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八章 創世聖戰Ⅱ   
  
第八章 創世聖戰Ⅱ

伊絲妲大會戰,這一敘事詩般的戰爭,締造了一個在未來500年稱霸西方的龐大帝國——‘厲撒斯’。而這個結果又反過來令這場創世聖戰發生的年代變得非常好記——帝國曆元年。

戰爭向來都被稱為雙刃劍,而這柄改變紀元的雙刃劍在出鞘那瞬間就凸現出了變革的鋒芒,同時也如意料中一樣散發著濃濃的血腥味。

初期,冥界聯軍用技術與謀略彌補了雙方戰斗力的差異,但天神方卻並沒有顯現出什麼新的變革。對天神來說,戰爭的初期和中期完全被舊勢力控制了。

…………

創世聖戰是鬼神之戰,但它又毫無疑問的是世界告別神抵時代,跨入英雄時代的最後一戰。(天聖大帝的妖仙大戰是最初一戰。)因為在戰爭的最後,雙方的新生代都出現在戰場上,並把舊勢力的一切都撕得粉碎…………

——布歇爾。D。波爾特《影響世界曆史的五次戰爭》——一月一日晨,八時,雙方都在草原上排好了自己的陣勢。也許是冥王的到來,天顯得陰沉沉的,伊絲妲草原透著一股強烈的壓抑感。

天界實施的是梯次陣列。第一梯次是土星部和太陽神部的十二萬步兵,統帥是土星部勇將山神厄科和太陽神部副將商業之神墨丘利;第二梯次是尼魯爾達親自率領的三萬鐵騎兵和太陽神部副將曙光女神奧羅拉率領的的兩萬飛馬騎士,其中鐵騎兵在左翼,飛馬騎士則在右翼;第三梯次是十萬天使軍團,第四梯次是天帝雷神本部五萬飛翼雷神和五千泰坦巨人。其中第一、第二梯次在塞特河南岸,第三、第四兩個梯次位于北岸。月神部五萬弓箭手和金星部2萬魔法師和聖女部隊則列在北岸兩翼,作為援護部隊。太陽神部一萬‘光輝戰車團’在北岸陣列的左翼,扼守著東方通往北岸本陣的要道。

塞特河南岸,土星部和太陽神部將近十七萬大軍組成了天界的第一道進攻線。

九時,第一梯次的步兵在平坦遼闊的的伊絲妲草原上結成緊密的方陣,緩緩的向冥界聯軍的陣地挺進,金星部聖女施展的魔法護罩在方陣邊緣發出五彩的光暈。

尼魯爾達為了便于控制太陽神部驕橫的長槍兵,將他們與自己的重裝步兵混編在一起。當然,將槍兵和重裝步兵混編,從單純的戰術角度來看是無可厚非的,但後來戰況的發展卻令尼魯爾達後悔不已……

冥界聯軍前敵總指揮是魔族的名將喀戎。雖然戰役總指揮不是威名遠播的魔族名將——夫利特大將軍,但是喀戎的用兵手腕在魔族也是首屈一指的。

按夫利特大將軍的命令,喀戎將魔族軍團排成‘新月陣’。所謂‘新月陣’其實就是把步兵排成半月形,凸面對著敵人,騎兵放在兩側,作為圍繞月亮的衛星。‘新月陣’中央是十五萬鼠族和牛族的步兵,兩翼則是八萬羊族和兔族戰士組成的長槍兵部隊。左翼騎兵是五萬悍勇的突擊狼騎兵和三萬鷹族空軍混編的的部隊。右翼則是喀戎的長子蘭塞斯率領的五萬人馬族弓騎兵。冥界三聖的虎蛇猴三個軍團卻不知到哪里去了?也許只有前敵總指揮喀戎才知道吧!

戰前,鷹王凱布曾對喀戎的安排表示不安:“為什麼要讓正面突擊能力不強的人馬弓騎兵單獨行動呢?萬一與天界攻擊力首屈一指的尼魯爾達鐵騎兵遭遇可怎麼辦?還有蘭塞斯世侄太年輕了,還是讓我來協助他吧!”

喀戎只是笑了笑,以非常自信的語氣說道:“我相信蘭塞斯一定能完美的實現我軍的戰略意圖!”喀戎曾經說過,他一生最大的驕傲既不是百戰百勝的名將稱謂,也不是魔族第一藝術家的美譽,而是自己這個優秀的長子蘭塞斯。雖然喀戎如此喜愛這個長子,但戰爭時總是讓蘭塞斯站在軍團的最前沿。經過無數次生與死的千錘百煉,蘭塞斯終于獲得了人馬族戰士很少能擁有的稱號——‘魔族勇士’。今天,魔族軍團右翼總指揮就是勇將蘭塞斯。

因為雙方的軍團都很龐大,所以會戰的戰線拉得很長,東方緊靠著茂密寬廣的沙馬什大森林,西邊直抵尼魯爾達高原突出地段——天神峰所處的米特蘭盆地。

九時兩刻,在鼓角齊鳴,旌旗招展之下,伊絲妲大會戰開始了。

金星部魔法師首先發動了對魔族陣地的第一輪魔法攻擊。相對的,魔族卻無法作出相應的反擊,因為魔、鬼兩族都不會攻擊性的元素魔法,所以在過去那些戰爭中,魔、鬼兩族始終無法和神族抗衡!

魔法作為一種發展了幾十萬年的遠程攻擊武器,當然已經非常完善,但相對于完善的矛,‘防禦魔法’這面盾也顯得異常堅固。神魔雙方都有自己得意的魔法防禦體系。神族的大型魔法防禦陣——‘絕對領域’是由七星之力誘導出來的一片真空地帶,可以極大的消除魔法攻擊力。而魔族的防禦陣則叫‘時空扭曲’,攻來的魔法在穿過魔法護罩時大部分都被吸收到了異空間。但是魔法護罩也不是絕對的防禦體系,所以密集的魔法攻擊還是極具威脅的。

暴風雨般的火系和冰系魔法帶著紅色和銀色軌跡劃過陰沉的天空,大多落在魔族最靠前的步兵方陣中。各種華麗的魔法在空中飛舞了半小時之久。最初,魔族步兵方陣始終屹立不動,像牆壁一樣。但最後密集的魔法攻擊還是在魔族行列中造成了許多的缺口,最靠前的鼠族已經顯出混亂的先兆。

十時,雙方步兵方陣前鋒相遇。交戰初期,雙方步兵的優劣就迅速凸顯出來。

墨丘利輕蔑的望著魔族混亂的方陣,對山神厄科說道:“還說喀戎是魔族名將,居然愚笨得讓魔族最膽小的鼠族作前鋒,前鋒一潰散,勝負就分出一大半了。看來魔族的智慧也不過如此,垃圾就是垃圾!”

厄科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將,聽了墨丘利的話,不由得連連搖頭:“還是小心為妙,最好步步為營,一定要保持陣形的穩定,配合好兩翼騎兵的突進……”

可是墨丘利根本就不聽厄科忠告,躍馬向前,下令太陽神部士兵展開全面攻擊。因為太陽神部長槍兵的突進牽動了整個軍團的陣形,厄科也只好下令土星部重裝步兵趕上太陽神部的步伐。

‘膽小如鼠’簡直和鼠族作戰時表現出來的丑態是絕配,相對于神族的突進,鼠族竟以更快的速度向後潰逃。跑得稍慢的全都成了太陽神部槍下冤魂。鼠族的潰逃害得後面的牛族也不斷的將陣線向後移動。

墨丘利率領數萬太陽神部槍兵,踏著逾萬的鼠族士兵的尸體向挺進!挺進!仿佛前面就是自己光輝的未來。厄科也恰倒好處的配合著太陽神部的步伐前進。會戰一開始,勝利的天平就明顯的向天神方傾斜。

孤軍深入!這簡直是一個極度愚蠢的行為,尼魯爾達心里十分明白,不禁怒吼道:“他們將使我的名譽和光榮都付諸流水了!”這不僅是一個大錯,而且也可能會造成了全軍的大敗。尼魯爾達急忙叫來傳令官:“叫厄科和墨丘利放慢攻擊節奏,他們的任務是配合騎兵的全面進攻!”

可是前去的使者根本就無法阻止被勝利沖昏頭腦的墨丘利:“尼魯爾達是在嫉妒吧!回去告訴他,乖乖的等著我將冥王的首級提到他的跟前,嘿嘿!到時他可別想和我搶功。”

一小時後,會戰的陣形已經完全改變了。排著梯次陣形天神軍團已經變成了T型陣。前方是拼命追逐鼠族的太陽神部槍兵和一部分被卷入的土星部重裝步兵。前鋒甚至已經突破鼠族方陣,快沖到牛族的陣地了。因為快速突擊,前鋒和中軍陣線越拉越長,隊伍越陷越深,而後軍因執行尼魯爾達的命令,在厄科的指揮下還保持著整齊的方陣。相對,魔族的‘凸形新月陣’已經變成了‘凹形新月陣’!

見敵人已經進入射程范圍,喀戎便下達了下一步命令。傳令官將手中的紅旗高高舉起。身後數千名士兵迅速的揭開覆蓋在不名物體上的巨大大幕布,數百部由金屬和木頭混合制造的奇怪機械——‘投石機’便展現在眾人眼前。接著士兵們將一塊塊巨大的石塊放在機械後方的托盤上。然後就端正的站在投石機旁等候指揮官下一步指令。

十一時,傳令官舉起了象征中軍全線進攻和左右兩翼前進的藍旗。

“開火!”隨著炮兵陣地指揮官短促的呼聲,數百部巨型投石機同時發出憤怒的咆哮,向T形陣尾部,密集整齊的厄科陣地飛去。創世聖戰第二幕終于由嶄新的兵種——炮兵拉開了序幕!

神族那幾近完美的防禦體系——‘絕對領域’,瞬間就被投石機發射出的巨石輕易的撕破。

這種巨石產于龍神大陸,是一種奇特的石頭,具有驚人的爆破力,其威力幾乎可以和現代的高能炮彈相比。後來魔族工匠又在里面溶入了大量的鐵塊,將它的威力大大加強了。但因其極度稀少,所以平時常規戰中很少使用這種破壞力極強的武器,一般都使用普通石塊或巨大的油罐。而這次戰爭所有種族都將自己珍藏的這種魔石捐獻了出來,就算這樣,炮彈也只能保證一個多小時的持續攻擊。但這已經足夠了,神族士兵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怪石雨’驚呆了。密集的方陣完全成為巨石屠殺的對象。

下面是一位戰爭中幸存的土星部戰士的回憶:“忽然間,無數噴著火焰巨石落在我們身邊,正在挺進的部隊都被突如其來的巨變驚呆了!……

陰沉的天氣使得炮火愈發耀眼,後來完全阻斷了我們的視線。天空全是鐵片亂哄哄的聲音。在我們頭頂上的空間里,許多巨大的石塊崩裂開來,紛紛跌下。天空象暴雨即來時那樣漆黑一片,炮彈向四面八方投射出青灰色的光芒。在可以看見的世界里,從這一頭到那一頭,草原在搖晃、下沉、溶解,無限廣大的空間跟大海一樣在抖動。西方,是極其劇烈的爆炸;東方,是帶火的響箭呼嘯而過,在天頂則是魔法在飛舞。不知哪些是友軍,哪些是敵軍發出的?只覺得我們仿佛是站在沒有底腳的火山上一樣…………

部隊完全混亂了,所有的士兵都想逃,但沒有人告訴我們該怎麼逃,混亂中,軍隊反而擠成一團,更成為了炮火集中消滅的目標。同伴肢體的碎片在我眼前飛舞,血濺得一身都是…………“

此時此刻,土星部士兵當然無法獲得指令,因為他們的指揮官在第一輪炮火襲擊中就不幸陣亡了!五萬精銳的重裝步兵一瞬間就全軍覆沒,最後還是因為喀戎想節約炮彈,才令兩千余人僥幸逃脫。

前方的部隊下場也比後軍好不了多少。陷入重圍的太陽神部士兵將掩蓋在驕橫跋扈面具下的軟弱無能表現得淋漓盡致。突破鼠族陣形的士兵被鼠族身後悍勇的牛族狂戰士用巨斧切成了碎片。鼠族也展現出他們趁火打劫的特長從兩面夾擊……

外圍的士兵也陷入兩翼兔族、羊族兩軍密集的長矛陣之中。神族士兵開始還進行了一些無力的抵抗,因為他們認為背後厄科會率領五萬重裝步兵將他們救出去,但炮擊過後,最後一線希望也破滅了。

可就在最關鍵的時刻,前軍主將墨丘利竟然扔下數萬將士,倉皇的逃向西方。

魔族史學家布歇爾在他的著作中是這樣評價此時的戰況的:“其實剩余的近七萬神族士兵還有相當的戰斗力,如果墨丘利是一位威望極高的勇將,那麼只要他在亂軍中振臂一呼,也許戰局就會扭轉。這一定可以讓大部分的神族戰士安然突圍。而且尼魯爾達的鐵騎兵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也許在鐵騎兵展開攻勢時墨丘利還可以率軍反戈一擊…………”

但這一切都是假設,因為主將墨丘利的確是逃走,而且這直接誘發了神族中軍的全線崩潰。在玉兔茉莉指揮下,魔族兩翼巧妙的給神族讓出一條逃跑的路線,神族士兵的戰意完全喪失了,紛紛擠向魔族為他們准備好的‘死亡之路’。不可否認,大約有兩萬人逃了出去,但其它五萬人卻幾乎全軍覆沒了。而且逃出去的軍隊也不見得有什麼好下場…………

逃出重圍,墨丘利身邊只剩下百余名親兵,不過他還是長長的舒了口氣。反正只要自己活著,其他人的生死更本就沒什麼關系!

“哈哈哈哈!逃跑也是名將的風采之一啊!”

突然墨丘利的笑容凝固了,腳下的土地發出一陣劇烈的顫抖,同時不遠處傳來一匹孤狼撕心裂肺的嚎叫,接著傳來群狼那令人膽戰心驚的長嘯。

還沒反應過來,騎著巨型戰狼的狼王塞巴克那張凶悍的長臉已經浮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墨丘利還沒有來得及發出驚叫,頭就被塞巴克手中的‘爆魔’擊得粉碎。然後狼王發出一陣尖利的嚎叫,飛馳而去。那百余名可憐的親隨則被隨後趕來的數萬狼騎兵淹沒了……

下午二時,伊絲妲大會戰的第一階段結束了。結果是神族十二萬大軍全軍覆沒。魔族只損失了兩萬鼠族士兵和一萬其他戰士。神族在南岸只剩下尼魯爾達的三萬鐵騎兵和奧羅拉的兩萬飛馬騎士。將近三十萬人的魔族軍團正在向尼魯爾達死守的第二梯次挺進。

“什麼!厄科將軍陣亡!”尼魯爾達突然覺得鼻子酸酸的,尼魯爾達一直都很尊敬這位穩健的老將,但這位在反創世都沒有戰死的老戰士,居然連一個敵人都沒看到就白白犧牲了。但尼魯爾達並沒有哭,相反異常鎮定的對身後的將士們高呼道:“戰爭還沒有結束,我們的大部隊還沒有出動,只要我們能堅守一個小時,援軍就會趕來!”接著他命令全軍後撤,然後緊靠著塞特河布陣。同時他也向右翼的奧羅拉發出了撤軍令,並命令奧羅拉迅速趕往塞特河會師,最後還讓隨軍信使向父親發去‘緊急求援書’。

在前往塞特河的途中,尼魯達爾又接到一個噩耗。奧羅拉軍團被鷹族、人馬族和兔族三個軍團包圍,情況危急!請求援軍!

尼魯爾達黯然的揮了揮手,讓使者回去告訴奧羅拉,希望她能獨自堅持到主力部隊趕到。很明顯,奧羅拉的兩萬飛馬騎士已經被遺棄了!

可是尼魯爾達要用三萬鐵騎兵對抗三十萬來勢洶洶的魔族戰士,也簡直是天方夜談!

陷入絕望的尼魯達爾在塞特河邊見到了一個他意想不到的家伙!

年輕的黑衣騎士縱馬來到尼魯爾達跟前,向尼魯爾達行了個極不標准的軍禮:“月神部副將摩那奉主將蘇之命,率領五千黑月精騎,以及一萬弩手前來助戰!此外月神部的長弓部隊將在對岸為尼魯爾達將軍的軍團進行遠程援護。而且,將軍的請求,月神已經派娜可絲親自送到天帝那里,相信不久援軍就會趕到。”

尼魯爾達感激的向摩那回了個非常標准的軍禮。正如納布所說,尼魯爾達是一位很正直的軍人。因為正直他不會對任何人抱有私怨,但作為一名軍人,不准確的說是作為一名騎士,在一些原則性的問題上,他絕不會向任何人讓步!所以同時也給人一種食古不化的感覺。

尼魯爾達和摩那選擇了一個高地,將部隊開拔過去,四萬五千人其實也不少,而且這里距離魔族炮兵陣地很遠,不會遭到敵人炮兵襲擊的。相信還可以抵擋一陣。

按摩那的建議,軍隊以防禦為第一要務,結成緊密的圓陣。剛剛把弓騎混合的防禦陣形排開,魔族前鋒狼王塞巴克就率領突擊狼騎兵象一陣風似的趕到了。此時已是下午二時三刻。

摩那用‘魔法通道’將狼族軍團所處的坐標向蘇發去(‘魔法通道’只有擅長魔法的主神級人物才能使用的高級魔法,而且只能發送數字。象尼魯爾達和涅爾加這種強攻型的主神都無法掌握。)

片刻,數萬支附著著各種魔法的弓箭越過寬廣的塞特河,雨點般落到狼騎士中,頓時就造成了狼族數百人的傷亡。摩那也沒有閑著,指揮著弩手向狼族陣地進攻。而尼魯爾達的鐵騎兵也全體下馬,一手握著騎士盾,另一只手挺著騎士長矛站在外圍,為弩手築起一道堅固的防線。不少妄圖沖上來的狼騎兵都被騎士們的長矛挑翻在地。接著開拔過來的牛族和羊族也沒能沖上那個小山岡,只是在山下增加了數千具尸體而已。尼魯爾達一邊指揮騎士們防禦,一邊焦急的望著塞特河的對岸:“援軍怎麼還沒來?如果敵人的遠程攻擊部隊和空軍趕到,自己和摩那就死定了。援軍肯定是可以飛越塞特河的天使軍團,可是為什麼還沒到呢?”

這時,魔族行動最慢的鼠族都開始在山下列陣了。

在魔族從四個方向的強攻下,圓陣已經開始被打開了不少缺口。而且摩那帶來的弓矢也快耗盡了!

三時三刻,鷹族的身影也浮現在尼魯爾達的眼中!看來飛馬騎士已經全軍覆沒了。

…………

下午四時,陰沉的天際突然開始閃爍華麗的光輝,從塞特河北岸傳來一片巨大翅膀撲騰的聲音。天界最華麗的‘艦隊’——天使軍團終于出現了,但比預定時間整整晚了一個小時。第一集團加百列的兩萬天使直接投入到戰場中。小山岡上的危機總算解除了。

“米迦勒大人怎麼現在才來?”尼魯爾達話中帶有明顯的不滿。是啊!如果天使軍團早些來,奧羅拉就有救了。

在米迦勒眼里,尼魯爾達只是一個敗軍之將,所以根本就不屑回答這個問題。還是拉法勒不願看到場面太過尷尬,回答道:“我們只是做了一個半小時的戰前禱告……”

“戰前禱告!”尼魯爾達差點氣得暈了過去:“現在是在進行戰爭,不是准備吃晚餐!你們知道嗎?一個半小時,奧羅拉兩萬飛馬騎士百百的犧牲了。如果不是摩那將軍冒險渡河來援救,恐怕我們也早就全軍覆沒了!”尼魯爾達滿含著感激的神色回頭看摩那時,那個傻瓜居然正在數自己刀上的缺口,假裝沒看見米迦勒一行。但現在尼魯爾達對摩那的印象已經完全改觀了,因為方才一個多小時激戰中,平時那個散漫的摩那居然表現出只有一流大將才擁有的驚人鎮定和強有力的統率手腕。

聽尼魯爾達這個無能的後輩居然對自己大呼小叫,米迦勒感到十分惱火:“整整二十萬大軍,只剩下這麼幾個殘兵敗將!你還有什麼臉活在這個世上?你們這些泥腿子(因為是土星部)只配打個地洞藏起來,偷偷的看我們天使軍團消滅魔鬼!”

“可惡!”尼魯爾達身後的傳來一片甲胄碰撞的聲音,土星部騎士們都憤怒的站起來,將手伸向腰間懸掛的騎士劍。是啊!對于一名騎士來說,名譽是比生命還珍貴的東西,而米迦勒居然如此毫不留情的踐踏土星部騎士們的榮譽!

尼魯爾達也感到自己象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恨不得立即拔劍將米迦勒剁成碎肉,然後再把它吃掉!可是作為天界的軍團長,尼魯爾達只能忍耐。他將手平舉起來,阻止了憤怒的騎士們可能出現的危險舉動。

烏里勒也發出輕蔑的笑聲:“哼哼!怎麼?你們想做什麼?在強大的天使面前,你們只是這個!”說著烏里勒竟然向騎士們伸出一根小指!

尼魯爾達雖然還舉著手阻止手下前進,但那只手已經開始戰抖,瞳人也可怕的抽縮著…………

“你們太………”

“你們太過分了!”

摩那和拉法勒幾乎同時發出聲音,見摩那站出來,拉法勒也就沒有說下去了。竟發出會心的微笑。

“你們不要得意!我以摩那全名發誓,後世人民在述說這場創世聖戰時,歌頌的絕不是你們天使的丑態,而是鐵騎兵在戰場上馳騁的英姿!”

“該死!”烏里勒忽然抽出聖劍向摩那劈去,當!!!加百列的聖劍被尼魯爾達的騎士巨劍狠狠的蕩開,手中感到一陣麻木。尼魯爾達一向以老成持重聞名,連發怒時也顯得很沉靜,但勝利之神強悍的力量卻令加百列背後直冒冷汗。

土星部所有騎士都向摩那靠過來,為他築起一道堅固的甲胄長城!而且後面的月神部弓箭手也緊握著勁弩站了起來。一時間,神族陣營中居然散發出一股古怪的敵對氣氛!

………………

拉法勒微微一笑,靠向米迦勒說道:“大天使長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什麼嗎?”

“當然是強大的力量!”米迦勒對拉法勒在這個時候問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感到非常奇怪。

“不對啊!一個人的力量再強大也是有限度!但是……”拉法勒指了指摩那,低聲說道:“大天使長,請您仔細看看那個男人身邊,幾乎每一個人都願意立刻為他獻出生命,這種能將無數人凝聚成一個人的能力才是最可怕的,它叫‘王者之風’!”說著拉法勒向摩那抱以優雅的一笑,摩那竟也很自然的回以微笑。

米迦勒不經意的發現,月神部有些士兵已經將弓箭端端的向著自己,這些一向畏懼自己的小人物竟也產生射殺自己的勇氣,天使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的確太可怕了,僅僅用一句話就將整整三萬鐵騎兵和尼魯爾達征服了。而且還不止于此,戰神可以為了他對抗天帝,頑固的伍爾坎似乎很容易就接受了他,月神蘇、納布………………

米迦勒再也不敢想下去了,揮揮手,無奈的說道:“算了,算了,等我們消滅了敵軍再回來和你們理論!”

接著天使軍團就在米迦勒率領下撲向山下的魔族…………

一場危機總算被化解了,騎士們都贊賞的不斷拍著摩那消瘦的肩膀。尼魯爾達也以軍人的最高禮節向摩那深深的鞠了一躬:“感謝您維護了三萬名騎士的榮譽,請允許我們對您的勇氣和善意致敬。”接著三萬名騎士也非常整齊行了相同的禮節!這場景太壯觀了,連山下鏖戰中的魔族和天使都看呆了。

“哈哈哈哈!這個…………”摩那非常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笑嘻嘻的說道:“沒那麼偉大吧!我只是說了些真話罷了,不信你們問問月神部的兄弟吧,剛才你們就象鋼鐵長城一般保護我們,最危急的時刻也沒有向後退半步!”

“對啊!土星部的兄弟們的確很英勇的……”

“當然,事實說明一切嘛!”

…………

山岡上的氣氛一下就輕松起來,剛才被罵成懦夫的騎士們也恢複了自信,並且和弓箭手們友好的擁抱在一起。

“你們真幸福,月神是怎麼把這麼好的副將騙到手的?”

“天知道!”

“哈哈哈哈哈…………”

尼魯爾達再次仔細的看了看摩那,現在看來,他和普通人類完全沒區別,簡直半點架子也沒有,也沒有什麼華麗和攝人心魄的氣質。自己的那些部下似就象和老朋友一樣和他交談著。雖然剛才拉法勒是低聲說的,但耳朵很靈敏的尼魯爾達還是隱隱的聽道了‘王者之風’四個字。的確,尼魯爾達也在這個年輕人身上強烈的感受了‘王者之風’四個字。為什麼自己對‘王者之風’這麼敏感?也許就象吸血鬼總是追求美麗純潔的處女之血一般,真正的騎士總是夢想著有一位信任自己,能充分發揮自己潛力的王者出現吧!以前總以為只有父親才是唯一的王者,所以對‘王者’這個詞多少有些麻木,可是直到今天才有了些許明白,那是因為自己過去從沒見到過真正的王者!原來見到的‘王者’其實都是以強大的實力征服世界的霸者而已。

王者向來是可遇不可求的,特別是當摩那用他那瘦弱的身軀擋在三萬名比他強壯得多的騎士們身前時,王者之風幾乎吹得尼魯爾達有一種想死的感覺。因為尼魯爾達想轉世成為眼前這個年輕人的部將,去馳騁疆場,就算只有幾十年的壽命也無怨無悔,因為那才是騎士真正的生存價值,是追求永痝荍Q的勝利之神夢想的生存方式!

舒緩的氣氛是短暫的,因為戰爭還在繼續,雖然已經有十五萬條生命在這場戰爭中化為了塵土,但這一切僅僅是開始。十萬天使大軍的挺進為創世聖戰拉進入了驚心動魄的第二階段。

上篇:第七章 創世聖戰Ⅰ    下篇:第九章 創世聖戰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