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26-30節   
  
第26-30節

第二十六節 金星之子

那是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子,金黃的頭發,碧藍的眼珠,臉上掛著孤傲的笑容。看到他,我突然想起周帥來,一股莫名的厭惡升起。愛麗絲冷冷道:“如果你一定要這麼認為的話。”英俊男子環顧一眼眾人,冷冷道:“有人見過後裔對自己的尊長(Sire)無禮的事情嗎?”愛麗絲毫不退縮的凝視著他的眼睛,道:“如果這個尊長背叛諾言,無信無義,我們血族律典不是說可以不遵從他的指令嗎?”

英俊男子還沒說話,他身邊一個美貌的拉丁女郎,嬌聲道:“吉姆,她是誰?”吉姆?我仿佛什麼時候聽過這個名字。轉頭看愛麗絲,發現她雙手緊握,眼睛燃燒著嫉妒的火焰。哦,我想起來了,這男子就是愛麗絲的尊長吉姆•柯林斯,是他在愛麗絲17歲時奪去了她的貞操,並且賜予她初擁(The Embrace),讓她變成了吸血鬼。愛麗絲讓我打敗的人就是她。但看愛麗絲的樣子,她其實還是愛著柯林斯,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是因為這個拉丁女郎嗎?

這女郎看起來大約十八九歲,長得非常非常之美,不同于愛麗絲的冷豔清冷,她有一種混合著高貴和騷媚的感覺。這兩者結合的是非常巧妙,對男人有著強烈無匹的吸引力:因為她高貴,所以讓人想征服;因為她騷媚,所以讓人想玩弄。總之,她是那種讓男人除了一個地方硬,全身都軟的女人。我不是聖人,多看她幾眼,小腹也不由升起一團火。愛麗絲和我緊挨著,指甲偷偷伸長,狠狠掐了我下體一下,疼得我立即又軟了下去,對愛麗絲的凶殘憤怒萬分,心道:怪不得柯林斯拋棄她而就這拉丁女郎,換成我也會如此。

只聽柯林斯對拉丁女郎解釋道:“茜茜,她是我的後裔,叫愛麗絲,現在還是個幼齡(Neonate),前年我就是在這里把她引見給勞倫斯親王閣下的。哼,現在感覺自己翅膀硬了,居然向我叫板!”茜茜嬌笑道:“哎喲,一定是你對人家始亂終棄,你看看,人家的眼睛都哭紅了哦。”我感到愛麗絲的身體在發抖,便伸手抓住她一只手,愛麗絲一翻手,長長的指甲刺入我的手背里。很疼,但我沒有出聲。突然我對這個茜茜十分厭惡起來,對愛麗絲則升起一股柔情。她好像當日的我啊,喜歡梁夏,梁夏卻喜歡周帥;她更像梁夏,喜歡周帥,周帥為了讀研,卻選擇了另一個女孩。看著她泛紅的眼睛,我是那麼想要讓她快樂起來,那麼想讓她的夢想實現。我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茜茜就必須死。只有這樣,柯林斯才會回到愛麗絲身邊。

柯林斯道:“你怎麼阻止我做金星之子,就憑他嗎?”他把手指幾乎戳到我臉上,帶著說不出的輕蔑,“什麼麥修斯蘭的後裔?我看是冒牌的吧。第五代的血族異能會如此弱小嗎?”眾人聽了都議論紛紛,連親王也上下打量我,皺起眉頭。他們原就有些懷疑,只是懾于休斯•達古拉的威名不敢多想,現在經柯林斯一說,頓時小聲對我貶低起來:“我早奇怪他的力量也不算太高,原來是冒牌的。”“看來是愛麗絲那小丫頭的後裔,她用來嚇唬柯林斯的。”我聽了這些人的話,心道你們有沒有腦子,這是來比斗的,用嚇唬能奏效嗎?

愛麗絲冷冷掃視眾人道:“諸位,請注意一點,涉先生變成血族還不到半年。但是——”她頓了頓,“我相信他的能力。親王大人,金星之子的參加者必須是200歲血齡以下的人,懇請親王給涉先生鑒定一下。”

愛麗絲曾給我說過有關金星之子的事。由血族七個氏族(Clan)結盟形成的卡瑪利拉(Camarilla,又叫密黨)盟派規定每十年通過決斗選出一個異能最厲害的血族,七個氏族的首領將會教給他強大的力量。這個血族必須在200血齡以下。這個優勝者就被叫做“金星之子”。這是卡瑪利拉為了保持血族活力而設立的一個制度,否則血族無所事事,不思進取,能力必將下降,從而難以對抗人類的剿殺。卡瑪利拉最高領導機關長老會(Inner Circle)對全世界進行了分區,規定了每個區報送的名額,比如倫敦市給了一個名額。這些初選獲勝者將由長老會安排決斗時間地點,最後只選出一個。長老會規定往屆的金星之子不得參選。同時規定,不許徇私,有對各區初選者評選不服者可以上訴。

這次金星之子評選的初選于今年3月份結束。現在倫敦200歲血齡以下的血族無人是柯林斯的對手。愛麗絲這次來純粹是搗亂。

很快我的血齡驗出來了,確實是半歲。並且親王肯定我不是愛麗絲的後裔。

柯林斯傲然一笑:“愛麗絲,既然你都策劃好了,那麼請說決斗的時間地點吧。”愛麗絲的雙目緊緊盯著他道:“揀日不如撞日,我提議決斗就在今天,就在此時,就在此地!”柯林斯道:“好。我沒問題。不過還要問問親王閣下是否同意不同意。”勞倫斯親王抖抖大胡子,哈哈笑道:“同意同意。今天兩位少年英雄在我的宴會上決斗,也給我宴會增光不少。”他也想看看麥修斯蘭的後裔到底有多大的本領。

眾人都讓開空地,退到角落里。我和柯林斯相距三米,面對面站在大廳中央。柯林斯強大的氣勢滾滾壓來,這人能在倫敦200血齡以下的血族中號稱無敵,自非無因。茜茜尖叫道:“吉姆,加油!殺了他!殺了他!”眾人有的皺起眉頭,雖然說這是公平決斗,死傷不論,但如此叫囂殺人,也太跋扈了點吧,西班牙的公主就可以在倫敦如此放肆麼?我冷冷盯了茜茜一眼,心道:“騷貨,等著瞧,過不了幾天我就做了你。”

我聽不到愛麗絲的聲音,回頭看,她臉色蒼白,雙手緊緊絞在一起,目光緊張地往這看。我笑笑,用中文道:“愛麗絲,我會把他的傲氣打下去的,放心吧。”愛麗絲點點頭,沒說話。

我這不是說大話,雖然柯林斯力量比現在的我強大,但是我有著不為人知的法寶,那就是念力。念力驅動,這是血族的死對頭執法者(Executors)才會的本領。我身兼血族和執法者兩項本領,柯林斯如何跟我斗?

第二十七節 交手

柯林斯轟地一拳擊出,借著拳勁身子躍起,宛如一道閃電向我射來。雖然這一拳非常快,但是我早有預判,在柯林斯動念時已料到他的出手,提前左滑幾尺避開。柯林斯緊隨的追魂奪命的招數頓時使不出來。眾人都咦地出聲,顯然對我如此輕松自然地躲開柯林斯的一擊感到震驚。

柯林斯冷哼一聲,拳腳展開,狂風暴雨般向我猛攻。我上躥下跳,左倒右伏,雖然看起來狼狽萬分,其實躲得有驚無險。半個小時過去,柯林斯的攻勢有增無減,他就像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疲倦似的。我卻有些累了。柯林斯的力量和速度跟愛麗絲絕對不是一個檔次,如果不是我的精神力在起作用,我早就被迫硬接他的鐵拳鋼腳了。

柯林斯突然硬生生停住身形,這種刹那間從極動轉為極靜的功力讓眾人贊歎不絕。他冷冷道:“照你這樣打法,一輩子也不會分出勝負來。”我暗暗調息太過于快速的心跳,笑道:“放心好了,我馬上就會還擊的。”這話很真誠,我也確實該還擊了,不然可能過一會自己連反擊的力氣都沒有了。

柯林斯道:“那就好。”再次攻來。我這次判斷出他右手向我咽喉的一抓是虛招,他心里打的算盤是右手虛幌,左手如鉤,徑直把我的心髒掏出來。我嚇了一跳,這小子可夠恨。人無害虎意,虎有傷人心。我當下往左一讓,避開他左手出擊的線路,矮身連環雙拳擊向他脅下。

柯林斯微一遲疑,我雙拳已到他脅下,變招已經來不及,縱然他雙手再快,也無法撤回來格擋,當下身子猛地左轉,我雙拳砰砰擊在他胸腹之間。他胸腹間堅如鐵石,我雙手發麻。得手後立即飛退,避過柯林斯踢出的一腳。

我灑然站定,向柯林斯笑道:“如何?”柯林斯抹去嘴角的血跡,一言不發,雙目閃動著怨毒的光芒,大吼一聲,又自撲上。不大一會兒,柯林斯又著了我兩腳兩拳。他怒吼連聲,咆哮如雷,但就是打不中我。

這次我一拳打在他臉上,頓時鼻血長流。柯林斯突然張嘴,兩只尖利的牙齒倏地抽長,如同兩柄利劍刺向我的手腕。我身子倒射如矢。無奈我錯誤估計了柯林斯牙齒的伸長度。它們居然可以達到五米,猶如兩條細細的軟鞭,又如飛舞的毒蛇。這一手挺漂亮,我的牙齒怎麼玩不這麼帥?回頭得好好練練。

我雙手“快刀斬亂麻”,狠狠砍在柯林斯的牙齒上,它們立即縮了回去。不過這一耽擱,柯林斯已經逼到我身邊。上拳下腳把我的退路全部封死。原先他都是集中力量猛攻一處,現在學聰明了,反正我力量不如他,盡可以分散兵力,四面包圍。

我身子斜轉,避過了柯林斯上面的兩拳,卻避不過他踢來的右腳,無奈右手握拳,“砰!”我的拳頭擊在他腳掌中央比較脆弱的地方。但是那強大無比的力道仍是傳到我拳頭上。我們兩個都被震出去,柯林斯是向上飛,我則是往後倒。柯林斯此時的鼻子已經恢複,看到我受了傷,有機可乘,當下雙手箕張,惡狠狠向我抓來。

我左手向地上一撐,身子橫飛,右腳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直踢柯林斯左耳。柯林斯居然不閃不避,雙手猛插向我的胸膛。靠,這小子玩命啊。我橫肘擋住他雙手,嗤嗤連聲,右臂被抓得稀爛,同時我右腳也踢到他耳朵上,柯林斯整個臉都歪了,口鼻出血,向左跌飛。這一招下來我們兩敗俱傷。

柯林斯右手撐地,不等我從地上起身,雙腳又連環踢來。這小子夠強悍!在這電光石火地當口,什麼預測全都沒有作用,應付眼前才是正理。我左手伸出,硬擋了柯林斯一腳,借力飛射出去。這一擋之下,左手手臂也斷了。柯林斯如電追來。這三招兩式間,我居然陷入了絕境。愛麗絲驚呼出聲。

我看著面目猙獰,耳部傷勢仍沒完全恢複的柯林斯,微微一笑,不避不讓地迎上前去。他媽的,不使用念力不行了,管它後果如何呢!柯林斯臉上露出一絲獰笑,組合拳轟轟擊出。我側身閃過,一腳斜踢他面門。柯林斯又想故伎重演,准備硬拼,突然神色一變,抬頭仰望,天花板上的大型吊燈正向他的腦袋猛砸下來。

就這一分神,我的腳尖狠狠踢在他咽喉上,一道血箭噴射出來。柯林斯悶哼一聲,舉手剛把吊燈擊出去,背後的大理石地板嘩啦啦掀起轟地蓋在他身上。勞倫斯親王的地板居然完全是由巨大的石頭砌成,實在幫了我不少忙。乘他視線受阻的時候,我剛剛恢複的左手猛擊在他心窩。柯林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這才算是真正受了傷。

柯林斯破石而出,可更多的巨大石頭狠狠砸向他,我則附在石頭後面偷襲。柯林斯又噴出一口鮮血。當我准備一舉把他擊倒的時候,愛麗絲叫道:“不!”我轉頭看去,愛麗絲望向我的目光中充滿懇求。我歎了口氣,放下拳頭,飄飄落下,走向愛麗絲。這場比賽就算我輸好了,我也無心再比。

我笑著用中文道:“愛麗絲,我其實能夠完成你的任務的。” 心神也突然閃過一絲警戒,愛麗絲尖叫道:“小心!”我回頭一看,一塊磨盤大的石頭向我砸來,它後面就是嘴角滴血、臉孔扭曲的柯林斯。本來避過這石頭是最好的選擇,但我後面就是愛麗絲。我當下催動念力將石頭斜移出去,由于大石來的力量太大,我的念力還沒強大到可以操縱它反飛向柯林斯這種地步。

柯林斯勢若瘋虎,猛打猛踢,完全失去章法,這反而讓我不好對付。不過他傷勢挺重,拖下去對他不利。我轉頭看了看愛麗絲,看到她眼中的神色,明白了,當下用英文大喝道:“停住!我認輸!”柯林斯呆了呆,仍舊猛撲上來。愛麗絲飛掠過來,冷冷道:“他都已經認輸了,決斗已經結束,你怎麼還不停手?!”柯林斯住手不攻,臉上陰晴不定。

愛麗絲拉著我的手,向勞倫斯親王躬身一禮道:“打擾了親王的宴會,甚感不安。我們還有事情要辦,請親王允許我們告辭。”勞倫斯親王臉上神色也變幻不停,上下打量我,終于點了點頭。我們還沒走到樓梯時,一人叫道:“你們不能走!”

我和愛麗絲回頭看時,正是那個茜茜。愛麗絲冷冷道:“我們為什麼不能走?”茜茜絲毫不懼她的目光,揚聲道:“諸位都看到了。剛才那個東方人施的是什麼?是念力!這是執法者那些魔鬼才會的東西。”大廳里眾人都議論紛紛。茜茜續道:“這說明什麼呢?”她停了一下,手指指向我,石破天驚地道:“他是執法者派在我們血族里的奸細!”愛麗絲愣了愣,道:“胡說!執法者會是一個血族嗎?”茜茜道:“血族有會念力驅動的嗎?”愛麗絲心中一動,大聲道:“誰說沒有?!我們的真祖莉莉斯(Lilith),我們的先輩安特達魯文(Antediluvian,意為大洪水以前,指的是Lilith和Cain的十三個孫子,他們是第三代吸血鬼),正在與腐朽的惡神耶和華進行著千年聖戰(Jyhad),誰敢說他們不會念力?不會念力,僅僅靠著力量大、行動快能與天使們進行搏斗嗎?麥修斯蘭也可以會念力,他的後裔自然也可以會!”

當愛麗絲說到莉莉斯和安特達魯文時,眾人都大聲喝止她,在卡瑪利拉盟派這兩個詞都是禁制的字眼。但愛麗絲根本不管,一口氣把這番話說完了。

眾人都看向勞倫斯親王,等他示下。他已經活了1000多歲,是這里最高級別的血族。勞倫斯幽藍幽藍的雙眼盯著我打量一會,道:“我認為這個年輕人不會是奸細。”茜茜猶自不服氣:“憑什麼?”勞倫斯親王哈哈大笑道:“憑我的眼光。”茜茜還想說話,柯林斯拉了拉她的衣服。茜茜悻悻作罷。我們告辭而去。

第二十八節 政治婚姻

我們坐進紅色的法拉利中,愛麗絲開動車子,飛馳而去。在路上,她冷冷道:“你何時會使用念力的?”我笑道:“沒有多久。”愛麗絲回憶著:“你是練槍時學會的對不對?我還奇怪我的子彈為什麼會偏離,原來是你在搞鬼。”她神色惡狠狠的。在倫敦,她是地頭蛇,我人生地不熟的,惹惱了她我回都回不去,于是笑道:“我教你念力好不好?”愛麗絲一口拒絕:“不好!”

我道:“愛麗絲。”愛麗絲專心開車,不說話。我又叫道:“愛麗絲?”愛麗絲仍舊不說話。在我第五次叫愛麗絲後,她怒了:“你有什麼事就說啊,叫什麼叫?”我訕訕道:“我還以為你沒聽見。”愛麗絲冷冷瞪了我一眼。我忙道:“你現在還愛柯林斯嗎?”

吱∼∼!輪子一滑,車差點開出馬路去。我叫道:“哎呀,小心點!會撞到人的。”愛麗絲急打方向盤,嗡嗡一下把車停在馬路邊上。我道:“你怎麼啦?我隨便問一句不至于讓你這麼激動吧?呃——我是說吃驚……”愛麗絲冷冷盯著我:“你問這個干什麼?”我道:“這個……那個……”愛麗絲鄙夷地道:“有女朋友,還四處鬼混,這種人我最厭惡了。”我怒,她竟然把我看作那種人∼!哦,她以為我問她愛不愛柯林斯是想得到否定地回答、自己乘虛而入。

我反擊道:“愛就愛,裝什麼假清高?擺什麼酷?你以為整天冷著臉就很酷嗎?我告訴你,一點也不。而且非常討厭,非常惡心,非常難看……”我把自己會的單詞拼命往上用。“你以為我喜歡你?你做夢去吧!自己也不照照鏡子!告訴你,我是同情你,我可憐你,因為——”我刻薄的聲音變得有些溫柔起來,語速放慢,“你就像我女朋友阿夏,她也喜歡一個男生;結果那個男生為了前途和工作拋棄了她,選了另一個家里有權勢的女孩,阿夏當時痛苦的樣子和你很像。我不想讓你這麼痛苦下去,我想幫助你得回柯林斯的愛。真的,我是這樣想的。”

愛麗絲開始被我罵得臉色灰白,眼中一點光芒也無,聽到後來我低聲溫柔說的話,不由抬頭看我,目光複雜。我們靜默了片刻。愛麗絲開口道:“謝謝你。”我道:“沒什麼。啊——我還沒替你把事情做好,應該說請別謝(please don’t thank)才對。”愛麗絲聽我亂用英語,不由笑了起來。她的笑容好美,我很少見她這樣笑過,也許正是因為很少笑,所以這珍貴的一笑才顯得美。

回到愛麗絲家,是凌晨3點鍾。我的雙手已經基本恢複了。靜靜在床上躺了半個小時,心神放松,精神力蔓延,我“看”到自己身體內微觀的結構:那鮮花般的心髒每隔一會就跳動一次,跳動時就像盛開花苞,閉合時就像合攏花瓣。血液從心髒以擴散的方式瞬間流向全身,然後再慢慢回來;再次迅速擴散,再次慢慢回來。身體肌肉里有無比發達的運動神經,肌肉里、骨骼間都散布著一種“氣”,其實不是真正的氣,而是一種力量,吸血鬼特有的力量。憑借發達的運動神經對這力量的調用,吸血鬼才有那麼強大的力量、那麼高的速度和那麼靈敏的反應。我察覺到我身體四肢的思維神經並不發達,甚至還退化了;不過,這要把大腦除在外。它的思維神經系統發達得厲害,我腦海里儲存著精純渾厚的精神力,也就是念力。

我翻身坐起。西服西褲本來就是黑的,正好可以用,不必另找夜行衣了。輕輕推開門,剛掩上門轉過身,突然嚇了一跳。前面走廊里站了一個人,愛麗絲!

愛麗絲道:“你是要去殺人嗎?”我道:“什麼?”這是最好的反應,我還不傻,不至于反問“你怎麼知道”這種話。但是愛麗絲好像很清楚,我的精湛演技無法發揮作用。她淡淡道:“你不用裝了,你是要去殺茜茜•拉結爾吧?”我笑道:“開什麼玩笑,我為什麼要去殺她?我只是睡不著,想出去走走。”愛麗絲道:“茜茜•拉結爾的父親翁士拉利•拉結爾乃是西班牙的血族之王,他已經活了1200多歲。”我吃了一驚。愛麗絲轉身走了,臨去時道:“你能這樣想,我很感激,但是這樣幫不了我。另外,你也要為朋友、家人著想一下,如果你殺了茜茜•拉結爾,翁士拉利的報複是凶殘無比的。”

我呆呆站在門口,她說的很對,如果殺了茜茜•拉結爾,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根據動機也能查出肯定是與愛麗絲有關的人干的,不但我,連愛麗絲也會遭到報複,我更想到梁夏,頓時不寒而栗。雖然血族戒律規定,血族不得隨意傷害人類(此點麥修斯蘭可能不會遵守,比如休斯•達古拉在北京一次就致死上百人),但是誰能保證痛失愛女的西班牙王不會置戒律于不顧呢。再說,茜茜•拉結爾也不是那麼容易殺的。我垂頭喪氣的回到屋里,往床上重重一躺,想:原來我並不是英雄,我只是一個畏懼強權、畏首畏尾的懦夫。

隨後的幾天,愛麗絲領我參觀倫敦,我樂不思蜀。更有趣的是愛麗絲還領我參加正常人的舞廳,給我引見了她的幾個人類朋友。那些朋友居然知道她是吸血鬼,不過並不害怕。他們甘願被愛麗絲吸血,很享受那種“快感”。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愛麗絲告訴我,血族稱這樣自願供應鮮血的人類為飼料(herd)。

愛麗絲也領我參加她的血族朋友的私人集會,他們都是些年輕的血族,思想很活躍,對我雖然開始有點冷漠,但漸漸就被我的個人魅力征服了,呵呵,爭相向我打聽古老神秘的東方這些年發生的變化。雖然在電視上網絡上看到中國改革開放的樣子,但是尊長的告誡,東方的神秘使他們仍舊對之感到畏懼。

愛麗絲還領我見了她認的義父——住在倫敦郊區的一位性情古怪的長老,名字叫提凡尼•華茲華斯。提凡尼又高又瘦,像個竹竿,亂糟糟的黑頭發,一對眼睛在狹窄的臉上顯得特別大。提凡尼一見我就閃電般抓住我的脖子,惡狠狠警告我道:“小子,一定要待愛麗絲好,不然我把你的腦袋揪下來。”他比我高出兩個頭,我雙腳離地,極力掙紮不脫,他是愛麗絲的長輩,我又不好對他使用念力,連忙諂媚諛笑,頻頻點頭。提凡尼放開我,哈哈大笑,大嘴幾乎咧到耳朵後面:“小子不錯,前途遠大,非常遠大。嗯,勉強配得上我們愛麗絲。”愛麗絲臉微微一紅,不依道:“爸!”提凡尼呵呵笑道:“不說了,不說了。來,小伙子,陪我玩兩手。”所謂玩兩手,就是比劃一下。

提凡尼今年1100歲,一身異能與勞倫斯親王不相上下,僅次于英國第一高手埃得加•柯林斯。只是後兩個人都是位高權尊,下屬眾多,提凡尼則不熱衷政治,是個孤魂野鬼。當然沒有人敢隨便動他。就是他的原因,愛麗絲在倫敦才被人當作一號人物。

一動手,我才發現我比提凡尼實在差得太遠。雖然我知道他的出手路線,但是就是封擋不住。他實在太快了,快得像鬼魂一樣。提凡尼哈哈大笑:“這就是所謂的第五代嗎?如果休斯看到他的後裔如此沒用,他老人家恐怕會氣得從地獄里跳出來吧。”我無奈,只得動用念力。提凡尼驚奇非常:“喲!小伙子有兩下子。不賴不賴。”大呼小叫中將我驅動而起向他攻擊的物體輕松擊得粉碎。我頓時陷入十分被動的境地。

撐了不到20分鍾,提凡尼閃電般捏住了我的脖子,愛麗絲驚呼一聲。提凡尼回頭沖她一笑:“愛麗絲,要不要爸爸把他的腦袋揪下來?”愛麗絲沖口道:“不要!”提凡尼哈哈大笑,松開我。愛麗絲臉又紅了。我道:“華茲華斯先生,你能訓練我嗎?”提凡尼道:“當然。你小子體內是有潛力,可惜你沒有發揮出來。在我的教導下,一定可以成為絕世高手。哈哈哈。”提凡尼非常得意。

此後的一周,我都跟提凡尼刻苦訓練,在他認真有效的指導下,進步很快。提凡尼雖然不會使用念力,但他跟執法者交過手,跟我說了他們的情形,對我很有啟發。

平時提凡尼也跟我聊聊血族世界的事情。當愛麗絲不在我們身邊的時候,他把愛麗絲的事情也告訴了我。愛麗絲在不是血族的時候就認識了他。提凡尼感到她很像自己以前死去的女兒,因而對她很喜愛。愛麗絲當時也不知道他是吸血鬼。提凡尼很為到底要不要把愛麗絲變成血族而煩惱,最後還是決定不能讓她成為血族,因為血族的宿命是悲劇。但是,一天愛麗絲去舞廳時碰到英俊瀟灑的吉姆•柯林斯,頓時愛上了這個白馬王子。王子吸了她的血,把她變成了血族。提凡尼大怒之下抓到吉姆•柯林斯,不顧吉姆的父親、英國第一高手埃得加•柯林斯的威脅,要把他置于死地。愛麗絲苦苦哀求,說是自己心甘情願。提凡尼只得放了他。

埃得加•柯林斯雖然是英國第一高手,但是他的勢力並不如勞倫斯親王強大。兩人一直是明爭暗斗,都像做英國的王。後來機緣巧合,埃得加遇到西班牙王翁士拉利•拉結爾,拉結爾也是個野心勃勃的家伙。兩人一拍即合,決定聯姻,翁士拉利把他小女兒茜茜嫁給埃得加的第三子吉姆。柯林斯家族在英國並不很受歡迎,眾人對這一樁婚姻都沒什麼好感,勞倫斯親王更是非常厭惡。

吉姆•柯林斯對愛麗絲本來就抱著游戲的態度,現在父命一下,又加上看到茜茜•拉結爾如此風騷動人,立即跟愛麗絲斷絕關系。愛麗絲痛苦之極,又不願意陷義父于死地,畢竟提凡尼雖然了得,也惹不起柯林斯和拉結爾兩大家族。她聽說血族中的怪傑、號稱無敵的休斯•達古拉要去東方尋醫的故事,就硬著頭皮追來。希望休斯能夠傳給她一些絕技,打敗柯林斯,以解心頭之恨。結果她碰到了我,就把我帶了來。

我把事情的前前後後都想了一遍,不由暗自歎息一聲。我本可以完成她的願望,但是她還是對柯林斯舊情難忘啊。

第二十九節 筵席

2月3日,我們收到三份請柬。吉姆•柯林斯與茜茜•拉結爾將于明晚在柯林斯家中舉行婚禮。遠在西班牙的埃得加將與翁士拉利一同前來參加。全英國有頭有臉的血族都會參加這個盛大的婚禮。這也是整個血族世界的一樁大事。

我翻看著鍍金的請柬,嗅到一絲莫名的危險氣息。我對愛麗絲道:“愛麗絲,這個婚禮我們不參加好嗎?”提凡尼道:“為什麼?”我道:“不為什麼,我總覺得……反正不去最好。”愛麗絲淡淡道:“不,我要參加。如果你不想去,你就呆在這吧。我參加完婚禮就送你回中國。”我歎了口氣道:“好吧。我跟你去。”提凡尼道:“去,一起去。小子,打扮的酷一些,不然你和我們愛麗絲差太遠了。”我苦笑道:“我就這模樣,如何能變帥啊?”提凡尼道:“沒志氣!沒聽說自信產生美麗嗎?現在你經過我的訓練可是個高手了,不要老是那麼蔫不拉即的樣子!”我挺胸抬頭,伸展雙臂,擺了個pose道:“look,我是最好的!”提凡尼眯著眼睛:“嗯,nice!”愛麗絲看我挺胸凸肚的可笑樣子,不由目光中閃過一點溫柔的笑意,但我並沒有注意到。我滿腦子都在想明晚到底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呢。這次我明明知道花盆會掉下來,如果我不停步,它很可能砸在我頭上;但是為了愛麗絲,我仍舊向前走了一步。啪∼!

2月4日晚上,一身漂亮晚禮服的愛麗絲在中間,我和老提凡尼身穿一模一樣的黑禮服跟在左右,每人頭上還搞了頂可笑的紳士帽,拿著手杖,踏入柯林斯家的地下大廳里。當接待員高聲喊出我們的名字時,大廳中人一齊望來,看到豔光四射的愛麗絲都是一呆,看到身邊的我們都是哈哈大笑。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身穿藍禮服,胸前別一朵血紅鮮花的人快步上前,大笑道:“老朋友,歡迎歡迎。”和提凡尼擁抱在一起。提凡尼道:“埃得加,你今天好風光啊。”這人原來就是英國第一高手埃得加•柯林斯,我上下打量他,他身上果然有著強大無匹的力量。吉姆•柯林斯的力量有些外揚,這人則是內斂,已經到達極高的境界。難道我不好的預感出在他身上?我暗自警戒。

埃得加長得很英俊,面貌跟兒子很像,風度翩翩,他向愛麗絲點點頭道:“愛麗絲,你今晚很漂亮。”不等她說話,又轉向我:“你就是江•涉?據說實力和小兒不相上下,還會念力?”我笑道:“我很榮幸。”埃得加上下看了我一眼,拉著提凡尼向場中走去,道:“來,提凡尼,我給你引見一位尊貴的客人。”

大廳里擺放著桌子,椅子,上面放著精致的器皿,里面都盛著新鮮的血,七彩燈光照耀,彩帶飛揚,音樂款款,看起來倒也一派喜慶之氣。主位上坐著一個頭戴王冠,面目陰沉的中年人,他看到埃得加領人來,從容站起。埃得加笑道:“這位就是翁士拉利•拉結爾先生,西班牙最偉大的王!”然後介紹提凡尼道:“這位是提凡尼•華茲華斯先生,英格蘭最著名的隱士!”翁士拉利伸手道:“幸會。”他一舉一動都戴著國王似的氣質。提凡尼壓下心中嫌惡,與他握手道:“幸會。”

落座已畢,埃得加,提凡尼,翁士拉利,勞倫斯親王,以及其他兩個血族長老坐在正中間一張桌子上。整個地下大廳大約有七八十個人,全英國的高等血族全部列席。愛麗絲和我坐在一個角落里,這一桌上的人我認識不少,都是愛麗絲領我拜訪過的朋友。他們看到愛麗絲面目陰沉,一言不發,自是明白怎麼回事,都低聲談話,不像其他桌上的人觥酬交錯、大聲叫嚷。

不同氏族間婚禮儀式並不太一樣,柯林斯家族和拉結爾家族結婚儀式差別甚大,前者的儀式如下:制造出血池;新娘新郎赤裸身體沐浴于其中,在池中交歡;向真祖莉莉斯宣誓,祭拜;向魔神撒旦(Satan)祈禱;家族長者給予祝福。柯林斯家族乃是十三氏族(Clan)之一的Malkavian的後裔。我記得書中對這個氏族是這樣描述的:“即使是其它招人憎惡的家伙也非常害怕Malkavian成員。Malkavian家族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神經錯亂現象,他們的症狀可謂多種多樣,從狂大症到妄想症到多重人格都是很普遍的,事實上也沒有什麼症狀從未出現過。Malkavian通常被認為非常危險。由于他們常受突如其來的欲望和莫名其妙的幻覺所支配,有時甚至會把刀鋒對准別的血族。而且由于他們的瘋狂使他們失去了對疼痛和最終死亡的恐懼,所以要制服他們也非常的困難。因為這個原因,他們常被血族社會排斥。但實際上在癲狂的背後,Malkavian成員往往有著過人的洞察力,甚至可以說是智慧。”

這個描述也許有誇大的地方,但從他們的結婚儀式來看,這也不完全是侮蔑。

拉結爾家族的儀式是:大擺筵席;新郎新娘出來拜見雙方長輩;新郎新娘互飲對方頸血;以心頭熱血祭拜真祖莉莉斯等等。他們的儀式優雅溫和,自然不同意柯林斯家族瘋狂的儀式。在翁士拉利的要求下,埃得加只得妥協,取消掉血池、裸體交歡等儀式,但是向魔神撒旦祈禱要保留。

隨著司儀贊禮,新郎新娘出場。眾人頓時一片掌聲。吉姆•柯林斯一身中世紀騎士服裝,英姿颯爽,瀟灑不凡。雖然我對他沒有什麼好感,但不得不承認,這人的相貌在全場男士中確實可算第一。偷偷看著愛麗絲黯然的樣子,我心中有酸溜溜的感覺,心道:小白臉,中看不中用,跟我沒得比!哼!

轉又想:靠!我為什麼不能長得再帥點?!

茜茜•拉結爾一身高貴的公主服裝,微微而笑,顯得又是美豔動人,麗光四射。場中年輕的男士個個都看直了眼,有的甚至流下口水來。我看到即便埃得加、勞倫斯親王這樣的高手都是面容微微一動。此女果然是天生尤物!我小腹下火焰熊熊燒起。

在司儀高聲的贊禮下,新郎新娘見過雙方長輩。埃得加和翁士拉利相互對看一眼,意得志滿,哈哈大笑。當新郎新娘立在大廳中間,互相擁抱,吸飲對方頸血時,我突然有種強烈的不祥預感。危險來自外面。

我全身發抖。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恐懼,仿佛刹那間自己變成一頭被獵人用槍瞄准的野獸。愛麗絲注意到我的異樣,問道:“你怎麼啦?”我翻身把她撲倒在地。愛麗絲還沒驚呼出來,場中異變已生。

仿佛一顆燦爛的太陽在大廳里爆炸,無數道陽光四射開來。有敵來襲!

第三十節 塗銀的子彈

悲慘的叫聲刺破耳膜。凡是被光束射中的血族都受了重傷。

我感到自己背後一陣火熱的灼痛,愛麗絲在我身下顫抖道:“是血警。”我翻身而起,場上已經多了幾十個身手矯健無比的黑衣人,每個人手中都拿著怪異的槍,槍口噴出潔白的光芒,血族中者無不頹然倒地。我聽愛麗絲說過,這就是令血族心驚膽寒的光束槍。幸好制造起來非常困難,儲存陽光也非常有限。我雖然身體特異,中了剛才的光束彈余光沒有身死,但也對它非常忌憚。帶著愛麗絲沖天而起,“嘭”地撞破了頂板,來到地面上的柯林斯家。

迎頭的卻是一顆呼嘯的子彈。

我猛地把愛麗絲向外擲出,借用反力險險閃躲開去。定睛看時,不由叫苦。一共十個黑衣人把我團團圍住。幸好他們手中沒有那種光束槍,不然我一定在劫難逃。

一個黑衣人看到我的模樣,不由“咦”了一聲,道:“東方吸血鬼?”

我道:“正是。”猛撲上去。那人飛退,砰砰砰一梭子彈射向我上中下三路,這人手中拿著一把沖鋒槍。我斷定這把沖鋒槍一定是特制的,子彈速度比我和愛麗絲練習時所用的快了好幾倍。我催動念力,子彈偏出,在對方驚疑和恐懼中,我已經一掌捏住他的脖子,鬼魅般繞到他身後,向其他幾人喝道:“住手!”此時愛麗絲左臂已經中了一彈,滋滋冒出白煙。這是塗銀子彈!愛麗絲右手現出一把刀,嗤地一聲把左臂斬了下來,鮮血箭一般噴出。

那些人冷冷看著我,舉槍。幾百發子彈交織成一片燦爛的銀網,向我罩來。我大吃一驚,這些人居然如此冷血,毫不顧念同伴!這麼多子彈我思量根本無法用念力完全移開。

同時我感到門外有一股強大無匹的氣息傳來,那是一個高手,我絕對不能抵敵。于是當機立斷,舉著被我制住的那人不退反進,同時念力催動十分,迎上那片銀網。愛麗絲左臂斷掉,疼得幾乎昏過去,朦朧中看到我的身形,不可制地驚叫起來。

哧哧聲響,地板嘩啦啦掀起,擋住大部分子彈,數十彈打在手中那人身上,頓時把他變成血肉模糊的一片。但還是有一發子彈射中我的肩頭,一發射在我右腿。白煙冒起,疼徹心脾。我狂吼一聲,手中那幾乎不成人形的人撞上兩名血警,把他們撞得筋斷骨裂而死;右手捏斷一個人的脖子,左腳踢得另一人口噴鮮血飛出。屋子里破碎的桌椅擺設如龍卷風一樣飛起,罩住其他幾人。血警也不是泛泛之輩,飛身急退。這片刻功夫,我已經抓住愛麗絲,消失不見。

愛麗絲遞給我刀道:“快斬斷中彈的肢體。”我搖搖頭。愛麗絲道:“你瘋了嗎?銀隨血液侵入心髒你會死掉的。”一刀砍來。我奪過她的刀扔掉,笑道:“斬掉腿如何逃命?既然腿不能斬掉,只斬掉胳膊又有何用?”我哪有那種壯士斷腕的魄力?!斷了左臂和右腿的殘廢,還不如死了呢。死就死吧。愛麗絲憤怒萬分,但她受傷甚重,被我抱在懷里,也無能為力。我用念力把兩顆子彈吸出來,勉力飛奔。

我知道現在是生死存亡的時刻,血警既然來襲,自然一切都策劃好了。我穿破後牆,越過幽暗的花園,跳過高高的圍牆。幾十米外就是一片荒地,那里有條廢棄的下水道,到了那里面應該就能逃生了。我也許會死,但愛麗絲必須活下去——這就是我現在心里唯一的念頭。

我避開兩顆遠遠射來的子彈,一腳踹開下水道入口,哧溜鑽了下去。沒有人追我,大概因為我是個小角色,沒人重視吧,我想。不知道提凡尼能不能逃脫。我在下水道飛奔,希望能到達通到愛麗絲那所秘密的小屋最近的地點。

心頭一陣發涼,我停下腳步,轉彎處有人在打斗!伏在拐角處,偷偷望去,十幾個血警正圍著柯林斯等四五個人,不,不只是血警,還有三個白衣人。那是——執法者!

柯林斯等人險象環生,我們只看了片刻,又一名血族喪生了。柯林斯眼看也要傷在銀彈之下。愛麗絲左臂傷口已經愈合。但是,長老級以下的血族由于力量太弱,被銀彈傷的肢體根本不可能再生;也就是說,愛麗絲從此就失去了左臂。她從我懷里掙脫開來,飛身向場中投去。

我拉已不及,眼睜睜看著愛麗絲一拳擊向壓制住柯林斯的血警。那血警靈活的轉身,一顆銀彈呼嘯著射向她的心髒。我大喝一聲,念力發動,將那顆子彈移開。這人子彈的速度比之剛才遇到的那五名的血警要厲害的多了。

一名白衣人望來,嘴里嘰里咕嚕說了幾句法語,我聽不懂,不過從他驚疑的目光中也猜得出他是奇怪我會念力。既然已經暴露,只能全力出手,我大吼道:“快走!”念力催動,下水道淺淺的汙水嘩啦啦立起,如一條巨龍席卷向血警和執法者。

血警和執法者出其不意,手忙腳亂。我拉著愛麗絲,與柯林斯他們奪路而逃。這條下水道經過血族長期的開發,通路不計其數,如蛛網迷宮一般,我們很快將敵人甩開。大家停下腳步,松了口氣。柯林斯沉聲道:“謝謝你,我欠你一條命。”我對救他其實不太情願,問道:“其他人呢?”柯林斯壓著聲音憤恨地道:“被沖散了。今天這次集會,一定有內奸。不然血警和執法者怎能摸得如此清楚!”

那個對我壓迫力極大的高手追來了,我豎起手指,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一個人用帶點東方口音的英語道:“我知道你們在哪里了。你們逃不掉了。”他的聲音給人十分奇怪的感覺,仿佛離我們很近,又仿佛離我們很遠。這感覺很怪異。

我們不做聲。那人又笑道:“麥倫,我們這次收獲如何?”停了一下,他又道:“哦?原來我們這次收獲不小啊,居然殺死二十三名血族,其中有四名長老。哈哈,這都是埃得加•柯林斯報信之功啊。”我明白了,此人其實離我們很遠,他用的好像類似于中國古代的武功千里傳音。

柯林斯大罵道:“放屁!我父親怎麼會做這種事!”聲音在下水道里轟轟傳開。我阻止已經不及,忙叫道:“快走。”拉了愛麗絲飛奔。柯林斯呆了呆,和其他三個血族都跟隨在我後面。那人的聲音又響起來:“你們跑不掉的。呵呵。”仿佛就在我們身後。我低聲道:“他是在詐我們,大家不要大聲說話,以免上當。”

我們從下水道出來,上面是一處花園。我低聲道:“大家分開行事吧,記住蹲在一個隱秘的地方,不要走動就沒事了。”眾人還沒散開,一人叫道:“開火。”啾啾聲響,漫天銀彈射向我們。我一直在全神提防那個會“千里傳音”的、給我帶來強大壓迫力的無敵高手,大意之下沒有覺察周圍的情形,頓時陷入死地。

那三個血族功力較弱,反應不夠迅速,身上中了無數子彈,頓時死亡。我抱住愛麗絲就地一滾,滿地枯葉飛射向那四個血警藏身的地方。柯林斯雖然身手敏捷,還是中了兩彈,幸虧都中在右手,他也是立即把右手斬掉。我中了一彈,還是右腿。沒時間取出來了,我左腳點地,飛射向其中一名血警,一拳轟然擊出,他頓時頭骨破碎而死。其他三名血警剛才被我念力驅動地枯葉弄得渾身鮮血淋漓,雖然是皮肉傷,但心理上受得打擊卻很沉重。不過他們心志堅毅,決心除魔衛道,當下從藏身地跳出來,持槍向我猛掃。

我身手已經受到極大影響,一催動念力頭就一陣眩暈,我想是用得過度所致。但是現在無法可想,只有念力能起作用了。我再次迎上三人,那矯健的身形在地上的柯林斯和愛麗絲看來像極了一只撲火的飛蛾。

我再次中彈,中在胸腹之間,但是那三名血警每人都中了我一拳,口吐鮮血倒地。我撲地倒在地上,口中咯出血塊來,眼神也開始迷離。愛麗絲撲過來抱住我,哭道:“你怎麼這麼傻,你為什麼不走?”我像死魚般張張干裂的嘴,卻說不出話。柯林斯走過來,拍拍愛麗絲的肩膀道:“愛麗絲,這里不宜久留,他受傷甚重,我們快找個地方給他治治吧。”愛麗絲抹抹眼淚,道:“不錯,我們快走。”

柯林斯走在前面。愛麗絲下意識地回頭看去,正看到一個垂死的血警舉槍對著柯林斯瞄准,她尖叫起來,飛身去擋那粒子彈。好美麗的一顆子彈啊!那死亡的銀色,絕望的銀色在她眼前越來越大,漸漸鋪天蓋地。她閉上眼睛。

“嘭∼!”子彈擊中了她,她卻沒有感到絲毫傷痛。然後一個身軀倒在她身上。她睜開眼睛,低頭看到我爛泥般的身體。我胸膛上是一顆大大的血洞,冒著白煙。這一彈正中心髒。

“不∼!”愛麗絲撕心裂肺般叫了起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21-25節    下篇:第31-35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