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六章 神息   
  
第六章 神息

狂歡繼續進行著……

可是這火一般熱烈的場景,根本就無法點燃玉兔茉莉那冷卻的心。

她坐在虎王夫人康妮身邊,默默的望著天空:“聽說神死了會變成星星,阿波非斯會是哪一顆呢?”

如果現在有人問七天和一千年哪個更漫長,茉莉會毫不猶豫的回答‘七天’……因為七天前,阿波非斯連一個最虛偽的承諾也沒留下就化作了夜空中的星辰……

然而茉莉以為已經完全冰凍的心突然開始融化,因為遼闊的草原飄蕩出一陣悠揚的樂曲……那是由大龍神西頓親手譜寫的大型圓舞曲《贈艾琳娜》。誰也不知道這位讓大龍神西頓傾心的女子是誰,千萬年來這一直是個秘,隨著終身未娶的大龍神化身為龍神大陸,這個秘密已經滲入了龍神大陸的每一寸土地。

有冥界音樂家美譽的喀戎指揮魔法樂團奏響了這支百萬年前樂曲。對于喀戎來說,讓這首曲子在大龍神祭典上重現並非完全出于政治目的,而是從一名藝術家的角度,覺得這首曲子太偉大了。

首章《憶》……起調非常緩。仿佛是某夜,一位溫存而堅強的人,在月光下回憶自己的戀人,並唱起古樸優美的歌曲般。狂歡的獸人們不由得都開始駐足聆聽,注入了魔法的音樂聲顯得特別柔和寬廣,百里外都能切身感受到。片刻後獸人們開始尋找舞伴,隨悠揚的樂曲翩翩起舞。

當《贈艾琳娜》縈繞在茉莉耳邊時,茉莉突然象著魔似的……

音樂是如此淒美,茉莉的心禁不住開始與之共鳴。一陣莫名的痛苦開始撕扯她的胸膛,如果現在茉莉的胸裂開,讓那痛苦滾滾的流出來的話,那痛苦仿佛會淹沒全世界似的,可是話又說回來,這痛苦卻又沒一個人能看見。太可怕了,不愧是破壞神譜寫的樂章,每個音符都充滿了無限的魔力,有人說這是破壞神譜寫的情詩,但這一刻,茉莉敢用生命來作賭注,這一定是大龍神在痛失愛人後譜寫的挽歌……

“在下不知是否有幸能邀約這位美麗的小姐共舞一曲?”

茉莉抬起她那滿含著淚花的紅色雙眸,正好與一道略含羞澀的眼神碰到了一起。那是家伙用面具蒙著臉,可是透過那略含羞澀的淺綠色的眼眸,茉莉感到似曾相識。茉莉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她漂亮的小手。

感情是一種多麼微妙的東西。牽手,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也能令摩那感覺到激烈的心跳!過去,就算在戰場上與茉莉相互偎依,施展被稱為‘情侶魔法’的合體魔法,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摩那不敢再看茉莉的雙眼,只是呆呆的望著夜空(並且不斷的踩茉莉的腳)……

“先生,你的眼里有很多星星啊,我正在尋找的那顆不知是否也在其中?……”

“…………”(摩那又踩了一下茉莉的腳)

“很熟悉的氣息啊……”突然茉莉將摩那緊緊的摟住,茉莉身體發出幽香令摩那感到心神不定,為什麼聽了納布的話後再見到茉莉就心跳不已呢?

此時樂章已經進入第二段《痛失》。

大龍神“西頓”——這位以殘暴聞名于世的魔王譜寫的樂曲,竟能演繹出如此如泣如訴意境?

《痛失》每一個音符都要狠狠的扣擊一下茉莉那根纖細的心弦,直到茉莉的眼淚象斷線的珠子不斷滑落在摩那肩上。嘴里象夢囈般,不斷輕聲呼喚著阿波非斯的名字…………

頓時摩那有一種說不清的滋味在心中翻騰。

是啊,與茉莉相識已經有十個世紀了,如按人類的心理學來說,自己和茉莉的因緣也延續了十世。有人說百年可以修成至親,千年姻緣可以修成恩愛的夫妻………茉莉的發稍輕拂著摩那的脖子,讓摩那感到心神不甯。

也許自己的這個計劃太瘋狂了,不知要造成多少悲慘的生離死別,且不論自己與茉莉的十世因緣,象涅爾加和伊絲妲那樣的百世情緣,在訣別時會是怎樣的一種情形呢?歲月和空間真能將百世因緣抹掉嗎?

終于,樂曲進入了最終章‘迷惘’。是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迷惘,無論他是智者還是傻瓜,而且智慧越高的人,迷惘越多。大龍神的樂曲太可怕了,看著痛不欲生的茉莉,摩那不由得懷疑起自己計劃的正確性,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中……

摩那感到不能自己,連忙拉開靠在肩頭的茉莉,轉身就走。

“阿波非斯……”

茉莉這句仿佛充滿無限魔力的輕聲呼喚,令准備拔腿逃走的摩那莫名的頓了一下,然後才繼續邁步走開。

“先生,無論您有什麼打算,茉莉都是支持您的,請多保重呀!”

摩那不敢回頭,也不敢回答茉莉,因為自己選擇的是一條不歸路,一條毀滅一切的不歸路……

離開會場,摩那便獨自一人禦風而去,兩小時後來到了千里外的一片森林中。

草原上吹來一陣冷風,卻無法透入這片神秘的森林。森林里一團漆黑,高大的杈丫猙獰張舞著,有如伸出長臂,張爪攫人一般。枯萎叢雜的矮樹在林邊隙地上瑟瑟作聲,讓人感到無限的陰森恐怖。這里便是魔族都不敢靠近的‘惡魔之森’。傳說這里住著將生物引上邪路。然後他們靈魂吞噬掉的遠古惡魔。

進入森林後中心後,摩那在地上畫了一個古怪的魔法陣,然後開始默念起古老的咒文。

片刻,黑暗中冒出一位高大的身影,莫約有1。90米以上,滿臉虯須,歲月的滄桑刻在臉上,年紀看來已經有40多歲了,雖然沒有夫利特那麼魁梧,但比夫利特更象一位飽經風霜的長者。不過最顯眼的還是他背上的那對黑色的肉翅和長在頭頂的一對犄角!傳說中,這些東西只有當年‘天使戰爭’中戰敗的墮落天使,也就是奪人靈魂的惡魔才擁有啊…………

“是阿波非斯嗎?”

“呵呵!梅菲斯特叔叔可真厲害,一眼就看出來了!”

“我的任務就是尋找轉生後的天蛇王,並且守護他,直到它再次轉生,哪怕你化成灰我也能認出來。”

“我現在叫摩那。”摩那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梅菲斯特叔叔,我們等待了幾十萬年的時刻要來到了!”

“‘反創世’就要開始了嗎?”

摩那鄭重的點了一下頭:“讓惡魔軍團的兄弟們准備一下,明天就出發!”

“終于要動用惡魔軍團了。”梅菲斯特想了想又問道:“要通知其它六位魔王嗎?”

摩那搖了搖頭:“用不著,這次只是為了消滅那些雜碎,數以百萬記的雜碎!”摩那渾身上下突然發出一陣可怕的殺氣,淺綠色的眸子發出懾人的綠光:“我也只是去舒活一下筋骨罷了,嘿嘿!魔王是世界的終結者啊!怎麼能輕易出動!”

“哼哼!不愧是惡魔的統帥!不枉我兩千年來一直守護你!讓你慢慢的恢複力量。”摩那的殺氣令梅菲斯特的肉翅微微的牽動了一下:“不過你小子的確是最特別的一代天蛇王!轉生後,居然還能清晰的保留原來的意識!”

十二月三十日,梅菲斯特率領八千惡魔軍團,到聖山腳下秘密的駐紮起來。摩那則再次返回天界。

雖然守門的四大天王非常憎恨摩那,但對他的畏懼卻遠遠超過了憎恨。

見到他,膽小老四奈倫就先躲到伊蘇神門後面去了。羅什、該亞、哈恩則硬著頭皮上來打招呼:“摩那大人,涅爾加大人請您去火星神宮,說要送您老人家一件東西!”

摩那臉上堆滿笑容,連連搖手:“什麼老人家,論年齡應該我叫你們老人家才對吧!”四天王一句話也不敢回答,都躲到伊蘇神門深處去了。

摩那心中暗笑:“這就是新一代的神?哼哼!”

在火星神宮門前迎接摩那的是愛神伊絲妲。

伊絲妲是天帝的外甥女,海神露絲與一位普通的人類漁夫——彭透斯的私生女。

當年露絲不顧兩位兄長的反對,偷偷下凡,與一位普通的人類漁夫——彭透斯相戀,並一起生活了三年。後來被天帝馬爾都克和冥王坦恩發現,認為這是敗壞門風的重罪,兩人便乘彭透斯獨自在外捕魚的機會,將之無情的襲殺。

後來,悲憤萬分的露絲在與彭透斯初遇之地——‘愛琴海’,與兩個哥哥激戰了七天七夜。

當時露絲已經懷上了彭透斯的孩子,所以戰斗力大減。為了保護腹中的胎兒,露絲被馬爾都克擊中要害。也許,這位參與過‘第一次創世聖戰’和剿滅大魔王撒旦的大海女皇,至死也無法相信,自己居然是被並肩戰斗了幾百萬年,認為感情比大海還深的兩位哥哥給殺死的。

那天一只從天際飛過的海鷗聽到了傷心的露絲彌留之際那無助的聲音:“馬爾都克大哥、坦恩二哥!妹妹很傷心啊!因為父親母親死後,你們就是小妹我唯一的親人。但是你們卻…………神壽命太漫長了,太寂寞了。三年前我終于找到了我的真愛……其實妹妹的願望很小,只希望能和彭透斯快樂的生活幾十年,幾十年在我們的生命中是多麼短暫的時光!可是兩位哥哥為什麼連這一點微薄的時間都不給我呢?…………”

說罷露絲的的身體就溶入了父親拜托她守護的大海。

這時大海波浪的泡沫中浮現出一個珠光色的貝殼。貝殼自動分離成兩瓣,里面躺著一對可愛的龍鳳胎。女孩子就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神——愛神伊絲妲,而男孩則是智慧神——納布。

坦恩本想將兩人斬草除根,不過馬爾都克卻阻止了他。因為馬爾都克想得更遠。如果伊絲妲和納布長大成人,必然會成為力量強大的主神,在大魔王撒旦第一次‘反創世’後,天界人丁稀疏,特別是上級神,而這樣的新力量正是天界最需要的。所以馬爾都克主動收養了這一對孩子。

馬爾都克對外宣稱露絲是自殺的,伊絲妲則是露絲唯一的女兒,而納布卻是他的親生兒子。因為馬爾都克知道,天真單純的愛神很好控制,但如果擁有無限智慧的納布,知道真相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後來為了消除愛神的戒心,馬爾都克又非常熱心的撮合愛神和自己最優秀的兒子戰神涅爾加成為夫妻。所幸的是涅爾加和伊絲妲的確是真心相愛,馬爾都克也省了不少心!

伊絲妲外表長得成熟豔麗,實際上卻是一個天真純潔的姑娘,就象月神蘇長得溫柔嬌小,性格卻異常成熟堅強,難怪摩那要歎息神的世界是很難捉摸的。

摩那非常討厭神,可是卻一點也不討厭涅爾加夫妻倆。尤其喜歡天真純潔的愛神伊絲妲,因為伊絲妲純潔得象張白紙一般。也許‘愛’的真諦就是單純吧!

涅爾加被天帝禁足,除了伊絲妲什麼人都不能見,所以只好讓伊絲妲來接待摩那。

“涅爾加兄弟叫我來有什麼事嗎?”

伊絲妲對待什麼人都那麼親熱,摩那也不例外。她頑皮的對著摩那笑了笑,然後就牽著摩那的手就往火星神宮深處而去。

來到一間鐵匠鋪般的房屋前,伊絲妲指著里面的一個跛子說道:“摩那先生,你去跟伍爾坎大叔商量吧,我要回去陪涅爾加了。”說罷,伊絲妲一溜煙便消失了。

伍爾坎也是一位火神,不過他聞名于世的卻是他的鍛造技術。所以他同時又是匠神。

伍爾坎天生腿瘸,加上相貌奇丑無比,所以天神都非常討厭他,說他是不祥的東西,天帝也拒絕給他賜福(神要經過天帝賜福才會擁有力量)。

後來伍爾坎被親生父母從聖山上推下深淵,碰巧掉到了侏儒生活的楞諾斯島上。從此他便與侏儒們快樂的生活了一萬年,並成為全宇宙最出色的工匠。而且在凡間生活令他幸運的逃過了可怕的‘反創世戰爭’。而他的父母和許多親人則在這次戰爭中喪生…………

因曾為大魔王撒旦打造了一件可怕的武器——妖刀‘神息’,所以伍爾坎被天界通緝。矮人為了保護他,被天神滅族!從此伍爾坎便在全世界漂流了整整一千多年。終于在第二千年,遇到了他一生中最好的朋友——酒神巴科斯。

巴科斯因為自己在天界說的話全被當作瘋話,所以干脆整天爛醉如泥,裝瘋賣傻,在天界被稱為無用的瘋子。這兩個天界的棄兒一見如故,結為兄弟。

巴科斯其實異常聰明,為了讓伍爾坎擺脫流浪的命運,他想出一個妙計。

首先伍爾坎花了7年時間制造了一個精雕細刻的金玉寶座,然後故意讓最喜歡拍馬屁的太陽神沙馬什得到它。沙馬什自然將這個寶座獻給了天帝馬爾都克。當天帝欣喜若狂的坐上寶座時,便被上面無形的機關縛住了手腳,沒有一個神能將天帝從寶座上拉起來…………

這時巴科斯乘機進薦伍爾坎。天帝只好派尼魯爾達去請伍爾坎。條件當然是赦免伍爾坎和矮人的罪…………

後來,伍爾坎回到了天界。天界的眾神仍然視其為異端,平時只有巴科斯和他來往。對此,伍爾坎正求之不得,從此伍爾坎便不問世事,致力于工具的發明創造。

伍爾坎發明制造了無數的器具,可是除了巴科斯沒有一個神願意用他的東西。

終于有一天,充滿活力的新一代的主神長大成人了。他們是戰神涅爾加、智慧神納布、愛神伊絲妲、月神蘇。(勝利神尼魯達爾和太陽神沙馬什是‘反創世’後的第一代主神)。

酒神巴科斯被涅爾加收為部下,接著涅爾加又誠摯的邀請伍爾坎加入火星部。然後第一次有除巴科斯以外的神請伍爾坎打造自己特有的武器,那就是威震天下的‘火神戰戟’,是除‘神息’以外伍爾坎最滿意的武器;然後第一次有天神用伍爾坎打造的武器裝備軍隊,那就是名揚四海的‘戰神聖騎士團’。

所以對于伍爾坎來說,對涅爾加的忠誠是對天帝忠誠的一萬倍。幾天前涅爾加拜托他為‘神之子’摩那打造一件稱手的武器,他自然是不遺余力的努力的去做,但直到今天他也沒有打出一件滿意的作品…………

伍爾坎將手中那把精美的寶劍扔到垃圾堆,然後對著摩那無奈的搖了搖頭:“時間太短了,根本無法打造出一件令我滿意的武器,摩那先生是有資格用‘緹蘭聖劍’的神之子,一定要打造出一柄和緹蘭聖劍匹敵的武器才能達到要求啊!”

摩那好奇的看著伍爾坎:“呵呵!伍爾坎師傅,用不著這麼認真吧!武器只要能用就行了…………”

伍爾坎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摩那的話語:“不行,這樣有違我伍爾坎獨有的美學!要不什麼都不給你,要不就要給你一件比你用過的最好武器還要好的武器!”

“可是緹蘭聖劍…………”

“不錯,我不可能打造出比緹蘭聖劍還好的武器,因為任何武器和緹蘭聖劍間的差距,不是單純的用技術就能彌補的…………可是……你……你!!!!!!”話還沒說完,伍爾坎說話的舌頭突然不聽自己的指揮了,因為摩那居然拿起了牆角的一柄破刀…………

摩那一邊隨手揮舞著那柄破刀,一面打趣的看著伍爾坎:“伍爾坎師傅有什麼問題嗎?其實這把破刀就挺好的嘛!”

“摩那先生,你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嗎?”

“很不錯啊!無論是重量,還是魔力波動,都和我很搭調!真沒想到這柄滿是缺口的破刀里面居然蘊藏著如此巨大的魔力!所以伍爾坎師傅,您不用再單獨為我打造什麼武器了。”

伍爾坎深深的歎了口氣:“也許是天意吧!它終于又可以重見天日了!摩那先生,請將體內的魔力注入到這柄寶刀中…………”

摩那雖然不太明白,還是緩緩平舉起那柄破刀,將魔力注入到破刀中…………

摩那的魔力波紋竟引發了破刀中蘊藏的神秘力量!破刀發出一陣妖氣,不斷擴散……擴散……整個房間的空間仿佛被扭曲了一般,所有的東西都開始變形,稍微脆弱的物品開始碎裂!

摩那連忙將那柄破刀扔掉,妖氣也在一瞬間消失了。

“伍爾坎師傅,這是什麼東西?”

伍爾坎非常得意的笑了:“是我匠神今生最得意的作品——‘妖刀神息’!自從路西法大人失蹤後,三千年來再沒有第二個人能用它。連在涅爾加大人手里都只是一堆廢鐵!”說著伍爾坎從地上拾起神息,臉上竟流下兩行激動的熱淚!然後伍爾坎鄭重的將妖刀遞給摩那。摩那先生,您就是神息的第二位主人了…………

這人真是個鑄劍狂人,誰不知道路西法是當年領導‘反創世’的大魔王撒旦……而這位伍爾坎仿佛只記得妖刀曾經名揚天下,卻一點也不在乎是用什麼方式…………

就在摩那接過‘神息’的時候,簡陋的工房突然射入一道神聖燦爛的光芒。

伍爾坎臉上顯現出非常厭惡的神色:“什麼東西!每次出場都這麼誇張,不就是多長了幾只翅膀嗎!”

摩那還想問什麼,這時房外傳來一陣巨大翅膀撲騰的聲音…………四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摩那和伍爾坎眼前,耀眼的光輝令摩那連眼睛都睜不開了……這時伍爾坎冷笑了一聲,然後遞給摩那一個東西,讓他架在鼻梁上。

摩那將那個不知名的東西架在鼻梁上時,(呵呵!其實就是太陽鏡)強光一下就消散了,四個身影便清晰的浮現在眼前。

一看就知道這四位是天使。以‘火’為象征的大天使長米迦勒;以‘水’為象征的加百列;以‘風’為象征的拉法勒;以‘地’為象征的烏里勒。而他們背後那三對潔白美麗的熾天之翼,就是其高貴身份的證明,九階天使的最高階——熾天使,四個不可一世的熾天使。

四位熾天使中米迦勒、烏里勒、加百列都是男性,唯有拉法勒是女性天使!拉法勒臉上總是保持著一絲淡淡的微笑。而且自從‘反創世戰爭’以來一直都是這樣,沒有人看到過拉法勒第二種表情。

“哇!哈哈哈哈……”摩那突然發出一陣放肆的笑聲,這些開朗聲音在米迦勒耳里卻顯得非常刺耳,因為從來沒有神敢如此放肆的在自己面前高聲喧嘩,更不要說低賤的人類了!米迦勒心中泛起一陣不詳的預感,仿佛自己的死對頭撒旦又回來了一般。

“我還以為是什麼在發光?原來是這位大叔的禿頭啊!咯咯咯咯……”

……………………沉默……………………

眾人的臉色全都變了…………

當!!!伍爾坎手中的鐵錘從手中滑落了下來…………

加百列和烏里勒都不由自主的將手伸向腰間懸掛的聖劍……

拉法勒則斜依在一旁打趣的望著摩那。

米迦勒的確是一個禿頂,但他並非天生禿頂,也不是因為年紀大了禿頂。而是在幾十萬年前被一個蹩腳的理發師給弄成這樣的,而且頭頂那些頭發自從那次以後就再也長不起來了。那個蹩腳理發師的名字叫撒旦,而削去他頭發的‘剪刀’也有個非常響亮的名字——‘神息’ .千萬年來再沒人敢提及他的頭發,這不僅僅是有損大天使長名譽的問題,最主要的是會讓自己回憶起噩夢般的往事——‘反創世之戰’。

當年還沒有七星神,天界是由十二位熾天使輔佐創造神烏拉諾斯鎮守著,幾乎每一位熾天使都有著與三主神(馬爾都克、坦恩、露絲)相近的能力,特別是天界北部司令官路西法和南部司令官米迦勒。(馬爾都克是東部司令官,坦恩則是西部司令官)

創造神死後十萬年,那個溫和的大天使長路西法突然一改以往的作風,變得狂傲暴戾,並開始與眾神作對。而且還口出狂言說創造神的‘創世’有很大的缺陷,後來糾合了七個熾天使反出天界……那便是噩夢般的‘反創世之戰’。四位熾天使、三位主神和另外七位熾天使之間的戰爭爆發了,天使和眾神分別投效到兩方,幾乎所有的神魔都被卷了進來………………

戰爭中,路西法和其它七位熾天使為了追求更高的力量,放棄了光輝之翼,變成了惡魔!大魔王撒旦也就此誕生,戰斗的天平開始向邪惡一方傾斜。關鍵時刻,東方仙人的首領慧寂禪師帶著當時的北斗和南斗兩位天尊以及東方十二仙出現,這才萬般艱苦的擊敗了瘋狂的惡魔軍團。但戰爭的結果卻是70% 的神魔仙死亡。

剛才,神息發出的妖氣擴散到很遠的地方,准備參加天界軍事會議的米迦勒等四大熾天使正好途經此處…………‘神息’的氣息對他們來說太敏感了,所以就改道來看看!

米迦勒鐵青著臉靠近摩那,當然與人類一般見識有損自己的偉大形象,不過還是要給那個愚蠢的人類一點教訓!米迦勒本來就比較高大,所以就象拎小雞似的一把將摩那抓了起來,惡狠狠的罵道:“賤種!你們人類都是賤種,只比魔族那些狗屎好一點,你們沒有資格對著我笑!”

“哼哼!”摩那又笑了,而且是輕蔑而短促的冷笑…………

摩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笑,就如同上次在天帝和眾神面前莫名的冷笑一般。其實這種笑是非常不理智的,假如沒有凱頓出面袒護,自己早就玩完了,別說完成自己那些偉大的計劃了。而這次又…………

摩那心中突然泛起一股涼意,因為摩那突然感到自己已經不是自己了。也許是這次不完全的‘蛻皮轉生’帶來的副作用,(完全的蛻皮轉生應該忘記前世的所有事情)自己心中不但有阿波非斯的意志,仿佛另一種意志也在逐漸複蘇?兩種意志交替的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如果說自己已經不是阿波非斯,那自己又是誰?難道‘摩那’只是容納兩種意志的高級容器的名字???

米迦勒禿頭發著青光,這表示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眼看摩那就會性命不保……

上篇:第五章 滅神計劃Ⅱ    下篇:第七章 創世聖戰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