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二章 冥府   
  
第二章 冥府

真理田園是個充滿憂郁的地方,遼闊的草原上盛開著阿福花。有三條道路通往這個景色單調,北風呼嘯的地區。一條通往舍樂園,清白無罪的亡靈將踏上這條幸福之路。另一條通向暗黑地獄的最深處。第三條則是亡靈們的必經之路——‘ 痛苦之河‘.宏偉的冥府便坐落在真理田園中央。冥界原本就是不見天日的地方,亡靈的陰氣彌漫在潮濕、充滿腐臭氣息的空氣中。淒厲的北風呼嘯而過,帶來一陣莫名的恐懼與淒涼。灰黑色的冥府中不斷傳來鬼怪們垂死的怪叫,這更為這座神秘的宮殿增添無窮的壓迫感。

神王凱頓,海斯庭偉大的王者正勇敢的站在冥府大殿——‘ 雙重正義之堂‘ 那漆黑的大門前。凱頓通往冥府大殿的道路便是由身後那無數陰間戰士的黑血鋪成的。

“休想靠近我們偉大的王!”一個垂死的暗黑騎士掙紮著想給這個可怕的入侵者致命一擊,然而這一切都只是毫無意義舉動。凱頓看也沒看就向身後揮出一劍,那個暗黑騎士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出人意料的是,整個大殿竟空無一物。凱頓把已被砍得殘破不堪的頭盔摜在地上,然後將右手緊握著的緹蘭聖劍高高舉起,指向‘ 雙重正義之堂‘ 的盡頭。劍鋒所指便是名揚四海、令人聞風喪膽、不寒而栗的冥王坦恩。臉上的那副隱身面具本來是將冥王隱沒在黑暗之中的,但緹蘭聖劍發出的聖光卻將他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身材魁梧,右手握著指揮龐大亡靈大軍的淨魂神杖,頭上戴著由蕨類植物制作的死亡冠冕。

“挑起那場殘暴戰爭的禍首,竟然只是個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懦夫!你知道痛失親人的悲哀嗎?我……我……”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悲哀,凱頓持劍之手竟然不住的戰抖起來。

面對傳說中能將自己斬殺的聖劍,冥王竟一點也不慌張。他非常幽雅的側身向坐在自己身邊那美豔絕倫的愛妻——冥後戈萊說道:“真是個充滿仇恨的靈魂,小心你複仇女神的位置不保哦!”雖然是在開玩笑,但冥王那低沉而略帶沙啞的聲音仍透出陰間之王獨有的霸氣。

“不要開這種無聊的玩笑,血債血償……冥王受死吧!”憤怒的凱頓拔地而起,揮劍向冥王斬去……

當凱頓飛到大殿中央時,黑暗中突然串出一高一矮兩個黑影,身材矮小的速度奇快,後出先到,一刀劃向凱頓的下身。凱頓也非泛泛之輩,竟在空中收住了向前猛沖之勢,向後一閃,然後穩穩的落到地上。與此同時另一個巨大的身影也突襲過來,雖然動作稍嫌緩慢,卻有力壓萬均之勢。凱頓連忙揮劍格擋,聖光乍現,隨即是兩件武器相擊而發出的一聲巨響。兩人同時後退了三步才定住身體。

那巨人長了一個凶悍的牛頭,手持一把巨斧,比虎王還高出半個頭。他便是冥界第一力士——狂牛畢特。雖然畢特手中的巨斧也是一件寶物,但緹蘭聖劍畢竟要強悍得多,巨斧被聖劍斬出了一道深深的缺口。

“你已經被包圍了,還是乖乖的交出緹蘭聖劍,聽候父王的裁判吧!”手持金判官筆和生死簿的冥界判官彌諾斯出現在冥王身邊。這位冥王與冥後的長子,臉上毫無半點表情,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強烈的壓迫力。

與此同時,雙重正義之堂那漆黑的大門轟然關閉,黑暗中隱隱綽綽的浮現出無數的影子,剛才襲擊凱頓的矮子也現出身形。這個不足1米的家伙,也是自從天地開創便存在的大魔神——鼠王瓦傑拉。跟在他身後的還有魔神將中的玉兔茉莉。現在,凱頓大概就是俗語中所說的‘甕中之鱉’吧!

面對強敵,凱頓竟毫無懼色,反而哈哈大笑起來:“我原本還對使用緹蘭聖劍還耿耿于懷,不過沒想到冥界的魔神竟然是一群以多欺少的懦夫,那我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了!”說罷便手振長劍,發出一陣龍吟之聲。

“母親曾經說過‘不要輕視人類,因為人類也是她的兒女’,我今天終于有些明白了。”向冥後說完這句話之後,冥王從寶座上站了起來,然後揭開了他臉上的面具。以凶狠殘暴聞名于世的冥王終于露出了本來面目。長發和蓬松的胡子遮住了他的臉龐。若隱若現的容貌傳達出的竟是一種淡淡的憂郁感。

“當年,父親將冥界交給我時,曾對我說‘坦恩,一定要成為一名公正嚴明、鐵面無私的冥界之王。’從此公正無私便成為了我畢生最大的追求。我將無數人類無情的打入地獄也是遵從父親的遺命,但人類由此便憎恨我,哥哥(天帝馬爾都克)什麼也沒做,卻受到人類的崇拜,總將最好的祭品獻給他。其實發動戰爭只是想奪回我和冥界應得的東西罷了。一定要創造一個完全公平的世界,如果不行,就毀掉它!凱頓你能理解嗎?”

“我完全理解,那就是!……你已經瘋了!”

聽了凱頓的回答,坦恩似乎非常失望。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將隱身面具從新戴上,瞬時便消失的無影無終。這時,一直沒說話的冥後也緩緩站了起來,臉上浮現出迷人的笑容,用充滿磁性的聲音向凱頓說道:“真可惜!坦恩本想與人類共同締造一個新的世界,但現在看來,他已經選擇了消滅人類世界。”說罷冥後也消失了。

冥王冥後離開後,冥界判官便用金筆在生死簿上勾了一筆,然後向殿內的將領們做了個斬殺的姿勢。畢特與瓦傑拉雙雙撲向凱頓,凱頓也揮劍相迎。頓時平靜的雙重正義之堂喊聲大舉,如天摧地塌,岳撼山搖。凱頓瘋狂的揮動著聖劍,冥界士兵的‘尸體’在他腳下越堆越高,雙重正義之堂化為了血塗地獄。凱頓的瘋狂進攻令畢特和瓦傑拉感到有些抵擋不住了,戰場的氣勢竟偏向勢單力薄的神王凱頓一方。

狡猾的鼠王悄悄移到凱頓發出的劍氣之外,然後象個小丑似的向虛空揮舞著手中的短劍,嘴里卻吆喝得比誰都瘋狂。玉兔也站在遠處,對這常戰斗視若無睹,只剩下可憐的狂牛揮舞著巨斧,拼死抗擊著神王狂風暴雨般的攻擊。狂牛腳下的步伐已經顯得有些散亂,神王凱頓太可怕了,作為一名普通的人類,竟有超越神的力量。

凱頓也嗅出冥界眾將間那絲不調和的氣味,“將他們逐個擊破吧!”作出決定後,凱頓便灌注全身力量大喝一聲:“死牛頭,接我最後一招吧——‘碎鐵斬’”

與‘奔雷斬’不同,‘碎鐵斬’中不含任何咒文或魔法,是純以強橫霸道的力量殺敵的超級物理攻擊。一時間,整個大殿中的生物都感到仿佛有萬均巨石壓在胸前,力量稍遜的連呼吸都無法進行了,而最辛苦的自然是碎鐵斬的直接攻擊目標——狂牛畢特……

就在神王使出碎鐵斬的同時,雙重正義之堂那巨大厚重的鐵門突然發出一陣短促劇烈的抖動。一秒鍾,僅僅一秒鍾,兩扇需要五十名精銳黑暗騎士才能勉強推開的地獄之門竟被震得粉碎,鐵門碎片落地時激蕩起陰間蟄氣形成一片黑霧,黑霧中躥出兩個身影……

“凱頓,你一定要為殺死老二付出代價!”這是虎王夫利特憤怒的咆哮,這一聲虎嘯竟將‘碎鐵斬’發出的強橫氣勢給吹散了一半。

聲未歇人已至,不過並非虎王,而是另一個身影,速度竟比虎王的嘯聲還快!

“如意棒,變長……”

一根又大又粗的黑鐵棒向著凱頓以泰山壓頂之勢襲來。手握這根毫無美感的黑鐵棒的家伙便是猴王哈奴曼。

凱頓不愧是神選出的超級戰士,緹蘭聖劍仍然以雷霆萬鈞之勢擊在狂牛妄圖格擋的巨斧上,巨斧應聲而斷,狂牛突然感到氣血上湧,連退了十數步。然而凱頓對畢特的攻擊卻嘎然而止,將灌注了‘碎鐵斬’八成戰氣的緹蘭聖劍反身蕩向猴王。

“這猴子身材細小,力量絕對不會在狂牛之上,魔力也絕對強不過天蛇王,想必這劍已經足以令其脛骨盡斷了吧!”

不過很快凱頓就發現自己錯了。雖然緹蘭聖劍將猴王震開,並且在鐵棒上留下了一道劍痕,但虎口卻在黑鐵棒猛擊下被無情的震裂,聖劍脫手飛了出去。

聖劍飛出的一瞬,虎王也出現在凱頓眼前,並以異常詭異的身法抓住了凱頓的雙手,而另一只手則象鐵鉗似的緊緊的鉗住凱頓的脖子。似乎虎王擁有自己永遠無法抗拒的力量,頓時凱頓體內湧出一種莫名的恐懼。

“凱頓,我不會向手無寸鐵的你使用任何武器的,不過你看好了,我這一招叫做‘猛虎破’”

當‘破’字的余音從空氣中消失時,凱頓體內傳來了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然後虎王將經脈盡斷的凱頓拋了出去。

凱頓象斷線風箏般飛在空中,但他的厄運還遠未結束。兩條閃著熒光的鎖鏈飛了過來,將他的身體緊緊縛住,凱頓無力的掙紮了一下,妄圖掙開鎖鏈的束縛,但這些徒勞無功的掙紮只是令鎖鏈將他的身體縛得更緊,竟深深的陷到肉里,鮮血不斷的往外浸。

“原本我還尊敬你是個英雄,但你竟然殺了阿波非斯,雖然他只是一個不知所謂的大笨蛋……”鎖鏈另一端站著兔族的大魔神——茉莉,十二神將中唯一的女性。極度痛苦令她全身都禁不住顫抖起來。這種可怕的憤怒象電流般通過鎖鏈傳到了凱頓身上……

一直在一旁跳來跳去的瓦傑拉突然興奮起來,擎起雙爪向凱頓撲過來,嘴里發出一陣勝利的奸笑。

凱頓絕望的閉上雙眼:“難道我真要要命喪此地……”

這一切都發生在那麼短短的一瞬間,誰也沒注意到一個黑影竄出來接住了飛出的緹蘭聖劍,可是魔族和鬼都是不可能接近這柄聖劍的……

凱頓聽到一陣利劍撕裂肉體的聲音,以及鼠王瓦傑拉的怪叫聲,隨即四周便歸于一片死寂。

“死了嗎?身在冥府的我死後會去哪里呢?”凱頓突然感到一陣莫名的悲哀,不是為了自己的死而是為了信任自己的海斯庭人民,還有那望穿秋水,期盼丈夫能早日歸來的愛妻伊芙蓮娜……

“你是什麼人?”

這是冥界太子彌諾斯的聲音。凱頓睜開雙眼,驚訝的發現自己仍然躺在雙重正義之堂那冰冷的地板上,襲擊自己的鼠王渾身是血的躺在遠處,看來已經昏死過去了。眼前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人類青年,但最出人意料的是這個身著一襲黑色戰甲的紅發青年手中竟然握著傳說中只有‘神之子’才能使用的緹蘭聖劍。

“哈哈哈哈……”青年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人類戰士,記住了!本大爺叫摩那,正義戰士摩那!”說罷摩那便作了個自以為瀟灑的造型。

“真是個開朗的家伙!”凱頓心中暗道。

噗嗤……站在一旁的猴王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

“臭猴子,你笑什麼?”

“咯咯咯咯……哇哈哈哈哈……不要用那種‘正義’的眼神看著俺,真受不了你……”這時猴王已笑得前仰後合,滿地亂滾。

“象你這種只知道以多欺少的無恥之徒沒資格笑我!”

猴王聽摩那罵自己是無恥之徒,不由得怒火攻心,一個魚躍從地上翻了起來:“混蛋,有種再說一遍,看俺不一棒把你打回原形,叫你無話可說!”說著真就提棒向摩那撲了過去。

撲通!!哈奴曼腳下突然騰起一團黑氣,撲向摩那的猴王莫名其妙的摔了一交。

“小子,敢用妖術,俺可不怕!”猴王仍不服氣,爬起來還想沖……

砰!!哈奴曼頭上被虎王的鐵拳狠狠的K了一下,立即腫起了一個拳頭般大小的大包。

虎王對哈奴曼厲聲喝道:“潑猴不許胡鬧,給我滾一邊去!”

猴王的情緒一下就跌到了最低谷,跳到大殿的角落,獨自一人委屈的蹲在那里生悶氣,嘴里還不斷的嘀咕:“都欺負俺,都欺負俺……”

虎王也不理會猴王,轉身向摩那說道:“年輕人,我的仇人是凱頓,你不要自尋死路!”

“我和神王都不會死,別忘了我手中的是武器是緹蘭聖劍,最強之劍。”

說話間,摩那將劍鋒在縛在凱頓身上的勾魂鎖上輕輕劃了一下,鎖鏈便無力的從凱頓身上松開,頹然落地。接著,他又將劍往虛空中一揮,頓時空中出現了一道聖光旋渦。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摩那拉著已癱瘓的凱頓縱身跳進了旋渦之中,然後聖光旋渦便迅速從雙重正義之堂消散得無影無終。

上篇:第一章 轉生    下篇:第三章 神之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