一種感覺;時間,空間,天地,宇宙,都只是一種形式;如果能夠回到最初,回到從來沒有,也許是最適合的道。”一個聲音突然響起來,神秘莫測而又直指人心,縹緲不定而又堅忍深密,溫和自然而又霸道尊貴,像大道自在、星河常轉一樣。所有運動的東西都停止了,包括裂開兩半的月球,包括向四極八方射出的力量和光芒。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有名天地之始,無名萬物之母。故常回返,以知未來,常去往,以知如今。曰:死亡本是初生,歸去不如歸來!”那靜止的一切突然動了——月球的兩半開始靠攏,漸漸合在一起;那逝去的光芒和力量急速回撤,全部集聚到一個虛無的人影上,那影子覆蓋著一層青色的光芒。神秘的聲音就是從他那里傳出來的。

滿身鮮血、身受重傷的哪咤和索爾呆呆望著那道身影。哪咤心道:“莫非是玉帝?不像,玉帝出場時都是金光萬道的,這人卻是一個影子。”索爾心道:“莫非是天魔?不想,天魔出場時乃是一個禁絕光線的黑洞,這人卻是一個發光的影子。”發光的影子?對,這個神秘人影居然有光。光和影如此和諧地結合在一起,仿佛它們本來就是兄弟一樣。

當所有的力量和光芒都回來時,那人漸漸露出了模樣:一個樣貌十分平凡的老人。盤古斧在他身邊服服帖帖地、繞來繞去地飛,乾坤圈和雷神之錘都停在他身前的虛空中。乾坤圈的裂口已經結好,雷神錘也已複原,雖然它們的力量卻大幅度削弱了。

哪咤和索爾見到老人,臉上都露出無比忌憚之意,拜倒道:“哪咤拜見菩提老祖。”“索爾拜見須菩提上師。”須菩提微微一笑:“都起來吧。來,把各自兵器領回去。打打架我不反對,但別破壞環境啊。”兩人都取回兵器。哪咤答應以後絕對不會了。索爾雖然性格粗豪,但也知道這個老頭惹不得,呵呵笑道:“上師說什麼就是什麼了。”須菩提道:“你們去吧。”哪咤和索爾見他不提盤古斧之事,都不敢問起,人家不提就是不想給了,打又打不過,多留無益。兩人相互狠狠瞪視一眼,各自飛去。須菩提自言自語道:“恩,這里還有一個小家伙活著,不錯啊,居然能夠領悟最初之原力,自造時空,回歸混沌。不錯不錯。”伸指在虛空中一抓,將蕭鯉從混沌之境抓了出來,端在掌心,吹了口氣。蕭鯉悠悠然醒轉,從須菩提掌心一躍而下,恢複原身大小,拜倒在地:“見過須菩提真人。”

雖然剛才在混沌中對周圍事物一無所知,但不知怎麼直覺告訴他這老人就是須菩提。須菩提笑道:“起來吧。你去棲鳳山找過我吧?”蕭鯉恭恭敬敬地道:“是。那時候前輩正在閉關。”須菩提笑道:“不必這麼拘束。剛才看你運用原力、自造混沌,能給我講講你怎麼領悟的嗎?”蕭鯉連忙將自己學習東皇太一功法、領悟星河大道、把握天地未分之征、偶達混沌之境的經過說了一遍,一字都未隱瞞,並談了幾個自己的困惑,諸如天地到底如何形成的、肉體與元神到底是什麼關系等等。須菩提一邊聽一邊點頭,道:“原來你是這樣修煉了東皇的功夫的。東皇的功夫相當霸道,威力極大,不過它對施法者的損害也很大。東皇的大徒弟句芒就是自燃而死。”蕭鯉忙道:“還請前輩指點破解之道,並傳通天大道。”

須菩提笑道:“我的道也只是小道,哪有什麼大道?大道是亙古永存,自在自為的。我們只能感受它,反映它,以自己的方式表達出來,但不能控制它。每個人對大道的感受不同,每個人修煉的經曆不同,最後他自己形成的小道也各各不同。比如東皇認為‘道生于虛霸’,主張以道心牽引星辰之力;太上老君則認為‘道生于無’,主張煉氣煉神以化萬物;我認為‘道無生無滅’,道是一種法則,不是一種具體東西,它無所謂生、無所謂滅,修道者可以通過將自己沉入不生不滅、不往不還的境界,回到混沌狀態,來更貼切、更准確地把握大道給他的啟示。三家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我主張回歸混沌,老君主張德化萬物,我是關注過去、從前多些,他是關注將來多些;東皇則不關心什麼過去未來,只要能形成巨大力量為自己所用即可,星辰之力是宇宙間最霸道的力量,東皇的所有法術都是建立在星辰之力上的。”蕭鯉若有所悟,突然問道:“玉帝的道是怎樣的呢?”須菩提抖動著長長的壽星眉:“我看不透他的道。你最好別去過分惹他。雖然他的力量可能不敵東皇,但他還有很多別的東西讓人忌憚。力量,並不是唯一決定勝負的東西。”蕭鯉笑道:“他不惹我,我惹他干嗎?”須菩提那平凡的眼睛盯了蕭鯉一眼,卻讓他有一種莫名的壓力,緩緩道:“我的意思是即使他惹你,你最好選擇逃跑,也不要選擇對抗。”蕭鯉想笑,任人宰割?看到須菩提認真的神色,便道:“聽從前輩吩咐,不到萬不得已決不選擇對抗。”

須菩提見他還存有余地,也不願就此問題糾纏,人命自有天定,一切還看機緣,道:“你的道是什麼?你思索過嗎?”蕭鯉陷入了沉思。他最初的心願就是追求天道,探索那遙遠的未知,人為什麼會生,為什麼會死,修煉了道為什麼可以不死,為什麼五行構築了世界,為什麼會有天、魔、冥三界,宇宙是如何形成的,宇宙會不會毀滅,宇宙有盡頭嗎,這些答案有的有了解答,有的則沒有。宇宙中有一種至高無上的法則,這種法則就是“道”,自己認為這種法則該是什麼呢?時光飛逝如電,星辰萬古常新,宇宙維持的不過是一個動態的平衡,若往而若還,又在又不在,那掌握大道就要做那個平衡點,向左一步就是傾覆,向右一步也是敗頹,恰恰就在這個點,這就是“道”。蕭鯉仿佛明白了,又仿佛什麼都抓不到,面前好像有東西,伸手去抓又沒有。“你面前並非沒有東西,你現在看不到,並不等于它不存在,當你跳出這個圈子,用另外一種方式去看,你就能發現它。”須菩提道。

蕭鯉盤膝而坐,五心朝天,雙目似閉似合,全身似動似靜,雙手在空中不停舞動,結著奇怪的手勢,這是他如有所得身體不由自主作出的動作。三天三夜過去,蕭鯉仍舊把握不住那個所謂的“道”。須菩提歎息一聲,揠苗助長的方式畢竟不能用在悟道上,便開口道:“至簡至易神仙道。就算知道了也不等于理解了。你起來吧。”他的聲音像含著某種奇異的魔力,振聾發聵、醍醐灌頂,蕭鯉睜開眼睛站了起來。

須菩提飄身來到乾坤圈勒出的那條深溝旁邊,雖然他運用神功將兩半月球合起來,但這條巨大的縫隙卻無法抹去。蕭鯉跟了過去,道:“前輩是通過把這巨縫補上來向晚輩闡述大道至理嗎?”須菩提贊道:“孺子可教。不過不是我來補,是你。”蕭鯉苦笑道:“晚輩如何有這等神力?也沒有趁手的仙器。補上這條巨縫少說也得三十年。”須菩提搖頭道:“器,道之末也;道,器之本也。器只能反映道,離開道,器一點作用都沒有;懂了道,器很容易就能制造出來。天道不言,無法相傳,只能你自己體會了。”說完走了開去,獨自到一處,以一個奇異的方式側臥在地上,不言不動,就那麼睡著了。盤古斧也老老實實的呆在他旁邊。

蕭鯉站在巨縫外面三天三夜,一籌莫展,舉目仰望蒼穹,一個碧藍的星球仿佛在不遠處,那是自己的家鄉;太陽已經不見,看來是被月球擋住了;天上繁星點點,晶瑩的光芒灑在自己身上。沒有溫暖,只有無邊的寒冷。月球被乾坤圈迸斷之前一切都是和諧的,乾坤圈的強霸力量改變了這種平衡,月球分裂;現在須菩提的力量暫時維系著月球的兩半,蕭鯉已經聽見月球的呻吟聲,須菩提的力量已經支撐不住了,兩個半球隨時會掙破須菩提神力,向外飛去。它們為什麼會有飛去的力?什麼提供了這種力量?蕭鯉臉上露出了微笑,身子飛起,如一道無堅不摧的金剛鑽從兩個半球之間的縫隙射了進去,寬闊的地方自然無虞,狹窄的地方他直接切開岩石向下飛射。

恩,這里應該是月球的核心了。蕭鯉停了下來,雙手張開形成一個虛合的球形,心念動處,仿佛又回到天地初開那混沌狀態,最初的原力再次發動,虛球中的力量越來越多,越來越重,轟然一聲空間坍塌,變成一個極度的黑暗,不管是時間,還是空間,一切都扭曲了,都停滯了。蕭鯉制造了一個失衡的狀態。宇宙大道不允許這種狀態存在,周圍的所有物質都吸附過來來填補這種失衡。月球的兩半早緊密地結合在一起,而且進一步向內壓縮,月球急速地縮小。蕭鯉覺察到這種情況,暗罵一聲過火了沒有控制好力道,連忙從手中虛球中抽取力量,月球又砰地膨脹起來。它的表面像火山爆發一樣噴射出極高的岩漿,無法宣泄的能量仿佛找到了口子,那種壯觀的場面來須菩提都吃了一驚,雖然他並不怕那些根本無法近身的岩漿。家鄉星上所有看到月亮的人都看見月亮突然發出燦爛的火光,久久不熄,等火光熄滅以後月亮仿佛大了一半,那麼圓,那麼亮,美麗得有些詭異。

此時的蕭鯉靜靜立在月核內,雙目緊閉,身上罩著一層奇特的光芒,手中吸收著光線的怪異球體已經消失。他靜靜體會著補月中對宇宙原力的理解,忘記了身邊的一切。

終于,蕭鯉緩緩從月球中升了出來。須菩提問道:“你了解道了嗎?”蕭鯉微微一笑,道:“道可道,非常道。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可藏于密。唯平衡維系蒼穹,唯失衡掌控生殺,唯永痗W越輪回,唯守痧鉈岸j道。”這時的他已經超越大羅境界,直逼化神之境了,現在即使是面對哪咤,就算打不過,逃跑還是沒問題的。須菩提撫掌道:“妙哉妙哉。你悟了。”心中感歎弟子三千,目前最得意的弟子鄭麟從幼年就開始培養,雖然成就不錯,但比起面前這個少年可差得太遠了,看來也永遠不會有能趕上的希望了。悟性最好的徒弟卻……須菩提搖了搖頭。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七十八章 驚天憑一戰    下篇:第八十章 三界之隱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