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四章 滅神計劃Ⅰ   
  
第四章 滅神計劃Ⅰ

摩那與凱頓來到天宮的第二天,近百萬的天神與天使聚集到寬闊的七星廣場上,因為今天眾神之王馬爾都克將會在此宣布一個關系到天界,乃至全世界命運的決議——向冥界宣戰!

當曙光女神奧羅拉用玫瑰色的手指撥開天幕放出陽光,驅散最後一絲陰暗,令天宮完全浸在和煦的陽光中時,威風凜凜的眾神之王便出現在了廣場中央那高聳入云的封神台上。今天,天帝馬爾都克披上了一百萬年前隨父征討魔族之王——大龍神西頓時所披的戰甲——‘驚雷神鎧’。在陽光照耀下,‘驚雷神鎧’泛出耀眼的金光,這位百萬年前名震天下的天界大將軍,仿佛又恢複了往日的風采。

“天帝聖明,聖戰必勝……”

充滿著狂熱與韻律性的呼聲,好像波浪似地,在天帝的左右形成一道音牆。天帝的思緒也象台下天神們形成的‘潮水’般,泛起一陣漣漪。

“大概有幾十萬年沒有穿過這件鎧甲了吧,身體竟感到很疲憊,難道自己真的老了?記得年輕時曾問父親‘神也會老,也會死嗎?’,沒想到竟得到了父親肯定的回答。‘可是,父親您是創造神,至少應該讓自己和子女們永生呀!’‘永生嗎?能生存幾百萬年,其實天神生命已經太過漫長了,大龍神創造的魔神只能生存幾萬年,然後將精神和力量傳給下一代魔神,而下一代魔神又將在幾萬年間,體驗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相對的,你母親特拉創造的人類壽命就更短了,普通人能擁有百年的生命就很幸運了,而最長命的仙人也只有不到一千年的人生歲月吧。創造生命如此短暫的生物,是因為他們倆法力沒有我強嗎?不,是他們比我更具智慧。雖然時間能積累智慧,但也能消磨掉許多東西,對我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這些莫名其妙的話,自己至今也無法理解。不過父親卻說‘馬爾都克,你不用去理解這些話,如果你真要追求永生,就去尋找能被創世三神器同時承認的人吧。’”

現在天帝已感到衰老與死亡帶來的莫名恐懼,所以他要搜集創世三神器。緹蘭聖劍已在他掌握之中了;擊敗坦恩後龍神戰甲也理應是其囊中之物;最後只要在千年之內從東方的仙人手中奪取鎮魂之玉……

當然天帝這些計劃是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的。而摩那和凱頓的到來正好令自己的這個計劃籠罩上了‘拯救人類’這一聖潔合法的光環。

作為盛大的誓師大會的開端,今天將舉行一場祭祀創造神和大地女神的儀式。天帝左邊站著太陽神沙馬什,右邊站著土星神尼魯爾達,愛神伊絲妲則率領著本部的眾神捧著祭祀用品站在後面。當天帝高高舉起雙手時,台下又展開了新一輪的騷動……

…………

對了,摩那現在在干什麼呢?

摩那……摩那正斜依在七星廣場角落的一棵月桂樹下,美麗的月神蘇偎依在他的懷中。

“第一次見到你時,我的心就被你俘虜了。”

“是嗎?可是父親並不喜歡你呀!”

“別管那個老頭子,蘇咱們私奔吧。”

“私奔嗎,還真傷腦筋呢!不過只要你願意……”蘇紅著臉點了點頭。

“蘇你真是個罪孽深重的人,不過我魅力之罪卻更甚啊!”

這也太順利了吧,順利得有些莫名其妙。摩那搖了搖頭,然後一頭撞向身邊的月桂樹。事實證明摩那的懷疑是正確的,因為他從美夢中醒了過來。不過他的確是靠在廣場邊的一棵月桂樹下睡覺,而蘇也站在眼前凝視著自己。由近處看,蘇的眼睛又黑又大,微微往上傾斜,放射出勇敢和智慧的光芒。她用略含譏諷的神氣望著摩那,仿佛已經斷定他是個傻瓜似的。

摩那下意識的用手擦了擦還殘留在嘴角的口水,非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摩那整天懶懶散散、吊兒郎當,就象現在混文憑的大學生一樣,外貌英俊反而更讓人覺得他是個沒本事的公子哥兒,不管是誰都很難將他與神之子或天蛇王這些偉大的形象重疊起來。在冥界他被認定是曆代天蛇王中最愚蠢、最軟弱的一個,而自己又懶得去證明這種說法的謬誤之處。所以,象‘愚笨如天蛇王一般!’這樣的民間俗語才會在冥界廣為流傳。

“其實阿波非斯這小子也會創造奇跡的。比如,原本陰郁自閉、令人討厭的蛇族,在他統治下,居然能變得開朗樂觀、無憂無慮……也許這應該算他對魔族的一大貢獻吧。”只要猴王哈奴曼高興時便會這樣稱贊阿波非斯。

盡管蘇用譏諷的眼神看著摩那,但他卻一點也不生氣,反倒覺得很幸福。“被自己所愛的人凝視著,不是很幸福嗎?”

說句實話,只從外貌來說,月神蘇絕對比不上愛神伊絲妲,甚至還沒有曙光女神奧羅拉或黑夜女神娜可絲這些地位較低的女神惹人注目。不過摩那偏偏就愛上了這個還有些看不起自己的月神。所謂‘一見鍾情的孽緣’指的就是這種情況吧!如果是人類,大概會說:“愛上你是神的安排,所以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不過這種說法對于本身就是神的摩那和蘇來說便顯得有些滑稽了。所以摩那有一套他自己的歪理:“如果說恨一個人必定有一個理由的話,愛一個人卻不一定需要理由。比如說我,就中了蘇的魔法,已經不能回答這方面的問題了!”

其實就摩那愛上蘇這件事而言,感覺上便已經很怪異了,這不僅僅是一段被禁忌的魔神之戀,如果從人類的角度來看,兩千多歲的摩那早就不是情竇初開的年齡了,而這個化石級的家伙居然熱戀上比自己年長百倍的月神蘇……

“摩那閣下,你想參加這次會戰嗎?”

“不知道,有什麼事嗎?”

“我希望你能成為月神部的副統領。”

摩那用很大的意志力抑制住心中的狂喜,他把兩千年來練就的那副叫人捉摸不透的遲鈍神情拿了出來:“或許還有其他比我更合適的人選吧,要知道我只是個普通的人類。”

“雖然對你的智慧並不抱太大的期望,但你擁有無以倫比的武勇,卻是無爭的事實。月神部就缺象你這樣的勇將,否則月神部永遠只能躲在後面用弓箭射殺敵軍。”說到這里,蘇便用充滿期待的目光看著摩那。

“如果我做月神部的副將,天帝也許會感到不快吧!”

蘇略帶苦笑的說道:“父親就由我去對付,成了吧!”

“我考慮一下。”摩那說。

“你知道嗎?昨天涅爾加為了救你,冒犯了父親,結果被禁足三個月,看來這次會戰他是無法參加了。如果少了涅爾加,天界就只剩尼魯爾達一員勇將了。我想,冥王軍團並非想象中那麼不堪一擊。你能輕易的擊敗鼠王瓦傑拉、將四大天王打得連還手的余地也沒有,這一切都證明了,你的武勇決不在涅爾加和尼魯爾達之下。”

“……”

“凱頓我已經對他說過了。他說,只要你同意,他是沒什麼意見的。”

“……”

“也許我的確比較自私,希望利用你來抬高月神部在天界的地位……”蘇猶豫了一下,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用雪白的牙齒咬了咬下嘴唇,然後說道:“如果你同意,戰爭勝利後,我可以滿足你任何一個要求,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定滿足!也許這樣對你才比較公平。”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沒什麼可考慮的,做月神部的副將其實也不錯,神王受了重傷,無法參加這次會戰,如果我再拒絕參加的話,人類豈不是毫無立場可言了嗎!”

“太好了!”蘇暢快的向摩那笑了笑:“一定會遵守諾言的,我向你保證!”

“其實能收到你的承諾我已經很滿足了,今後會有什麼結果誰又說得清呢?”摩那緩緩站起來,用手輕輕拂掉落在肩頭的月桂花花瓣,然後向蘇伸出自己的右手:“我只是為自由而戰,希望咱們能合作愉快。”

蘇也非常高興的伸出自己纖細的小手:“對不起,我收回最初那句無理的話,看來你並非一個愚蠢的人,正如納布所說,你有一種令人難以捉摸的智慧。”

說罷月神看了看封神台上那還在進行中的冗長的祭祀,然後向摩那做了個非常調皮的表情:“再見了,流著口水睡覺的勇士。”頓了頓蘇又歎了口氣說道:“希望祭祀不要耽誤戰爭准備,也許父親真的老了!”

月神走了幾步,象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轉身對摩那說道:“納布在水神宮等你,說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你最好去看看。”

水神宮坐落在天河之畔,與波瀾壯闊的天河相比,水神宮顯得太過簡陋了,簡直無法想象這是天河統治者的宅邸。幾間草廬隱沒在一片茂密的翠竹林中,屋外擺放著一張不大的石桌,周圍放著幾個寥寥可數的石凳。看得出這里的主人生活得很淡泊,平時客人也不多。草廬的正面掛著一個巨大的金字招牌,上面寫著‘水星神宮’四個大字。其實這副金匾是天帝統一發給七星主神的,在其他宮殿倒也不覺得有多華麗,只是在這里就顯得太不協調了,甚至到了可笑的程度。

智慧神納布正坐在石桌旁獨自下棋。納布外表看來只有二十七、八歲,蘭色頭發下的額頭很寬闊,長長的尖下巴將臉襯托得愈發的瘦,臉色有些蒼白,總是保持著一種冷靜而有所思慮的神色。見摩那走過來,便請他坐到自己對面,平靜的說道:“摩那先生能否與在下一決高下?”然後將裝黑子的竹籃推到摩那面前。

摩那為難的撓了撓頭,聳聳肩說道:“我倒沒什麼意見,只不過你一定會對我的棋藝感到失望的。”說罷摩那便抓出一顆黑棋毫不猶豫的放在了棋盤上……

莫約過了一刻鍾,摩那的黑棋便被白棋逼得潰不成軍,只好投子認輸。

見摩那因輸棋臉上浮現出一絲懊惱的神色,納布笑道:“獨自搏殺是為坐隱,兩人對弈是為手談。下棋其實是一種上乘的修身養性之道,執著于輸贏反而失去了棋道的精髓。”

聽了這句話,摩那便好奇的問道:“你說對弈是手談,那方才的交談中,我的手告訴你了些什麼呢?”

“‘相識遍天下,知音有幾人。’也許我倆是一生難求的知音呢!”說罷,納布便示意摩那隨他進入水神宮。

這水神宮哪象一位大神的居所,里面的東西亂七八糟的擺放著,那些家具一看就知道無甚價值,大多數都是由屋外的竹子制成的。一位書童打扮的小天神正在打掃房間。見納布進來,便非常不滿的向他抱怨:“納布大人,請你以後不要將用過的東西隨便亂扔,這樣會給我增加許多不必要的工作!”

納布狡詰的笑了笑,說道:“多做點事可以養成你勤勉的工作作風,對你的成長是大有好處的,遇到我這樣的主人,是你前世修來的福分啊。”

書童對納布的狡辯似乎是毫無辦法,只好埋頭繼續打掃。

其實摩那心中也有個疑問,于是毫不客氣問納布:“你這水神宮也修得太簡陋了吧,我看你擺脫不了附庸風雅、沽名釣譽的嫌疑呢?”

“這樣修建當然有它的道理,我的部下都居住在天河之中沒有必要將陸地上的宮殿修得太過奢華。再說,生活得淡泊些對我集中精力思考是很有好處的。”

不知不覺,摩那便隨納布來到了水神宮的書房。這個書房更加簡陋,里面除了一個書架外,完全是空無一物。書架上排放也是些頌揚天神或貶低其它民族的書籍。如:《創世記》、《馬爾都克語錄》、《愚民記》、《西頓的末日》、《天帝的遠征》等等。

摩那感到非常失望,沒想到納布也不過如此。

納布仿佛看穿了摩那的想法,對他神秘的微微一笑,然後伸手將《西頓的末日》拉了出來。地面陡然出現了一個秘密通道。納布將《馬爾都克語錄》抽出來夾在腋下,先跳入了秘道。摩那也毫不猶豫的跟著跳了進去。當兩人消失在黑暗中時,秘道便神秘的在書房中消失了。

站在通道盡頭的摩那竟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沒有挪動腳步。原來,映入摩那眼簾的是一間極廣大的廳堂。這個廳堂足足有二十米高,大約能容納數萬人在此聚會。不過與水神宮其它空空如也的房間不同,這里整齊的排列著數不清的書架。

“怎樣,自有文明以來所有的書籍都被我收集于此了。知道為什麼我沒錢建水神宮了吧。”納布似乎對自己的收藏非常自得。

摩那將張大的嘴合攏,興奮的從一個書櫃跳到另一個書櫃,並不斷發出驚歎之聲。

雖然摩那在魔族被認為是個不學無術的家伙,但他身體里畢竟也流著曆代天蛇王的血液,對知識有一種近于癡迷的執著。如果說龍神是魔族當之無愧的領袖,在力量和術兩方面都無人能敵的話,地位僅次于龍神的虎王和天蛇王則分別是魔族的第一勇士和第一大魔導士。其實阿波非斯(摩那前身)並不討厭讀書。當年,他僅用了兩百年就將所能到手的書籍讀了個精光。因生性懶散,不願通過一些特殊途徑去獲取新的書籍,往後的一千多年便無書可看了。所以便給人一種不學無術的印象。其實他的智慧早就不在曆代天蛇王之下了。(要知道,他僅用了兩百年就讀完了過去的天蛇王需要窮其一生方能掌握的知識。)

納布的收藏果然豐富極了,不但從武技、魔法、曆史、科學、天文、地理、軍事到各族的哲學、宗教、藝術等正統典籍都一一收錄在庫,連一些不入流的小道消息、大路文化、房事大全、色情文學全都照收不誤。

見摩那羨慕不已,納布越發得意了,拍拍摩那的肩頭說道:“這些都不算什麼,讓你看看我的珍藏,不嚇你個半死才怪!”

說罷便領著摩那穿過書庫,從側面的一道小門進入了另一個房間。這個房間與外面的比起來要小的多,靠牆擺著一個書櫃。書櫃是用‘比紹巨杉’制成的。這種杉木極為珍貴,據說全世界只有不到十株,而且全都生長在深海和天河的深處。用它制作的容器,能令物品永不變質。使用這麼珍貴的材料制作書櫃,想必真正的價值應該是在書櫃之中吧。

納布在書桌旁坐下,將手中那本《馬爾都克語錄》小心的放在桌子上,然後對摩那說道:“不必客氣,盡管翻看。”

摩那將書目瀏覽了一遍,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氣。這里的書全都是極品,有失傳已久的上古究級魔法卷軸、究級武技密傳書、大量有關傳說中的聖獸和秘寶的資料……

不過最吸引摩那的書只有兩本,一本是創造神烏拉諾斯和大地女神特拉夫妻倆合寫的原版《創世記》,另一本則是大龍神西頓所著的《理想國度》。雖然《創世記》無論在天界、人間還是冥界都能隨意買到,但經過後人無數次的篡改,現在的《創世記》早已變得面目全非。而《理想國度》就更珍貴了。‘第一次創世聖戰’結束後,戰敗者‘邪神’西頓的思想自然成為了異端邪說,被明令禁止。為此神族還對魔族進行過三次思想大清洗。這幾次殘酷的大清洗先後延續了一千年,無數魔族智者被迫害致死。曾經輝煌無比的魔族文化也隨著《理想國度》的消失,退化到了原始部落文化,成為冥王坦恩的奴隸,悲慘的生活了一百萬年。

摩那小心翼翼的翻開《理想國度》的扉頁,上面寫著“我之所以要破壞是因為要創造一個嶄新的世界,一個讓被遺棄的魔族能幸福生活的理想國度!”

很快摩那就沉浸在大龍神那偉大而深邃的思想之中,這本書中不時流露出大龍神對美好生活的熱愛,以及對魔族慈父般的關懷。看著看著,摩那不由得想起大龍神在戰敗後,放棄複活的機會,將自己的身軀化為龍神大陸,使魔族在‘末日大洪水’中生存下來。某種意義上講,大龍神西頓與為保護人類化身為神州的大地女神特拉一樣偉大。今天,特拉得到了她應得的頌揚和榮譽,但是與她作出同樣犧牲的大龍神卻作為邪惡的化身出現在各種史書、詩歌和文學作品中。現在,連不少魔族都認為他們今天艱苦的生活是大龍神帶來的。

“西頓大人,理想國度一定要實現。現在的天蛇王已經超過了過去任何一位,我將力量隱藏了兩千年,就是為了今天能實現您的理想。不,是您們三位大神共同的理想!也許只能實現小小的一部分,但我決不會輕易放棄!”

納布見摩那臉色有些異樣,便關心的問道:“摩那老弟,你沒事吧,我還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與你商量呢!”

摩那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戀戀不舍的將書放回到書櫃中,然後坐到納布為他准備好的椅子上。

納布將桌上的《馬爾都克語錄》翻開,沒想到這本被列為聖物的書籍竟被納布作成了裝酒瓶的容器。納布從里面拿出那瓶陳年老酒,一面為摩那斟酒一面說道:“能成得到馬爾都克神的教誨,這瓶二十萬年期的緹姆酒應該感到非常榮幸才是!”

納布竟如此露骨的諷刺天帝,倒是摩那始料未及的。不過他仍舊非常自然的舉起酒杯,細細的品了一口,頓覺得滿口生香,回味無窮,不由得贊道:“‘酒,能引人入勝地’,大概指的就是這種感覺吧!”

“這可是極品,除非是本人的摯友,否則是絕對與之無緣的。”

“哦!那除我之外還有那位有此福分呢?”

“尼魯爾達。”

摩那感到很驚訝:“尼魯爾達不就是那個一臉嚴肅的大叔嗎!”(其實尼魯爾達看起來只有三十來歲,摩那對人的稱謂一般都是全憑興趣,信口開河。)

納布笑道:“我知道你對尼魯爾達有些成見,那家伙是比較食古不化,不過行事卻很光明磊落,是個非常正直的天神。”

摩那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聳聳肩說道:“納布老哥倒是蠻了解我的,知道我喜歡讀什麼書,喝什麼酒,也知道我不太喜歡尼魯爾達,不過你請我來不是為了談這些事吧?”

“不錯!我想問問你,這次戰爭天界有幾分勝算?”

“如果我說,天界必勝呢?”

“既然我把你當作知心朋友,也不妨對你直說。就算你並非人類,也不管你有何目的,我都選擇——相信你!因為和凱頓一樣,我信任緹蘭聖劍的選擇,不甚至比他更相信!”說著納布拍了拍身邊裝著《創世紀》和《理想國度》的書櫃“你昨晚偷聽我與凱頓的談話!”

“是你故意讓我聽見的!”

……(短暫的沉默)

“哈哈哈哈……”

突然兩人同時撫掌大笑,摩那先舉起酒杯開心的對納布說:“為知音干杯!”

然後兩人同時將杯中的緹姆酒一飲而盡。

在納布斟酒時摩那將身體微微前傾,對納布說道:“小弟我想先聽聽老哥您的見解。”

“也好,就我先說吧。”納布爽快的答應了:“現在天界可用之兵共有60萬。父王的雷神本部8萬、天使軍團10萬;尼魯爾達土星部有鐵騎兵3萬、神戰士7萬;沙馬什太陽神部有飛馬騎士1萬、黃金戰車兵3萬、步兵6萬。伊絲妲金星部有聖女5千、僧侶1。5萬、魔法師2萬。月神部有弓騎兵1萬、戰車射手1萬、長弓手2萬、弩手2萬;我手下有各類水軍7萬。”說到這里,納布不由得歎了口氣:“誰不知道涅爾加的3萬聖騎士是天界的絕對主力,可父親竟為了一點小事,便禁止天界的第一勇士出戰……”

“禍兮福所伏,很難說壞事不會變成好事啊!”

“你這話……”

“先別問,繼續說吧。”

納布站起來,指了指自己的書櫃:“你也看到了,我對書異常癡迷。與我一樣,在長達幾十萬年的和平生活下,眾神也都習慣將精力用在戰斗以外的其它方面。現在的天神軍團已不是當年擊敗大龍神西頓時的無敵軍團了。特別是‘反創世’後出生的新一代天神,個個嬌生慣養、自高自大,如果真上了戰場……哎!摩那老弟,你不也有同感嗎!”

摩那並沒有正面回答納布的問題,反而又問:“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老哥你對敵人又知道多少呢?“

“比起天界,冥界的形勢可要複雜百倍。冥王軍團總兵力只有40萬,照理不是我軍的對手,不過……”納布習慣性的用手摸了摸他那瘦長的下巴:“坦恩手下的不死軍團固然厲害,但左右這場戰爭勝局的卻是集中了魔族精銳的龍神軍團和‘冥界三聖’的直系部隊。”

說到這里,納布臉上竟籠上了一層陰云:“二十萬龍神軍團擁有實力凌駕于戰神涅爾加聖騎士團和死神莫特暗黑騎士團之上的神龍騎士團。狼王塞巴克、鷹王凱布、半人馬喀戎個個都是魔族名將。但最可怕的還是龍神達刹本人,據說他是曆代龍神中,力量最接近大龍神西頓魔神,也許他一人就能消滅掉我們天界的一個軍團……”

“還有冥界三聖……老大虎王夫利特本是統帥魔族百萬雄師的大將軍,擁有無人能敵的武勇和指揮大軍團作戰的能力,連高傲的龍神都承認自己的用兵能力不如虎王。(摩那:說得好。)老三猴王哈奴曼乃吸天地之靈氣誕生的神猴。八百年前拜神州的仙人首領北斗天尊玉虛子為師。兩百年前奉師尊之命,助天聖大帝楊玄統一神州。哈奴曼英勇無比,曾單槍匹馬闖入妖仙首都——三連城,向羅刹挑戰(摩那:有勇無謀,蠢貨!),並一棒打死了羅刹大將羅波那。雖最後被羅刹首領阿修羅所擒,(摩那:天理昭彰,活該!)但仍憑神奇的七十二般變化順利脫身。在大決戰時,楊玄大軍中了阿修羅的蠱毒,哈奴曼竟將長有解毒草的拔劍山整座山峰托到陣前,扭轉了戰局。(摩那:嘿,這是因為那猴子不認識解毒草,傻瓜!)”(括號里的話都是摩那心里的想法,畢竟納布評價的是他們三兄弟。)

納布喝了一口酒,然後掏出張手帕擦了一下額前浸出的汗珠。好象非常疲倦似的說道:“不怕你笑話,我覺得最可怕的還是老二天蛇王阿波非斯。(摩那:不會吧,我這麼和藹的人……)人人都說天蛇王是個傻瓜。原本我也以為天蛇王只不過是一個不學無術、本領稀松平常公子哥兒,要不怎麼會被凱頓一招擊斃呢!。”說著,納布從懷中掏出一疊秘函,揚了揚:“不過近來的情報卻令我真正體會到阿波非斯的強大。他不僅是虎王和猴王的摯友,而且還是冥界第一智者德羅那唯一的弟子,平時兼任蛇族和羊族的首領。(摩那:可怕的是你吧,連這都能查出?)除此之外他還俘獲了魔族第一美女——茉莉的芳心……”

聽到這里摩那象被電擊了一下似的,從坐椅上彈了起來:“謠言!這一定是謠言!”

“這些都是最可靠消息。咦!摩那老弟為何如此激動?”

摩那也發現自己太過激動了,不由得極不自然的干笑了一聲:“哈,我是指茉莉暗戀阿波非斯這事,我從沒聽說過呢!”

“也難怪,我起初也不相信。不過在冥界除了阿波非斯那個傻瓜外,這可是婦孺皆知的事啊!”

摩那無力的跌坐回椅子中,心中想道:“蠢材,怎麼就沒看出來來呢?一直以為只是一對好兄妹……好一場愛情馬拉松,已經有一千兩百年了吧。可憐的茉莉,你愛的人已經愛上另一個女人了。也許如果早些發現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

納布繼續發言將摩那雜亂的思緒給打斷了:“聽說天蛇王的死,將虎蛇猴羊兔五個民族的民眾都給激怒了,昨天自發的舉行一場針對天界的五族聯合誓師大會。聽說,五個民族數百萬民眾全都參加了。虎王先講明凱頓只是被天帝利用,他與阿波非斯是堂堂正正的一對一決斗,所以錯不在人類,而在將緹蘭聖劍交給凱頓的天神。阿波非斯的心腹大將八岐竟當眾剁下一只手指,還說什麼:”去他姥姥的馬爾都克,老子見一個宰兩個!‘……“

見納布在轉述八岐的髒話時音調一下低了八度,摩那差點就笑出聲來了,心中暗道:“想必是大哥阻止了他把,要不八岐准吧馬爾都克的祖宗十八代操個遍了。如果真這樣,豈不是對創造神和大地女神不敬嗎。罪過!罪過!”

“由此看來,整個冥界三聖集團必然會參加這場戰爭。剩下的龍神軍團雖還未明確表態,但象龍神達刹那種野心勃勃的家伙,參戰也只是時間問題。”

看來計劃進行得非常順利,摩那不由得精神一振,便開始陳述他的想法:“所以說,與其讓達刹選擇出兵的時機和地點,不如由我們給他安排,而且是越快越好,這樣主動權才會在我們手中!”

摩那這席話弄得納布一頭霧水:“你的意思是說,激龍神早日出戰?但是這樣一來,我軍不是滅亡得更快?”

“非也,非也!”摩那神秘的笑了笑然後將嘴湊到納布耳旁,悄悄說了幾句話。

起初納布還是一臉疑惑,但很快便化為驚訝之色,最後竟露出會心的笑容。

摩那究竟說了什麼?他的目的何在?強大的東方仙人會介入‘第二次創世聖戰’嗎?

下一集摩那將潛回魔族居住的龍神大陸,在虎王與猴王的幫助下,與魔族領袖,當代最強的魔神——龍神達刹斗智斗勇。‘滅神計劃’將進入精彩的第二幕!

上篇:第三章 神之子    下篇:第五章 滅神計劃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