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九章 創世聖戰Ⅲ   
  
第九章 創世聖戰Ⅲ

天使一開始就向魔族發動了華麗的猛攻,這種華麗的攻擊馬上產生了立竿見影的效果,魔族騎兵和步兵對飛來飛去的天使簡直毫無辦法。魔族唯一的空軍——鷹族,也陷入了苦戰,因為他們的敵人是天使中最難纏的拉法勒。

正如米迦勒常說的那樣,即便不使用任何戰術,天使軍團也是天下無敵的!純正的天神血統是天使自傲的資本,也是其力量之源!

反創世後天神數量暴減,許多天神在露絲和彭透斯私通事件發生後,就紛紛效仿,數十萬年來,大部分新一代天神都是神與人秘密私通生下的雜種。雖然許多天神還是固執的說自己是純種的,但象征著純正神族血統的天使之翼在大多天神身上消失就說明了一切。正因如此,才會有‘天神峰’,這個從天界到人間的通路出現。這是絕大的諷刺,天神下凡居然要去攀爬高高的雪山!千萬年來,天神摔死在山腳下的事故從來就沒有間斷過。

當然沒有羽翼的七星主神是一個例外,因為他們的血統直接繼承于至高無上的創造神和大地女神。所以他們不用羽翼也可以飛翔和擁有無邊的力量。但除了他們,最初的外姓神族都有羽翼。而有羽翼的外姓神中最優秀的十二個才有資格成為天使。(創造神的使者和親衛隊)後來一切都混亂了,米迦勒為了表彰維護天神尊嚴的神族,只要還保有羽翼的都被授予天使稱號。而天使數量也迅速擴展到十萬人。相對,折翼天神也達到五十萬之多!

保有光輝之翼,為天使們換來了強大的力量和居高臨下的優越感。如果把天使比作戰象,那折翼天神就是獅子,而魔族只是豺狼,弱小的人類就象一群螞蟻。

天使出動時,天帝就萬般感慨的歎道:“這場戰斗還沒開始就應該結束了。”是啊!三十萬只豺狼怎麼能和十萬頭戰象對抗呢?何況這十萬頭‘戰象’還會飛。

天使完全控制了戰爭,魔族扔下數萬具尸體向本陣狂奔而去。

喀戎焦急的望著緩緩流動的沙漏!下午四時一刻,再堅持兩個小時,魔族的任務就完成了。‘時間就是勝利’,對于戰爭來說,這似乎是一條永琱變的真理。

“六時之前絕不能讓天使突破本陣!只得六時就成了。”想到這里,喀戎不由得舉起千里鏡,向魔族最後一道防線望去。當喀戎掃視了一圈之後,臉上竟然綻出一絲安心的微笑,因為軍團指揮官蘭塞斯正對著鏡頭自信的豎起拇指。

“不愧是我喀戎的兒子,這大概就是血親間的心靈感應吧。”喀戎堅信自己的心情已經傳遞到了兒子那里。

很快,魔族的潰逃大軍和天使華美的光芒同時浮現在蘭塞斯眼中。此時,魔族已經喪失了十萬名英勇的戰士…………

蘭塞斯為友軍讓出一條通往本陣的道路,友軍剛剛通過,氣勢洶洶的天使們就殺到了。殿後和凱布拖著滿身傷痕飛到蘭塞斯跟前:“世侄,要多加小心啊!”

蘭塞斯恭恭敬敬的向凱布拜了拜,然後就轉頭向部隊鏗鏘有力的高呼道:“前進吧!英勇的人馬戰士。慷慨而戰,慷慨而死!”

說罷,蘭塞斯從背後取下神弓“射月”,飛也似的向天使軍團奔去。身後五萬人馬族騎士也呼喝著“慷慨而戰、慷慨而死!”緊隨蘭塞斯奔向天使軍團。

蘭塞斯迎面就遇到天使軍團的前鋒寒冰熾天使——加百列。

天使的攻擊性魔法射程遠,威力強,威脅很大,區區五萬人馬戰士是絕對無法戰勝的。蘭塞斯雖然勇猛,卻並非有勇無謀之輩。要想達成父親大人拖延一小時的戰略部署,只有一個辦法——狙擊敵軍主將!就算無法射死,只要能射傷也能爭取到寶貴的時間。想到這里,蘭塞斯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背上背的三支花費重金,請矮人族第一工匠打造的‘神箭’——‘三色死光’。上面附著被天神滅族的矮人遺族的仇恨,現在這種可怕仇恨已經開始在蘭塞斯背上擴散開來,並引發出一種古怪而恐怖的力量,看來它們在提醒我該停下來!

蘭塞斯放緩腳步,身後數以萬計的人馬立即就將他淹沒了。的確,英雄只有在英勇戰斗時才是英雄,如果停下來就好象什麼也不是了。唯一不同的是,停下的英雄會在沉默後發出更耀眼的光芒,而凡人卻不能。金子終究是會發光的。

副將明克圖爾替代蘭塞斯成為頭馬,率軍向前沖擊。明克圖爾也是人馬族數一數二的猛將,就算面對數十個上級天使也不會皺半下眉頭。戰前他還揚言,如果不擊墜一百個天使,就立即當眾閹割掉自己。當然,沒人認為他是在吹牛,因為若僅論勇猛,他甚至還勝蘭塞斯一籌。

可是出征前兩天,總指揮將他請去,交給他一個任務——作為人馬族攻擊的前鋒。聽到這里,這位人馬勇士竟情不自禁的仰天長嘶了三聲,這是勇士明克圖爾專屬的勝利宣言。哪怕處于最危機的時刻,只要戰場上響起這種激越的長嘶,人馬族將士就會精神大振,產生一種無敵的氣勢。

明克圖爾當時的心情只能用‘欣喜若狂’來形容。這是一場改變紀元的偉大聖戰,可能活幾輩子也輪不到一回。作為一名戰士,能在這麼一場偉大的戰爭中擔任先發突擊任務,怎能不欣喜若狂?

可接下來,總指揮對任務的具體說明卻令明克圖爾的心淪入了冰點……

敵軍前鋒是冷靜的寒冰天使加百列,全世界唯一能使用“絕對零度”這個究級冰系魔法的頂級熾天使。

而且在高傲的天使中,加百列是最冷靜的。出發前,他曾仔細研究過魔族的兵種特性,其中只有龍族、鷹族和人馬族可能對天使造成威脅。所以看見半人馬軍團,他立即就將部隊停止在人馬族射手有效范圍以外。然後下令手下用冰系魔法打擊對方。遠距離打擊雖然效果不是很好,卻令天使軍團保持在絕對不敗的有利層面。而且這樣不斷下去,五萬半人馬也抵抗不了多久,絕對超不過半小時。

這是最壞的情況……

明克圖爾感到自己握號令旗的手在顫抖。不顧一切的沖鋒,以最強的攻擊獲得無上的榮譽;還是堅決執行總指揮的部署?

大約猶豫了五分鍾,明克圖爾終于舉起了手中較小的旗幟。那是使用小弩的命令。前鋒兩萬戰士在猶豫了片刻後,也全部遵照命令換上了小弩。任何人都知道,用近距離作戰時才使用的連發小弩對付天上飛的天使,所有攻擊都是白搭。有些人馬戰士開始對明克圖爾表示不滿,對他的愚蠢極度不滿。不過那是‘命令’,唯一一種任何軍人都絕對不能違背的東西。

于是戰場上出現了一幕古怪的場景,人馬族戰士大片大片的倒斃在前進途中,仍前仆後繼的英勇前進。與戰士們的英勇相比,攻擊卻顯得那麼無力,飛向天使們的密集箭雨在半途就無力的墜入伊絲妲大草原的草叢,根本就對天使造不成任何傷害。

當人馬族將士已經犧牲了數千人時,天使連一個受傷的也沒有。

十幾分鍾過去了,這種愚蠢的戰術還在繼續,人馬死亡人數已經將近一萬。用魔法太辛苦,很多高傲的天使都忍不住想沖上去,一口氣消滅掉這些無能的敵人。可加百列卻不同意,因為他隱隱感到敵人好象有什麼陰謀?

但翅膀是長在天使自己背上的,他們可不象人馬那麼‘愚蠢’,無條件服從命令。所以很多天使無視主將的號令沖了出去。可是那些小弩的發出的小箭就算碰巧射中天使強大的軀體,也只是象給他們搔了搔癢似的,一點效果也沒有。相對沖上來的天使消滅的人馬數是後面天使的三倍……

五分鍾後,加百列已經完全無法控制局面了。手下兩萬天使瘋狂的沖上去屠殺傳說中是飛兵天敵人馬族神射手。

神祗之間的激戰,破壞力是極度可怕的。十分鍾後,人馬族前鋒幾乎已被全殲。秋季的草原都被寒冰天使們凍結成了堅硬的冰土。然而,半人馬後方的一萬援軍迅速的補足了空缺……

明克圖爾已渾身是傷,但依照命令,迄今為止仍舊一個天使也沒有殺死。

明克圖克眼中暴出血絲,他想反擊!可就在拉開連巨龍也能射殺的‘屠龍弓’的瞬間,眼前忽然浮現出總指揮跪在自己面前肯求自己接受任務的情景。還說什麼“魔族的未來就仰仗您了。”

終于,這位人馬族勇士仰天長嘶一聲,直響徹云天之外。不過這聲並非勝利的宣言,而是這位猛將對胸中郁悶的發泄,其間充滿了悲憤與淒涼,震得在場的所有魔神都心中一驚。

“總指揮太狡猾了,明明知道我”吃軟不吃硬“!不過說到未來,那只是無聊的虛幻罷了……”此時明克圖爾眼前又幻出兒女們的笑容,明克圖爾忽然釋然一笑,仿佛看到了無聊的虛幻似的……

聽到這聲長嘶,被迫跟進的加百列也感到有些訝異,返身問自己的副官:“那是誰?”

副官:“半人馬明克圖爾。”

“就是那個射傷過上任龍神的蠻子嗎?

副官恭敬的點了點頭。

加百列再次好奇向那個低等的生物看去。可他看到的居然是一種極度輕蔑鄙視的眼神!加百列高傲的神經被這個眼神深深觸動了一下,然後便高高的反彈了起來!

“殺了這個低級動物!”加百列在一瞬間念出一道中級冰系咒文向明克圖爾襲去。可是那人馬居然隨意射出一箭將自己的咒文消去了,而且接著發出一箭帶落了自己一片羽翼。幾十萬年來,還沒有哪只動物的攻擊能碰得到自己。

看得出那只動物的望著自己的眼神變得更加輕蔑。

終于,加百列外表的冷靜被內心深處隱藏的高傲徹底擊潰了,那是積累是百萬年的高傲“絕對零度!!!!!!!”反應迅速的天使開始向外潰逃。

熾天使終于張開三對熾天之翼,釋放出萬丈寒冷的華光,發動了究級咒文!

頓時一陣無法形容的寒氣從天而降,方圓十里的風全都忽然消失,原因很簡單——空氣被凍結了。而這種充斥著鑽透力和屠殺力的可怕魔法迅疾的作用在范圍內所有的生物身上。動作稍慢,力量稍弱的天使和半人馬都倒斃在被凍得冰冷的堅硬泥土上,並且在同樣的極度嚴寒緊緊拘束下,象泥土般成了無生氣的堅硬塊狀物。

最可憐的是明克圖爾,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絕對零度’的魔力直接命中,然後變成一座‘射手冰雕’。

明克圖爾陣亡,可對一名戰士和一位指揮官來說,明克圖爾在這次戰斗中扮演的是一個極不光彩的角色。愚蠢的指揮令兩萬名人馬戰士白白失去了性命。自己也在沒有殺死半個敵人的情況下被凝成了並不晶瑩的堅冰。

整個時空仿佛都被凝固了一般。十里以內一切活動都停息了。近萬名沒來得及逃跑的半人馬和天使全被凝結成了冰雕,環繞在處于冰點中心的明克圖爾四周。

勇士的頭仍然是高高揚著的。屠龍弓已經拉成滿月狀,一支利箭掛在弦上,端端指向無垠的天空。可如果你在時空被凍結的瞬間順著箭尖望去,你會看到熾天使加百列的眉心。

華夏有句古話:“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可是今天在明克圖爾弦上的最強之箭最終還是沒有發出去。如果自己是東方的俠客,會毫不猶豫的射出這一箭,震驚世界。可是自己首先是軍人,其次才是戰士。俠客只背負著自己的命運和榮譽,而軍人卻背負著所有戰友乃至整個民族的生死存亡。怎樣戰斗?怎樣去死?選擇權已不屬于個人……

身邊發生了這樣天崩地裂的事件,蘭塞斯卻依然一動不動的隱蔽在同胞尸體堆積起的‘掩體’中。前半段他是一具尸體,現在他則是眾多半人馬冰雕中的一座。

明克圖爾大哥悲壯的犧牲已使自己感到一陣撕心裂肺的巨痛,而那些連原因也不知道就成為自己掩體和這個計劃陪葬品的同胞簡直就是令自己肝腸寸斷的催命毒藥。盡管無數同胞倒斃在身邊,盡管明克圖爾大哥就死在前面不遠的地方,盡管還有很多半人馬戰士無助的徘徊在不遠的地方。可自己卻不能伸出援助之手,也不能立即加以指揮。因為自己現在是一名狙擊手!必需屏棄感情,保持絕對的冷靜。

喧鬧殘酷的戰斗對自己來說似乎根本不存在,一個小時以來自己只是等待……等待……等待著最終時刻的到來。

漫長與短暫,孤寂與激烈交錯的狙擊體驗並非每個人都能感受的。何況今天自己的掩體是同胞的尸體,所見所聽所受的除了敵人恐怖的攻擊和蠻橫的狂喊外,還有戰友們的死亡和淒厲的慘叫。這已經不是單純的生理和技術的充分准備能完成的工作了。

目標已經暴露,六只熾天之翼的華光不斷在蘭塞斯眼里閃爍。

蘭塞斯忽然感到心跳加速,心理壓力愈來愈大,要知道這麼一瞬間的狙擊機會可是無數同胞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堆砌起來的,萬一失敗……

射擊姿態已經保持了整整二十分鍾了,‘絕對零度’的攻擊雖沒有直接作用在他身上,可也受傷不輕。現在令他仍然紋絲不動的站在那里,恐怕已不僅僅是用耐力、抗打擊力就能簡單解釋的了。

目標顯得很狂傲,似乎對號稱‘人馬族屠龍勇士’的力量非常不屑,或者是對自己力量感到極度自得。逃到遠處的天使也紛紛飛回,圍在他四周,臉上充滿諂媚與敬畏的神色……

不過目標表現出的任何一點細小行為都逃不過狙擊手的眼睛。很明顯,長年養尊處優的目標在劇烈耗費力量之後,顯得有些力量不濟……

現在就等他出現破綻,一道致命的破綻。

‘三色死光’再次發出強烈的仇恨氣息,逐漸將蘭塞斯包圍。方才積郁在他心中的苦痛也被‘三色死光’吸去。慢慢的精神都被吸入了真空狀態,整個世界只剩下目標的身形和自己的心跳聲……

加百列其實也大概有兩千多年沒使用“絕對零度”了!兩千年前,自己發動這個魔法是的能量是現在的幾十倍,可是敵人的力量卻是現在的幾百倍!

他想起了八張魔化的面孔,那是八張共同戰斗了百萬年的熟悉面孔……

想到這里,一陣茫然的恐懼湧上心頭。猶如一個受傷的人當一只手指接近他傷口時會本能的顫抖起來是同樣的道理,只有當創傷彌合以後這種恐懼才會消失。但加百列的傷口是永遠無法彌合的……

加百列陷入回憶時,鼓膜忽然感受到接連三聲弓弦振動空氣的輕微響聲。這響聲其實極其細微,普通天使或魔族根本聽不到。但這聲弓弦振動卻是由極強的魔力引發的。對同樣擁有極強魔力的熾天使來說,卻比震天的鼓聲還刺耳。如果在平常,引發弓箭的那個凶徒的強烈氣息加百列是應該感受得到的。這一切都怪自己剛才太不冷靜!

順著聲音望去,加百列看到三道恐怖的光線。紅、黃、藍三色強烈的反差,在眼中迅速擴散開來!那是什麼???

很快加百列就明白了,那是‘仇恨’。可加百列卻並不知道,那其實是兩千年前被神族象螞蟻般踩死的矮人族殘存血脈的仇恨。

光的速度太快,幾乎在聽到響聲的同時,三道死光便射穿了加百列的三支熾天之翼。死光穿透加百列後並未停下,而是繼續向天空劃去,劃出了一道死亡之線。無數天使被它擊得粉身碎骨。

加百列感到一陣巨痛,可仍然用剩余的三支翅膀努力保持平衡,使自己不至于墜到地上。高傲的天使是不允許落地的。可這個決定卻送了他的命。

三色死光刺破蒼穹後,彙到了一處,幻出七彩的華光……

當七彩光芒在加百列頭頂上迅速擴散時,加百列才感受到一陣強烈的死亡氣息。可是剛剛失去三支熾天之翼的自己,行動明顯有所停滯……

仇恨再次以雷霆萬鈞之勢從天而降,直接貫穿了加百列的身軀。天使向來都以美型高貴而自傲,可是加百列卻死得極其難看。恐懼扭曲了他的面孔,兩頰的肌肉都松弛的下垂。眼、口和身體形成了四個整齊的圓孔,最小的是圓睜得幾乎暴裂出來的雙眼。最大的是胸前那個……

看到漫天飛舞的血色熾天使之羽,養尊處優的天使們的發出恐怖的尖叫,四散逃去。

蘭塞斯震碎身上的堅冰,奮起四蹄飛奔到加百列的尸體旁,拔出腰刀狠狠的切下那棵‘高貴’的頭顱。接著飛奔到明克圖爾大哥身邊,將那棵頭顱掛在屠龍弓的架著的利箭尖端。

做完這一切後,蘭塞斯將前蹄高高騰起,奮力嘶喊咆哮!咆哮聲響徹云端,震動了整個伊絲妲草原。那些剛才已經陷入絕望的人馬戰士們聽到這聲長嘶無不動容,因為這是屬于勇士明克圖爾的專屬勝利宣言。頓時草原沸騰了,兩萬名人馬戰士同時發出勝利的長嘶,直嚇得那些正在四散奔逃的天使們肝膽俱裂,有的甚至被嚇得從天上掉了下來。

叫聲驚動了正在整頓軍馬的勝利之神尼魯爾達。他將騎士巨劍往背上一掛,准備下令全軍出發,去增援天使。可是當他搜索到摩那時,那小子卻躺在草地上,嘴里叼著一根小草,悠閑的望著天空,似乎在目送太陽沉入遙遠的西邊山坳。

“摩那將軍,看來我軍前線又失利了。我們似乎應該前去增援……”

摩那漫不經心的用雙手枕起腦袋,對著尼魯爾達微笑道:“將軍不要急,戰爭才開始呢!太陽落山了,陰間的孤魂野鬼該出來給我們打招呼了!”

尼魯爾達聽到這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一股濃烈的腐臭開始在遼闊的草原彌散開來……

上篇:第八章 創世聖戰Ⅱ    下篇:第十章 創世聖戰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