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1-5節   
  
第1-5節

第一節 梁夏

我躺在床上,睜大眼睛盯著天花板。天花板上很乾淨,什麼都沒有。我卻能從上面依稀看出梁夏的臉來。架在床那頭的電腦還在嗡嗡的低鳴,我在下載著電影。宿舍里只有我一個人,那三個家伙都出去玩去了。我則沒有心情。

我閉上眼睛,開始冥想。這是我的一項特殊本領,也不知從什麼時候,我喜歡上了冥想。我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的事情,比如我曾經預測過戰爭和瘟疫的發生,現在一切果然發生了。但是宿舍同學對我的冥想很不屑,稱之為“白日夢”。兩者雖然有相似的地方,但本質是截然不同的。下鋪的趙林反駁我的最有利武器是:“如果真的可以預測,那你怎麼不預測考題?看你到現在為止,所有科目的成績都在七八十分左右,就沒有一門優秀的,也可知你的所謂冥想是如何無用了。”我的辯解是:古代的相士都是不給自己算命的,我這預測本領當遇到與自己相關的事情就預測不准。三個家伙一齊道:“切!”

他們不屑歸不屑,我身上確實發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我騎車出去,雖然經常險些被車撞,但總是沒事;還有一次我從宿舍樓前走過,感覺有些不對,便停下腳步,啪的一個花盆掉下來,砸在我面前的地上;還有……總之,我總能避過危險,也沒有人能夠捉弄到我。我仿佛有種預知危機的能力。但是他們三個總說這種預知不要也罷,他們甯願沒有險些撞車或者花盆掉下。

我胡思亂想一陣,又想起了梁夏。梁夏是R大的,今年大二,比我低一屆。我是在網上認識她的。我們聊得很投機,很多愛好都相同,我漸漸喜歡上了她。我提出見面,梁夏開始一個勁地拖。經過我的大力爭取,我們終于在她們學校里見了第一面。她是個十分美麗的女生,很青春,也很清純,笑容純淨極了,是我最喜歡的那種類型。那次見面我發揮出色,逗得她不住地笑,她笑起來真美,當我看呆時,梁夏便哼地一聲轉過頭去,我大賠不是,她才轉回來。

我們又見了幾次面,漸漸可以拉手了。雖然沒有明說,我已經把她當作女朋友了。這是我真正的初戀,我幸福極了。戀愛中的人是盲目的,忘記誰說的了;反正我沒有看出她眼中的陰霾。

有一次我們到紫竹院去玩,正言笑宴宴的時候,迎面走來兩個男生,其中一個是位高大英俊的男孩。梁夏連忙放脫我的手,和那男生親密地打招呼,介紹說我是她的同鄉;又向我介紹說這是她男朋友周帥。我呆了。周帥甩開梁夏的手,哼了一聲走了。梁夏追過去,拉著他的手解釋半天,周帥冷冷看著她說:“走開。”梁夏放下手,泫然欲泣。周帥想說什麼,終于沒說,和他朋友轉身走了。

我走到梁夏面前,梁夏哭著說:“對不起。”我說:“沒什麼。”我沒問她為何欺騙我,我什麼都沒說。梁夏一行哭,一行說。我總算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其實很簡單:梁夏和周帥吵架了,就應了我的約,她在賭氣。我只是個賭氣的工具,一個臨時的替代品。我心冰涼。

我們默默地回去,誰也沒有說話。梁夏擦干了眼淚,呆呆地坐在公車上,也不知想些什麼。我一陣的心疼。

後來,我聽說他們兩個又和好了,梁夏過著幸福的生活。我們也不大聯系了。我很無聊,也很郁悶,上網聊天變得很刻薄,說話很無情,很無恥,被不少美眉罵為“神經病”。我便不聊天了,改看小說。小說看完了,改看電影。電影不夠刺激,改看A片,這玩藝網上很多。我現在下載著兩部影片,一個叫《我的野蠻女友》,據說挺流行的;一個叫《護士密情》,一個Rm格式的A片。

都下載完了。我決定先看護士,坐起身來,戴上耳機。是日本片,質量不錯,那個護士挺漂亮。當然不可避免的有日本人最愛的惡心鏡頭,我用鼠標拖過去看唯美的。正看得來勁,把一切都忘記了,包括梁夏在內。雖然我也發春夢,但梁夏從來沒有充當過這類對象,最多是親親嘴、摸摸就完了;更進一步的性愛對象是我最喜愛的日本明星深田恭子。

突然手機嗡嗡震動,靠,是誰啊?我咒罵著,打開手機看,一個短信:你現在在哪兒?

是梁夏發來的!!!

我全身欲火頓時消融,回信說:在宿舍。

梁夏:你宿舍電話多少?

我:6276****。

發完趕緊關掉real player,跳下床來。電話機在我們宿舍門後。

鈴鈴鈴∼∼∼電話鈴聲響,我抓起電話:喂?梁夏嗎?

梁夏的聲音有點沙啞:嗯。

我:你嗓子有點啞,感冒了啊?

梁夏:一點點,沒事。

我:你一切都還好嗎?好久沒和你聯系了。

梁夏:嗯。

我沒話說了,雖然我很想說:我很想你,這些天你知道我怎麼過的嗎?我上課聽不下去,我吃飯吃不下去,我學會了抽煙喝酒看A片。但是我沒有說,我不想打擾她的幸福。她過的好好的,我說這些不是徒增她的煩惱嗎?

我沒話找話:你還上網聊天嗎?我不大去了。

梁夏:我也不去。我……

我等了一會,她沒接下去,我:什麼?

梁夏:沒什麼。

我頭上一句、腳上一句的說著: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是在哪兒遇到的嗎?263聊天室。你叫薄夏輕衫……

梁夏:你叫扣琴獨笑。

我:你一下子猜出我不會彈琴。

梁夏:你說的那幾句話很好,羽扇搖搖,衣袂飄飄,扣琴獨笑,不知今夕何夕。

我:呵呵,當時是瞎說,我哪有那麼酷?我記得你說的是,好酸啊。

梁夏(笑):你就是挺酸的。你還給我默詩。

我:鄭愁予的。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梁夏:恰如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我: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梁夏:想念從前的時光。那時候多單純,多好。可惜回不去。

我:沒有人永遠活著,沒有東西可以經久。

把這緊記在心及時行樂吧。

我們的生命不是那個舊的負擔,我們的道路不是那條長的旅程。

一個單獨的詩人,不必去唱一支舊歌。

花兒萎謝;但是帶花的人不必永遠悲傷。

梁夏:你還是那麼酸,一點都沒變。

我:呵呵。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梁夏:可是有的人就改的很快。

我:誰?

梁夏:隨便說說。

我和梁夏的這次通話就像打啞謎一樣,她說話躲躲藏藏的,我又不是心思特別慎密的人,聊得很累,但我確實太想和她多說會話了,所以我絞盡腦汁跟隨著她的思路。可是,她今晚實在太怪了,以前跟她聊天很愉快的,不是這樣啊。

通話結束,梁夏說:對不起,打擾你了。我說:沒事,反正我也閑著。

掛了電話,我爬上床,打開《我的野蠻女友》,卻怎麼也看不下去,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我爬下床,撥電話,6251****,梁夏的宿舍電話。我:喂,梁夏在嗎?

梁夏:我就是。

我:我是涉江。

梁夏:我知道。

我:你在哭?

梁夏(抽泣的聲音):泣……

我慌了:怎麼啦,怎麼啦?別哭啊,好好說。出什麼事了,我幫你。

梁夏:嗚嗚嗚……你幫不了的……

我:到底怎麼啦?沒試過怎知道幫不了?

梁夏:嗚嗚……他……他訂婚了……

我:誰?噢,你說周帥?他和別人訂婚了?

梁夏(抽泣的聲音):嗯。

我手足無措,道:別哭別哭,也許還可以挽回呢。

梁夏:沒可能了。他不會毀婚的。我要死了……

我:別胡說。這樣吧,我們見面說好不好?我這就去你們學校。

梁夏:嗯。

我看看表,10:00。急忙加了件外套,匆匆奔出宿舍。我也不騎自行車了,在校門口招手叫了輛的士,直奔R大。

第二節 咖啡加啤酒

快到R大時我給她發了短信,她說在校門口等我。我下了車,進入R大,雖然校門口人特別多,但我一眼就看到大石頭旁邊的她。她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長發紮成馬尾巴辮,雙手交叉護住裙子,晚風輕揚,她看起來像一個天使。我揮著手走過去,梁夏看到我了,也點頭示意。她眼睛紅紅的,臉色有些憔悴,看起來更加惹人憐愛。我道:“走吧,找個地方坐坐。”我們出了校門,來到對面的星巴克咖啡廳。找了個角落坐下,服務員問喝點什麼?梁夏說:卡布其諾。我也要了一杯。

咖啡上來,我喝一口,還是那麼苦。我道:“我們第一次見面後就來的這兒吧?”梁夏點點頭,眼圈又紅了。我道:“好了,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周帥怎麼會和人訂婚呢?”梁夏開始說起來,越說越難過,最後抽噎著說不下去。原來,周帥遇到一個女孩,這女孩的父親在R大很有權勢,女孩非常喜歡周帥;據周帥說只要她父親一句話,周帥就可以保研。周帥今年大四,在當前如此嚴峻的就業形勢下,保研對學生來說是個不錯的出路。按照周帥的成績,保研是比較懸的,但有那位大人物說話,絕對可以百分之百的搞定。

周帥和那女孩來往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是梁夏沒發現,周帥也總以學習忙,擇業嚴峻等等為由躲避著梁夏;現在女孩提出訂婚,並讓周帥對梁夏攤牌。周帥衡量再三,就在今天找到梁夏告訴她了一切,並說自己不適合她,祝福她找到更好的。梁夏大叫她不相信。周帥取出一個戒指,說這是給那女孩的訂婚戒指。梁夏掩面奔回宿舍,倒在床上放聲地哭。

其實周帥的事情舍友都知道了,一直想找機會告訴她。現在看她這樣,都很難過,但是勸她又不聽,于是都離開宿舍去晚自習,讓她獨自在宿舍里靜靜。

梁夏邊哭邊說,說她和周帥以前甜蜜的往事,說兩人的相識,相戀,越說哭的越厲害。我挪動座位,坐到她身邊,安慰她說:“算了,過去就過去了。忘了這一切吧。”梁夏哭道:“我忘不了,忘不了!我愛他!”我心中又是嫉妒,又可憐她,柔聲道:“好啦,忘不了就忘不了,不要緊的。我們還是一樣要生活,時間會抹平一切。”梁夏一把掙開我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哭道:“我不要你管!你要我忘了他,我不理你了!”我十分尷尬,又升起些惱怒,我這是圖什麼?我不說話了。

梁夏卻又哭道:“你生氣了?你也不理我了?都不理我了!讓我去死……”我只得再次摟住她柔軟的肩膀,柔聲道:“我沒生氣,我理你。就算全世界都不理你了,還有我。”梁夏撲在我懷里,放聲大哭。咖啡館里一對對的情侶都看著我們,我朝他們打著手勢,報以抱歉的笑容。大家都諒解地點點頭。

終于,梁夏止住了哭泣,從我懷里抬起頭來。我拿出面巾紙,給她擦去臉上地眼淚和鼻涕。她呆呆看著我,樣子非常淒惶,我心中疼得厲害。我整理一下被她ἄ得髒兮兮的衣服,道:“好啦,很晚了。我們回去吧。”梁夏呆呆點點頭。

我擁著她出了咖啡館,回到她們學校。我送她到宿舍樓下面。梁夏朝我揮揮手,然後去敲看樓大媽的門。大媽卻死活不開門,說按照規定不可以。我看看表,是比較晚,快1點了。但這大媽也太死板了吧,晚上讓個女孩子到哪兒去?我過去說,大媽還是不允許。

梁夏快氣瘋了,不停地罵看樓大媽。大媽也憤怒了:“你等著,我記住你的模樣了。等我查出你是那個系的,看我不去告訴你們主任!”梁夏還要還嘴,我捂住她的嘴,向看樓大媽道歉說:“阿姨您大人大量,別跟她小孩子一般見識。她今天心情不好,說話沒經過腦子,阿姨您千萬見諒。求您了,阿姨。”看樓大媽氣消了些:“哼。不是我故意為難,我按規定辦事……”她絮絮叨叨倒來勁了,我一邊連說著“打擾您了阿姨”一邊把活蹦亂跳的梁夏拖了就走。

出了校門,梁夏還像小孩子似的不住罵那個看樓大媽。我看著她的樣子覺得好笑,她像極了一只被激怒的小貓。我們在馬路上傻乎乎走著,不知道該往哪里去。梁夏突然說:“我們去蹦迪吧。”我去過,不大喜歡那喧鬧的環境,不過轉念想她發泄一下也好。我問:“你想去哪兒?”梁夏說:“我還從來沒去過,不知道。你帶我去吧。”我只去過一個凱龍。還好有它的電話。我打電話問了問,說是還有包廂。

于是我們打了一輛的士,去了著名的凱龍迪廳。凱龍是一個外表很難看的三層樓,黑乎乎的牆壁上爬滿了爬山虎。它有一個院子,我們走進去,震耳的音樂聲傳來。我交了包夜的錢,學生可以半價,幸好我和梁夏都帶著學生證。有人領我們到了大廳,我們的包廂在二樓一個角落里,不過面前就是欄杆,可以看到下面開闊的舞池。所謂包廂,其實是幾個背很高的沙發,面前一個桌子,並不是房間。看起來有點像大公司里那種格子間。

梁夏好奇的看著下面瘋狂搖動的一大群人,舞池中央是一個高台,有個男人在放音樂,還不停地大叫:“大家跳啊!COME ON!OH~YEAH!”之類。他左右是兩個表演的女郎,現在正瘋狂的低頭甩動長發,這是很流行的搖頭舞。據說很刺激,我想也是,吃點麻醉的東西,再低頭甩動腦袋,肯定暈乎乎的。高台對面也是一個舞台,上面有幾個自願上去瞎跳的人,這個台子後面就是牆壁了,牆壁是一面巨大無比的鏡子,反照出光怪陸離的燈光,瘋狂舞動的人們,有種奇異的迷亂感覺。

服務員給了菜單,我貼在梁夏的耳朵上,大聲問她喝什麼。梁夏也貼在我耳朵上,大聲回問我喝什麼。她吹氣在我耳朵里,癢癢得很舒服。我說我喝啤酒。梁夏說她也喝。于是我們要了兩瓶啤酒,又點了苞米花之類的一堆零食。

啤酒來了,我們干杯。梁夏喝了一口又吐了出來,說不好喝。不過她看我喝得很自在的樣子,很不服氣,把一杯一口氣喝了下去。我讓她慢點,她不聽。結果一杯下去,她就眼神迷離了。然後她拉著我下去跳舞。

她沒有什麼節奏,就是閉著眼睛,舉著手胡亂扭動。周圍的人大都沉迷在自己的迷幻世界里,也有人不停打量她。我連忙表示我們一起的,拉起梁夏的手,免得有人以為她是一個人而吃豆腐。

梁夏不停息的瘋狂跳舞,汗水從白嫩的臉龐上流了下來,她把馬尾巴辯放開,如瀑的秀發披下來,很長也很美。梁夏也學人那麼甩頭,不過她技術不行,把柔順的長發甩得亂七八糟的。我拉著她一只手,省得她摔倒。

音樂聲一變而為輕柔和緩,這是雙人舞時間;那些獨身人士都退了下去,留下了成雙成對的情侶,也有不少情侶從包廂里出來,劃入舞池。梁夏也跳累了,把頭靠我肩膀上,我抱著她嬌柔的身軀,在舞池里輕輕晃動。我不會跳華爾茲,我也沒有聽見音樂聲,我只是輕輕抱著我愛的人兒,在無盡的時空里相隈相依,溫柔搖晃。梁夏低低地抽泣著,淚水打濕了我的肩頭。我把鼻子埋入她的秀發里,心都快碎了。

第三節 墜入愛河

梁夏在我懷里睡著了,我抱起她的身子,出了舞池,慢慢走上樓梯,來到包廂。我把她放在長沙發上,讓她的頭枕在我腿上,把我的外套蓋在她身上。低頭看她的臉,那皎潔的臉蛋上滿是淚痕,滿是傷苦。我撫摸著她的涼涼的長發,憐意大生,我想我是真的愛上她了。梁夏動動身子,說囈語道:不要離開我,不要……我很難受……

我眼中盈滿淚水,暗自發下誓言,從今以後,我一定要好好愛護她,我要讓她過得比以前更幸福,讓她忘了所有的悲傷。就算犧牲一切,我也要讓她快樂。

我就這樣睡著了。

一夜過去,我睜開眼睛,梁夏還在沉沉睡著,身子蜷曲,把臉側過來貼在我的小腹上。我感受著她溫熱的臉龐,不由自主起了男性的本能反應。梁夏“唔”了一聲,眼睛似睜非睜。我連忙把她的頭抱離我的身體。梁夏迷迷糊糊坐起來,睡眼惺忪地道:“天明了啊?”我道:“是啊。”想挪動一下身體,卻發現兩條腿全麻木了。梁夏看我呲牙咧嘴地樣子,問道:“怎麼啦?”我咬牙道:“沒什麼。腿麻了,唧——”我吸著氣。麻的滋味是很難受的。梁夏也明白怎麼回事了,揉揉眼睛道:“對不起,我睡在你腿上了。”我道:“沒事,一會兒就好了。”梁夏道:“我給你揉揉。”伸出小手去揉我的腿。當她的手放在我大腿上時,我像觸電一樣跳起來,嚇了梁夏一跳:“???”我蹦跳著道:“快好了快好了。你的手比巫醫還厲害。”梁夏嗔道:“胡說。”伸手去打我。我沒有躲。她打得很小力,很小力。看我舒坦的樣子,她不依了:“不打了,你當是給你捶背哪?”我訕訕一笑。

我們出了凱龍,時間是早上7點。找了個小吃店吃了些早點,我們打的回去。在R大門口,梁夏下了車,我揮手和她再見,的士開走了。我上午《微觀經濟學》是點名的必修課,必須要去的。回頭看時,梁夏披著我的外套,遠遠的朝我揮手。我突然有種明悟:幸福離我不遠了。雖然預測跟自己相關的事情總是不准,但這件事我相信一定不會錯的。

雖然北京的秋天氣候很好,但早晨還是挺冷的。的車停在南門口,我出了的車,一溜煙往宿舍樓跑去。奔進宿舍摟里,頓時暖和多了。我住三樓,爬上樓梯,迎面碰見一人,喝道:“站住!”我抬頭看時,卻是我舍友李逍。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你小子一夜未回,現在又衣衫不整。快招來,到哪兒鬼混去了?”我道:“什麼鬼混?我在一個朋友處住了一個晚上。”李逍道:“切!想蒙我?你還嫩了點!我先上課去了,回頭我們三個一起研究你的問題。”放開我的衣服走了。我連忙奔回宿舍,換了一件衣服,胡亂抹了一把臉,拿了書本匆匆奔下樓。到了教室,已經上課了,老師正在點名,還好尚未點到我。

下了第一節課,李逍,趙林和方彬彬一齊圍上來,七嘴八舌地問我干什麼去了。我左右張望,有不少同學望來,忙低聲求饒道:“回宿舍說好不好?”三個家伙道:“好,暫且饒你。”中午回到宿舍,在三人凌厲的口舌下,我只得從實說了昨晚發生的事情。李逍搖頭道:“你一定說謊。在那種情形下,美女在抱,你會一點行動都沒有?你可是木已成舟大法最得力的鼓吹者哦。”我冤蒙不白,賭咒發誓,表明自己是清白的。方彬彬一本正經地嚴肅道:“我覺得涉江同志可能沒入室操戈,畢竟大庭廣眾之下嘛。不過我認為他上下其手是肯定的。”三人轟然笑了。我受不了這幾個家伙,只有住口。不過回想方彬彬交了女朋友時,我好像起哄得比這還厲害,真是報應來得快!

中午飯我們在家園吃的,當然是我請客。幾個家伙乘機大宰了我一通。吃完後,趙林扶了扶眼鏡道:“這個是提前慶祝。當涉江完全上手後,我們再真正的吃一頓!”我頓時暈了過去。這一頓就吃了150多塊啊。

舍友們一致鼓動我乘勝追擊。他們知道我和梁夏以前的事,都為我高興,紛紛支招。這種兄弟間的溫暖情誼讓我十分感動,雖然我對他們的招數評價不高。

晚上我給梁夏打電話。趙林,李逍,方彬彬三個家伙都不出去了,連方彬彬都放棄了陪女朋友,一道在電話旁邊給我出招。我拗不過他們。

我:喂!您好,請叫一下梁夏。

一個女生高亢嘹亮激動無比的聲音:“夏夏,有人找!”然後我聽到格格的笑聲。我心想:這位估計也是和趙林他們一種類型的人。

梁夏:你好!我是梁夏。

我:我是涉江。你感覺好些了嗎?(這里我聽到了另外的呼吸)

梁夏:好了。你的外套等我洗好過幾天給你送過去吧。

方彬彬在旁邊說:“你這樣說,不用洗,我想留著你的味道。”

我一腳把他踢出去:“去!色鬼!你小子以為梁夏是周盈那樣的人啊?”周盈是方彬彬女朋友,一向十分纏綿悱惻,我和趙林、李逍一聽到她的聲音都是毛骨悚然,但方彬彬就是甘之如飴。

梁夏:你在和誰說話?

我:沒有沒有。沒人在我身邊。

方彬彬突然大叫道:“是我是我!涉江他從前天天晚上想你想得睡不著!”他因為我鄙夷他女朋友而生氣。

話筒那邊格格的女生笑聲傳來,里面沒有梁夏的聲音。我顧不得跟方彬彬算帳,連忙對著話筒道:“梁夏,你別生氣,一個舍友發酒瘋。我可沒有天天睡不著。”

梁夏的聲音里有點笑意:我知道。

我心想你怎麼能知道?看來你也被參謀團們搞暈了。于是我道:“梁夏,我現在去你們學校好嗎?”

梁夏遲疑了一下。

我道:“好了。我掛了,你等我短信,還是老地方。”

梁夏道:“嗯。”

于是我掛了電話,惡狠狠撲向方彬彬,卡住他的脖子:“要是你小子壞了我的事,我跟你沒完!”趙林和李逍也一齊說方彬彬不對。方彬彬連忙笑嘻嘻的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趙林和李逍道:“你那樣說顯得涉江太沒風度了。你應該說涉江天天晚上想她想得想尿尿!”三人一齊大笑。

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我一人給了他們一拳,換上衣服,哼著歌兒走了。R大離我們學校不遠,這次我騎自行車,10來分鍾就到了。在大石頭旁見到了梁夏,她換了一身吊帶的藍色短裙,可愛極了。看到我呆呆注視的目光,梁夏臉上不由一紅,嗔怒地哼了一聲,我才訕訕回過神來。

從此後,我天天晚上都去找她。我們一塊在她們校園里散步,談天;或者用自行車帶她來我們學校,在我們學校美麗地湖邊徜徉;或者一起在他們校或者我們校自習室里上自習。我最喜歡騎車帶她了。平常走的時候,只能拉著手;而騎車的時候,她會抱著我的腰,把臉貼在我背上。總之,我們的感情發展迅速。我整天笑眯眯的,對誰都很客氣。趙林、李逍和方彬彬對我的“賤樣”十分不滿,一天到頭地糾正我,說我給我們宿舍給我們系給我們學院乃至我們學校丟臉,那麼一個聰明睿智的同志(他們少有的稱贊我)被一個R大的小丫頭搞成這樣!?長此以往,我們P大解散好了!

不管他們如何非議,我自悠然自得,我甘于向R大低頭又怎麼了。英雄難過美人關嘛,向美女低頭的就是英雄。嘿嘿。

第四節 裂痕

不過我還是不滿足。我和梁夏越親近,越發現她的好,我就越害怕失去她。然後我就越想得到更多的保障。

我經常去R大,已經和她們宿舍樓的阿姨混熟了。阿姨很通融,可以讓我進入她們宿舍樓去找她。對此,我常想到很不好的地方去:難道大家開玩笑說我是師奶殺手是真的?靠!

當梁夏宿舍沒人時,我就去樓上找她。她給我看她的毛毛熊,各種小飾品和其他好玩的東西。有天晚上,我們兩個又在她們宿舍。梁夏把她新買的童話書《小王子》送給我,說她在網上看過,很好看,就買了一本。

我隨便翻了翻,正好翻到狐狸那一段:狐狸對小王子說,請你馴養我吧,如果你馴養了我,許多人的腳步聲中我能認出你的來,別人的腳步會使我躲到地下,你的卻能使我從地洞中出來,你的頭發是金黃的麥田的顏色,我看見麥田就會想起你。云云。

我笑道:“你已經把我馴養了啦。”梁夏道:“可是,小王子還是走了。”我牽起她的手,望入她的眼睛,道:“如果我是狐狸,我一定想方設法不讓她走的。”梁夏抵受不住我眼睛烈火般的情意,低下了頭。我托起她的下巴,緩緩吻了下去。她想躲避,我左手輕輕扶在她的腦後,她就沒有躲。我吻上了她嬌軟濕潤的唇,這是我的初吻,四片唇貼在一起,我伸出舌頭侵入她嘴中,碰到的卻是牙齒。經過我的堅持不懈,她終于張開嘴,我碰到了小巧的舌尖,這個可麻煩了!外功好偷學,這接吻是內功,看A片也偷學不到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舌頭迎上前去,亂攪亂吸一氣。不知道過了多久,梁夏推開我,大口喘著氣,還皺著眉頭:“你這是什麼式啊?”我兩手一攤,訕訕一笑:“這個我也不知道啊。你說該怎麼辦?”梁夏羞澀的道:“你不要那麼用力嘛。”我從命。

我們再次接吻,我的舌頭隨著她的翩翩其舞,我漸漸掌握到一些竅門了。這一吻好久。我們分開,我喘氣道:“呼——好累!”梁夏笑道:“你活該!”我看著她巧笑倩然的模樣,再次吻了下去,梁夏小手推拒著我的胸膛,口里咿咿嗚嗚。我的手從抱著她的腰開始轉到正面,從上衣下擺里伸進去,按在她乳房上。梁夏身子突然僵硬,用力推開了我。

我道:“怎麼啦?”梁夏道:“你怎麼那樣?”我正在興頭上,被打斷不由十分不爽,道:“我們都男女朋友關系啦,摸摸都不行麼?”梁夏道:“那能這麼快就……我不是那種人……”我道:“我知道你不是,可是我也不行麼?”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梁夏看了看我的臉色,抱了抱我笑道:“好啦好啦,別像吃不到東西鬧亂子的小孩一樣。我們出去玩吧?”我賭氣道:“不。”突然想到剛才她接吻的技巧怎麼那麼高明,對了,周帥!她自然早就練熟了。嫉妒的毒蛇在我心理齧咬著,想想我這麼深愛的女孩,這麼美麗可愛的女孩和別人在一起,我不由想起一些非常齷齪的鏡頭……再也無法控制嫉妒的烈火。我面容扭曲,緊緊握住拳頭,嘴唇都咬出血來。

梁夏見我可怕的樣子,嚇了一跳,笑道:“怎麼這麼生氣啊?我親你一下行不行?”她吐出紅紅的小舌頭,是如此的可愛,如此的動人!但想到這舌頭這臉蛋被別人擁吻著時,我心里更疼,欲火全化成怒火,沖口而出:“不用!你留著去親周帥吧!反正你也熟練了!”說出以後,我馬上後悔起來。周帥已經是我們兩個之間的禁忌,誰都避免提到他。

梁夏笑容凝固了,呆在哪里,淚水慢慢流了出來。我後悔萬分,忙給她擦去眼淚道:“阿夏,對不起,我不對,我說錯了話。你罵我,你打我!你不打我自己打!”我啪的給了自己一個耳光。梁夏冷冷看著我,全身不停抖動,她向門口一指道:“出去!”我拉住她求道:“阿夏,你原諒我一次好不好。我一定不提那件事了。”梁夏流淚道:“你們男人就這樣。一次失足就念叨一輩子。我還以為你不是那種人,結果我看錯了,你和他們一樣庸俗,你一樣受不了我的過去。你想讓我純潔的像白紙一樣,把一切都留給你,你好淺陋,你連周帥都不如!我錯了,我竟然相信了你!原來你和他們一樣的!你出去!我不要再看見你!”我道:“阿夏!”梁夏大哭道:“你出去,出去啊。我不要看到你,不要看到你!”她連推帶打把我趕出了宿舍門,蓬的關上門哭起來。我叫了半天,求了半天她都不開門。

樓道里很多女生都看著我。我雖然心里很難受,但對男生來說面子也很重要的,心道:不理我就不理我,難道少了你我就不能活了麼?難道少了你地球就不轉動了麼?氣乎乎的出了女生樓,騎了車回P大而去。一路上我心神恍惚,差點被一輛的士撞著。那司機對我破口大罵,我不理他,自顧走了。

來到宿舍,方彬彬在宿舍公共電腦上玩雷電,抬頭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樣子,吃驚道:“怎麼啦?”我道:“我和梁夏吹了!”方彬彬道:“什麼?”頓時又死了一次,GAME OVER了。我倒在下鋪他床上,咒罵道:“都是周帥那個該死的家伙的錯!”方彬彬聽我激動萬分的說完整件事情,長歎道:“兄弟,錯的是你啊!”我怒道:“什麼?”方彬彬道:“你不是一直說自己開明,女朋友是不是處女都無所謂嗎?現在事到臨頭,你怎麼做的和說的不一樣啊?”我強辯道:“是無所謂啊。可是已經不是處女了,為什麼我摸摸都不行?裝什麼清純!?”方彬彬一把把我揪起來,吼道:“涉江,如果不是你和我是好哥們,沖你這句話我就得狠狠揍你一頓!你把女孩子當什麼啦?身體是可以隨便給人的嗎?失過身就得變得像妓女一樣嗎?你他媽的這是什麼邏輯!快去跟梁夏道歉!不然我不當你是兄弟!”他狠狠把我丟在床上。

我傻了:我真的錯了嗎?看來是的。我的氣量太狹窄了。我想起那晚的誓言:從今以後,我一定要好好愛護她,我要讓她過得比以前更幸福,讓她忘了所有的悲傷;就算犧牲一切,我也要讓她快樂。我居然說出那些話,我無恥,我不是男人!

我立即給梁夏打電話,是那個大嗓門的女生接的,她叫馬麗。聽到是我的聲音,馬麗怒道:“你還有臉打來?你讓我們夏夏哭成那樣!”我哀求道:“好姐姐,求你讓阿夏接電話,我錯了,我給她道歉!”馬麗哼了一聲,向那邊喊道:“夏夏,涉江的電話。”我聽不到梁夏的聲音,馬麗道:“夏夏不想跟你說話。”我哀求萬端,馬麗也傳了N次話,梁夏就是不接。馬麗最後道:“算了,你讓她靜靜吧。”我頹然放下話筒。

方彬彬抱著我的肩頭道:“兄弟,別難過,等過幾天她就氣消了。不過,你那話說得也忒過分!”我欲哭無淚。不久後,趙林和李逍也回來了,他們對我說那話也很氣憤,不過事已至此,責備也沒有用,他們開始出謀劃策,幫助我想辦法。可是梁夏根本不聽我電話,什麼辦法都沒有用。

最後方彬彬說:“涉江,你去R大找她吧。”我道:“她不見我怎麼辦?”方彬彬道:“你就在她們宿舍樓下呆著別回來。”我點點頭,出了宿舍樓。今天天氣本來就不好,現在更飄起細雨。我一手打著雨傘,一手騎車,來到R大時,雨大了起來。在梁夏宿舍樓下,我用手機給她宿舍打電話,仍舊是馬麗接的,我讓馬麗轉告梁夏,就說我在樓下,從窗戶里可以看到我;我不敢進樓打擾她;如果她不原諒我,我就在雨里呆下去。打完電話,我把雨傘撤下來。

抬頭看時,三樓的窗戶探出馬麗的頭,她向我揮揮手,我也揮手回應。她們宿舍的人都和我打了招呼,唯獨梁夏沒有出來。雨越下越大,我全身濕透了,打了幾個噴嚏,渾身冷的厲害。梁夏終于露出頭來。她看到我落湯雞般的樣子,眼淚流滿雙頰,她又縮回頭去。我以為她要下來了,結果卻接到一條短信:你走吧。我不值得你這樣。

我呆呆看著短信,再看窗戶,窗簾拉了起來。我就這樣在雨里傻站著,不知道過了多久。屋里的梁夏透過窗簾的縫隙一直在注視著我。馬麗和其他舍友都鼓動她趕緊下去,梁夏猶豫不決,終于她心軟了,匆匆走出宿舍,飛快的下著樓梯。

這時我打了個激靈,抖一抖雨,仿佛醒了過來一樣,把自行車一扔,轉身走了。耳中聽到樓上有人叫我,但不是梁夏的聲音,我沒有回頭。

梁夏站在樓門口一看,外面已沒有了我的蹤影,只有我的破自行車倒在雨里。她冒雨把車扶起來,怔怔看著窗外的雨幕,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

我站在R大外的馬路上:梁夏是不會原諒我了,我該去哪兒?一個的士看我呆呆站著,以為我要打的,問我去哪兒。我坐上車,說:“去凱龍迪廳。”那是我最懷念的地方。

第五節 沸騰的熱血

晚上大約11點鍾,我來到凱龍。可是那個座位被人占了。我躲在一個角落里,要了六瓶啤酒,一個人拼命地灌。灌得幾乎要吐了,我搖搖晃晃站起來,像軟泥一樣掛在扶手上下了樓梯,來到舞池中。我拼命得扭動,仿佛要把所有的悲傷和悔恨都抖掉。

舞池中的人看我滿身酒氣,滿眼凶光,都敬而遠之。我旁邊相擁而舞的一對中那個男的說道:“可憐的人,一定是失戀了。我也這樣過。”那女的發怒了:“你是為誰這樣?”男的忙道:“為你啊。那次你不理我,我痛苦極了。”女的釋然,男的擦汗。

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感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我特異的預感又發揮作用了。那危險來自我右方三米遠的地方。我搖晃著轉頭去看那到底是什麼,突然燈光和音樂都停止了,大廳里漆黑一片,居然停電了!大家發泄似的大罵:“靠!”“操他媽!”“FUCK!”

我也扯著嗓子大叫大嚎。這叫聲是學校里停電時練出來的,今晚我嚎得格外歡暢格外痛快!有人的叫聲中還有痛苦的意味,不過我卻沒有感覺出來。連那種血腥的味道我都沒有感覺到,我喝了太多的啤酒,整個人都麻痹了。有人打著了打火機,火光一亮,他看到一個大張著的血口,牙齒老長,滴著鮮血,他不由恐懼地尖叫起來,打火機掉在地上被擁擠的人們踩滅了。火光亮的刹那,好幾個人都看到了那恐怖的怪物,都叫道:“有鬼呀!”拼命擠。但是漆黑,沒有一絲光,門都被封死了。整個舞廳就像地獄,不時有痛苦的叫聲:“媽媽呀,有鬼咬我!”“啊!”淒慘之極。

我傻乎乎的站著,竟然沒被踩倒,也算異事。突然一對尖利有力的手抓住的我的兩肩,指甲深深嵌入肉里,我疼痛難忍,大叫起來。這時一張嘴一下子咬在我左頸上,那嘴在不停的吸我的鮮血,我聽得見咕嘟咕嘟吞下去的聲音。這是真實還是惡夢?

我不知從哪兒來的力氣,也一口咬在那人的頸項上,也拼命地吸血。狂亂地情景,恐懼的黑暗,吸血的大嘴,也把酒醉的我變得瘋狂了。我感到血從我的脖子里流出去,居然有種極樂的歡喜,我歡暢地顫抖著。但是我更恐懼,于是就更加拼命地吸那人的血。那人想掙脫我,我大吼一聲,也不知道吼叫了些什麼。他不大掙紮了,我吸啊吸啊,肚子漸漸脹了起來,但我還是像瘋了一樣的吸。那人的嘴漸漸離開了我的脖子,我還在不停吸他的血。我感到他的身體在我手里漸漸變小,漸漸感到了他的骨頭。終于我在他身上再也吸不出血來了,我又去吸別人。這是一個少女。

當我的牙齒嵌入她柔嫩的脖子時,她又踢又打,嘶啞的哭泣著。轟地一聲漆黑中突然現出一點亮光,我看到一個纖弱的美麗身影,穿著白裙,那是梁夏,她身上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向我招手,她的淚珠比夜明珠還亮。我放開少女,向她走去。絆倒了,我爬起來繼續走。我爬過許多人,磕磕絆絆走過好長的路,一頭撞開面前的堅硬的東西,光射了進來,我爬到凱龍外面。外面一個人都沒有,連門口的人都不見了。他們也到舞廳里去了嗎?

我跌跌撞撞地站定,回頭望望這個黑乎乎的三層小樓,如在夢中。突然轟隆隆一聲巨響,凱龍迪廳整個爆炸了,熊熊燃燒的東西撲面向我砸來。我再也沒有了力氣,眼前一紅,一種疼徹心肺的劇痛,然後我昏迷過去。

我睜開眼睛,面前一片潔白。我轉動腦袋,發現我躺在一張潔白的床上,一個潔白的房間。然後一個人驚叫的聲音:“好了好了,醒過來了。”她奔到我床前,我看出是個穿白衣服的二十多歲的美貌女孩。我嘶啞的聲音問道:“我在哪兒?”白衣女孩笑道:“你命真大,這麼重的傷還能活著。你現在在醫院里。”我道:“噢。”才發覺自己頭上纏著繃帶。那個白衣女孩是護士,她很快叫了醫生來,醫生檢查了一下我的身體,驚訝道:“他恢複得好快。身體已經沒有大礙了,現在只是些皮膚問題。”我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在這兒多久了?”醫生道:“你不知道原因嗎?凱龍迪廳發生火災,里面的人全燒死了,你在門口躺著,身上被幾個石頭壓著,傷勢非常嚴重,我們醫生也是盡力而為。不過小伙子你的命可真硬,這麼重的傷睡了這三天,居然好得差不多了。”我回想起來那夜的事情,想到那吸血的怪人,不由臉色蒼白。醫生問道:“怎麼啦?”我勉強笑道:“沒什麼?多謝醫生救了我這條命。”又想起梁夏來,唉,活著就很好嗎?醫生道:“你再休息一會吧。公安局的同志還要問問你情況呢。”我點點頭,閉上眼睛。

過了一會兒,我感到有人輕輕進入房間,就睜開眼睛。面前的這個人是誰啊?一頭長發,一身白裙,白白的小手里捧著一束花,大大的眼睛里滿是關切和焦慮,美麗的小臉上寫滿了憔悴。她看到我睜開眼睛,嚇了一跳,隨即臉上溢出了歡欣的笑容,她的笑容比她手中的花還要美。她是梁夏!?

我道:“對不起。”梁夏把花插好,坐在床沿上,伸出手撫摸著我的嘴唇道:“我知道。”我眼淚流出來:“我太喜歡你了,所以我嫉妒。”梁夏眼睛紅紅的:“我知道。”我道:“下雨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夢見我了?”梁夏點點頭。我道:“當時迪廳漆黑,門都看不見,大家亂擠亂踩,我卻突然看到了你,你在前面招手,我就跟著你爬出迪廳來,然後迪廳就爆炸了。是你救了我。”梁夏輕輕伏在我身上,把唇印在我嘴上,我嘗到了她苦澀又甜蜜的淚水。我們唇舌糾纏,深深相吻。

“咳咳”,有人用咳嗽來表示他的來臨。梁夏連忙坐起身來。門口站著三個人,一個是那個美貌護士,另外一男一女兩個警察。小護士朝梁夏眨了眨眼睛,梁夏臉紅了。男警察很客氣地問我那夜的事情,我盡可能地詳細說了。女警察一一記錄下來,看起來他們也是很疑惑。我問:“到底是怎麼回事?”男警察道:“整個迪廳的人都燒成木炭了。看起來好像是電源線路扯得不合理。”我遲疑地問道:“有沒有在現場發現什麼奇怪的東西?”男警察詫異道:“奇怪東西?為什麼會有奇怪東西?火災事故怎麼會有奇怪東西?要有大概是那些一具具的奇形怪狀的尸骨吧。呵呵。”這警察夠冷血的,死了那麼多人他還笑得出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簡介及目錄    下篇:第6-10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