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三章 神之子   
  
第三章 神之子

聖山烏拉諾斯是西方大陸史尼卡魯巴的聖地。往上是眾天神居住的天宮,山腳則是群山環抱的聖地——米特蘭盆地。天神峰仿佛是天界與人間的通道,眾神經常通過這條道路來到凡間,指導人類的生活。聖山面對著廣袤富饒的伊絲妲大草原,背靠著荒涼的尼魯爾達高原。聖河塞特自山上奔流而下,穿過伊絲妲平草原,劈開連綿千里的落神山脈,從史尼卡魯巴大陸東部的特呂斯平原注入無邊的大海之中。聖河孕育出了熱情奔放,英勇善戰的民族——海斯庭。海斯庭人是受到天神庇護的民族,‘塞特’在海斯庭語中就有‘神之子’的意思,所以海斯庭人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優秀最偉大的民族。

其實在大洋的彼岸還有一塊被稱為神州的大陸。傳說當年大地女神就是在神州創造出了第一批人類。與史尼卡魯巴大陸不同,神州並沒有神,而是由一群被稱為仙人的修行者守護著。很久以前,在這片沒有權威的大陸上,人民散落在各處,形成了無數的小國家。小國之間連年征戰,民不聊生,直到兩百年前……

兩百年前,神州西南部一個叫‘華’的小部落誕生了一位英雄。這位英雄姓楊名玄。楊玄是一位天才用兵家,同時又是一位優秀英明的政治家。他首次實行軍隊職業化、官職系統化、社會法制化的改革。並出台了一系列鼓勵開荒種植的法規。在眾多優秀人才和仙人的幫助下,僅用了40年,他便以‘華’國弱小的兵力征服了神州1/ 5的土地。楊玄自稱‘天聖大帝’,而由他一手建立起來的帝國也被後世史學家稱為‘天聖王朝’。

‘華’本義為‘繁榮昌盛’,再加上天聖王朝主要位于神州中部,‘中國之人’在古語中稱為‘夏’,所以天聖人便自稱為‘華夏族’。自此統一的華夏族便開始稱霸神州的征途。

兩百年間,華夏族不斷向外擴張。幾經興衰沉浮,終于在建國93年,第五代皇帝楊開時,形成了橫跨神州,北抵聖母峰,南至五大連湖,方圓數萬循的龐大帝國(國土面積相當于現在的920萬平方公里)。楊開是一位卓越的軍事組織家,建立了不世武勳的他被後世史學家稱為‘武帝’。建武3年(建武為武帝年號),為了便于統治已有國土和繼續向外擴張,武帝將首都從位于大陸西南部的皋陶遷到中部的曲靖,並改曲靖為中都。建武23年,武帝將空前遼闊的帝國版圖分為京兆、河東、河西、劍南、劍北、扶鳳、蒼龍、靖遠、甯海等九州。建武27年,天聖王朝進入了全盛時期,楊開被神州諸國尊稱為‘天可汗’。同年武帝自稱天子,並將諸國進貢的黃銅鑄巨鼎九尊,希望‘天聖王朝’能象九尊巨鼎般千秋萬代,永鎮神州。

自天聖大帝統一華夏以來,曆史的車輪又向前推進了近兩個世紀。西方大陸的海斯庭族也誕生了一位偉大的王——神王凱頓。帕拉斯,史尼卡魯巴大陸的人民也將迎來期望已久的統一與強盛,而現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

摩那背著西方大陸的希望——神王凱頓,急速的穿梭在被云霧籠罩的崇山峻嶺之間。凱頓則因身負重傷一直靠在摩那背上昏迷不醒。逐漸,天宮那莊嚴宏偉的入口——‘伊蘇神門’浮現在摩那綠色的眼眸中。

鎮守伊蘇神門的天神乃羅什、該亞、哈恩、奈倫四兄弟,合稱四大天王。由于今天是天帝壽辰,所以四人正坐在伊蘇神門前飲酒作樂。看到摩那向伊蘇神門走來便命小弟奈倫上前盤問。

“什麼人,竟敢擅闖天宮!”

“在下有非常重要的事要求見天帝請諸位大哥行個方便!”

“今日乃天帝壽辰,爾等速速退下。”

“可是等壽辰結束,我背上這家伙也該玩完了,這可是人命關天呀!”“區區一個人類,我們能對你說這麼多話就是抬舉你了,快滾吧!”

摩那似乎很不服氣:“人類也有思想、有感情,也是烏拉諾斯和特拉的子孫。眾生平等,你們神又有什麼了不起的……”

摩那這話可觸犯了天條,四大天王便舉起兵器哇哇怪叫著向摩那沖來。

摩那脾氣本來就不太好,見這些神一點道理都不講,不由得無名火起。面對砍過來的四般兵器躲也不躲,只見他從腰間抽出緹蘭聖劍,對著四人的兵器就是一陣猛砍,四大天王手中的武器片刻就成了一堆廢鐵。可是摩那氣還沒有消,反手用劍身在四人身上就是一陣亂打,只打得四人哭爹喊娘、滿地找牙。

“這位英雄請高抬貴手!”忽然從伊蘇神門內傳出一個年輕的聲音,這聲音音調雖不高,卻很有威懾力,摩那不由自主的停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一片紅云出現在摩那視野內。再靠近一些,摩那才發現那並非一團紅云,而是一名紅盔紅甲的天神。這位天神看來只有二十來歲,肌肉發達、虎背熊腰,給人的感覺與摩那充滿玩世不恭氣質的俊美、虎王野性十足的威武以及凱頓正氣凜然的霸氣完全不同,是一種血氣方剛的勃勃英氣。

這位年輕的天神仿佛也看出摩那並無敵意,先向想要說什麼的四大天王瞪了一眼,然後走上前來向摩那抱拳行了個禮:“閣下來天宮有何貴干,不知這幾個下人哪里得罪了英雄?”

“叫四大天王為下人,果然大有來頭!”摩那心中暗道。

見摩那不回答自己,紅甲天神繼續又說道:“小神涅爾加……”

“啊!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戰神,沒想到是個這麼親切的人呢!小弟摩那……呵呵呵呵……”說罷摩那開心得一面傻笑一面用緹蘭聖劍的劍柄不住的撓後腦勺。

“笨蛋,不要用聖劍來撓頭!”摩那背後的凱頓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見摩那做出對聖劍不敬的舉動,忍不住開口罵道。

凱頓醒了過來,摩那似乎很高興,一面將劍插回劍鞘一面問凱頓:“老哥你好些了嗎?”

……(凱頓無語)

戰神迅速走到摩那身邊看了看凱頓:“果然是神王陛下,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凱頓的臉白得象一張紙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勉強對涅爾加笑了笑。

“不得了了,這一定是回光返照,再不快些就死定了!我可不想背著尸體到處亂跑。”

“是呀,這傷得快讓伊絲妲看看,不然就來不及了!來,快隨我來。”

于是兩人一前一後迅速穿過伊蘇神門後面那漫長的柱廊,來到了傳說中的天宮。

與單調陰暗的冥界不同,天宮是一個風和日麗、陽光明媚、花香撲鼻的勝境。美麗的天神們在樂園中的亭台樓閣間相互追逐嬉戲。一些可愛的小天使飛到摩那面前、對著他扮鬼臉,害得摩那大笑不已。家室女神赫絲綈飛過來將頑皮的小天使呵斥開,在微笑著向摩那道歉後便領著天使們繼續為各宮殿張燈結彩。

目送赫絲綈遠去後,摩那三步並著兩步,很快便趕上前面的戰神。然後就象一個追星族遇到自己崇拜的偶像般,喋喋不休的問個不停。

“涅爾加你有什麼愛好嗎!”

“活了幾十萬年會不會不覺得厭煩呢?”

“神也會生病嗎?”

“哦!這麼說神也象人一樣會死嘍!”

……

這些問題的確非常古怪無聊,但奇怪的是涅爾加竟繞有興趣的回答著摩那提出的每一個問題。不知為何,涅爾加總感到與這個充滿叛逆思想的人類青年很合得來。其實天宮並不象表面上那樣充滿活力,沉悶的生活早已令戰神感到渾身不自在了。現在摩那問的這些奇怪而有趣的問題許多都是自己想都沒想過的。這時再回想起方才摩那罵神的那句話,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些怪怪的想法:“是呀,神又有什麼了不起的呢?為什麼總認為自己的身份和居住的地方一樣高,將自己自閉起來呢。我們真的快樂嗎?在我們統治下的人類快樂嗎?被我們壓制的魔族快樂嗎?記得這些問題很早前納布曾問起過,可是當時心中並無答案……”

兩人正談得起勁,耳畔隱隱傳來一陣悠揚甜美的歌聲:“昨夜付出一片輕喟,今朝收你兩朵微笑,付一支鏡花,收一輪水月……”

順著歌聲望去,摩那看到了兩位美麗無比的女神。兩位女神都穿著薄薄的紗衣,一位正在采摘樹上的金蘋果,另一位則坐在清澈的池塘邊梳理她那長長的青絲。

摘蘋果的女神便是七星神中司掌愛情與青春的金星之神伊絲妲,她長著微微卷曲的金色長發。衣飾華麗得體,豐滿的身體顯得那麼明豔照人魅力無窮。

另一位女神也是七星主神之一——月神蘇。比起豐滿豔麗的愛神,蘇顯得苗條輕盈。長裙過膝,露出白皙細長的小腿和均勻的腳。在平靜清澈的水塘中開滿的粉紅色荷花的映襯下,這位司掌幸福與狩獵的女神顯得那麼溫柔可愛。

“喂!伊絲妲。”戰神遠遠的呼喚著愛妻的名字。

愛神回頭看到是涅爾加是,臉上頓時綻開了幸福的微笑。以非常輕快的步伐跑到戰神跟前,然後送給英俊的戰神一個甜蜜的香吻:“親愛的,剛才你跑到哪里去了?”

“沒時間說這些了,你先看看神王凱頓的傷勢吧,我還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與這位摩那兄弟到天帝那里去彙報呢!”

站在一旁的摩那不經意向月亮女神那里望去,碰巧蘇也正向他這邊望來,頓時四目相交……蘇對著摩那淺淺一笑,她那種略帶憂郁的溫柔眼神瞬間就將摩那征服了。傳說在夢中看到過月亮女神笑容的人類,不是變成偉大的詩人,就是變成了幸福的瘋子。因為渾身上下就沒有半個詩人的細胞,所以我們的摩那就非常不幸的變成了後者。直到涅爾加將他帶到七星神殿拜謁天帝之前,他都仿佛是一具沒有靈魂的驅殼。

最後還是眾神之王馬爾都克的問話將摩那的一半靈魂從夢境中拉了回來。

“年輕的人類,你在冥界看到、聽到了什麼?”

“咦……是在問我嗎?”

站在旁邊的戰神低聲對摩那說道:“你怎麼了,心不在焉的,天帝正在向你問話呢!”

“陛下,冥王要大舉進攻天界了,是我親耳聽到坦恩說的!”

“我們憑什麼相信你?”天帝還沒有開口,站在旁邊的太陽神沙馬什就大聲的質問摩那。

“坦恩說,他在消滅了天神之後還要消滅人類……這關系到我們人類的生死存亡,在下怎麼敢胡說八道!”

“萬一你是魔族的奸細呢?你能獨自一人闖進冥界,太不正常了。”太陽神毫不留情的向摩那步步緊逼。

“凱頓不也是人類嗎!他不也是能獨闖冥府嗎。”

“可是凱頓是獨一無二的‘神之子’。”

“……”

戰神見沙馬什太過分了,忍不住站出來為摩那辯護道:“摩那也是‘神之子’,因為我曾親眼看到他用緹蘭聖劍教訓羅什四兄弟。”

聽了戰神這話,眾神都大吃一驚。天帝竟然從寶座上站起來,驚訝的看著摩那。

“太不可思意了,你一定不是人類,人類是不可能出現兩個‘神之子’的,妖孽看我把你打回原形!”

當天帝手上的雷錘將要擊在摩那頭上的那一瞬間,戰神突然沖了出來,用自己的‘火神戰戟’拼死當住了天帝對摩那這致命的一擊:“至高無上的天帝,請息怒,如果摩那真是人類,您豈不是要背上錯殺‘神之子’的汙名。”

“父親我從未在凱頓軍中見過這個來曆不明的家伙。”曾經幫助過凱頓戰斗的勝利之神——土星神尼魯爾達也站出來指著摩那說道。

“涅爾加你竟敢將武器向著眾神之王,到底是何居心?”沙馬什終于找到攻擊這個平時最討厭的家伙的機會,似乎顯得有些興奮。

涅爾加這時才發現自己果然是太沖動了,便萬般無奈的收回手中的火神戰戟。

“快說,你究竟是什麼人!”天帝再次舉起雷錘,對著摩那厲聲喝道。

原本顯得有些傻乎乎的摩那竟然一句申辯的話也不說,臉上掠過一陣令眾神感到非常不愉快的輕蔑的笑容。

“誰能證明你是人類,你快說呀!”現在戰神只能站在一旁干著急。

“我能證明!”涅爾加的話音剛落,眾神的耳畔就響起了神王凱頓斬釘截鐵的回答。

原來在伊絲妲施法將凱頓在外傷治好以後,他便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不顧愛神的勸阻,便執意拖著重傷的身體沖到七星神殿……

而扶著凱頓的天神便是七星神中的智慧之神——水星神納布。

納布將凱頓扶到天帝面前,然後兩人雙雙跪下。

“眾神之王請先聽聽神王的解釋吧。”納布冷靜的說道凱頓傷勢還未痊愈,渾身發顫,伏在地上不住咳嗽。不過他仍然努力使自己說話時顯得精神些:“至高無上的眾神之王,我的朋友摩那絕對是個心地善良的人,我可以用騎士的名譽起誓。”

“可是尼魯爾達說他從未在你軍中見過這個人呢!”

“這是因為……因為摩那是小王的影武者,平素是看不見他的。”見天帝還有些將信將疑,凱頓咬咬牙便指天發誓:“如我凱頓有半句虛言,就令我建立起來的國家為它族所滅……”

天帝聽凱頓發此重誓,臉色便緩和了許多,伸手將凱頓扶起:“誰不知神王一諾千金,發此重誓到是大可不必。”

接著天帝又轉頭對摩那說道:“看來神王傷勢不輕,等一下就由你給我講講冥界的情況吧!希望你不要怨恨朕,要知道只有朕才能將你們人類從冥王的魔爪中救出來呢!”說罷便發出一陣干笑,接著整個七星神殿中都充滿這種不自然的笑聲……

由于摩那是凱頓的影武者,所以天神並沒有特意為他安排房間,而是讓他與凱頓住在一起。窗外,黑夜女神娜可絲正率領屬下點亮天上的繁星。原本准備在天帝壽辰狂歡三天三夜的眾神都因兩個不速之客的來到,萬般無奈的回到各自的寓所。夜幕中的天宮顯得如此靜謐,靜謐得令人感到一絲莫名的不安。

“為什麼要救我,我們認識才不過兩天而已?”

“不為什麼,只是報答你的救命之恩罷了。”

“可是你的誓言也太可怕了,你覺得這值得嗎?”

“有生就有滅,王朝的興衰沉浮本是很自然的事。如果能開創幾百年的太平盛世我就很滿足了,以後的事還是讓後人來操心吧!”

聽了凱頓這席話,摩那似乎頗有感觸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緩緩踱到凱頓床前,打趣的看著凱頓那張因傷病而失去往昔豐采的蒼白面容。

“原本還以為你只是一介武夫,看來是我錯了,僅是一介武夫又怎能開辟一個時代呢。”頓了頓摩那又歎道:“可是我真是魔族的奸細,你又怎麼辦呢?”

這問題似乎很難回答,凱頓不由得閉上眼睛陷入了沉思。摩那則坐在床沿靜靜的欣賞著手中的緹蘭聖劍。

突然凱頓象想起什麼似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

“我並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緹蘭聖劍的選擇。”

看到摩那似乎感到非常疑惑,凱頓便將眼睛望著天花板若有所思的說道“原來,我也是一個只知道戰斗和征服的殺人狂。可是有一天,我夢見了創造神烏拉諾斯,他將我指引到緹蘭聖劍身邊,然後天神問我‘你知道緹蘭聖劍有什麼用處嗎?’我答道‘能斬盡天下妖孽’。”說到這里凱頓仿佛回到了那天的夢中:“天神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破壞神,造出的劍自然不是用來破壞的。凱頓你知道’創造‘嗎,我創造了這個世界,而你卻要創造一個時代,只有能開辟一個新時代的人才能擁有這柄寶劍’開辟一個新時代談何容易,兩百年前的‘天聖大帝’應該是一個吧,可是這麼多年了也只有他這麼一個。從此我開始博覽群。書,開始注意到人民在戰亂中痛苦的掙紮,開始思索怎麼讓人民過得幸福些。所以當看到你揮舞著這柄聖劍戰斗時,我便認定你不是敵人。哪怕你是魔族或是鬼族。”

聽到這里,摩那不由得將手中的聖劍翻來覆去的仔細端詳了一番:“怪不得馬爾都克要懷疑我,是呀!同一個時代怎麼會出現兩個新時代呢!”

“或許……”摩那抽出緹蘭聖劍在空中挽了個劍花,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或許我將在幾百年後開辟一個新時代呢。”當然這句話摩那並沒有說出口,因為如果他這麼做,身份就會立刻被揭穿。

“神王,你覺得就現在來說,開辟新時代最大的障礙是什麼呢。希望你能誠實的回答,因為我是以緹蘭聖劍另一位持有者的身份來提問的。”

凱頓又沉吟了半晌,最後象下了很大決心似的,斬釘截鐵的說:“神,包括想滅亡人類的魔神和自以為是、總對我們生活指手畫腳的天神。”

“看來我們會成為最合拍的搭檔的。”摩那非常友好的對凱頓笑了笑:“凱頓老兄,你覺得這次天神會勝嗎?”

“不會。”

“是呀!養尊處優的天神怎麼勝得了在戰火中洗練了一千年的魔族呢。不過魔族也不能贏,戰斗了一千年,他們都累了。我要破壞這個愚蠢的平衡,然後由你來建立一個新的平衡。”

窗外黑暗中閃過一道黑影,摩那默默的看著他沒入遠處的草叢。“滅神計劃啟動了!”摩那淺綠色的眸子閃現出一道邪惡的光輝,只是因背對著凱頓所以神王並沒有察覺到。

上篇:第二章 冥府    下篇:第四章 滅神計劃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