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60節 傷逝   
  
第60節 傷逝

第六十節 傷逝

那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一身寬大的休閑裝在他挺拔修長的身上顯得非常妥帖,烏黑的長發紮成馬尾束在腦後,長眉入鬢,目如寒星,鼻若懸膽,薄薄的嘴唇冷酷地緊閉成一條線。他手里握著一柄晶亮剔透的長刀,刀光如雪,抵住眾人。我和秀秀的壓力減輕不少。秀秀叫道:“二哥,我受傷了。”像要哭出聲來。

龍二一人敵住包括獨目老者在內的三名高手,回頭向我道:“沖出去!”我點點頭,奮起神威,將撒般和特曼紐斯•康納利逼退,向樓梯飛射而去。秀秀緊隨在我身後。龍二厲吼一聲,如虎嘯空谷,長刀上射出枯黃的罡氣,“夜戰八方”,劃了一個方圓十米的半圓,將眾人阻住。獨目老者十根指劍、撒般的拳頭與刀罡一觸即分,嘴角都現出血跡。龍二也是口頭發甜,但他想來狂傲自負,硬硬把那口淤血吞了下去,冷笑道:“魔黨十長老不過如此。”左掌一揚,十幾把雪白的飛刀迎上其他撲上來的人,腳尖點地,向樓梯躥去。

我們來到超市大樓外,深夜的大街上除了飛馳的汽車外,少有行人。龍二臉色凝重,道:“跟我來!”幾個起落跳過大街,飛身躍上對面的樓房。我和秀秀也飛身跟上去。獨目老者等六人尾隨不放。不過他們地形不太熟悉,漸漸落在後面。

秀秀道:“二哥,你怎麼才來?”龍二臉色仍舊那麼凝重緊張,道:“回去再說。快走!”我突然神色一凜,感覺到前面埋伏著一股凜冽強大的氣息,讓我汗毛直豎。秀秀見我停下腳步,斥道:“傻瓜,快走啊!”龍二看了我一眼,一個急轉彎向右射去。我和秀秀忙跟上去。

“呼”地一聲我們三人前面的虛空中出現一個龐大的身影,雙手張開,宛如蝙蝠的雙翼。龍二抖手三把飛刀,轉身向左。那人身法奇快,猶如鬼魅,又攔在我們面前,惡狠狠地道:“小子,這次看你往哪里跑?”龍二低聲道:“小心了。他就是阿博斯•卡麥爾,是第五代的吸血鬼。”經這一耽擱,撒般等人又追了上來。他們看到阿博斯•卡麥爾,都大吃一驚,滿臉恐懼之色。

阿博斯•卡麥爾來自十三個氏族的中立氏族阿撒邁特(Assamite)。阿撒邁特主要活動于中東荒漠,是血族中的殺手。他們為那些給他們酬勞的雇主工作,酬勞通常就是雇主的血液。這倒沒有什麼,殺手一向講究職業操守,人不犯他,他不犯人。但是他們還認為吸血鬼到達天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盡可能的接近最初的吸血鬼(“The One”),也就是努力降低自己與最初吸血鬼之間的輩分差距。這通過吸榨別的比自己年長的吸血鬼來實現。對于Assamite來說,吸榨別的吸血鬼的血就好像是在食用聖餐一般。阿博斯是這一理論最囂張的鼓吹者和實踐者,魔黨十長老之一路安東尼就是死在他手下的。

撒般心念電轉,向阿博斯叫道:“卡麥爾長老您好!那個人類女孩能夠制造出讓血族不怕陽光的藥物,不知道您老人家是否有興趣?”阿博斯正咧著大嘴笑:看到這麼多聖餐真是不錯,尤其這些人還都是大戰之後,受傷之際。聽到這句話吃了一驚,眨眨眼睛,道:“什麼?”龍二盯著我懷里的沈雪看了一眼,轉頭以詢問的目光看向秀秀。秀秀低聲道:“應該是真的。撒般不怕陽光彈有原因,其他那五個人也都行若無事。”龍二皺起眉頭,若有所思。

撒般道:“這女孩可以讓我們血族不怕陽光。您老人家可以問問帕拉本長老他們。我們正愁攔不住這三個人,有您老人家出手肯定是手到擒來!

阿博斯碧綠的大眼中頓時閃起耀眼的光芒,喜不自勝地道:“不怕陽光?真有這回事?這,這實在是太好了!沖你們告訴我這個好消息,今天我老人家就不為難你們啦。”右手向我一指,道:“小子,把那女孩送過來。”

我一直在暗中調息,感覺靈力和麒麟勁都基本恢複,深深看了沈雪一眼道:“雪兒,相信我,別害怕。”沈雪用力點頭道:“嗯。”我舉起沈雪扔了出去,不過不是扔給阿博斯,而是那個叫帕拉本的獨目長老。帕拉本不由自主地接住,還沒等反應過來,阿博斯已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劃過幾十米的距離,來到他面前,五指如鉤,抓向他胸膛。帕拉本叫道:“卡麥爾長老……”倉促出手。他在拉撒布拉(Lasombra)族內地位不低,特曼紐斯•康納利等人雖然怕的要死,也只得出手攻擊阿博斯。阿博斯叫道:“反了,反了!竟敢跟我老人家動手!”雙手帶著詭異的黑氣,抓向五人。撒般沒有出手。

只一個照面,魔黨五高手中那名光頭中年人就受傷倒地。不過阿博斯乃是行險一擊,也受了一點輕傷,這更讓他暴跳如雷。我不及跟龍二他們招呼,看准時機,一道“天雷訣”重重打在阿博斯後心。以他五代血族之能,也是承受不住,被轟出三米多遠。龍二和秀秀微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出手了。但是時機已經不在。

阿博斯在空中不受重力般一個旋轉,仰天尖叫一聲,碧綠的眼眸緊盯著我道:“小輩,你是找死!”嘴角的暗黑色的鮮血滴下,更增加了獰惡凶厲之色。

我用英語叫道:“這人不會錯過吸食諸位功力的機會的。大家先並肩上殺了他!關于沈雪的爭執稍後再說。”率先沖了上去。帕拉本叫道:“大家上!”抱了沈雪向後就跑。我咒罵一聲,咬牙對著阿博斯出拳,麒麟勁如潮沖出。

阿博斯身子一扭,倏忽現在帕拉本身前,右手變成一只碧綠的怪爪,握住了帕拉本的脖子,張嘴咬在他頸動脈上。帕拉本慘叫著,十根指劍插入阿博斯胸膛內。後者宛如不覺,尖尖的利嘴如長鯨吸水,咕嚕聲中,帕拉本的身體眼看著癟了下去。雖然我們打斗的地方是商業區,很少人住,但開車路過的人不少都看見了。有人停車觀看,有人打電話報警。警車的聲音已經傳來。

特曼紐斯等人齊叫一聲,拳掌刀劍都砍向阿博斯。我和龍二、秀秀也全力出手。撒般則悄沒聲息地幾個騰躍沒入黑夜里不見。

阿博斯將只剩一個骨架的帕拉本扔在地上,左手抱著沈雪,右爪隔空向我發出一團的翻騰的黑氣,風聲淒厲,黑氣中宛如跳躍著無數的妖魔。我雙掌齊出,以霸道的麒麟勁接了這一爪。沒有一絲聲息。阿博斯身子震動,向後退了一步。我則被震得拋飛出去,黑氣纏在手臂上揮之不去,片刻間將我手臂上的皮膚腐蝕掉一層。那黑氣卻壯大起來,仿佛有生命似的。

龍二和秀秀合力擋住阿博斯追擊而來的第二掌,嘴角都溢出鮮血。阿博斯對龍二哈哈大笑道:“剛才讓你跑掉是因為我老人家剛吸取了一個高手,還沒有消化完全。現在知道厲害了吧?”特曼紐斯四人轉身要跑,阿博斯冷哼道:“放肆!”右手劃了一道漆黑的氣牆,擋住四人。特曼紐斯等人面色灰白,眼中流露著死亡的恐懼。

我強忍著黑氣腐蝕的痛苦,腦內靈力爆發,喝道:“開!”全身發出通紅的光芒,宛如烈火,黑氣霎時消退。阿博斯看我一眼:“好!能夠這麼快破掉我的‘蝕骨蟲’,幾百年來你是第一個!小小年紀,就如此厲害。留你不得!”右爪屈指連彈,數十道碧芒飛射而來。我定睛看時,卻是幾十條細長的蜈蚣狀怪蟲。

龍二見形勢危急,眼神一凝,做了決定,長刀指著阿博斯,吟唱道:“白虎吼天地,西金斬妖魔。腥風血雨箭,乾坤一刀斫!”沖天而起,雙手合握長刀,向阿博斯當頭劈下。凌厲蕭殺的氣勢沖塞天地,狂風吼吼,虎嘯聲聲。刀未到阿博斯頭上,漩渦般的暴風已經將他的腳下樓房的房頂吹開。阿博斯臉上也現出凝重之色。我心中突然莫名其妙地一悸,看著空中宛如的天神的龍二那雙冷酷的眼神,覺得好像哪里有點不對頭,不過由于忙著對付那些碧色怪蟲,自顧不暇。

警察將我們所在的大樓圍住,擴音器的聲音喊道:“上面打斗的請立即停手,不然我們就開槍了!”沒人理他們。

阿博斯綠爪舉起,硬架了龍二那開天辟地的一刀。阿博斯腳下的樓房承受不住那驚人的力道,轟然倒塌。他則張口噴出一口黑血。龍二身上爆發出刺目的白光,射向阿博斯。不,是射向阿博斯的懷里的沈雪。

我驚怒交加,不顧碧色怪蟲的攻擊,電射龍二,提至十二成、漲得我經脈欲炸的麒麟勁向他瘋狂擊去。攻敵之所必救。龍二不閃不避,以生命能量爆發出的“西極寂滅光”在我心膽俱裂、眼睜睜的注視下罩向沈雪。秀秀也對龍二的舉動不可理解,但看到我向他攻擊,連忙出手擋在龍二身前。

現在我多麼希望阿博斯魔功天下無敵,這樣他就可以護住沈雪。可是,他沒有。他右爪出“青魔手”去抵擋西極寂滅光時,卻發現寂滅光的對象並不是他。阿博斯怒叫一聲,左臂里的沈雪已經被寂滅光罩個正著,頓時化作青煙消散。

我看著沈雪恐懼的眼神,痛苦的眼神,深情的眼神,青煙中的眼神,嘶吼一聲,整個心仿佛都碎了。同時背上被阿博斯的“吸髓蜈蚣”叮上,雙手被秀秀的強大的電能穿透。但這些痛苦我都恍然無覺。阿雪!我跌落下來,落入倒塌樓房的廢墟中。

龍二發出寂滅光後,全身已經沒有半分力量,頓時被青魔手擊上天空。秀秀硬接了我的麒麟勁,也是口噴鮮血,昏死過去,身子從空中掉下來。

阿博斯發現特曼紐斯等四人都已經趁亂逃走,怒氣更是無處發泄,飛身沖入圍在大樓廢墟旁邊的警察隊伍中,大開殺戒。警察們手槍沖鋒槍都用了,對阿博斯一點傷害都沒有,頓時慌了。周圍看熱鬧的人紛紛發動汽車逃命。阿博斯雙手擂動大地,無數汽車拋飛起來,大街變成了一片廢礫。他仰天大笑,雙臂張開,飛射入夜空中。幸存的眾人抬頭看時,他背負著天上那輪圓月,如神如魔,瞬間不見。

我躺在廢墟里,吸髓蜈蚣在我背上鑽了十幾個血洞,在體內不停肆虐。我大吼一聲,宛如瀕死的猛獸嘶鳴著無窮的痛苦,眉心刺疼,晶瑩的紅光向下射去,全身都變成透明的血紅色。吸髓蜈蚣全被煉化。

我翻身而起,飛到龍二摔落的地方。他躺在那里,全身漆黑,只有出氣沒有進氣。我抓住他的領口,用力搖晃:“為什麼?你為什麼要殺她?”耳光如狂風暴雨般擊落下去。龍二的臉被打得血肉模糊。他眼神仍舊那麼冷漠,仿佛感覺不到一絲痛苦,微弱地道:“我不想他們能在陽光下行走……”

我吼道:“我不管!你為什麼要殺她?為什麼?”宛如瘋狂,耳光不停得打下去。龍二牙齒脫落,早已經昏迷。我打他都用的是蠻力,沒用麒麟勁。現在右手手掌都已經紅腫破裂。

我撲地坐在地上,喃喃道:“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秀秀爬到我們身邊,道:“別難過了。”我冷冷道:“不難過?你二哥死了你不難過?”秀秀道:“我們從那人手里帶不走沈雪的,這是事實。如果阿博斯能夠在陽光下行走,他為禍肯定更厲害。二哥也有他的考慮……”我勃然大怒:“考慮個屁!我才不管什麼吸血鬼為禍!龍二一定要血債血償!”秀秀為龍二包裹著傷勢,看著他爛得不成樣子的臉一陣陣的心疼,也生氣道:“他也是不得已!你都把他折磨成這樣子了,還想怎樣?你現在把他殺了好了!”

我冷笑一聲,正要說什麼,有幾名警察,離老遠小心翼翼地向我道:“先生,先生!能否請您了解一下情況?”我吼道:“滾!”手一拂,廢墟中的碎石將他們砸得頭血直流。有個警察因為剛才被阿博斯殺死不少同伴,心里充滿了憤怒和恐懼,早將我和秀秀都當成阿博斯一類的怪物了,下意識地舉槍向我勾動了扳機。

砰!那顆子彈穿透了我的胸膛。我低頭看了看,又抬起頭看他。那名警察看到滿身都是血的我那雙血淋淋的眼睛,頓時歇斯底里地尖叫起來,砰砰砰一連數槍。同伴阻攔他險些被他誤傷。

我驀地仰天狂笑,心中升起無窮殺機,倏忽出現在那警察面前,伸手握住他的脖子,喀嚓一聲扭斷了。這是我第一次殺普通人。周圍警察大驚,紛紛舉槍向我射來。我如鬼魅在人群中穿插,慘叫聲不絕,瞬間那些殘存的警察全都尸橫就地,大笑幾聲,縱躍而去。

一個猛子紮入北海里,沉入湖底。冰涼的湖水刺激下,我才漸漸有些清醒,剛才所作的一切現在眼前。我在水里看著自己的雙手,這是沾滿多少人鮮血的一雙手啊!我突然感到無比的疲倦,無比的勞累。

我討厭做超人,討厭過這樣的生活。

我本是個普普通通的學生,老天為什麼要把這樣的痛苦硬加給我呢?

我靜靜躺在漆黑的湖底,睜大眼睛,像一具沒有生命的尸體。直到天光大亮,直到太陽升起,直到它的光芒透過湖水射在我身上。雖然陽光明媚,我心底卻是如此陰暗,濕冷,痛苦。阿雪啊!是我害了你。

我將不會看到那蔭影,

我將不會感覺到雨滴。

我將不會聽到那夜鶯,

一聲聲地歌唱仿佛在哭泣。

我在晨昏之間做著好夢,

既不上升,也不沉寂。

也許我會記起,

也許我會忘記。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56-59節    下篇:第一部 尾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