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天道第一節 新婚 第二節女兒   
  
第一節 新婚 第二節女兒

第一節 新婚

一年後。春城大酒店。

阿夏和我端著酒杯並肩來到李逍他們一桌。這桌都是我的大學同學。趙林叫道:“呀呼,新郎新娘來敬酒了。”他和柳心媚已經是親密戀人關系,後者現在在另一桌。

大家的目光頓時集中在我們身上。我一舉酒杯,笑道:“多謝各位兄弟姐妹前來捧場,有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見諒。我們敬大家一杯!”方彬彬叫道:“敬大家一杯?這怎麼行!一個一個的來!”他和周盈由于工作原因天各一方,兩地相思,十分郁悶。

眾人大聲附和:“不錯,不錯。哪能一杯酒打一圈!”靠,一人一杯我還能站著?當下笑道:“我干掉,大家隨意好不好?”方彬彬大搖其頭:“今天是你的新婚大喜,什麼都得講究認真、誠懇、真情,怎麼可以隨意呢?”我狠狠瞪了他一眼,這小子卻視如不見,向李逍道:“老李,你說是不是?”李逍笑著點頭:“正是正是。”李逍由于難以割舍以前的那份感情,最終和鄒雨不歡而散;今天後者並沒有到場。

牛高馬大的王勤端著一杯酒站起來,粗著嗓子道:“涉江,一年多不見你了,先和大哥我干一杯!其他的以後再說。”我笑道:“還是我先敬大家吧,和王大哥什麼時候不能喝?”王勤搖頭道:“那不行。看不起大哥啊?這點面子都不給?”我還能說什麼呢?

然後是冉依依她們一桌,這是阿夏的大學同學。這桌好辦,她們都不喝酒。不過也夠黑的,要我敬每個人一杯可樂。第三桌是我公司比較要好的同事。他們又起哄,又是每人一杯。阿夏酒量小,幫不了我。仗著特殊的體質,我硬是將在場的會喝酒的人都對付得差不多了。麒麟勁雖然霸道,但並非六脈神劍那種東西,無法逼酒。所以,我也真的醉了。當年畢業時是一心求醉,所以醉得快;現在拼命抗拒,卻還是醉了。

後來阿夏告訴我,那天我一個人喝了至少三斤白酒,剩下的男生平均每人半斤以上,“現場直播”的有六七個,不會走路的三四個;王勤拉著冉依依叫媽;李逍大哭著唱王傑的《英雄淚》,還加了大段朗誦……眾男生種種丑態不一而足。這頓飯吃的實在是壯觀!這些我都一概不知了,一直引為遺憾。

安排好眾人離去後,阿夏叫來服務員幫著把我抬到愛麗絲贈給我的那輛車里,冉依依和馬麗坐在後面照顧著我。阿夏開車。

我在後座昏昏沉沉,嘴里叨咕著:“結婚了,結婚了。洞房花燭夜,嘻嘻。花有清香月有陰,春宵一刻值千金……呃……阿夏,阿夏,你要給我生個漂亮……漂亮的女兒……咯……”冉依依和馬麗都笑起來。阿夏臉通紅,恨恨道:“這家伙在胡說什麼啊?美的他!還女兒呢!”

到了我在後海租的一室一廳房子的樓下,三人把我連拉帶拽地從車里弄了出來。阿夏停好車,過來把我左臂搭在她脖子上,求冉依依幫忙搭著我右臂。冉依依遲疑了一下,還是撐起我右臂。馬麗在前面開路,開電梯。

折騰得滿身大汗,三人終于把我拖到家里,扔在床上。阿夏脫掉我的外衣和皮鞋,蓋上一條毛毯。關上門和冉依依、馬麗在客廳說話。

馬麗笑道:“夏夏,我真羨慕你啊。”阿夏攬著馬麗肩膀道:“羨慕什麼?你什麼時候辦事?”馬麗道:“早著呢。劉向前說了,要等我研究生畢業後我們再結婚。”冉依依笑道:“你們兩個都生活在蜜罐里啦,可憐我還是孤家寡人一個。”馬麗撇嘴道:“誰讓你眼光那麼高?安子彤不錯啊。你為什麼老不理人家?聽說人家是為了你才留北京的。”冉依依道:“沒感覺,我也沒辦法。他要等隨他去,我又從來沒說過什麼。唉,不說他了。煩!”阿夏笑嘻嘻地捏捏冉依依的臉蛋,道:“要不把我們家涉江分給你一半?”冉依依頓時臉紅了,抓住阿夏去呵她的癢,道:“討厭鬼!我叫你亂說話!”阿夏連忙討饒:“好依依,別鬧,別鬧了,涉江在里面睡覺呢……”冉依依住了手,道:“到底是誰在鬧呢?”阿夏接著自己剛才的話道:“要是吵醒了涉江,他一定會生氣打你屁股的。嘻嘻,嘻嘻。”躲在馬麗身後。

冉依依指著她說不出話來:“你,你!都結了婚的人了,怎麼還跟小孩子一樣?”阿夏黠笑道:“說明我永葆童心嘛。哎,我的提議你考慮不考慮?哎呀,哎呀,麗姐救命!”馬麗道:“看你那麼調皮,把依依臉都氣紅了,我也忍不住要揍你啦。”兩人把阿夏按在沙發上胳肢起來。在她氣喘籲籲、可憐巴巴的哀求中,硬著心腸狠狠收拾了她一頓才放手。

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3點多了,冉依依和馬麗要回去。兩人現在還都在學校里住,一周後是封樓的截止日期。阿夏送她們下去,自己跑到藥房去買了些醒酒的藥。

我已經醒了過來,坐在客廳沙發里喝水,不過腦袋還是昏得厲害。阿夏喂我吃了醒酒藥,要我躺回床上休息。我搖頭不願意,睡又睡不著,躺在床上胃里也很難受。阿夏想了想,道:“好吧。那就洗個澡。”我笑道:“洗澡可以。不過要你幫我洗。”阿夏打了我一下:“這麼大了澡都不會洗啊?”我笑道:“沒有你洗得好,況且萬一我洗澡的時候在浴室睡著怎麼辦?”阿夏道:“好啦,好啦,總是你理由多。”

熱水沖在頭上,感覺十分舒服。水霧中,我將阿夏抱在胸前,感受著兩個肉團的柔軟碩大,笑道:“好像又長大了哦。”阿夏道:“討厭!放開我,好好洗澡!”我伸手丈量掌握著,笑道:“真的大了,不信你自己摸摸。”阿夏被我捏得渾身發軟,道:“不要。”我關掉噴頭,把她濕淋淋的睡衣脫下來,兩人裸裎相見,將動人的嬌軀抱在懷里,笑道:“真的不要啊?”下身還未奮發的不文之物磨蹭著她的小腹。阿夏道:“不要……唔……”被我堵住了小嘴。叩開齒關,纏住香舌,甘甜的津液吸入口中。阿夏抱住我的腰,墊起腳尖積極回應著我的侵略。

我的手在她優美的曲線上滑動著,

×※……%¥※……¥%×※¥……※¥

阿夏道:“哥,我愛你。”“阿夏,哥哥也愛你。”

第二節 女兒

半年後。我和阿夏租住的兩室一廳。

阿夏拿著枕頭死命地打在我身上:“都是你!都是你!”我抱著腦袋求饒:“我也沒想到啊。打我有什麼用?”阿夏打累了,坐在床上,氣乎乎地道:“現在該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我帶著疑問的語氣道:“打掉?”阿夏又狠狠把枕頭砸在我頭上:“打掉?虧你想得出來!都是你!都是你!誰讓你不用套套的?”我苦笑,心道:“是你說套套不舒服的,現在卻又怪我。”

阿夏咬牙道:“我要把孩子生出來。”我以崇拜的目光道:“阿夏,我對你的景仰……”阿夏道:“閉嘴!我容易嗎?生孩子很疼的,還有啊,人家說……生了孩子女人就會很快變老的……”阿夏眼淚汪汪,一副很傷心的樣子。我張了張嘴巴,說不出話:居然是為了這些!阿夏又把枕頭砸過來:“你那是什麼表情?”我笑道:“想要不老也有辦法的,吸血鬼就是不老的,僵尸也是如此。嗚嚕嚕……”我伸長舌頭。

阿夏氣道:“你、你……看我怎麼收拾你!”她撲在我身上,用力掐我的皮膚。我雖然不疼,也只得求饒:“好阿夏,好妹妹,我知道錯了。你以後說什麼我聽什麼,務必保養好你的身體,不要讓肚子里咱們的小寶寶受了委屈呀。你想,生出來一個可愛的小家伙,賴在你身上撒嬌不是挺美嗎?”阿夏住了手,眼中露出喜悅和憧憬的光芒,癡癡的道:“哼,到時候我們兩個一起睡,你自己睡。”我笑道:“你忍得住?”阿夏猛掐我。我一把把她擁入懷里,堵住她咿咿唔唔的小嘴。屋內春光燦爛,床上春色無邊。

第二天,我們各自去上班。經過我半宿盡力服侍,早上阿夏起來後眼角還都是春意。她在一家大型會計師事務所工作,工作非常繁忙,而且老是出差。看她有的時候一臉疲累的樣子,我很是心疼。但現在工作並不是那麼好找,她單位薪水很高,哪能說辭就辭?我呢,雖然也是一家外企,經常加班,但由于我身體特殊,完全可以頂住。所以,大家各自過著忙忙碌碌的生活,一般都是三五天才享受一次新婚的樂趣,而如果她出差,那就十天半月地過苦行僧的日子了。雖然公司也有一些長得還不錯的女孩,但比起阿夏差了不是一個層次,根本無法激起我的興趣。何況,由于沈雪之死,我沾花惹草、嘗新鮮的心思早也跟著死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阿夏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甚為不便,只得在公司請了產假。公司雖然對她很有看法,也沒說什麼,批准了。這段時間阿夏呆在家里無所事事,心情非常暴躁,經常亂摔東西。我自然只得笑著忍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切都要為了下一代嘛。

可是,十月分娩的日子到了,阿夏竟然沒有生出孩子來。醫生檢查了半天,疑惑地告訴我們:好像還要再等一段時間。等啊等啊,三個月過去了,阿夏還是沒有生。我心里猶疑:從懷孕已經13個月,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千萬別生出個妖怪來啊。我臉色發白。但現在又不能打掉,實在無法可想。

18個月過去,阿夏還是挺著大肚子,沒有生產。大家全部恐慌了。阿夏的父母從杭州趕來,我的父母也從家里趕來,大家在醫院里圍著躺在床上的阿夏七嘴八舌,說個不停。有說要看中醫的,有說要剖腹產的,我媽媽甚至說是不是該請降妖除怪的先生看看!

最後,大家在阿夏氣急的大吼聲中散去,留下我一個人遭受她的荼毒和蹂躪。一會兒後,我鼻青臉腫、渾身都是掐痕地走出來,告訴大家阿夏已經睡了。在外面等待的大家才松了口氣,再次嗡嗡議論起來。

這是一段難熬的日子。我受的壓力最大:如果阿夏發現自己生出一個妖怪,她能夠接受嗎?如果不是我用法術透視發現她肚子里是個正常的快成形的嬰兒,我真的想把它做掉,以免去阿夏現在的痛苦、將來的傷害。

終于,24個月過去。阿夏生了。我一直陪在產房里瞪大眼睛看著醫生把一個小東西取出來:那是個正常的女嬰。雖然沒有哭出來的響亮聲音,但是手腳舞動,很是活潑。醫生把她擦乾淨裹好,道:“恭喜恭喜,是個漂亮的女兒。”我湊過去看。好漂亮的小東西!她的眼睛居然睜了開來,兩只眼珠黑得像是兩顆寶石,小鼻子微微皺著,嘴角略微上翹,她在笑?我沖她擠擠眼睛,小東西咧開小嘴,咯咯地笑了出來。醫生和我都嚇了一跳。

阿夏微弱地道:“給我。”護士將她的身子靠在靠枕上,醫生把小東西抱給她看。阿夏伸出一只手撥拉著小東西的臉蛋,笑道:“真漂亮。”小東西仿佛不高興似的閉上眼睛。阿夏驚道:“快看,快看她怎麼了?”我伸手碰碰她的小臉,小東西又睜開眼睛笑起來。我笑道:“小家伙不讓你摸。”阿夏怒道:“我生的為什麼不讓我摸?早知道不把她生出來了。”又伸手去摸小東西。大家都笑了。

這次小東西不閉眼了,還是咯咯笑著。醫生和護士都高興地看著她,笑道:“真可愛啊。恭喜你們兩位呀。”我笑道:“同喜同喜。嘿嘿,嘿嘿。”把小東西抱在懷里,親親她的小臉蛋,嗯,好嫩,而且不像其他的嬰兒是腥味,她有股奶香味,聞起來很舒服。小東西騰出小手抓我的臉。我親親她的額頭道:“真乖!爸爸親你。”說出這句話來,稍微怔了一怔:我成爸爸了?我有孩子了?心中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

小東西笑得更歡了,露出兩顆小虎牙——咦?不對啊,剛出生的嬰兒怎麼會有牙齒?而且還是尖牙?我眨了眨眼睛,定睛再看,不錯,確實有兩顆雪白的、尖利的小牙長在上頜,不是我眼花。我撥開她的小嘴仔細看,這實在太像我最不願意面對的一種牙齒了——吸血鬼的吸血齒!

阿夏看到我異樣的神色,問道:“女兒怎麼啦?”我笑道:“沒什麼。咱們女兒真夠特殊的,這麼早就長牙。”阿夏道:“這有什麼?我生的女兒自然和一般孩子不一樣。”醫生看了看牙齒,說雖然不常見,但孩子很健康,沒有什麼異樣。

滿月後,阿夏說自己身體已經沒有大礙,可以去上班了,我們怎麼勸她都不聽,只得任她去。結果,晚上她氣呼呼地回來,說事務所早通知過她,把她除名了。老板見了她,讓她象征性地提辭職報告。我想這也難怪:阿夏產假90天,可她已經超了十幾個月、一年多沒去上班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二部 楔子    下篇:第三節茵茵—第十節邪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