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五章 滅神計劃Ⅱ   
  
第五章 滅神計劃Ⅱ

這是阿波非斯轉生後的第七天。位于舍樂園的冥王寢宮中,坦恩正在會見冥界祭司阿底里。

阿底里是個臃腫肥胖的家伙,一塊塊肥肉在面部隆起,,烏油油的胖臉長滿痘癍。這個丑陋低俗的家伙,平時總是堆滿了和善的微笑,讓人感到很好對付。可是這背後藏著的他那有計劃的誠實,陰險狡詐的思維方式,以及早已滲入骨髓的殘暴與無情。

冥王斜依在他寢宮中的王座上,懶洋洋的問道:“阿底里,計劃進行得怎樣?”

跪在地上的阿底里以異常謙卑的語調答道:“在最英明偉大的陛下庇佑下,計劃進行的非常順利,屆時我軍將以無敵的姿態出現在對邪惡的天神的討伐戰中。”

冥王滿意的點了點頭,示意阿底里站起來:“如果戰爭勝利,祭司大人將是首功啊!”

“功勞理應歸屬陛下,微臣只要能得到陛下的誇獎就很滿足了。”

“祭司大人應該知道天蛇王的死訊吧?”說罷冥王便透過隱身面具,看著阿底里。

“可惜!陛下又失去了一個人才,不過陛下才是冥界的真正支柱,其他人再死多少都沒關系。”

“哦,你是這麼想的嗎?”沉吟了片刻,冥王又接著問道:“虎王提議拉攏龍神達刹,條件是勝利後,由朕統治天冥人三界,而魔界則劃歸龍神的管轄。祭司大人的想法是……”

“啊!難道陛下厭倦微臣了嗎?雖然我身體是屬于魔族的,但心卻永遠屬于陛下,無論如何我也要跟隨陛下。所以請陛下不要答應這個無理的要求。”

“哼哼,朕已經同意了虎王的建議。且不說這個提議的正確性,就是‘俠王’夫利特大將軍的回歸就是一個非常重的砝碼了。說到統率力和在軍隊中的威信,在冥界是沒有第二個人能與那個人相比的。”說著冥王還故意加重語氣說道:“包括朕與龍神達刹也不例外!”

阿底里非常不自然的干笑了一聲,掏出手帕擦了擦額前浸出的冷汗,說道:“還是陛下英明,微臣太過愚笨,考慮問題只考慮一兩步,而陛下考慮到的卻是千秋萬代……”

冥王非常失望的打斷了阿底里的喋喋不休,不耐煩的揮揮手示意他退下去。

龍神大陸被人類稱為魔鬼大陸,千萬年來,在大龍神西頓用生命布下的結界的保護下,從未有人類可以踏入這片淨土。這片對于人類來說是死亡地帶的大陸,卻是數千萬魔族遺民唯一的家園。此時正是斡蘭河畔的水草最為豐美的季節,龍神達刹率領著族人來到這里放牧。與人類不同,魔族不是按照大龍神的相貌制造出來的,而是大龍神直接給動物授與思想進化而成的。所以進化的魔族對一般未進化的野生動物都非常友好,食物和制衣的皮毛都出自自己馴養的家畜,以及叢林、草原和沼澤中植物的果實和葉。

草原越遠越美,似乎是個不變的真理。至少這個真理在龍神大陸最大的草原塔拉絲是絕對的。遼闊得象綠色海洋般的草原上,點綴著各種各樣的花。放眼望去,滿眼都是綠,帶著五彩的綠。空中回響著千百種各式各樣的鳥鳴。兀鷹靜止不動的停滯在天空,展開雙翼,用炯炯有神的雙眼睛掃視著草原,搜尋著今天的午餐。飛過云端的雁群的叫聲,在天知道有多麼遙遠的湖上激起了回響。一只鷗從草叢里有節奏的振翼飛起,飄逸的浮游在空氣那蘭色的波浪里,片刻便在高處消失影蹤,只留一個小黑點閃動著,一會兒又翻轉雙翼,在太陽前面明滅輝耀著。

今天是大龍神西頓的誕辰,以往這是魔族每年最大的盛會。自從第一次創世聖戰魔族慘敗之後,這個盛會便停止了一萬個世紀。直到新一代的龍神用自己強大的力量令魔族從冥王的統治下半解放後,才恢複了這個傳統的盛會。

就在龍神聯合部落的族人們在忙著准備這一年一度的盛會時,三個不速之客悄悄的進入了龍神達刹的中軍帳。

龍神高高的坐在自己的寶座上,旁邊站著他三個最得力的部下,軍師喀戎、狼王塞巴克、鷹王凱布。龍王看起來大約三十多歲,相貌堂堂,與同樣嚴肅的勝利之神尼魯爾達不同的是他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凜人的霸氣,比神王凱頓的霸氣更多了一份強烈的黑暗氣味。他那能夠將普通人壓得喘不過氣的眼神正冷冷的看著那三個見到他居然毫無懼色的訪客,准確的說是兩個毫無懼色的訪客和一個根本就看不到臉的家伙。

為首的是鼎鼎大名的虎王夫利特,畏懼對他來說或許已經是幾千年前的一種感受了。後面跟著的兩個人,其中那個東張西望,心不在焉的家伙不說大家也該知道,就是兩百年前大鬧神州的猴王哈魯曼。猴王旁邊還有一個披著長袍,將頭埋在帽子里的神秘人物……

虎王上前一步,微微的向達刹抱了抱拳然後直截了當的說道:“達刹大人,俺就直說了吧,我們到這里來是為冥王做說客的!”

“大膽,居然為冥王那個混蛋工作,看我把你們這幾個奸細給砸成肉餅!”虎王的話剛落音,脾氣火暴的狼王就沉不住氣了,舉起手中那個八萬斤的狼牙棒就沖了過來。

當!!!!!隨著一聲金屬碰撞所發出的巨響,狼王向後連退了兩三步,不過他的狼牙棒並非打在虎王的身上,而是打在了一根巨大的黑鐵棒上面。方才還在東張西望的猴王居然已經握著他的鐵棒嬉皮笑臉的站在狼王的眼前。

“你沒有資格碰我大哥,因為你太弱!”

聽了這話,狼王頓時被氣得哇哇大叫,握著狼牙棒的手都禁不住不斷的發抖。活了怎麼多年,被其他人罵過無數次,不過都無非是罵他沒大腦,沒節操,被罵‘太弱’,這還是平生第一次,呵呵也許也只有猴王這個傻瓜才罵得出這種蠢話吧。

這下猴子更得意了,搖著頭說道:“你的狼牙棒有八萬斤吧,嘿嘿,連我這鐵棒的一個零頭還比不上呢!”這並不是猴王吹牛,黑鐵棒原是海神的定海神珍鐵,重十萬八千斤。如果不是神珍鐵的話,狼王那八萬斤重的狼牙棒——‘爆魔’的確是世上最重的武器。其次就是狂牛那六萬六千斤的劈山鎮獄斧。

“你這個小偷,從海神那里偷來的武器還敢在咱的面前炫耀,其實咱也能用你那個該死的棒子!”

“哦?有種你來試試!”說著猴王便把鐵棒遞給狼王。

狼王還真罵罵咧咧的上來接那棒子,就在他靠近的一刹那,猴王竟反手一棒,向狼王頭上打去。眼看狼王就要死于非命……說時遲、那時快,虎王身後的那個黑衣人,突然伸出一只手彈出一道咒文,猴王的動作突然定了一下,同時,虎王迅速的推了猴王一下,才令黑鐵棒沒有直接打在狼王身上。不過鐵棒還是在地上砸了個大坑。

猴王仍不甘心,舉棒還想砸狼王,嘴里不斷的吆喝著:“讓俺打死他,竟敢罵俺是小偷,俺是強盜不是小偷!鐵棒是從海神宮搶來的。”

狼王也不甘示弱,舉棒沖了上來。頓時兩般兵器又開始新一輪猛烈的親吻……

忽而,平地卷起一陣怪風,眾人腳下的大地好象突然戰栗起來……奇怪的是,這種感覺只有站在大帳中央的虎王四人感受到了,而周圍的東西全都紋絲未動。

莫約五秒,旋風中心發出一陣沉悶的巨大爆裂聲。怪風化為千萬道‘風刃’端端的劈向四人。由于哈奴曼和塞巴克將渾身的力量都傾注到對方身上,現在正處于防禦不能狀態,在風刃的重擊下,從被風刃撕裂的帳篷邊緣飛了出去,象斷線的風箏般,被吹到天知道有多遠的地方去了,帳篷里還回響著他們的叫罵聲。(呵呵這里是漫畫的表現形式)

虎王和黑衣人也同時受到風刃的襲擊。可是風刃劈在虎王鐵塔般的身軀上,完全沒有任何效果,只是將那件普通布料織成的外套劃成一條一條的,露出了銀色的護心甲。而那個黑衣人則默默的念起一段咒文,在怪風化為風刃時于自己身體四周築起一道真空障壁,沖入障壁的風刃由于失去了載體,瞬間就被吞噬掉了。

此時怪風象襲來時一般在大帳中陡然消失了。龍神達刹將他平舉的左手緩緩放下,然後對身邊的軍師喀戎點了一下頭,。喀戎心領神會的從懷里取出一道軍中用于傳信的咒符,迅速在上面寫了些什麼,然後握在手中輕輕一拍。咒符便化為一只光鳥飛了出去。須臾,兩位俏麗的龍族侍女捧著兩件錦袍,盈盈的走到虎王和黑衣人身邊。

喀戎向虎王拜了拜,非常有禮的說道:“對于方才的冒犯,龍神大人感到非常抱歉,這是對虎王閣下的一點補償,請不要推辭!”

“哈哈……”虎王發出一陣豪爽的笑聲,然後將其中一件錦袍展開,披在身上:“果然華麗,比俺原來的衣服漂亮多了!”

“哦!那虎王閣下為什麼不將原來的舊衣服脫下來呢?”見虎王仍將破得不成樣子的舊外套穿在里面,喀戎不由得好奇的問道。

“哈哈,軍師大人所言極是!俺這件舊衣服的確是材料平平,樣式也老土的緊。可是……”說著虎王捧起其中一條破布,深情的說道:“可是這是俺那個從不織衣服的老婆用了一個月,一針一線織成的啊,是世界上最暖和的外套啊!呵呵龍神大人的這件披在外面就行了。”

“呵呵,誰不知道虎王夫婦千年恩愛,魔界少有啊!”

“哈哈,喀戎大人彼此彼此,而且你還比俺多了幾個爭氣的孩子呢。”

提到自己的家庭喀戎也是一臉幸福貌。接著象想起什麼似的,轉頭對黑衣人說道:“這位仁兄也把衣服換了吧,龍神大人是很少親自賞賜東西給部落以外的人的。”

“呵呵!”一直沒說話的黑衣人終于開口了,那是一個顯得非常年輕的聲音:“龍神大人大概是想看看我的臉吧。客隨主便,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黑衣人脫下外套時,緊張的氣氛迅速在大帳中彌散開來。因為黑衣人露出的赫然是一張二十歲左右的人類臉龐。黑衣人瀟灑的將龍神所贈的外套披上,這種華麗果然很適合這個青年。當然我不說大家也應該知道,他就是天蛇王摩那。(這時兩個侍女知趣的退下了)

龍神身旁的鷹王凱布將手中的雙面戟抖了一下,對著摩那喝道:“人類居然敢闖入龍神大陸,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哼哼,不老實說就讓你出不了這個大帳。”

“哼哼!”摩那也學著凱布發出兩聲冷笑,然後不慌不忙的答道:“我自然是人類的使者,同時也是代表魔族的五大部落來和你們談判的!”說著便轉頭看了一下虎王。

虎王也向龍神抱拳說道:“不錯!這位摩那兄弟先來到我們部落,代表神王凱頓向我們述說了人類的的合作計劃。由于我們找不出比摩那兄弟更能言善辯的人,所以也請他代表五族同盟來與龍神大人交涉。”

“哦?”龍神打趣看了摩那一眼,然後對摩那說道:“那你就說來聽聽,不過如果不能令我滿意,就必須死在這里!”

摩那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走到凱布身邊,用手輕輕的將雙面戟壓下去,說道:“凱布大人的武器不該對著我這個對你們毫無威脅的人類,更不該對著本是血脈相連的虎王閣下。”說著,摩那淺綠色的眼眸中突然爆發出一道可怕的冷峻:“大人真正的敵人是百萬年前屠殺魔族的天神和鬼神。”接著摩那又將臉轉向達刹:“龍神大人你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年來魔族一直擺脫不了神族的統治嗎?”

“……”龍神雖然仍舊斜眼看著摩那,但臉上的表情已經有了一絲奇妙的變化。

“很簡單!那就是達刹大人根本就沒一統魔界的魄力!”

這簡直就是一個晴天霹靂,達刹非常不自然的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顯出異常不快的神色。還是喀戎比較冷靜,他先阻止憤怒的凱布,然後低聲對達刹說道:“虎王閣下坐在下面的,大人要表現出王者的大度,不然……”

達刹擺了擺手說道:“放心!我自有分寸。”接著對摩那說道:“小子,繼續說啊,不過如果胡言亂語,哼哼……”

“在下並不是胡說八道,你看偌大的魔族百萬年來竟然一直四分五裂,龍神大人大概已經執政兩千多年了吧。可是為什麼魔族還分裂成三派?甚至還有象阿底里這樣的敗類存在!當時凱頓陛下問我,魔界誰最具有魅力?我想了良久也沒有找出來。之所以最後找到虎王大人締結盟約,是因為覺得虎王大人是最可信的英雄人物!但我在虎王大人口中聽到‘龍神大人才是魔族當之無愧的領袖’時,的確是大吃一驚。所以懷著試試看的心情來到這里,沒想到卻受到充滿敵意的接待。”

聽到摩那轉述虎王的那句話,達刹的情緒似乎有些緩和,語調也變得柔和多了:“剛才只是試探一下閣下,請不要介意,哈哈有什麼想法盡管說,我相信虎王同意的事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

見時機已經成熟,摩那便開始將話題引入正軌:“很簡單,希望龍神大人能歸屬冥界,率軍參加冥王對天神的討伐戰!”

“為什麼一定要歸于冥王旗下呢?如果等天神和鬼神兩敗俱傷時再出手豈不是事半功倍。”

“嘿嘿!龍神大人的理想是什麼呢?”

“當然是讓魔族從新強大起來!”

“那第一步呢?”

“毫無疑問,肯定是統一魔族。”

“呵呵,那統一魔族的先決條件大概應該是龍神大人眾望所歸吧?”

“恩……這……這個的確是這樣的!”

“那如果在這次大戰中,龍神大人不表現出一點魄力來,怎麼能夠讓魔族民眾信服?魔族本來就是尚武的民族,對于一個只想坐山觀虎斗的領袖他們會怎麼想呢?在下聽說龍神大人是一個將名譽看得比生命還重的真英雄,難道是我聽錯了?可是象喀戎和凱布大人這樣的英雄都對龍神大人這樣敬佩……”

達刹用力的揮了一下手,然後說道:“誰說我是縮頭烏龜!摩那先生請講一下你的具體計劃吧。”

看來達刹已經落入圈套了,摩那便退後三步,恭恭敬敬的向達刹行了個禮,正色的說道:“在下是人類的使者摩那,前來拜見當代魔族之王大龍神陛下!”

“陛下?”在座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要知道這在冥界是只有冥王坦恩才能使用的頭銜。

摩那略顯激動的繼續說道:“不錯,是陛下!當年,三神創世之時,神魔人是同時誕生的,原本就沒有尊卑貴賤之分,應該說力量是平衡的。可是第一次創世聖戰打破了這個格局。魔與人的戰爭首先爆發,結果是兩敗俱傷。後來天神乘機參加了戰爭,將燦爛輝煌的魔族文化徹底摧毀……所以後來形成了天神統治人類,奴役魔族的情況,照理說人和魔都不該比神差啊!現在神和人都有帝王,可魔族卻沒有。積累了百萬年的力量,當年強大的魔族已經重新蘇醒,但是為什麼沒有與之力量相應的地位呢?”

這席話說得所有人連連點頭,對摩那也顯得更加友好起來。

“無論如何人類都應該和魔族站在一條陣線上,因為老朽的神族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這時摩那的語調又重趨平和:“‘兵者詭道也’,原本用兵是不該直來直去的,所以龍王也應該適當的用一下計策。”

“摩那先生又要讓我表現出魄力,又要讓我出詭計,不是自相矛盾嗎?”

“嘿嘿嘿。”摩那神秘的笑了笑:“其實有時膽怯和智慧只有一線之差,普通人是看不出來的。陛下能借您們的作戰地圖借給在下一觀嗎?”

達刹點了點頭,喀戎便從旁邊的箱子里取出一幅包括了天人冥三界的大型作戰地圖,並將它鋪在地上。

摩那看了看地圖就開始繼續發表自己的見解了:“其實天神鬼神和魔神都有一些自身的缺陷。這次戰爭是冥王挑起的,所以注定了他要主動出擊,那麼戰場決不會是陰暗的冥界。但冥王的直系部隊鬼神最大的弱點就是懼怕陽光!如果在陽光下作戰,戰斗力將銳減。所以冥王才會選擇白晝最短的嚴冬開戰,戰場也不會是整日白晝的天界,而是處于中間的人間!”說著,摩那便幻化出一支一米長的細棒,指著聖山下的伊絲妲草原說道:“就在這里,戰場就在遼闊的伊絲妲草原。而且白天的戰斗,冥王一定需要不畏陽光的魔族參加,至少希望魔族將他們的天敵,太陽神沙馬什的部隊擊潰,甚至全部殲滅!天神其實也有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一百萬年的驕奢生活已經將他們的戰斗精神磨平了,天界的統治者比誰都明白,一旦戰爭時間一長必然導致天界內部的分裂,所以他們也急于一戰,那麼這次戰爭很可能演變成一戰定勝負的情況。”

“那我們魔族又有什麼弱點呢?”喀戎不由得好奇的問道。

“呵呵!還是那句話‘不團結’,四分五裂的魔族根本發揮不出真正的實力,而且很容易成為被他人利用的工具!”摩那發出淺淺一笑:“知道嗎?這次天神希望神王凱頓開辟第二戰場,從後方牽制魔鬼軍團的行動。可是人類早已厭倦的天神,但在他們衰落前又不敢公然反抗,所以才希望和龍神陛下合作啊!”

“哦?怎麼個合作法呢?”

“為了調整正面戰場的力量平衡,虎王統率下的五族同盟將直接投入正面戰場,而龍神陛下的大軍也希望能分出一半參加正面戰場,另一半借口與人類交戰,暫時不參加,當然人類與龍神陛下的戰斗自然是做做樣子罷了。當第二天清晨時,龍神陛下的軍隊突然出現在戰場掃蕩殘余的敵人,到時攻陷天界的必然是英勇的魔族戰士,而鬼族只能躲在陰暗的地下,陛下定將威震四海,而且之前已經有一半龍神軍團參加了戰役,陛下也不會被稱為縮頭烏龜了!”

“摩那先生說得有些道理,可是我可不會忽略你們人類背後還有強大的東方仙人撐腰!”達刹突然非常不客氣的提出這個尖銳的問題,然後冷冷的看著摩那。

“哈哈哈哈……不愧是當代魔族領袖,考慮得很周全啊!可是龍神陛下還記得兩百年前的妖仙大戰吧?”

“先生是說楊玄建國時的那場血戰?”

“不錯,當年發展得異常強大的東方仙人原本已有與天神一決高下的實力,可是妖仙戰爭的爆發,令仙人分裂成天仙與妖仙,並以神州為戰場,前後打了50年,戰爭情況之慘烈大概龍神陛下也略有耳聞吧。80% 的仙人死于那場戰爭,從此東方仙人一蹶不振,看來不是一兩百年能夠恢複的。現在是自第一次創世聖戰之後又一次風云突變的時刻,龍神陛下還猶豫什麼呢?”

說著摩那突然伸出兩根手指,在眾人面前晃了晃:“龍神陛下參加按在下的計劃辦有兩利,相反將有兩不利。第一:可以達到將神族逐個擊破的戰略效果。眾所周知鬼族遠不如神族強,如果龍神大人不參加,那麼神族將鬼族殲滅後必然還剩下相當的力量,稍事恢複,龍神陛下要想打敗他們,就算贏了也會損失慘重!如果龍神陛下是一個不關心民眾生命的人我也無話可說。”

摩那將第一只手指卷起,繼續說道:“照在下的計劃,可以令分裂了一百萬年的魔族從新統一起來,冥王已經同意,如果龍神陛下參加這次戰爭的話,可以讓魔族從新獨立,全部歸屬龍神陛下的統領之下。不但五族聯盟會成為達刹大人的部下,連牛、豬、鼠三族也會回歸,真正的大魔族將從新成為一體,大龍神西頓的理想也可以在達刹陛下這一代從新實現。相反,就算最後龍神陛下勝利了,可是缺少了八個民族的魔族還叫魔族嗎?西頓陛下的在天之靈也會不高興的吧!

說道這里,摩那向達刹做了個邀請的姿勢,請達刹跟他走出隔音的帳篷。達刹也沒有反對,從寶座上站起來,喀戎和凱布則緊緊跟在身後。

當摩那將帳篷揭開時,一陣歡快的音浪撲面而來。在眾人眼前的湧動的是一片歡樂的海洋……

一望無邊的塔拉絲草原上象星星般布滿了一百萬人,不准確的說有7、8百萬魔族,除了龍神聯合部落外還有五族同盟的數百萬民眾。這時正是夕陽西下時分,草原上籠罩起金色的薄紗,遠處山巒披上晚霞的彩衣,那無邊牛乳般潔白的云朵,也變得火帶般鮮紅。

獸人們開始將火堆點燃,巨大的火堆映出一張張天真的笑臉,象晚霞般美麗。大龍神誕辰紀念日的狂歡活動仿佛已經進入了高潮。四處都是雜亂的音樂,獸人們拉著手,一面跳一面唱著蹩腳的流行歌曲,反正都是歡快的節奏。男人和女人跳、女人和女人跳、男人和男人跳,都是隨意胡亂湊合的。

獸人們前進、後退、互相拍手、互相碰頭、獨自旋轉、拉別人來成對的旋轉、或者非常多的人手拉手連成一圈全體一致的旋轉,一直旋轉到許多人倒下。還有不少人打著拍子排成眾列,低下頭、舉起手、象實行突襲似的,呼嘯而去…………仔細的人還會在歡樂的人群中發現猴王哈奴曼、狼王塞巴克、以及蛇族代首領八歧的身影,他們正混在人群中快樂的笑著跳著,不時還聯手跳出一些高難度的舞蹈,引來一陣歡呼與掌聲。

看到這幕熱鬧的場面,達刹眉毛揚了揚,顯出幾許激動的神色。終于,龍神達刹——當代最強大的魔神也被感動了,而波瀾壯闊的第二次創世聖戰的序幕也由此拉開……

上篇:第四章 滅神計劃Ⅰ    下篇:第六章 神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