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次創世聖戰第十章 創世聖戰Ⅳ   
  
第十章 創世聖戰Ⅳ

魔族的勝利是暫時的,兩萬人馬戰士追殺逃逸天使的狀況只維持了半小時。當天使主力散發出的華光便掩映在了眾人眼中時,魔族的攻勢就自動宣告結束了。

聽到加百列的死訊,米迦勒只是鼻子里冷冷哼了一聲:“不憑詭計他們能成什麼事。雖然殺死了‘粗心’的加百列,可是他手下兩萬天使不過才死傷兩三千名,而且大部分是被加百列的絕對零度誤傷的!所以只要我們繼續前進,勝利必定屬于我們正義這方。”說罷大天使長張開三對熾天之翼,用自己的光輝將已經陷入黃昏暮靄中的草原從新點亮。沐浴在大天使長的萬丈光芒中,那些本已有些慌亂的天使們立即恢複了平靜,士氣大整,一起發出高傲的歡呼。好象方才勝利的是天使軍團似的。

見到這幅場景,蘭塞斯便冷靜的下達了全軍撤退的命令。訓練有素的人馬戰士,立即以難以置信的節奏的停止了攻擊,並迅疾的向後退去。能高昂的突進,也能默默的退去,這才是真正的一流軍隊。

等天使群情激昂的歡呼完時,眼前除了遍地尸體,就什麼也沒有了。整個草原變得一片死寂,一種真正的‘死’寂。

“米加勒大人,萬一敵人乘黑夜來偷襲……還是小心為妙。也許我們該等天明再繼續進擊,先消滅魔族,剩下的鬼族就孤掌難鳴了。黑夜可是鬼族的天下!”拉法勒說這話時語調非常嚴肅,不過眼里依然保留著一絲笑意。

“你懷疑我們天使的實力嗎?因為畏懼黑暗就停止攻擊,你想讓我們天使軍團面子掃地嗎?天使可是黑暗的克星!”米迦勒不耐煩的對拉法勒揮了揮手。

“大人!戰爭需要的是勝利而不是面子。逐個擊破是戰爭勝利最基本的原理……”

拉法勒還沒有說完話頭就被大天使長打斷了:“‘兵貴神速、一鼓作氣’這些也是兵法基本原理吧!我看你還在迷戀那家伙!要不是看在你為天界效勞多年的份上,本座早就想懲戒一下你了。滾到後面去,和尼魯爾達一起乖乖看我們勝利的英姿吧!”

聽到米迦勒第二句話時,拉法勒臉一下就紅了,似乎已經失去了爭辯的勁頭。于是拉法勒優雅的向大天使長鞠了一躬,沉靜的說道:“祝大人武運昌隆,旗開得勝。”這話說得沒有半點感情色彩,好象是在詛咒米迦勒,這簡直與拉法勒臉上溫和的微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聽得米迦勒也感到非常不快。

“不識時務的東西,我早就覺得她跟新黨有勾結……”等拉法勒帶著自己的本部天使後撤後,烏里勒才飛過來低聲對大天使長說出自己心底的懷疑。

“這點本座早有發覺,等戰爭勝利後再慢慢收拾她,包括她的那些同黨。”說著,米迦勒忽然詭異的對著烏里勒笑了笑,然後低聲詢問道:“你也看到了,這次戰斗她竟然不聽號令擅自後撤。按照天條應該予以何種處罰?”

“應該被摘去熾天之翼,並打入地獄永世不得超生。嘿嘿嘿……”

“不愧是本座的心腹,戰爭勝利後將她的部隊也劃入你的麾下。嘿嘿嘿……”

“大人英明、大人英明!”

聽到烏里勒的稱頌,米迦勒不由得心花怒放,也許這場戰爭真能達成自己‘完全控制天界,進而控制三界’的目標吧?這時一只不幸的綠頭蒼蠅正飛過大天使長身邊……

“消滅那些礙眼的家伙,還不就跟彈死這蒼蠅一樣容易!”想到這里,大天使長竟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手,狠狠彈了那蒼蠅一下。那蒼蠅頓時被彈得飛了出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哼哼哼……弱小的東西,一定已經粉身碎骨了吧!”米迦勒吹了一下有些隱隱發痛的手指,用勝利的目光看著蒼蠅消失的地方。不過他卻沒有想到,現在是嚴冬,哪來那麼沒常識的蒼蠅?

彈死蒼蠅後,大天使長似乎顯得極其興奮,飛起來對著天使大軍振臂高呼道:“前進吧!高貴的天使們!消滅邪惡的冥王!我們聖光照耀之處將永沐光明!”

大天使長發出動員令後,除‘風天使’外的七、八萬天使就開始展翅飛進。大天使長本隊為前軍,鐵壁天使烏里勒押後,頓時勢不可擋的光輝軍團又展開了他們的新一輪攻勢。

八萬天使同時發出的華光將所到之處都變成了光明的白晝。魔族全都害怕得躲了起來,也許和統治了自己數十萬年的天神對抗本來就是一個極大的錯誤?

是呀!要知道三萬人馬族精銳戰士換來的只是不到一千名天使的生命,按照這個比例來算,十萬天使,要用三百萬魔族精銳戰士的生命才能交換……魔族哪來那麼多兵力?何況戰力並不能這樣機械的計算。

不過其他魔族的擔心好象一點也沒有反映到魔族前敵總指揮喀戎臉上。分別聽完兒子和鷹王凱布報告的前線戰況後,方才一直固化在喀戎臉龐的焦慮和不安已經一掃而空。

只見他昂然的將披風向後一揚,順手把剛剛漏完的沙漏抓在手里捏了個粉碎。接著這位名將對兒子豪邁的說道:“命運的沙漏已經完結,天使們的末日就要來臨了。這之前我一直將自己交給理智,不過以後就不同了,我將服從自己的意志去戰斗!蘭塞斯,下次沖鋒為父將代替明克圖爾將軍,親自做人馬族的突擊先鋒。”

“我們鷹族也還能戰斗!”已經傷痕累累的鷹王眼中也燃燒著強烈的戰意。喀戎則對著這位老朋友會心一笑。

蘭塞斯擦了擦眼淚,激動的說:“父親!我們一定要勝利!”

喀戎撫摩著兒子那頭漂亮而肮髒的卷發,慈祥的歎道:“是呀!明克圖爾將軍不能白白死掉。魔族的十數萬戰士也不能白白死掉!”

接著父子倆和鷹王一同匆匆離開了指揮部所在高地。片刻後,駐紮在這個高地的部隊就全部撤退了。因為魔族的任務暫時告了一個段落。現在該可怕的鬼族登場了。

當天使用他們的光翼照亮這里時,高地只剩下一地投石機的殘骸,魔族指揮部已經從這里撤離半個多小時了。

聖山腳下的一片密林中,橫七豎八的彙聚了數千名體態俊美、面目猙獰怪異部隊。當然所謂的面目猙獰並非丑陋,而是指他們散發出的強烈邪氣,給四周帶來的壓迫感。這群家伙仿佛在等著什麼?

在這眾多的怪人中,有兩個特別顯眼。其中一個看來有四十來歲,強壯的身體里似乎充滿了無限的力量,飽經風霜的雙眼,滿臉整齊的髯須更為他憑添了幾分難以形容的成熟魅力。很顯然,這便是撒旦守護者——梅菲斯特。

他好象正在責備身旁那個女惡魔,可那女魔鬼似乎一點也沒聽,只顧盯著手中的魔鏡化妝。一邊打扮,還一邊對著鏡子贊歎不已,仿佛對自己的美貌極其迷戀似的。

最後還是梅菲斯特主動放棄了,只見他歎了口氣,無奈的對那女魔鬼說:“貝利婭啊貝利婭,你這可是擅自行動,到時撒旦大人責罰你我可就沒法了。”

聽梅菲斯特這麼說,貝利婭不但沒害怕,反而發出一陣淫蕩的笑聲,笑畢便將豐潤的雙手搭在梅菲斯特肩上,並順勢將充滿誘惑力的身體也靠了過去,然後用撒嬌的語調說道:“不要這麼絕情嘛!人家很喜歡大人這充滿成熟魅力的氣質,當年同意路西法那小子一同墮落,還不是為了你這個死相!……”

“小貝,你就省省吧,這套對我不頂用。”梅菲斯特側過頭,打趣的看著這個幾乎能令所有男人都為之傾倒的絕世尤物:“知道嗎?幾十萬年來,我覺得最有趣的事正是看你無法誘惑我時,臉上呈現出來的絕望神情,哈哈哈哈……”

貝利婭:“……”(這時才明白)

在沉默片刻後,一只沒常識的蒼蠅飛過貝利婭身旁,她終于將滿腔怒火發泄到剛飛了不遠的綠頭蒼蠅身上。

轟!!!!!!貝利婭發射出的‘憤怒暴炎’竟將命中的樹林夷為平地,整個地皮都被翻到了天空。

當爆破的硝煙散盡時,里面鑽出來一個被燒成焦碳的男人。不對,准確的說,那也是惡魔。因為他用背後的翅膀輕撫全身後,本來面目便呈現在眾人面前。

“不愧是號稱‘七惡之母’的貝利婭,竟能識破我‘蒼蠅王’貝魯賽巴布如此完美的變身!”一如既往,又是一個俊美得另人厭惡的惡魔,不過這個惡魔有著一股強烈的傲氣,這點倒跟天使們頗為相象。只是腦袋上長著一個大包,影響了整體視覺效果。

“你怎麼也跑來了?”梅菲斯特覺得一個貝利婭就夠頭痛的了,居然這只無頭蒼蠅也不請自來!

“梅菲斯特大人,您不要誤會,我可不象貝利婭那麼不懂規矩,原本我也打算嚴格執行撒旦大人的命令,無論如何也不參加這場戰爭,養精蓄銳以便迎接美好的明天。您也知道我是一個溫和且不好戰的好惡魔。不過……”當說到這里,貝魯賽巴布臉色一下就陰沉了下來,握著拳頭,對著遠處閃耀聖光的地方憤怒的咆哮道:“不過那個該死的米迦勒竟對無辜善良的我伸出罪惡的白手,我只是在作飯後環球散步啊!哪里礙著那個該死的老禿驢了?”

容不得梅菲斯特開口,貝魯賽巴布就撲了上去,抓著他的肩頭用發誓的語調說:“這是私人恩怨,所以我一定要參加戰爭,然後把敢于對我這顆高貴腦袋出手的米迦勒抓住,敲碎他愚蠢的禿頭!(‘不好戰’的蒼蠅王惡狠狠比了一個砍殺的動作)就算撒旦大人生氣,或准備嚴厲的責罰本王,我也不會在乎!”

“……”面對這一切,梅菲斯特覺得自己已經無話可說,恐怕現在其他四位魔王也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里,他都不會再感到驚訝了吧。

晚七時,在一座離主戰場很遠的平頂山岡寬廣的山頂上,冥界祭司阿底里跪在冥王和冥後腳下,諂媚的說:“在兩位陛下聖明的指導下,‘暗黑五芒星’准備工作已經完成了,大家都在那里恭候著冥王和冥後兩位陛下呢!”

冥王沒有理會阿底里,不過冥後卻對著豬神幽幽一笑:“阿底里大人,辛苦您了,做得很好。只是魔法陣護衛工作也准備妥當了嗎?要知道那時候我們都處于毫無防禦的狀態啊!”

在冥界,阿底里一直都最害怕這個彬彬有禮的皇後陛下,聽她問起這問題,便連忙回答:“准備好了!准備好了!奴才從魔族和鬼族精選了一千名力量強大的絕世高手,魔法陣的防禦就象鐵桶一樣堅固。”

“哦?是嗎?哼哼哼哼~~~~~ ”聽阿底里這麼一說,冥後竟笑了起來,笑罷就對著最黑暗的地方用她那充滿磁性的聲線輕輕呼喚了一聲:“莫特你在嗎?你來給母後評一評,祭司大人這話到底對不對。”

別看冥後聲音不大,卻能傳很遠,因為那是魔族秘技——‘千里魔音’。

大約過了一分鍾,死神莫特才浮現在眾人眼前。阿底里覺得自己好象在哪里見過這位威震天下的死神,可又一時想不起。不過再仔細看看,祭司大人就明白了,因為死神看起來簡直跟普通的暗黑騎士沒什麼兩樣,如果脫了盔甲,恐怕跟普通人類也沒有什麼兩樣吧?讓人總覺得哪里都能見到他似的。

莫特跪在父母面前,一句話也不說,隔著全罩頭盔,死神的面部表情一點也看不到,不過他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冷漠的寒意。

“啊!對不起,母後忘了孩兒不喜歡評理。一定很不高興吧?不過既然已經大老遠的來了,就留下來看母後施法好了!很好看的呢。”

莫特仍然沒有任何舉動。

“呵呵……孩兒如果覺得無聊,就順便保護一下父王和母後。”

這回莫特才微微的點了點頭。

見莫特點頭,冥後便挽著丈夫的手,向阿底里所指的方向飄飛而去。

飛了一小段距離後,戈萊象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轉頭對還無意消失的死神說:“從現在起到施法結束,除了施法人員以外,不要讓任何生物靠近我們,不然母親會很困擾的。”

莫特又點了點頭,而且他好象認為母親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也不等等看父母還有什麼吩咐,就自作主張的化做一陣黑煙,融入了黑暗之中。

“很早以前就聽說二王子只對他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作出答複,沒想到果真如此。不過奴才過去還從沒見過二王子呢!今日一見,果然氣度非凡……”阿底里從來不吝惜自己的贊美之詞,包括他並不喜歡的死神也不例外。而且他好象對冥後對自己的不信任一點也沒看出來似的。

“我這個孩兒沒什麼大毛病,就是有點害羞,我們都很少能見到呢,不過話又說回來,對普通生物來說,看到死神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啊,哼哼哼哼……”冥後笑聲尚未結束,不遠處就突然傳來一片淒厲的慘叫聲,不過那些聲音很快就平息了,世界又從新歸于死寂。

“陛……陛下,那是什麼聲音?”阿底里問這話時,聲音都有些發抖,似乎聯想到了很恐怖的事情。

“啊!”冥後先驚叫了一聲,接著才用愧疚的語調對阿底里說:“對不起,我方才忘記對他說您那些‘絕世高手’的事了。真是個鹵莽的孩子,回頭我一定好好責備責備他。就說阿底里大人對你胡亂殺死他的人很不滿呢……”

阿底里聽到這話,竟嚇得背後直冒冷汗,連忙跪下來,用自己的豬頭將地面碰得砰砰直響:“奴才豈敢有半點不滿!奴才豈敢有半點不滿!”

“對了,魔法陣需要五個頂級魔法師才能啟動,現在只有朕、皇後、你、以及彌諾斯四個,第五個魔法師是誰啊?”冥王終于開口了,當然只是因為這個問題很重要,如果第五人稍微弱一點,究極黑魔法陣就無法發動了啊!

“陛下放心,第五人保證厲害,只是比兩位陛下差很多就是了……”

不過還沒等阿底里繼續奉承,冥王夫婦就飄飛不見了。這時阿底里才驚魂不定的掏出手帕,擦了擦額前的血跡。發了一會兒呆,阿底里又用手帕上的血跡下意識的擦了擦額頭,心底暗道:“在這個世界混還真不容易!”

……

傳說中的究極黑魔法——“暗黑五芒星”就要發動。幾十萬年都再沒響起過的太古絕唱“大龍神禱文”將再次回響在天際。現在開始,請各位靜靜的觀賞由魔族與鬼族最高魔法師們演出的終極死亡之舞!

上篇:第九章 創世聖戰Ⅲ    下篇:第十一章 暗黑五芒星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